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陆总要乖,苏小姐又去滴血认亲了 > 第223章 你要对我负责

第223章 你要对我负责


王野半梦半醒中一个翻身,应激性单手撑地跃了起来。
随口嘟囔了一句:“你有病啊。”
反应过来是宁霏,立刻皱了下眉,后悔对她说了脏话。
宁霏看王野光着上半身,只穿了条鼓鼓囊囊的睡裤。
低头再看自己,不是自己的衣服,是又薄又软的丝绵睡衣。手指勾起宽大的衣领往里看,没穿内衣。
宁霏一咧嘴,呲着牙扑过来:“王野,我跟你拼了。”
王野攥住宁霏两只小细胳膊,把她按回到床上。
本来只是想把她按坐下。没料到宁霏力气那么小,直接把她压躺在床垫上。自己也跟着趴下去。
王野慌乱间手不知道往哪儿放,撑着宁霏的胸脯,爬了起来。
宁霏又疼又气,双手抱胸:“王野,你个臭流氓!”
王野整了整裤腰,拿起手机,直接投屏到墙上的巨屏电视上:“你自己看谁流氓。”
宁霏鼓着嘴看屏幕。
吴姐:“少爷,宁老师吐到衣服上了,我帮她漱口擦了脸,换了睡衣。”
镜头转向在床上唠唠叨叨打滚的宁霏:“王野,你个小人,就会欺负我。”
王野走过去,单手拽过薄被往她身上一扔。
宁霏小脚一踹,把被子蹬开。
王野干脆把手机架在床头,将被角掖在她肩膀下。
宁霏哼哼唧唧,伸出手抓住王野的胳膊往自己怀里带。眼睛努力睁开一条缝,咧嘴傻乐,摸他胸口:“肌肉霸总一百八十分钟。”
王野斜着眼睛观察宁霏的表情,按下暂停,画面刚好停在宁霏抓他的胸肌:“你说谁流氓?如果不是我意志坚定,坐怀不乱,已经被你吃干抹净了。”
宁霏从耳根红到脖根:“你,你居然录像。”
“给你看看喝醉后的倒霉样,提醒你下次少喝酒。”
宁霏:“是你故意灌我喝酒,想趁机图谋不轨。”
王野:“酒是你自己喝的,床是你自己躺的,揩油是你主动的。告诉你,骚扰了我,就要负责。”
宁霏眼珠转了转,这可是猥亵,负责是绝对不可能的:“你先把前门儿关上。”
王野低头看自己的裤子,睡裤根本没拉锁。
宁霏趁机跳起来,“啪”一声给了王野脑瓜顶一巴掌,抢过他的手机,转身就跑。
一条腿刚抬起来,跑出去没有半步,裤腰就被抓住。身子几乎是腾空被提了回来。
王野拿回手机扔到床上:“不想负责,还企图毁掉证据?”
宁霏小鸡仔一样在王野手心里捣腾,伸出双手就要挠王野。
王野干脆把宁霏双手钳到背后,低头欣赏她奋力挣扎却脱不了身。
宁霏用力扭着身子,衣领越扯越大:“禽兽,败类,你放开我。”
王野眼神忍不住地往下瞄,喉咙滚动咽了下口水。
宁霏看着他虎视眈眈越来越暗的眼睛,声音打着颤问:“你,你想干吗?我去告诉你妈。”
宁霏抬起膝盖想顶他要害,他个子太高,正好磕在大腿上。
王野眼睛一瞪,居然想废了他:“我咬死你。”
把宁霏往怀里一按,低下头狠狠亲她的嘴。
宁霏一下就傻了,甚至忘了把他推开。
睁着大眼睛看眼前模糊的脸扭来扭去,亲得还挺带劲,她就更傻了。
柔软的舌头生硬地探进来,宁霏过了一会儿才醒过神,用力把王野推开:“死变态,这是我的初吻,初吻!”
王野擦擦嘴,低头看着宁霏一张一合的嘴唇。突然两腮一鼓,放开宁霏,冲进洗手间,抱着马桶,吐了。
他吐了,亲她亲吐的!
这比强吻她还让人难受。刚才她都没抹眼泪,这会儿委屈的眼泪吧嗒吧嗒掉。
“太欺负人了。王野,你个王八蛋。”
门外一直听声儿的王野妈妈,推开门进来:“霏霏,这是怎么了?告诉阿姨,阿姨一定为你做主,让臭小子负责到底。”
宁霏泪眼汪汪、委屈巴巴:“阿姨,他,他吐了。”
王野妈妈远远望了眼抱着马桶干呕的儿子,心底一声叹息。
拿了纸巾给宁霏轻轻沾眼泪:“霏霏,是小野不好,他之前受过刺激。这是应激反应,吐啊吐啊,习惯就好了。你千万别误会。”
受过刺激?他居然不是第一次,被骗了。
脏了,自己的嘴脏了。
宁霏抬起胳膊用袖子擦嘴。
王野吐了好一会儿,才漱口刷牙,脸色发白地出来。
王野妈妈看儿子一身清白,没有指甲印也没有红淤青,连出过汗的痕迹都没有,心底又是一声重重长叹。
还以为能有什么生米做成熟饭的好事,结果是自己儿子不争气。
怪不得人家姑娘委屈,男人这方面太怂,搁谁谁不哭。
王野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好,看宁霏的眼神明显是误会了什么:“妈,您先出去,我跟她解释。”
王野妈妈心疼地望着宁霏:“霏霏,气不过就揍他,只要别毁容,阿姨绝对站在你这边。”
王野赶着母亲离开,才开口:“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就要对彼此负责。我肯定不是始乱终弃的,就看你是不是渣女了。”

宁霏叉着腰:“我负什么责?是你强吻我。”
王野:“要不是你昨晚非要抱着我睡觉占我便宜。又欲望爆棚,不满我的克己守礼,故意踢我要害,我能用嘴堵你的嘴吗?”
“第一,我那是喝醉了……”
宁霏还没来得及说第二,王野打断她:“喝醉了就可以抱着男人摸,那请问你为什么要喊我的名字?”
对付条理性强的人,绝对不能让她把话说完整。
能打败科学的只有玄学,能战胜道理的只有胡搅蛮缠。
王野晃晃手机:“怎么,不敢承认?我可有证据在。”
“删掉!不然我告你非法拍摄。”
明知打不过,还屡屡喜欢动手的宁霏,伸手又想抢他的手机。反被王野一把又搂在怀里:“我可以删,但你要对我负责。”
宁霏攥着小拳头,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我绝不向渣男妥协。到处亲女人,亲到应激反应恶心到想吐的渣男。呕!”
王野刚想解释,手机响,陆景行拨来电话。
宁霏又想趁机溜,被王野一只胳膊拽回来,紧紧禁锢住:“别想诬陷我,我没亲过别人。一会儿给你解释。”
说完做了个嘘声的手势,接通电话。
宁霏小白牙咬着嘴唇,翻眼瞪他。
王野揉揉她的头,用口型说了句:“乖。”
宁霏凌厉的白眼立刻柔软下来。
扒着门缝观察的吴姐小声问:“太太,宁老师和少爷到底有戏没戏啊。”
趴在她脑袋上面,一起看门缝的王野妈妈笑着反问:如果霏霏不跑,小野有理由抓她抱她吗?
吴姐恍然大悟:宁老师这是在跟少爷玩游戏啊。我跑,你才会追。追到就能嘿嘿嘿。还得是职业下围棋的,招招诱敌深入。
-
苏染给宁霏拨了几个电话都提示关机。
约好十点,现在已经十一点了,宁霏从来不是迟到的人。
担心有什么事,让陆景行跟王野联系问问情况。
正准备出门的陆景行,给王野打通了电话,一边听一边憋笑。
许久才挂了通话,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王野对花生过敏,过敏反应很严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