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纸片人老公成真了 > 第108章 “不过我不打算走。”

第108章 “不过我不打算走。”


好吗?

凯洛想, 难道他还有选择好不好的权利吗?

艾斯特尔是一个出色的行动派,凯洛一点头,他就把凯洛带上了等候在外的马车。

马车慢慢地往前行驶, 车厢里弥漫着沉默的气氛,凯洛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也无话可说了, 他的人生已经脱离了他的规划,陷入了一团无法被看清的迷雾之中。

他以后的日子会怎么样?等待着他的又会是什么?

凯洛无法回答自己, 因为坐在他身边的艾斯特尔是一个谜, 他像个拿着解剖刀的外科医生, 拥有对手术床上的病患绝对的控制能力。

不过接下来的一段时间, 艾斯特尔完全做到了他的承诺, 他把凯洛放在古罗迪斯家的行李全都搬到了他的家, 放凯洛去上学。

他掌握着凯洛的课表,并以此来安排他的生活, 艾斯特尔对凯洛的管束并不严厉,他还有许多可以自己支配的自由时间, 而艾斯特尔要的也不多,他只要求每天晚上办公的时候凯洛在书房里陪着他。

他办公的时候,凯洛就在一旁写自己的功课, 两人安静地各自做自己的事。

随着时间过去,凯洛原本警惕的神经也渐渐放松了下来, 艾斯特尔对他毫无所求, 就连原本约定好的婚礼日期都往后延迟了。

“我推迟婚期不是因为我改变了主意。”艾斯特尔这样说:“我知道你还没有准备好, 所以我可以等。”

“等到你做好准备接受了为止。”

他的贴心举动让凯洛对他的情感十分复杂。

有感激也有害怕。

当初艾斯特尔和蕾尔站在他面前,面不改色地颠倒黑白时,他对这些所谓的贵族就产生了恐惧。

道德似乎完全不能约束他们, 而法律……就算凯洛再不谙世事,他也明白,在金钱和权势面前,什么都可以让步的。

恰巧,艾斯特尔既不缺金钱,也不缺权势。

凯洛的求学进程很顺利,艾斯特尔并没有横加干扰,相反,他还给凯洛提供了许多帮助。

他给凯洛买书,用马车送他上学,带他拜访德高望重的医学教授。

凯洛本以为艾斯特尔就算不阻挠他学习,也不会支持。他预想过的最好情况就是艾斯特尔对他的学业不闻不问。

“我并不想剪断你的翅膀。”他小心翼翼地向艾斯特尔提出了他的疑问,艾斯特尔这样回答他:“我爱你,所以我知道你该有你自己的人生,亲爱的凯洛,而我会支持你。”

这回答是凯洛万万料想不到的。

又过了一段时间,凯洛的日子渐渐平稳下来。

一天他下课回家,艾斯特尔递给了他一封信,凯洛看了一下信封,这是家里来的信。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凯洛一直觉得自己的心是飘着的,没有定处,直到这封沉甸甸的家信落到手心,才有了脚踏实地的真实感。

他迫不及待地拆开来看,信纸一共五张,父亲的叮嘱和母亲的挂念化为文字呈现在他眼前,他逐字逐句地读下去,心中溢满了温情。

在他读信的时候,艾斯特尔一只保持着安静,直到凯洛读完信,把信封珍而重之地收起来后,他突然开口:“凯洛,你的家住在雷德里克镇?”

凯洛抬头看他,点了点头。

亲情的余温还在他内心荡漾,他的表情放松且柔和,“是的,怎么了?”

“坐到我身边来好吗?”

艾斯特尔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凯洛顺着他的意思坐到了他的身边。

“那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有个‘未婚夫’?”

凯洛:……?

未婚夫?什么未婚夫?我哪有?

“你有的,凯洛。”艾斯特尔笃定地说:“仔细想想好吗?”

过了好一会,他才从脑海中翻找出了一段模糊的记忆。

他小的时候身体不太好,妈妈为了让他顺利地活下去,便采用了东方国度的一种风俗,把他当做女孩子养大,希望他别夭折。

不过西方没有这种风俗,为了避免凯洛长大后尴尬,凯洛的母亲对外宣称,说她生下了三个孩子,两男一女,最大的哥哥因为身体不好,送到南方去疗养了,所以现在身边只剩下两个孩子,一个姐姐一个弟弟。

于是十二岁之前,凯洛就穿着裙子招摇过市,他那时也以为自己是个女孩,戴蝴蝶结戴的特别起劲,而且非要穿好看的小裙子不可,否则不肯出门一步。

他个性安静,不喜欢吵闹,经常到家附近的一片小树林去看书。

一个夏日午后,他正捧着一本骑士小说看得津津有味,一道阴影挡住了光线,他抬头一看,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少年,正站在他面前看着他。

“你好。”

少年彬彬有礼地介绍他自己,但凯洛早已忘了他的名字,时间毕竟过去太久了。

他只记得之后他和那个少年成了朋友,有一天,对方带他到他的书房去,那里好似有无穷无尽的书,凯洛拿了一本就想打开看,然而那少年压住了他的手,严肃地说:“我的书不无偿出借。”

“那我给你钱。”凯洛掏出自己的零花钱准备购买看书的资格,不料又被拒绝了。

“我不缺钱。”

这下凯洛无计可施,他没什么可用来交换的了,愤愤然要走,认为少年是在耍他,“我不和你好了!”

“别生气,是我的错。”

他要走了,那少年又向他道歉:“对不起,其实我是想给你一个建议。”

他说:“你看,我有这么多的书,也有这么多的钱,并且我的长相也不赖,如果你愿意嫁给我,那你不仅可以看我的书,还可以用我的钱,我会对你很好的。”

凯洛指出了关键性的问题:“可是我还太小,不能嫁人的。”

“我可以等你长大。”那个少年回答他:“等你长大了,我们再结婚。”

这倒是可以,凯洛马上就接受了,“好啊,那我长大了就嫁给你。”

他觉得嫁给少年太划算了,因此毫不犹疑就答应了下来。

然后他就多了一个未婚夫。

少年见凯洛答应了,第二天就带人上门,和凯洛的家人商谈婚事。凯洛傻乎乎的带人回家,向父亲母亲宣布:“爸爸妈妈,我带了我的未婚夫回来。”

父亲母亲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不过凯洛没有看出来,还在那一个劲地嘱咐:“一定要答应啊,我已经和他约定好等长大就嫁给他了。”

“阁下……”凯洛的父亲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少年的父亲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既然两个孩子互相喜欢,缔结婚约有什么不好的呢?”

凯洛就这样有了一个正式的未婚夫。

实话讲,他的未婚夫对他很不错,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予取予求,凯洛要什么他就给什么。

就凯洛自己,他对这桩婚事简直满意的不得了,他有了很多很多特别漂亮的小裙子和蝴蝶结,每天不重样的穿,天天都有好吃的,不仅可以随便看书,还有好多好多的零花钱。

有时候他不顺心,还无理取闹的冲对方发脾气,少年也不以为忤,总是顺着他。

他特别快活。

凯洛就这样快乐的过了半年,然后少年告诉他,他有事必须离开了。

“我最晚一年后回来,你可别忘了我呀,我会给你写信的。”

然后他走了。

凯洛很期待他的来信,只不过对方说话不算话,根本就没有写信回来。他给对方写的信也都石沉大海,他的父母告诉他,让他别犯傻了,对方是贵族,说话不算话的那种。

“他只是一时兴起,你还当真了?小傻瓜。”

于是他就不再写信了。

他很失落,不过没过多久,一件更令他难以接受的事就发生了。

在他十二岁生日那天,他被告知他其实是个男孩子,不能再穿裙子了。

在凯洛恢复成男孩的那一天,原先的那个“女儿”就死去了。

凯洛的父母还给他们逝世的“小女儿”立了一个墓碑。

凯洛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渐渐适应了这个现实,适应自己作为男孩的生活,那久不来信的未婚夫也被忘到脑后去了。

直到现在,在艾斯特尔的坚持下,凯洛才又想了起来。

回忆中少年的脸已经模糊了,根本看不清。

然而现在艾斯特尔就坐在他的面前,看着他。

凯洛不敢置信:“……是你?”

“是我。”

艾斯特尔点点头,非常干脆地承认了。

“我本来在半年之后计划回去,但出了事,我的父亲迷上了一个女演员,和我的母亲闹得很难看,他把工作全都丢给了我,我不得不延迟回去的时间。”

艾斯特尔淡淡地说:“我每个星期都会给你写信,但你只在一开始的时候回应过我,后来就再也没有回过我的信。我有点失落,但信还是每星期都写。”

“我想你也许是生气了,加紧处理完紧急的事物,带了礼物赶回去想要讨你欢心。结果等着我的是一个冷冰冰的坟墓。你的父母告诉我,在我走后不久,你就发高烧离世了。”

“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心情吗?”

怀着满腔的喜悦和期待,带了满满一车厢的礼物,艾斯特尔一边思考着该如何哄自己的未婚妻开心,一边甜蜜地烦恼着。

他想过很多可能,就连未婚妻移情别恋的可能性他都考虑到了,也做出了应对方式。

如果我的小未婚妻移情别恋了,那一定是有人引诱了她,我该和她好好讲道理,把她引回正道上来,再把那个无耻的引诱她的人送进地狱。

他想了很多很多,唯独没有想到,等着他的是一块冷冰冰的墓碑。

那天他发了好大的火,因为暴怒和悲恸口不择言,他说早知如此,他当初就应该把人带走,免得把她留在这个该死的茅草屋里,她的父母在她生病的时候都没法请到一个好医生。

他失态极了,发泄完怒火后又到墓碑前站了一天,怀着可笑的希望,希望他的未婚妻可以像故事里那样被他唤醒,变成吸血鬼或者活死人重返人间。

然而那终究不是真的,他的希望落了空。

接下来几年,他每年都会去看自己的未婚妻。

他记着对方的年龄,在对方满十八岁的时候打算正式和自己的未婚妻结婚。

“我把坟迁走,然后发现那是一个空棺。”

艾斯特尔的目光攫着凯洛的双眼:“一定有人骗了我。”

“之后,我发现,其实我的未婚妻没有死,他活的很好,很健康,并且他在上大学,成绩还相当的优异。”

艾斯特尔靠近凯洛,低低地说:“你是个小骗子,亲爱的凯洛。不过我并不责怪你,在发现真相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只有狂喜,我恨不得立刻来找你,但我又退缩了。”

“我害怕看到你陌生的眼神,于是我想,那就重新开始吧。我到过你的大学几次,好几次我从你身边经过,我看着你,但你却没看过我一眼。”

“……对不起。”

凯洛没想到艾斯特尔居然经历了这么多,他为自己的错误和父母的隐瞒而感到愧疚。

他现在也大概明白了,他之所以没有收到艾斯特尔的信,也许是因为他的父母。

他毕竟是个男孩,有个未婚夫算是怎么回事呢?

然而艾斯特尔是无辜的,他被这样欺骗,凯洛心里很愧疚。

“不用和我说对不起。”艾斯特尔笑了起来:“你知道我为什么去古罗迪斯家吗?”

他注意着凯洛的表情,点了点头:“对,我是为了你去的。”

“那天我隔着窗看见了你,然后我故意问你的表妹,我问她,你是不是她的姐妹。”艾斯特尔唇边的弧度更大了些:“我没想到她那么配合我,我很感谢她,她直接把你送进了我的怀里。”

凯洛沉默了一会:“……你都是故意的?”

“对。”艾斯特尔毫不犹豫地承认了:“我是故意的,凯洛,我无法忍受一个这么好的机会从眼前溜走,我本以为你会一直骗下去,我都排演好在新婚之夜该如何发怒了。”

“根本就没有什么真正的凯萝,所以婚礼之后没有人会来代替你,我会把你看得很牢,你跑不掉,只能在我的卧室里待着,等到夜幕降临,我发现你的性别之后,我会发怒,借着怒气吓住你,再好好地惩罚你。”

他的眉眼柔软下来:“我想过把你关在我的庄园里,这样你就哪里也去不了了,可是凯洛,我舍不得。我完全可以和蕾尔·古雷迪斯达成合作,但我没有。凯洛,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希望你对我有更多的好感,我想好好的和你在一起。”

艾斯特尔说:“通过这些天的相处,我想你也知道了我的性格,我是个不择手段的人,凯洛,你只能和我在一起,否则我会一直纠缠你,你跑不掉的,我的权势,我的金钱,它们可以轻而易举地构成你的牢笼,把你关在我的怀里。但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我们谁都不会高兴的。”

凯洛听着艾斯特尔的威胁,一点都没被吓到: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他戳破了艾斯特尔的假面具:“如果我真的不肯和你在一起,你最终还是会放我走,不是吗?”

“艾斯特尔,你之前受到了那么大的欺骗,但你还是原谅了我。之间你把我接到你的庄园里,我不是自愿的,然后你就推迟了婚期,你不想惹我难过,是不是?”

艾斯特尔沉默了一会,“是,我是会放你走,但是我绝不会看着你和别人成家立业,我会……”

“不过我不打算走。”

凯洛打断了他,他牵起艾斯特尔的手,“艾斯特尔,之前是我不好,让你难过了那么久,不过你也有不好的地方,你故意骗我,还吓唬我。”

“我们重新开始吧,不过我知道你很喜欢我,所以我占了便宜,我会从现在开始正视你的感情的,你给我点时间,等我也喜欢你了,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楚慈 5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晋江喵喵猫、楚慈 4个;抱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楚慈 234瓶;破碎的玫瑰象牙塔、糖糖是个好光团、晋江喵喵猫 10瓶;抱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