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狂霸拽哨兵穿成花瓶O后 > 第9章 找到禹群(捉虫)

第9章 找到禹群(捉虫)


更改航线这件事,知情的人并不多,事实上,也没多少人能意识到更改了航线。

因为宇宙就像是大海,人在其中很难有方向感,况且一般人也不会去记本来的航线。

只有少部分人担心着这突然多出来的行程会引发什么事故。

在源时间度过了107个小时之后,就在船上的人都进入睡眠之后,十字星号悄无声息地停在了目标星球周遭40万千米的地方。

韦蓝少将拒绝了舰长的同行,一人驾驶着飞行器飞向了w-125星球。

此时w-125星球的风暴已经停歇,但也变得更加死寂。

韦蓝少将一路直奔信号发出的地方,大概在六个小时后,他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之中看见了那坠毁的飞行器,飞行器的外表上面正是熟悉的天狼军团标志。

他心中悬着的那块巨石终于减轻了几分。

黑色的飞行器猛地又加快了速度。

本来趴在禹群身边睡觉的猎龙耳朵竖了起来,然后抬起头龇牙咧嘴地低吼起来。

禹群睡觉一直很浅,所以他马上睁开了眼睛,从铺着的简易床铺中坐起身,脚步一跨,他走到了窗边看着外面的动静。

于是他就看见了那朝着他们飞来的飞行器。

虽然他马上就认出了那飞行器属于天狼军团,但是他并没有放下戒心。

他朝龙狼比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拿上了武器——一把从仓库中找到的战斗□□,走到了门后。

猎龙果然极其通人性,马上就理解了他的意思,它迅速停止了自己的低吼声,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变得犀利,它脚步轻盈地跳到了一个高处,这个位置可以让它在第一时间发现危险并且扑上去。

外面的飞行器平稳降落,人踩在雪地上的扑簌声传来,然后传来一道声音,“元帅,您在里面吗?”

禹群听见声音,挑了一下眉,居然是韦蓝先找到自己。

猎龙看了一眼禹群,发现禹群没有反应,它也依然没有动,只是做好了伏击的姿势。

韦蓝本来准备直接走进去,但他突然想起一件事,于是他先将自己身上的武器卸下来丢到了里面,然后举起双手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这样的诚意让禹群终于放下了戒备,在韦蓝进入到坠毁的飞行器内之后,禹群便从遮掩物后走了出来。

韦蓝听见动静,但没敢轻举妄动,只是问道:“元帅?”

禹群应声,“嗯。”

韦蓝松了口气,他这才放心转过身,看见禹群,扼制住内心的激动与欣喜之情,他立马行了个军礼,“第七队队长韦蓝向元帅敬礼1元帅果然没死!

禹群颔首受礼,然后问道:“就你一个人?”

韦蓝简洁地汇报了一下情况,“是,冯上将怕元帅遇难的消息会令军心不稳,所以封锁了消息,只是让部分队长带领人四散开来寻找元帅的下落,末将所在的巡航舰正好收到元帅的联络信号,便第一时间赶过来,如今巡航舰正停在距离这里40万千米的星域之中。”

“嗯。”禹群赞赏地点点头,“辛苦你了。”

韦蓝被自己的偶像夸奖,他一张娃娃脸激动到通红,但随即他的注意力又被禹群衣服内透出的绷带所吸引,他面色肃然,“元帅,您的伤势怎么样了?我们感觉回舰船上进行治疗吧。”

当初那两个连的兵力埋伏,能成功逃离就很不容易,更何况禹群还与他们大战了一常

禹群当时虽然将敌人成功歼灭,但自身的确受了很重的伤,尤其是胸前那一道几乎要将身体劈开的伤,飞行器也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所以才会坠毁在这里,自己也倒在雪地中,意识不清。

虽然他alpha的体质使得他抗击能力与身体的自愈能力都很强,但若非当时猎龙将他救了,让他恢复体温,他当时的情况只怕是有性命之忧。

想到这里,禹群将视线投向了正蹲坐在高处的猎龙,他说道:“那我们先回船上在说。”然后他对猎龙说道:“猎龙,过来。”

旁边的韦蓝一怔,然后看了一下禹群看向的方向,表情疑惑。

听到呼唤,灰白色的身影轻盈地从高处跃下,就像是没有重量一样,然后一到地面,它就飞快地跑到了禹群身边,并且开始绕着这个陌生的人四处嗅着。

然后禹群就皱起了眉。

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韦蓝这样训练有素的战士,居然在这么一条大狗冲过来的时候没有任何警惕的反应,甚至他的目光都还飘荡着,就像是——根本看不见猎龙一样。

他垂下眼,看着那正不停绕着韦蓝各种闻的猎龙,想了想,试探地说了一句,“韦蓝,猎龙在跟你打招呼。”

“……”韦蓝的表情肉眼可见的诡异起来。

韦蓝犹豫再三,还是问道:“元帅,你从刚才开始,就在说谁?”

然后他看着禹群的目光担忧起来。

元帅不是脑袋受伤出现幻觉了吧!

禹群看了看一脸担忧的韦蓝,又看了看此刻已经坐下来,开始吐着舌头欢快摇尾巴对自己笑的猎龙,他沉默了。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有能在宇宙中自由穿梭的蛮荒鲸。

有一条能引人入梦的幽灵狗,似乎也可以理解。

……或许。

总之,信奉科学主义的元帅是宁愿相信世界上有幽灵,也不会承认是自己精神出问题有了幻觉。

冷静下来,禹群想起一件事,他迈开步子,走到了外面的雪地之上,然后他喊了声,“猎龙,过来。”

猎龙马上撒开腿跑了出来,并且马上开始在雪地上欢乐地打起了滚。

于是,韦蓝就看着那除了禹群以外空无一物的雪地之上,出现了一排又一排奔放又自由的脚印以及滚动印记。

他瞪大了眼睛,瞳仁在那圆溜溜的眼眶里面剧烈晃动,然后看向了正一脸深思看着自己的禹群。

“这,这……”他指着那雪地,觉得地上那一个个脚印不是踩在雪地上,而是踩在自己的世界观上。

半响,他才憋出一句话来,“所以,元帅,这,这里有个什么玩意?”

禹群看着韦蓝受惊吓的样子,他满意地回答道:“一条狗。”看来不是他出现幻觉。

看着已经仰躺在地上,在雪地里撒欢的猎龙。

禹群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天猎龙都不需要进食了。

幽灵狗,还吃什么东西?

禹群收拾道:“总之,先回去吧。”

韦蓝机械地问道:“带着它吗?”

禹群不假思索地回答,“嗯。”

韦蓝:……元帅果然不是一般人。

艰难地消化着撼动着自己世界观的消息,韦蓝还是载着一人,以及一条看不见的狗启程回十字星号。

在飞行器上,禹群忽然嘱咐道:“我回来的消息,先不要泄露出去。”

韦蓝愣了一下,“这是……那冯上将那边,也不说吗?”

禹群坐在椅子上,他此刻已经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还换上了韦蓝事先准备好的一身衣服,他毫无迟疑地说道:“先不说,除了你和洛克斯,也不要对船上的人泄露我的身份。”洛克斯便是十字星号的舰长。

韦蓝思索了一下,他猜测地问道:“元帅是想引出背叛之人吗?”

灰白色的雪橇犬对这完好的飞行器很感兴趣,正在舱内四处巡逻,嗅来嗅去。

禹群看了一眼猎龙,然后说道:“没错,倘若我此刻回到军中,他们一定会有戒备,但是倘若我一直失踪,他们便会认定我已经遇难,迟早会按捺不住行动。”

他声音低沉,语调舒缓,带着一股懒洋洋的漫不经心,但那双雁灰色的眼睛里满是骇人的冷意。

韦蓝猛地点头,很是气愤,“嗯,到时候要把那些鼠辈一网打尽1说完,他想起一件事,又有些为难地说道:“可是元帅,船上那么多人,肯定有见过您的人,这怕是不好隐瞒身份。”

“到船上找个面具就行。”

‘滋啦’——一声脆响。

两个人齐刷刷地看向声音源头,一个册子被无情地抓烂了。

韦蓝沉默了一秒,“元帅,这……这玩意,不是,这猎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禹群看着那灰白色的大狗爪子按着那本册子,注意到他们的视线,它也抬头看着他们,冰蓝色眼睛上那两点深色眉毛让它的表情更加丰富,比如说现在,那张脸上面就写着‘干嘛’。

禹群也很疑惑,这个世界已经很广阔,各种各样的种群都有,但是唯独有一种一直没有被人类发现。

那就是灵魂……或者说,是精神系生物。

但猎龙似乎十分符合精神系生物的定义,它能引人入梦,这说明它能对人的精神世界产生影响,同时它没有实质,别人看不见它。

猎龙究竟是从哪里来?

这一来一回,花费了差不多20小时。

十字星号上已经是第二个夜晚。

而在客房中睡着的百墨在某一刻忽然睁开了眼睛。

他从床上起身下床,身上还穿着布料柔软的灰色睡衣,他走到自己的窗边,看着外面的广袤星空,眉头深锁。

这个精神波动,一定是超狼,他的精神体!

它现在就在自己的附近,并且越来越近了!

他转过身,换了衣服,完全不顾现在是帝国时间凌晨4点以及托因比的再三叮嘱不要乱跑,果断开门出去。

他很清楚,超狼此刻就在船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