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陆总要乖,苏小姐又去滴血认亲了 > 第222章 发现一张英俊的睡颜

第222章 发现一张英俊的睡颜


苏染牙根痒,他是故意给陆峻和陆鸿儒看,他们在意的东西,他陆景行就是这么轻松,无所谓。
苏染抿着嘴唇,似嗔似笑回:“已经确认过了,对方回复可以分两次入港。”
陆景行继续一本正经问:“港口开放时间确认了吗?”
苏染也正正经经答:“确认了,今晚和明早,各一次。”
陆景行颔首:“隔得有些久,不过也好。”
陈叔好奇地问:“这又是什么大项目?”
陆景行严肃道:“一个很重要的项目,突然想起来问一问。不好意思,耽误点儿时间,后面加速。”
苏染和杜仲一起,将相关文件给大家签字确认,包括投了弃权票,一脸冷漠腮帮子快咬破的陆鸿儒。
陆景行大笔一挥,任命书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空缺了近六年之久的陆氏集团新总裁,今日正式上位。
陆景行和各位股东热情寒暄。
苏染默默欣赏陆峻和陆鸿儒的黯然退场。和杜仲一起继续完成后面的手续流程。
简简单单,风平浪静,总裁任命公告发布了。
陆氏集团一万多员工,则一下子炸了。
中底层人员,哪里有机会知道顶层领导的情况,多数人甚至不知道富大银行的消息。
从他们的角度看,副总裁刚上任两月,就转正成为了公司一把手。
苗怡嘴巴根本合不拢,边缘三个月,以为被角落化,没想到跟对人,成为总裁的助理秘书。
总裁,正的,比执行总裁官还大。
苏染把苗怡的下巴按回去:“估计你要涨工资了。”
苗怡擦了下口水:“苏特助,苏姐,我能说爱你吗?”
苏染画大饼:“多看多听多分析,房子首付不是梦。”
“我每天回家都看专业书。”苗怡正了正黑框眼镜,压低了声音,“累了就看职场宫斗剧。”
苏染被她逗笑。刚坐下准备干活,企划部老同学李琦来电话:“苏染,老同学,以后罩着点哥们啊。”
苏染心想,上次给她到处传八卦的事,还没算账:“我尽量。”
李琦:“今天的大喜事,有没有点儿小道消息透露点。”
苏染:“正常任命,董事长亲自提起。”
李琦问了一大堆新总裁的情况,苏染夸了一通。让他帮忙传播点陆景行的好,也不错。
陆景行和杜仲那边也没闲着,接听各方贺电和邀约。电话就没停过。
总裁上任的后继事宜很多,章程要改,相关部门要备案,各种审批流程要调整。苏染也是忙到下班才喘口气。
伸了个懒腰,看手机,田思嘉给他推荐了两份简历。
回家路上,苏染靠在陆景行肩膀上看简历,履历都不错。看长相也都是可靠的。
陆景行:“明天陪你去看写字楼?”
苏染懒洋洋回:“你明天不是还有很多事,我和宁霏去就好了。公司注册至少需要两个人,我想问问她想不想加入。”
说干就干,苏染立刻给宁霏打电话。
宁霏过了许久才拨回来:“看写字楼,没问题。正好我刚赢了不少钱,明天请你搓顿好的。”
苏染打了个哈欠:“又跟野总打赌了?”
宁霏:“没有,帮王阿姨打麻将。不说了,王阿姨叫我去吃饭。明天十点不见不散。”
陆景行:“宁霏很会哄婆婆。”
苏染靠回他肩上:“她是在给自己挖坑。”
陆景行揉揉苏染的头:“王野和宁霏是互相挖坑,什么时候坑挖通,也就水到渠成了。”
苏染:“给别人挖坑,自己掉里面去了。”
陆景行笑:“心甘情愿挖,心甘情愿掉。”
宁霏挂了电话,就乐呵呵数着钱上了王野妈妈的车。
本来以为会带她去什么米其林三星或者私厨定制,没想到直接回了王家的大别墅。
“霏霏啊,今天请你吃好的,小野找了大厨来家里。”
车都开进院子里,想拒绝都来不及了。反正之前也没少来,没少吃饭,宁霏也不憷。
一进餐厅,桌上已经开始摆菜,一品两头鲍、深海大龙虾、蓝鳍金枪鱼,丰盛得好像谁要订婚。
宁霏开始有点头大,但嘴里的口水让她寸步难移。
王野穿着居家服,踩着拖鞋从楼上慢悠悠下来:“听说有人又用职业虐平民了?”
宁霏仰着头,看他一副大少爷的拽样儿,撇撇嘴:“有法律规定职业围棋选手不能打麻将吗?我七岁打麻将就能轻轻松松算概率和对家的下牌心理,这叫天赋。”
王野:“我七岁三阶魔方5.9秒还原。”
宁霏回怼:“世界纪录3.13秒。”
王野捋了下头发:“你围棋世界排名多少?职业六段宁霏?”
宁霏:“你管不着。”
王野妈妈习惯了两个人斗嘴,按着宁霏坐到餐桌旁:“今天你叔叔出差不回来,咱们娘仨吃。”
王野挨着宁霏坐下,帮她把餐布展开。
佣人把醒好的酒端上来,倒好。
王野妈妈:“这是你叔叔新拍的红酒,七六年的,尝尝。”
王野晃晃酒杯尝了一口,斜着眼睛看宁霏:“不会喝酒就少喝点,别喝多了撒酒疯。”
“我酒品好着呢。”宁霏瞪了王野一眼,把你家好酒都喝光,叫你气我。
有人夹菜,有人倒酒,有人气人。宁霏很快就吃了个十分饱,十二分醉。
打了个酒嗝,晃晃悠悠站起来:“阿姨,我去趟洗手间。”
王野妈妈也没想到宁霏酒量这么不济,本来想着趁醉套套话,没想到醉得有点儿过头。
“吴姐,送霏霏去楼上的卫生间。”
宁霏歪歪斜斜坐着电梯去了二楼客卧洗手间,解决好问题,洗了把脸,对着镜子看自己红扑扑的小脸。
自言自语:“不能醉,不能让他看扁。要走正步、直线。”
走出洗手间,看到眼前一张大床,揉揉眼,好困。
吴姐没来得及扶,宁霏已经扑倒床上,睡着了。
宁霏睡了个天昏地暗。第二天一早,睁开眼睛,捶了捶还没有完全清醒的脑袋,一歪头,发现一张英俊的睡颜。
“啊!”宁霏一声惊叫,双脚并用,把王野踹下了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