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你好,我的1979 > 第828章 准备,陈让伯父的担忧

第828章 准备,陈让伯父的担忧




  酒厂,可不是陈让伯父说了算的。

  说起来,陈让的伯父,其实也就是一个小领导。

  要不是靠向了伊岚,成功的升了职,陈让伯父的重要性还会下降。

  这个酒厂,伊岚说是过江龙,但一开始,也难免没有办法掌控全局。

  陈让伯父的倒向,才是伊岚迅速抓住酒厂的根本原因。

  也是借助这个,陈让伯父也是小小的升了职。

  但要是和重大客户,以及可能的合作伙伴闹掰。

  伊岚还会看重陈让的伯父吗?

  到时候,酒厂内部的反对者,怕是第一个就不让陈让伯父好过。

  要知道,陈让伯父的升职,就代表了有人失势,有人的利益受到了折损。

  张掖看了一眼旁边还不以为意,觉得是自己没有帮,陈让伯父没有尽心的陈让妈。

  张掖内心叹息一声,家里最怕的,就是这种看不懂方向,总觉得自己什么都好的人。

  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下场是很惨的。

  陈让一家得了好处,一直都高高在上惯了。

  他们不会想到,那是因为他们面对的,只是他们自己家乡的那些邻居,都是一些不入流的人物。

  面对苏何,他们的想法已经过时了。

  如今的苏何,已经不是一开始谁都敢拿捏一下的那个人了。

  随着苏何的发展,随着九鼎集团越发繁荣,每年的税收逐步增长之后,苏何的地位也在增长。

  一开始,张掖和陈让的人脉,都不是苏何可以觊觎的。

  他想要买辆车,都要参加张掖和陈让组织的那个聚会,去看看二手车。

  但如今,苏何的人脉,已经远超张掖和陈让了。

  人家在豫章,都是很吃的开的人啊。

  去了一趟魔都,据说发展的越发的好了。

  张掖想到:“或许,我可以和苏何继续合作。借着这个朋友的东风,他的发展,或许也能离开碧水市,走向全国也说不定。”

  那么,前提是,解决陈让的麻烦。

  这一家子,真是让人头疼。

  可惜了,张掖觉得,自己从小到大的发小,总不好不管。

  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他的想法。

  这边,苏何回来,就将自己存在随身仓库里的几万块钱拿出来,清点了五万块拿出来。

  无息借款,他可以提供,但也需要一张借条。

  不过想来李建仁不会不懂事,他会自己提供借条的。

  这五万块,要是一百一张的,也就五百张,但看起来,也不少了。

  现在的货币,最多的就是十块一张的,这是最大的面额。

  所以五万块足足有五千张,拿编织袋,都要装一袋子。

  苏何无比想念银行转账:“而且后世的那么多的快捷支付,还要等好多年啊。”

  苏何想着,随着自己的到来,科技的发展,会不会加速呢?

  那种快捷的未来,能不能早一点到来?

  但想到未来国家和行业遇到的难题,苏何觉得,自己必须要做一些什么。

  “不过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是准备去羊城招商会的东西。”

  接下来,碧水市这边就没有什么大事了。

  他需要面对的,就是看看生抽和老抽上市后的反响。

  不过从一上午的时间,苏何大致可以看得出,自己的产品还是很有前景的。

  这个方面,不需要太着急。

  另外一方面,调料包和工具的事情,也不需要太着急。

  合作伙伴既然已经选好了,苏何等等就好。

  他这边,实在是没有足够的人才。

  人才的引进和培养,还需要加大力度。

  苏何想到:“不管到什么时候,人才的引进,还有自我培养,都是必须要加快的。对了,厨师培训中心的事情,也要考虑清楚了。是时候要开始了。”

  培训了其他的厨师,会不会对九鼎食肆产生影响?

  影响肯定是有的,但不会是致命性的。

  苏何考虑的很清楚,自己不培训厨师,别人也可以。

  九鼎食肆只要把握好自己的产品质量,努力的开发新品,就不会被时代所抛下。

  他拥有和掌握的能力,几十年内,甚至他只要不把南竹村叶氏一族的传承暴露出去。

  有着随身仓库的他,就不用担心被人超越。

  毕竟,他是从后世来的,知道后世的发展。

  “衣服,鞋子,这些都是最早发展起来的,都要这边好了。这些,我已经通知下去了。这两天,就都收起来,等待装车。”

  “罐头,这个也是必不可少的。在国外,也应该有不小的销路。”

  “鱼罐头,豆豉鱼什么的,也可以装一点。西方那边的市场待定,但至少亚洲的销量会不错。国内辐射的这些国家,受到文化影响的这些,都有不错的销路。”

  “最新的零食辣条,这是杀手锏。前世能卖到全世界,绝大部分人都喜欢的零食,这一次应该也不会错过。”

  “还有辣椒酱,这种东西,华人和华侨里面,应该有不错的销量。这个配方,我妈和外婆的配方,就很不错。或许还可以考虑到她们两个做出来的下饭菜。”

  苏何突然想到了什么,自己一个人发展,或许也可以将家人拉进来。

  当然了,管理方面就算了。

  他不想做家族企业。

  但亲人可以在里面任职,就是要杜绝亲人利用他的关系,在里面吃拿卡要,还有就是贪污。

  他可以保证姐姐和妈妈不这样做,但姐姐的丈夫呢?

  钱锐暂时还看的清楚,但未来呢?

  还有姐夫的家人。

  所以说,可以考虑,但这些,不能不防备。

  “另外就是重头戏,酒。”

  苏何已经打算好了,这是他这一次过去的重头戏,华人和华侨最喜欢喝的,还是白酒,是粮食酒。

  那什么红酒的冲击,还没有来临。

  他不否认红酒确实有很大的市场,但白酒也不会差。

  “我就不信了,我这酒还有养身的功能,还能比不过那82年的红酒?”

  嗯,82年还没到呢。

  他决定囤积一批酒,随身仓库还有加速的功能。

  他可以囤积一批年份很大的酒。

  现在他手头上,就有一批相当于三十年,最高到四十年的酒。

  白酒只要储藏的好,是年份越久,历久弥香的。

  时间越久,就越醇厚。

  “现在一瓶普通品质的清溪流泉,就能卖二十块。但这是国内的价格,放到国际上,这个价钱绝对不可能。至少要翻十倍!”

  这个价钱,已经是很贵了。

  现在国内的软妹币,和鹰酱的货币比,基本是一比一的。

  鹰酱的货币稍微贵一些。

  在往后的日子里,软妹币不断贬值,起起伏伏,才到了六块多。

  但现在,差不多是一比一的。

  这样算下来,两百块,就算是在鹰酱,也是很贵了。

  但相比于知名的红酒,这个价钱还是稍微有些低了。

  苏何暂时不去考虑这个,未来慢慢的涨价好了。

  一个品牌的崛起,是需要时间的。

  再说了,他都不打算在国内零售的,只有在九鼎食肆消费到了一定的程度,才能购买一瓶清溪流泉。

  这样的销售路线,他不打算例外。

  物以稀为贵。

  他的原始积累阶段已经过去了,清溪流泉未来是他打造的一个品牌,需要重点投入的。

  “随着时间流逝,普通品质的清溪流泉就是二十块,在国外就是二百块。但这是刚酿造出来的,如果是十年的清溪流泉,这就不是二百块能买到的了。”

  苏何心里考虑到:“等等,十年的清溪流泉,自然就提升品质到良品了。”

  清溪流泉的品质,和它一开始被酿造出来的品质有关,也和储存的时间有关。

  历久弥香,时间越久,品质也会提升。

  “发卡也可以试试,但我设计的发卡,都是适合国内的。亚洲人的审美,应该也差不多,可以试试。”

  “但肥料就算了。”

  他的肥料作坊,也每天都会卖出大量的肥料。

  但这些有机肥,他并不打算出口。

  国内自己用都不够,加上国内购买各种化合肥有难度,被人卡了脖子。

  苏何不打算将肥料出口。

  “还有碧水市的特产,茶油。这个也很有市场,相比于营养物质来说,茶油完全不逊色于橄榄油,而且对于需要加热烹饪的方式,橄榄油因为悬浮颗粒多,反而不如茶油。橄榄油的用处,多是用于凉拌菜,但这方面,茶油也完全不逊色。这方面,倒是可以发展起来。而且,这个还和有机肥可以联动,不能荒废了。”

  碧水市这边,甚至是相邻的城市,本省大部分地方都有茶籽,但因为茶油没有发展起来,所获也不多。

  后世,就有很多人,将茶籽给放弃了。

  苏何觉得,这个可以继续发展,甚至是可以和其他的县市签订一些合同。

  苏何可以签订购买合同,来打造茶油这个体系。

  苏何记得前世的小时候,他吃过的一碗茶油饭,味道是真的特别不错。

  茶油清香,是碧水市这边公论的营养高的食用油。

  这边的产妇,坐月子,都是要吃茶油的。

  “还有一些竹制品,筷子,碗碟,还有一些容器,甚至是笔筒等等,都可以带一些过去。但前期来看,市场可能不是很大。嗯,筷子和碗碟应该可以。”

  苏何在这边计算着,已经列了清单,一部分他自己可以准备的,也都准备起来了。

  一些他没办法准备的,苏何也都开始安排下去。

  于途带着人开始安排,让人去送单子,让各个工厂的负责人开始准备产品。

  这些,都会在两天内都准备齐全。

  那边,张掖带着人回去了,陈让伯父就看了过来。

  张掖点点头,又摇摇头,道:“我没有及时赶到。”

  陈让伯父就叹息一声,陈让妈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还很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就是去尝试一下,不去问问怎么知道这人不行?”

  陈让伯父都要扶额了,人家不行?

  张掖等陈让伯父将人给赶出去了,才过来说道:“我赶到的时候,婶子已经追上去了。苏何和李建仁正在谈话,当时因为他们不认识婶子,婶子的神色不太好,李建仁推了一把,婶子撞在了墙上,脸上有两个口子,不过不大。”

  陈让伯父叹息:“也是应该的。后来呢?”

  张掖道:“后来,婶子果然威胁苏何说了酒糟的事情。不过苏何一点都不担心,而且还对婶子说了一句,让她回来问问伊岚是谁。”

  陈让伯父的眼睛里,愤怒涌起。

  这个弟妹,平时就没好好的管教孩子。

  不只是陈让,陈让还是好的,陈让的弟弟妹妹,在村里那是更不像话。

  陈让还是受了他的影响,要不然,就更难说了。

  苏何看的很清楚,伊岚想要做出一番成绩来,酒糟的处理就不能不谨慎。

  苏何不买,其他人或许会要,毕竟酒糟可以养猪。

  这是苏何已经做好了,别人都看在眼里的。

  苏何家的那个农庄,每天都有生猪出栏,要说没有酒糟的功劳,谁也不信。

  但光有酒糟,就能养好猪吗?

  合理的配比,各种食物都不能缺。

  你以为猪光吃草,或者是光吃酒糟,就能迅速出栏吗?

  不可能的,各种食物都要有。

  这方面,苏何有专业的养猪人,带着人养猪,绝对是最科学的。

  其他人能比?

  再说了,别人要买酒糟,这价格就上不来。

  酒厂那么多人,怎么可能答应?

  他就一个人,到时候伊岚难道还会为了他,和其他人作对?

  更重要的是,伊岚和他透露了一个事情。

  碧水市有意将酒厂打造成可以出口的产品,而以目前酒厂的产品,是基本没戏的。

  碧水市酒厂可以生产,难道羊城的酒厂就不行?

  都是粮食酒,除了几个特别大的品牌,其他人都差不多。

  这一次,没准还会遇到茅台等知名品牌的。

  酒厂想要出挑,就必须要有苏何的帮忙。

  碧水市的官方,有意牵线,让苏何和酒厂合作,未来或许能打造出一个知名的品牌。

  现在是酒厂在求苏何,而不是苏何要求酒厂。

  双方的关系,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彻底的颠倒了。

  想不通这个,说话做事,很可能就会产生误差。

  他可不想被伊岚杀鸡儆猴。

  他是最早投靠伊岚的,不想被伊岚最先放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