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你好,我的1979 > 第826章 延迟账期?换一种办法,不知所谓

第826章 延迟账期?换一种办法,不知所谓




  苏何了然,李建仁这是资金周转出了问题。

  这对于一个生意人来说,是很重要的。

  很多的商人,可能一直都顺风顺水,旗下公司发展迅速。

  但只要资金链一断裂,银行不给贷款,甚至是要提前收回贷款。

  那么这个商人,就很可能会周转不开。

  要么踏入邪道,借高利贷,指望自己能周转开。

  但大部分,都会被高利贷给陷入到了无休止的高额利息,利滚利,再也无法跳出。

  要么,就彻底的沉寂了。

  李建仁这边,应该不只是扩张的缘故,还有他口中所说的,被人狙击了。

  “没事吧?如果有需要,我这边可以帮忙的。”

  苏何手里头有用来筹建纺织厂的几万块钱,另外还有九鼎食肆还有其他工厂每日都有的收入。

  他估计,再有一段时间,自己就能筹集到足够纺织厂筹建的十几万。

  纺织厂可不是这么简单的。

  就那些机械,每一台,都得几百块,上千块。

  这还只是纺织机,如果是其他的大型机械,这个价格还会翻很多倍。

  比如说机械厂,又比如说发电站什么的。

  苏何之前确实一度有进军能源产业的想法。

  如果苏何没记错的话,碧水市这边,在几年内,应该有一个水电站会纳入到筹办的计划当中。

  他原本还在考虑,如果有机会,自己可以介入进去。

  但了解到水电站筹建需要的资金,他立刻就收回了这个想法。

  能源产业,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想的。

  甚至在很多年内,都不能考虑。

  投入,实在是太多了。

  “没事,就是稍微周转有些困难。”李建仁没有说什么事情,只是表示自己只是缺少点钱,想要苏何这边改变一下收取货款的方式。

  李建仁表示:“据我了解,国外就有这种收取货款的方式。一开始只收取货款的百分之三十,到货后再收取一部分,然后有一个账期,之后慢慢的还。”

  国外确实有这种账期,也是因为下游企业,或者是渠道商们,可能也有资金上的难题。

  只是原材料提供商在资金上的难题,也是要考虑的。

  前世有多少的企业,都是被这个账期的问题给拖垮的?

  苏何自然不会愿意这样。

  如今的情况,他工厂生产出来的货物,随便卖给谁都可以。

  反正都是收了钱,才给发货。

  在供不应求的时候,物资太紧缺的时候,基本上是买到货的,都能赚钱。

  所以,不给赊账,这才是原材料供应商的做法。

  像苏兆华那种,看人情赊账的,注定也走不远。

  借钱出去容易,要债可就难了。

  现如今,苏兆华就有一些这方面的问题了。

  苏何也听于途他们汇报过,这些天,苏何也找了人,去找老苏家的麻烦。

  比如说,陆子艺找了几个朋友,去找了苏兆华的预制板厂的麻烦。

  反正就是弄点小事捣乱,影响苏兆华那个预制板厂的生产。

  苏何认为,他们生产的越慢,反而能减少欠款,也延迟预制板厂账款的爆发。

  这个预制板厂就是个雷区,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爆炸。

  苏何要做的事情,就是让这个爆发的时间,延迟到自己离开碧水市再说。

  “到时候,还得把妈妈叶传秀带去帝都旅游,避过这一次的风波。”

  至于小南瓜和苏玉成,都是已经确定了要跟自己到帝都去上小学的。

  大姐苏眉自己也要和大姐夫一起到帝都去读大学,苏何和他们一起估算了分数,苏眉这一次考上大学的问题不大。

  钱锐也是一样。

  至于苏芮,到时候再说。

  一并带去帝都旅游,也不是什么问题。

  “这样吧,咱们还是换一个办法。”

  苏何说道:“咱们的货物的账期还是不变,这种账期,对于下游企业是有好处的。但对于上游企业,并不是一种很好的选择。而且,我不想把外国的这种不太好的方式带进来。”

  苏何认真的看着李建仁,眼神十分的认真:“诚然,这种账期,对于企业的发展来说,可能确实能提供很大的帮助。但它也仍然充满了很多的风险。一个是货款的回收可能带来风险,上游企业无法回收款项。我知道优点可能也很多,但我不想自己引入这种账期。未来的发展,未来再说。”

  苏何将自己的顾虑说出来,在李建仁和光头有些担心的眼神中,说道:“不过,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五万元的无息借款。只要你在一年内还清即可。这样一来,和你之前提到的这种延迟账期的办法,有一样的效果。你看这样可以吗?”

  危难时,才可见到真心。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何况是朋友?

  就算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也是一样。

  李建仁这些天不是没有问过其他的合作伙伴,但基本上都被拒绝了。

  有的虽然没有拒绝,但给予的帮助,也帮不到什么忙。

  那些人的嘴脸,不痛不痒的几块钱,能帮到什么?

  反而是苏何,他们之间的交流,有时候还带着一点矛盾。

  他在苏何崛起的过程中,也有几次想要抛开苏何独自发展的念头。

  虽然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还有苏何自己发展比较快,又能防范李建仁的这种做法的缘故。

  最后,他们还是合作。

  而且,由一开始的李建仁起主导作用,变成了苏何起主导。

  但现实就是如此。

  李建仁来之前,也想过,苏何可能会看在顾冬的面子上,会答应他一部分的请求。

  但他没有想到,苏何没有答应他的请求。

  但苏何也给了一种其他的解决方式。

  而且这个解决方式,比那个账期修改,更能直接的缓解他的问题。

  只要有了这五万块钱,李建仁这方面就能缓解开,很快就能理清楚自己旗下的这些店铺。

  他很快就能把资金给周转开。

  “不用一年,半年,不,三个月一个季度的时间,甚至,我一个月就够了。”

  李建仁也有些激动,患难见真情,苏何可不只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从来不坑合作伙伴不说。

  苏何在他遇到困难的时候,还愿意伸出援手,给予帮助。

  这是李建仁没有想到的。

  苏何笑了起来:“没事,你是顾冬的姨夫,咱们就是自己人。亲戚有问题,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的。”

  李建仁心道,苏何果然还是看了顾冬的面子。

  他从顾冬很小的时候,就很疼顾冬,除了自己家里的那些个兄弟姐妹,没有几个能靠得住的。

  他更喜欢妻子这边的亲戚。

  除了这个原因,顾冬也确实挺可爱的。

  但李建仁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享受到来自于顾冬的帮助。

  他以为,自己是长辈,会永远照顾晚辈。

  “这,我就什么都不说了。”李建仁语气都有些哽咽。

  看着苏何,想到顾冬,他也没想到,在自己的亲兄弟那边,他不仅没有得到帮助,还被落井下石。

  反而在外甥这边,在外甥的朋友这里,收获了一份真情,一份帮助。

  果然,他选择不回豫章是对的。

  老爷子的那点东西,他其实也不在意。

  人脉的问题,他虽然无法完全继承。

  但作为老爷子的儿子,他出面,遇到了问题,自然也能享受到一部分。

  这些,其他的兄弟姐妹也是一样。

  只可惜,那些人还以为他经过了老爷子上次的那一次寿宴,是真的打算要回豫章去和他们抢夺这些东西了。

  老爷子的那些财产,李建仁其实并没有打算要的。

  他自己在外面打拼,一样能赚取到足够多,甚至比老爷子的财产更多的数目。

  “那行,关于调料包和工具的事情,你可以考虑一下。资金方面,也可以慢慢的筹集,不着急。我目前为止,没有太多的心力放在这个事情上。一个月后,如果你还有想法,到时候我可能去帝都了,你来帝都和我谈。在这之前,这个项目,我不会和其他人合作。”

  “行,我知道了。那……”

  “钱的话,我准备一下。你下午让人到店里来拿,九鼎食肆的总店。”

  “那行,那我就先……”

  李建仁刚想要说离开,就看到一个妇女冲了过来,他还以为是谁要攻击苏何呢,下意识的就推了一把。

  哎哟。

  一个妇女冲过来,苏何觉得以自己的能力,肯定是能躲过去的。

  再说了,还有于途在呢,这个保镖可是十分的敬业,从未失职。

  只不过,苏何和于途都没来得及反应,这人就被李建仁推了一把,虽然没有摔倒,但撞在墙上,看起来也是受了点伤。

  于途防备着,过去询问了一句:“你是谁,来做什么?”

  因为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于途也是有些紧张。

  可是,人家要是买凶杀人的话,应该也不至于请这种中年妇女吧?

  也难说,中年妇女体弱,或许巫翠翠就是这样的想法,苏何会不在意,然后就疏忽大意,被其得手了呢?

  “你们都什么人啊,我就……”

  女人骂骂咧咧的,话语里的意思,就是自己没有想要怎么样。

  “我就是来找苏何,想要一份谅解书的。”

  苏何有些奇怪:“什么谅解书?”

  这人是巫翠翠找来的人?

  不应该啊,巫翠翠只要狡辩,死不认罪,那些人不供出巫翠翠,咬死了自己想要杀人,自己扛下来。

  巫翠翠其实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的。

  再好的刑侦,也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定巫翠翠的罪。

  那么?

  苏何有些了然,知道这是谁了。

  再看着妇女眉眼里和陈让有些相似,他就知道是谁了。

  谅解书?

  陈让这种傻子,他自从和陈让结识以来,基本没有享受过陈让带来的好处。

  那些酒糟的事情,他可以找其他人,也是一样。

  他愿意给陈让钱,也只是想着能稍微方便一些。

  而且后来还证明,陈让压根没有这个实力,他最后还是得从伊岚手里拿到酒糟的购买权。

  而且渡过了一开始的养殖场的饲料危机,他现在压根就不缺饲料了。

  酒糟有更好,没有的话,其实也不是什么问题。

  这个陈让脑子不太好使,被巫翠翠那个女人一忽悠,居然也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陈让这人,就是个恋爱脑啊。

  这是从小就没教育好,反正苏何是不觉得陈让的教育有什么称道之处。

  看看张掖,虽然也不算太合格,但确实及格了。

  “你是陈让的妈妈?”苏何虽然用的是疑问句,语气却是笃定的。

  那妇女连忙点头:“是啊,我就是陈让的妈妈。我知道陈让做错了一点小事,但也不是什么大事。他可能要坐牢啊,你给我写一封谅解书,他就能减刑了。”

  这个女人说话,也是太理所当然了。

  而且一点求人的想法都没有,语气里都是理所当然,我欠你的?

  苏何差点气笑:“一点小事?不是什么大事?如果买凶杀人都是小事,破坏别人的工厂都是小事,那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是大事了。或者说,别人找人杀了你全家,都是小事?”

  陈让妈尖叫出声:“你不是没事吗?我们都阻止他了,都没来得及,算什么大事?”

  苏何觉得这个女人简直无可理喻:“所以呢?”

  “啊?”

  “所以,我受到了威胁,我为何要谅解你们?”

  苏何气笑了:“简直不可理喻,我从未对不起陈让,反而是陈让到现在还欠我几个人情没还。这人没有一点羞耻感,也没有任何一点值得我谅解的地方。所以,谅解书我是不会写的。李哥,那就这样了,下午你到我店里来拿,我就先回去了。”

  苏何说完,和李建仁道别,打算离开。

  李建仁也是点头,苏何的态度没有什么不对的。

  他和顾冬现在是各交各的,苏何喊他李哥也是可以的。

  合作伙伴之间,本来就是平等的,不需要喊姨夫什么的。

  至于这个中年妇女,李建仁都是佩服。

  那种语气,他都不敢这样和苏何说话。

  陈让?

  凭什么?

  陈让的伯父在酒厂有点小权利,但也仅止于此了。

  这人仗着陈让伯父的那点权利,大概是在乡下邻居身上享受了很多的优越感,所以觉得别人都要恭维她?

  不知所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