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最强捉鬼炼妖系统 > 第717章 终焉(大章,结尾)

第717章 终焉(大章,结尾)


金咏民见周陆答应,看到活命希望,眼中充满喜色。

他马上主动打电话回去,只是他没注意到,周陆的回答中,并没有说不杀他,只说答应绑架他。

金咏民打出电话,电话一通,大哭道:“爸快救我啊,我要死了。”

电话中传来阴沉疑惑声:“嗯?”

“我被绑架,命在别人手上,你要不拿五千万美金赎我,他要撕票啊。”金咏民越说越凄凉,听声音就知道无比惊恐,他是声泪俱下。

他所谓的绑架,是一个谎言,但所有惊恐、痛苦的情感,真切,本色表演就行。

“绑架?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多了,玩笑开到我头上了?荒唐!”金咏民的老爹直接挂断电话,他很生气,不相信金咏民被绑架,高丽第一大帮,从来只有七星帮绑架别人,怎么可能有人敢动他儿子。

金咏民慌张的看了周陆一眼,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又立刻再拨电话。

“老爸老爸,千真万确,绝对不是开玩笑,我是真被绑架了,我把电话给这位匪爷。”金咏民把手机递向周陆,一脸央求,希望周陆能证明他是被绑架。

周陆没有接手机,只是掂了掂大铁锤,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金咏民顿时浑身颤栗,吓得赶紧收回手机,结巴凄厉的大叫:“不!不要挂,爸爸,请你一定要相信我,要不你就再也见不到我……”

“混账东西,还想合着别人一起来耍我,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金咏民的爹,再次挂断电话。

听着嘟嘟嘟的回音,金咏民脸色苍白,再打过去的时候,老爹电话关机了。

金咏民不敢看周陆的眼睛,他缩着头,颤抖着声线与他的手,战战兢兢的说:“等等,等一下,我我,我再打给我妈。”

“够了,你的方法不太好用,如果你诚心要我绑架你的话,用我的方法。”

周陆说话间,一脚把金咏民手机踢得爆成碎片,然后放下铁锤,拾起地上那把带血的匕首。

“什,什么方法?”

金咏民起抬头,胆怯而惊骇地看着周陆手中沾满鲜血的匕首。

几个小时后。

周陆驾驶一辆车,在马路上穿梭。

迈巴赫已不是原来的黑色,而是整车喷漆成银灰,车牌也换过,周陆载着穆漓雪等三女,一路畅通无阻。周陆连夜开车,冒险返回守尔,是要找徐大有等导演组的人算账。

目标是,守尔市中心的铂曼酒店,如果不连夜去,徐大有等人,将乘坐明天一大早的飞机,跑回华夏。

而周陆不想他们多活下去。

此时。迈巴赫车内的电台在播放新闻,是关于柳沐颜、穆漓雪她们三人的新闻。

新闻的内容,大概是:

华夏的女星,从守尔电影节上领了大奖,但随后的庆功宴上女星失联,剧组与助手等,找不到她们,宣称失踪,官方介入调查暂时没有消息。

这在娱乐界这是天大新闻,刚获大奖的女星失联,足以引起人们浮想联翩,各种猜测,是极其吸引民众眼球的轰动大新闻。

但奇怪的是,高丽主流媒体,对于这条新闻,没有做更加详尽报道,敷衍的一笔带过。

但对于前些时,有人在街头狂飙摩托车,把安宁的城市搅成一锅粥,混乱不堪交通陷入瘫痪,造成无数交通事故,数十人受伤的严重后果的事,进行跟踪报道,滚动播出。社交网络被这则新闻刷屏。各种专家访谈信息,最新报道等充斥。

高丽居民异常愤怒,因守尔方宣布,导致这严重后果的很可能是华夏人。

一个来自华夏的外族人,居然在高丽闹出大事。高丽线上线下议论,都是各种阴谋论揣测与怒骂声。只有抓住这名华夏嫌疑犯,才能获得明确的答案。

根据官方的回复。

那一名华夏嫌犯,已被官方围困在郊外森林。高利官方人员倾巢出动,严密把控,层层设卡,让嫌犯插翅难飞。

柳沐颜听得懂高丽语,大致翻译出来,然后对周陆笑道:“你是今天的绝对头条。”

周陆哈哈一笑:“你的失联也是头条。”

“应该是吧,难得有大新闻,媒体要大肆炒作消费,没想到我们会以这方式上头条。”

柳沐颜苦涩的笑着,拿起一瓶水喝两口,她到现在依然惊魂未定,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唉,我发现他们在饮料中放药,却没有料到他们如此猖狂,直接在饭店门口绑架我们。”柳沐颜叹了一口气。

“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们。”

周陆开着车,语气泛起愧疚意味,不知道什么时候禁制能解开,让鬼将出马。

“不能怪你呢,本来只是叫你陪我出来玩的。”柳沐颜道。

“我们现在去哪里,吃饭吗?”穆漓雪问。

“先办个事。”

周陆现在要做的,不是带她们去游山玩水,喝茶逛街,他是要去找导演组。

以著名导演徐大有为代表的导演组,昧着良心出卖同胞,周陆去找他们,自然也不是请他们吃饭。

迈巴赫在铂曼酒店大门口停下。

周陆等直奔电梯。

周陆径直走到一个2701房间,听了几秒钟。

“十几个人在这高端套房里,正在里面喝着香槟,聊你们的事,也是一场庆功宴啊。”

“他们在约定,应付官方与媒体一致口径,开始分配利益了,说你们被“潜”之后,这部电影会获得全世界更多的关注,电影票房必大卖,他们都要发财……”

听说背叛者眼下正数钱瓜分利益,柳沐颜目光中满是悲愤。

周陆随意踹出一脚,门锁断裂。

嘭!

众人一惊,见柳沐颜带着一个陌生男子,闯入房间。

厅中的人脸色大变,全然惊呆,笑容僵硬脸上,各种别扭和不自然。

房间中刹那空气凝冻。

徐大有毕竟老江湖,缓过神,强行挤出欢笑道:“啊,可算是回来了你们这是去哪啊?没事吧?”

其他人陆续醒悟过来,助手或经纪人等,走了过来,也开始假意的嘘寒问暖,只是表情很不自然,因为他们是虚情假意,人面兽心,极其恶心!

徐大有等面对突如其来变数,不知如何应对,各自重新戴上面具想伪装。

他们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她们为何能回来,是否知悉他们的背叛……

柳沐颜怒喝:“收起虚伪嘴脸,你们这些下三滥的伪君子,卑鄙叛徒!”

此言一出。

徐大有等脸色剧变,知道他们清楚他们的背叛。

不过,徐大有阅历深脸皮厚,对副导演使了个眼色,道:“你可能误会了吧,你离开后,我们找不到你了。”

许多人也“委屈”的附和徐大有,假模假样表示。

他们并不关心穆漓雪后面那个小伙子,他们推测这个小伙,就是帮忙护送的小角色。

直到小伙子身上手机响起。

铃声吸引了人们注意。

周陆从口袋中掏出手机,却没有接通,而是拿着手机走向着导演组的人。

大家顺着周陆目光看到了副导演。

而副导演正悄悄躲在一边打电话,手机放在耳边。

感受到所有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后,副导演怔了怔,而后,他看到周陆拿着一部响不停的手机,在面晃悠。他立时感受到,事情不对劲,马上按掉正在已拨通,却无人接的手机。

他取消拨打后,周陆手中的手机,也没了声音。

周陆没有说话,只是眉头一挑,把电话回拨过去。

副导演的手机,响起。

周陆目光扫了这些人一眼,慢悠悠道:“这部手机,得自一个叫李欧文的男子,也就是你们的金主。”

闻言,徐大有等人,顿时一脸骇然。

他们紧张的看着这个看似身份低下的面生小伙子。

“谢谢。”柳沐颜平静的对副导演说了一句。

“谢……谢我?”副导演摸不着头脑,不明所以。

“对,谢谢你,给我们杀你们的证据,节省许多时间。”柳沐颜似笑非笑道,“现在,让你们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人。”

“啊!你你……”

柳沐颜手中水果xr向着副导演一抛,金芒一闪。

嗤拉……

副导演来不及惨叫,直接爆头,身体犹自噔噔倒退几步,然后僵直倒地。

下一刻,

房间内冒起冰冷寒意,充斥着恐怖与惊惧的死亡气息,人们尖叫连天,四散奔走,乱作一团,可是很快发现,无路可逃。

唯一的出路,是一道门,而周陆正挡在门前。

柳沐颜化作女修罗,举手投足间,人命消亡,而且死得十分凄惨,场面血腥,让人见识到,什么叫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他们无路可退,纷纷跪下,用力磕头,哭嚎、求饶响成一片。

……

……

第二天。

近郊公路旁边的加油站,这个加油站不大,也有卫生间、小超市等。

人有共性,趋利避害,知道城市中不安宁,自然尽量不进城了,而在城市中的人,也会减少外出的意向,因而本是车流如梭的这个路段,现在显得较为清静。

然而越是有事发生,无孔不入的新闻记者们,越是要出动,争取第一时间,获取到一手新闻,效率就是他们职业的生命线,在这加油站,进行现场直播的这组记者,正是如此。

“大家好!我是金慧珠,现在向大家播报入侵守尔嫌疑犯的最新消息,守尔官方公布:这名嫌疑犯,涉嫌严重伤害、抢劫、破坏、危险驾驶、袭探员等,现在又多出纵火罪、谋杀罪的嫌疑。”

远郊一处废弃基地发生火灾,消防员扑灭大火后发现多具尸体。官方怀疑犯罪是属于大闹守尔的嫌疑犯所为。”

她顿了顿,示意扛着摄像机的摄像师,把镜头转移到周围环境,她一口气说出这么多可怕罪名,心中都有点发毛,影响她播报的语气与状态。

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一个人,一晚上犯下这么多罪行,面对全城探员搜捕,还没被捉住,真太可怕了!

她被安排在这个无所谓的地方也有好处,就是不用去看那些尸体。

年轻女记者喘了一口气,稍微调整后,挥手对摄像师示意,可以把镜头调转回来拍她。

美女记者面对镜头,换上肃穆表情,继续播报道:

“大家可以看到,我这是进出守尔的交通要道,以前来往车辆很多,但是由于昨晚全城混乱与杀戮事件等,现在公路上车辆明显减少,可见昨晚事件对民众心理的影响极大。”

她在没有价值的地方努力寻找有价值的新闻线索。

“我们现在,采访一下加油站民众,谈谈他们对这事件的看法。”高挑记者说完,拿起麦克风,开始在加油站中寻找采访对象。

一个戴着墨镜,帅气年轻的男车主,正给一辆银灰色迈巴赫加油,引起女记者注意。

在这个国度,颜值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这里的民众世界观中,对眼睛能看到的外表事物,有一种极端的唯美主义。

外景主播女记者看到这迈巴赫车主,相当符合这个标准,这个年轻男人,是周陆。

周陆正提着一大袋吃喝,丢进车里。

女记者,手持一个麦克风,面带职业微笑,朝着他走来。

记者后面紧紧跟着一个肩上扛大摄像机的摄像师,镜头对准他,步步接近。

“这位先生,您好,我是守尔网络新闻台的记者,正在做网络新闻直播,我能采访你一下吗?”

记者礼貌询问周陆。

居然成为采访对象,周陆觉得啼笑皆非。

女记者当自己是某个路人甲了。

而采访的内容,定是最近守尔发生的事件,他本要拒绝,可是想了想,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膀。

女记者观察一下摄像师的位置,确定摄像师已找好拍摄角度,然后把麦克风伸到周陆嘴边。

“请问先生,你知道昨天晚上,有个罪犯大闹守尔,制造出重大伤亡和损失的大事件吗?”

“知道。”周陆用英语回答。

“那你有没有感到恐惧?”记者问。

“这是直播吗?”周陆答非所问。

“是的,新闻台网络上直播。”记者据实回答。

“哦,如果我说,我就是你说的那个罪犯,你说我会恐惧吗?”周陆笑道。

女记者愣了一下,有点被绕晕,她缓过神,示意摄影师断掉直播,讪笑道:“先生你真幽默,不过这种事不能乱开种玩笑哦。”

对南高丽来说,这次全体市民尊严被人侵犯,谁要是拿这种事开玩笑会成为众矢之的。

否则很有可能殃及池鱼,连累网络直播记者以及平台。

所以,金慧珠不能再让这个受访者说下去,第一个受访者就这样,她感觉自己好失败,回去后肯定要挨批了。

“呵呵,说真话,都没有人相信。”

周陆笑了起来:“小姐姐,你下巴再整高点,会更漂亮。”

“真,真的吗?谢谢。”

女记者怔了怔,强行挤出一丝笑容,果断转身,寻找下一个采访目标。

她心想,年轻帅小伙不靠谱啊,得找个稳重的。

周陆嘴角泛着笑意,也不管女记者。

他加完油,盖上油箱盖,随口戏谑的说:“当然是真的,你没看到我开的是迈巴赫吗?有身份,有品位,说话有见地。”

旁边有一个迈巴赫中年车主,也刚刚加完油,被采访给吸引,围观了一下,听到周陆用英语飙出的话,不屑的嗤笑一声。

这个时候,穆漓雪看到周陆被高丽女记者采访,也好奇的打开些车窗,想听听周陆和女记者说什么。

迈巴赫车主透过迈巴赫车窗,瞄见里面坐着三位如花似玉大美女,他惊呆一下,眼睛都看直了。

穆漓雪、穆静雪等三人,让他无比惊艳。u9电子书

他心中被嫉妒填满。

开个迈巴赫就能这么多美女陪着,而他开奢华尊贵的迈巴赫,象征着身份地位的突出,却不太能吸引穆静雪、穆漓雪这类年轻貌美,气质出众的女性。

迈巴赫中年车主酸溜溜的大声讽刺:

“年轻人完全不能体会民族被践踏的尊严,还把这件事拿来开玩笑,非常没有教养,简直是个白痴!”

面对迈巴赫车主站在道义的制高点,进行公然挑衅与辱骂。

周陆似乎没听见,看都不看迈巴赫车主。

主播记者金慧珠,本来有采访迈巴赫车主的意思,可是看到他火气很大,语气很冲,也就打消这个念头,转而准备采访其他人。

迈巴赫车主看到自己正义凛然的一句话,起不到效果,根本没人回应。

美女记者也没有关注,被训斥的迈巴赫年轻车主,也无视他,中年人心中更是不快。

眼看开迈巴赫的年轻人加了油,马上要离开,中年男人把心一横,做出一个决定,想主动搭讪穆静雪等美女,说不定美女看到他开豪车,会愿意接触。

有钱人,有时候就可以任性一下。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即便这东西,在别人手中。

“嗨,你们好,你们好眼熟,我可能在哪里见过你们吧。”迈巴赫车主满脸堆笑,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更有风度,语气更加的和善,朝着迈巴赫车窗里的穆静雪、穆漓雪等人打招呼,用的是最狗血的搭讪语言。

柳沐颜、穆漓雪等微微皱了下眉头,这个满脸油光的中年高丽人的意图,她们能看得出来。这个人也有可能在电视上,看到她们的模样。

对方既然打招呼,如果不理他,反而引来怀疑。

她们现在的身份,是属于被周陆劫持的“受害者”。

“你好,我们没有见过,你认错人了。”柳沐颜用高丽语回答。

迈巴赫车主凑近车窗,压低声线道:“你们需要帮助吗?我在这一带是响当当的大人物,你们不用害怕某些只会装的小年轻。”

穆静雪看到他凑近,感到一阵恶心,而听到这个人讽刺周陆的话语,她与穆漓雪、柳沐颜互望一眼,都觉得太好笑,简直笑得肚子要抽筋。

“谢谢关心。”穆静雪强压心内翻腾的情绪,礼貌回应一句。

迈巴赫车主以为示好有了效果,趁热打铁的说:

“我这辆奔驰迈巴赫,甩迈巴赫几条街,欢迎你们试坐,而且这只是我其中一部豪车,家里还有玛莎拉蒂、法拉利,只要你们愿意……”

“滚!”周陆飞起一脚,揣在口沫横飞中年人的腹部。

中年人凄厉惨叫一声,身体倒飞出去,轰地一声,撞到一个加油箱摔在地上,爬不起来。

周陆驾驶迈巴赫消失在拐弯处后,人们战战兢兢回过神来。

有些人开始议论,有些走向迈巴赫中年车主,查看伤情,有些开始报探员,叫救护车。

“天降恶魔啊……”女记者金慧珠,喃喃自语。

她转身问犹再梦游般的摄像师:“摄像机开着吗?”

“摄像机?哦,我看看……”

摄像师被金慧珠问一句,如梦初醒,检查了一下摄像机,点头说,“开着呢,刚才他们有吵架的可能,我觉得可能有新闻价值,就开了摄像机,不过没有开通直播。”

“yes!你太棒了!没有直播没关系,有录像就行。”

金慧珠大喜,冲着摄像师竖起大拇指,灿烂笑容爬满脸,兴奋的说,“太好了!等了两年,终于抢到绝对头条的重大新闻啦!”

金慧珠脑海中,升起那个戴着墨镜,狂放不羁的男子。

突然,她似乎想起什么,心中一阵剧颤。

那三个美丽女孩,不就是失联的三个华夏女星吗?

是了,他……刚才,莫非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他真是昨天晚上,犯下罄竹难书罪行的嫌疑犯?天哪!采访了有史以来最可怕的重犯?他就站在我面前,对我笑,跟我说话。

一早上娱乐版新闻就闹得沸沸扬扬,到处都是她们的照片。

竟一下子没认出来。

回头想想,她们应该是被那个墨镜男给绑架……

金慧珠顿时毛骨悚然,浑身冒冷气。

不过,这可是独家第一重大新闻……

“快!马上开直播,快点快点!还有,摄像机就架在那,你先去把这里的监控录像给拿到手。”

金慧珠像是突然惊醒,紧张而大声的叫起来。

因为,她发现巨大的新闻价值,这不仅是她,也是很多记者工作生涯中,史无前例的重大新闻。

大多记者终其职业生涯,也获取不到这样极具爆炸性的重大新闻。

金慧珠迅速整理了下服装,做几个深呼吸,稍稍稳定住情绪,拿起话筒,让自己脸上浮起肃穆的表情,开始直播。

“大家好,我是金慧珠,现在向大家播报一则爆炸性独家新闻,就在几分钟前,疑似官方通缉追捕的嫌疑人,在此地重创一名车主。而他手中有人质,很可能是失联的三名华夏女星,稍后我们会放送拍下来的录像,请大家稍等……”

……

一座豪宅中。

“轰!”

一张椅子,被金仁昌一脚踢飞。

“我们是堂堂高丽第一大帮,居然有人敢绑架我儿子,还勒索我,他绝对活腻了!”

金仁昌勃然大怒,暴跳如雷的咆哮道。

金仁昌旁边有个坐在沙发上的贵妇人,哭哭啼啼,抹着眼泪。

她看到金仁昌这样说,止住哭声,对金仁昌说:

“那你赶紧派人出动,救回我们的儿子啊,呜……”

“你懂什么?这种事要是在帮会中公布,我不是丢人丢到家了吗?帮中的元老将认为我这会长无能,也会被同行笑掉大牙。”

金仁昌稍稍平息下怒火,叹了一口气道。

“那,那你就不管儿子死活了吗?你为面子和地位,就放弃我们的独生子吗?你你,你不能这样做……不然我跟你拼命!”

“好了!”

金仁昌厌烦的说,“我没不救,我是想用自己的力量,解决这个问题。”

“怎么解决啊,手都被砍断送来,要是再晚一点,命就没了啊!对方到底什么人,太凶残了,我可怜的儿子呀……呜呜……”

贵妇人看着茶几上,金咏民的血淋淋手指,立刻又是泣不成声。

“别哭哭啼啼好不好,烦死了,让我安静想一想。

金仁昌瞥了妻子一眼,怒斥道。

“要想到什么时候?再想下去,我们儿子命就没了。我们还是给他钱吧,我们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啊……”妇人由站起来,拉住金仁昌的胳膊,苦苦哀求。

“我要动用全部力量,一旦儿子救下来,立刻围杀,死要见尸,活要见人!我要让他死得非常非常非常惨!”

正在说狠话的时候,金仁昌目光锁定电视,满眼惊骇。

妇人也是一样,都被电视屏幕上的画面吸引。

只见天穹上,一个个巨大火球,冒着尾焰落下,是陨星!

流星雨,多么美妙的名字。

但美妙,是外观好看,最重要的是,流星雨不会对观看者造成伤害,而且往往不是落在地球上。

但是,如果正像是小雨一样,源源不断的从天空坠入地球,这个世界恐怕没有一个人能美妙得起来。

而此刻,正是如此!

新闻直播中,记者都目瞪口呆,惊骇欲绝,忘记了解说。

镜头中火光大亮。

轰隆!

惨绝人寰的惊叫与轰鸣声几乎同时响起。

电视信号中断。

这时候,窗外也火光大亮。

夫妻俩个往窗外看去。

看到一颗如巨山般的的陨星,从天空呼啸压下来,遮天蔽日,冒着浓烟与刺目烈焰。

轰隆隆…………

不止是高丽。

整个世界,都在面临流星雨无差别轰炸,每一颗都是核弹系数。

这一阵阵仿佛无休止的大小陨石不断轰然砸在地面,摧毁村镇,摧毁城市,摧毁一切,引发强烈地震,高百米的海啸,无数火山同时爆发,地底熔浆喷薄而出,地面温度迅速攀升,在很短时间里,地面变成熔炉,不再适合人类与植物生存。

末日!

芸芸众生,几分钟前还在过自己的生活,每个人都以为能继续自己的故事,可是,恐怖末日,就在这一刻降临。

没有征兆,没有预告,没有任何准备的时间。

末日流星雨就直接把大地轰击成炼狱。

天文台,卫星,空间站,都没有检测到任何流星雨降临的轨迹与踪影。

像是凭空出现,直接就在大气层上方。

但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大气层上方有无数巨大空间裂缝。

陨星雨正是从空间裂缝中掉下,像是被召唤。

同时,

灵气禁制,

也在这一刻消除!

充沛的灵气,涌动而出。

这让修行者有了生的机会,努力在这天罚中生存下去。

例如,周陆与柳沐颜等四个人。

修行者可以用无可比拟的灵动的速度和预判,躲避陨星。

金钱,仇恨,权势等一切都不重要了。

天罚末世中,普通人没有机会活下去,修行者最终估计也得死,因为地面已不适合人类生存,无处可逃。

转瞬间,穆静雪,穆漓雪的尖叫,把周陆注意力从骇然惊呆中抽离回来。

一颗流星陨呼呼落到头顶,刹那间由小变大,就要砸中他们。

轰!

陨星偏离出几百米,砸在地面上,大地剧烈震动。

周陆看到了尸姐,西施姐姐嘴角喷出一口血,浑身陷入火焰中,是她在关键时刻拼命挡开陨星。

“傻子……还愣着作甚……快用月光宝盒……”说完,尸姐倒下。

周陆缓过神,赶紧使用神器——月光宝盒!!!

时光之河,陡然逆流————

下一刻。

周陆百感交集中,茫然睁开眼。

“嗯?哦,好的徐导,我也觉得这部电影会有不错成绩。”柳沐颜打着电话,从他身边经过。

“回来了!!!”周陆狂喜。

理清楚思绪后,他知道要做的是,在灵气禁止前的有限时间里,带领有限的人,进入大禹水道,穿越回大明。

而在大明,他是皇帝。

这样,他还有许多时间来想办法拯救这一颗美丽的蓝色星球。

如果无法拯救的话,他要利用系统,竭力升级月光宝盒小世界,让人类也可以进入小世界。

柳沐颜走近,美眸凝视,疑惑道:“你做什么傻笑完,又满脸忧愁,傻了?”

周陆目光移到柳沐颜国色天香,美若天仙的脸盘,一把抱住,嘴唇直接印上……

“唔……”柳沐颜顿时如触电般,手机掉落,发出咚的一声。

穆静雪,穆漓雪听到声响,跑过来。

“嗄……”

姐妹花一呆,陡然羞红了玉脸。

柳沐颜连忙挣脱,脸红到脖子。

“你们也一样。”周陆转身冲向穆静雪、穆漓雪姐妹花。

穆静雪首先被抱住,她无比羞耻挣扎道:“不要,你疯……唔……”

“你疯了,周陆。”穆漓雪逃离道。

很快,她也没能逃脱周陆爱的抱抱,或者说是……魔爪?

接下来,周陆还要去找奚琪,陈一璇,蓝子汐等。

时间有限,所爱,所关心,所认识的人,自然要优先,如果还有时间,他力所能及范围中,也要救更多人。

……

……

……

——————————

几句感言:

首先,要向所有等待看结尾的小伙伴,说声感谢,也说声抱歉,这么迟才结尾,而且最后是抛细纲式结尾,本人都不满意,何况是你们。但没有办法,这本书我一直想捡起来,有个结尾写大几万字,但删除不发表,觉得没有多大意义,是浪费大家的小钱钱,所以弄了个简约的结尾,留下一点点悬念。

始终关注本书的小伙伴,可能知道,这本书写得很不顺利,中间因不能多写灵异,导致失去主线,走向偏都市日常,就开始崩了,然后被404过一段时间,并且有很多章节被屏蔽,一次又一次改,一次又一次屏蔽,苦不堪言,直到耗尽作者所有心力,至今还有一章没解封。所以,能结尾其实已是不错,大势如此,不怪平台,去哪里写都一样,我的编辑都很好,很专业,要感谢他们,也感谢阅文平台。

我会继续努力,为梦想永不言弃,为了防止崩和404,新书文风调整,写了完整大纲,正在大量存稿中,即将又在阅文品台发布,再次感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