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大汉第一嫡长子 > 第八十五章 伴君如伴虎

第八十五章 伴君如伴虎


  “诸位将军,冠军侯这次打的不错,打出了汉军的威风,击退浑邪王,俘获匈奴祭天金人,很不错!”

  众人没有应答,霍去病眉头一挑,脸色有些傲气,这次的出击,他的功劳无异是最大的。以前在这里讨论战事,他只有听从的份,元朔六年的战役让他大放异彩,能勉强说上一些见解,可也有限。

  今时今日,这场河西战役,让他霍去病终于有了一丝底气。

  刘据看着霍去病的面色,暗自一乐,元朔六年是这个表兄的成名之战,从那时候开始他们大汉有了一颗将星,匈奴又有了一个劲敌。

  而到了现在的河西之战,更是证明了他的能力,如骄阳般璀璨。

  刘彻嘴角一笑,斜靠在御案后,语气不紧不慢道:“大将军,辽东郡目前态势如何?”

  卫青拱手行礼,轻声道:“禀陛下,卫尉程不识送来军报,左贤王已经退出辽西郡,卫满右渠王暂时没有异动!”

  刘据听见舅舅卫青的话,略有思虑,此时辽东态势不明,如若没有河西之战,皇帝老爹才不管你联合不联合,敢在他眼皮底下闹腾,分分钟能把你干趴下。

  历史上,皇帝老爹兵出朝鲜之时,卫满右渠王得知消息,愣是派来使者求和,说到底他还是怕这个东方的王朝,这个朝代,从商、周、春秋战国、至秦,它早已经不是原始社会。

  对于皇帝老爹来说,求和那是不可能的,这可是一个除了匈奴之外,又一个可以开疆扩土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

  刘彻手指敲着御案,“哒哒”声响回荡在众人心房,皇帝前些日子杀戮数百人,他们在赶回来的路上就已经知晓。

  “诸位,知道朕为什么要召你们回来吗?”

  卫青等人对视一眼,皇帝召他们回来的意图,几人已经有所耳闻,此次对战河西虽是大胜,可没有重创其部,浑邪、休屠二王的兵力最起码还有六七万众。

  众人没有回答,这种事情还是要让皇帝自己来说。

  “禀陛下,臣知道!”

  就在这时,霍去病的声音突然传出,卫青等人一阵错愕,就连刘据都有些惊讶,随即也没有在意,舅舅卫青的小心,那是众所周知的,堂堂大司马大将军,门下一个食客都没有,就可以看出他的谨慎。

  卫青脸色些许不悦,霍去病此时的回答让他心中非常不满,这种事情依照他的想法来说,还是不用说出的好。

  “哦!”刘彻些许诧异,笑道:“那就请冠军侯给诸位说说!”

  霍去病抱拳行礼,笑道:“陛下,臣以为陛下召臣等回京,是为了河西走廊的事情!”

  “嗯”刘彻点点头,环视众人一眼,面色似笑非笑:“不错,还有呢?”

  “陛下是想二击河西!”

  “哈哈,”

  刘彻大笑一声,赞赏看了霍去病一眼,面色肃然,冷声道:“诸位都是沙场宿将,见解还不如一个毛头小子!”

  “陛下,臣等惶恐!”

  众人拱手一拜,李蔡脸色煞白,这是皇帝发怒的前兆,他之前率军作战,对这位皇帝内心不是很惧怕,可这两年待着长安,尤其是今年接任公孙弘丞相之位,他此时的状态,就是非常害怕见这位皇帝。

  卫青的心中也是一紧,可这种话着实不好接,虽然皇帝有些不满,但总比君臣之间留下猜测君心的隔阂要好。

  君是君,臣是臣,卫青他从第一次踏进未央宫,他心中一直坚信这个想法,他同样也在做。

  刘彻眼角看了下方卫青一眼,此时的他心中有些愤恨,这个卫青,他都已经不止一次的跟其谈话,总是这些小心翼翼,这就让他非常不满。

  刘据偷瞄皇帝老爹脸色,内心叹息,这个舅舅啥都好,就是太小心了,皇帝老爹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他来回答的。

  而皇帝老爹诧异的表情,这就是非常明显的关键,他没有想法霍去病会回答这个问题,他觉得回答这个问题的人,一定是自己舅舅卫青。

  刘据心中大概明白舅舅卫青的想法,如若他不了解历史,肯定也是支持自己舅舅的,猜测君心,这是大忌。

  历史上事实证明,皇帝老爹和舅舅卫青的关系,在历代君臣和睦,都是能排的上号的,授虎符,统领全部汉军,这就是皇帝老爹的信任。

  想着想着,刘据感觉自己掉进死胡同,皇帝老爹的做法他支持,舅舅卫青的做法他同样支持。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不管皇帝老爹如何信任臣下,臣下必须是要知道分寸的。突然的,刘据心中支持自己舅舅卫青的想法逐渐上升,真的是伴君如伴虎。

  刘彻看向众人,缓缓道:“此次冠军侯出征河西,攻其不备,朕决定再次出兵,你说呢?大将军?”

  卫青拱手行礼,眼睛盯着地面:“禀陛下,臣以为二击河西,势在必行,有道是牛马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踩空,陛下的战略超乎寻常!”

  刘彻挥动衣袖,脸庞挂着笑意:“大将军说的有理,依稚斜不会想到,浑邪、休屠二王,战略远见更不如依稚斜,他们更不会想到!”

  二击河西的事情,众人虽心中门清,可那也是他们在来的路上推测到的。知晓归知晓,此时听见皇帝的言语,脸色也是惊讶,皇帝这个决策,就如卫青说的一般,是真的不错。

  依稚斜远在漠北,他和河西诸王的军报多有不变,他现在肯定是插不上手,从这次霍去病出兵河西的时候就可以看出,漠北的依稚斜没有任何准备。

  退一步讲,就算他有所准备,可那有如何,无非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罢了。

  刘彻看向下方,冷声道:“张骞!”

  张骞恭敬回道:“臣在!”

  刘彻缓缓起身,随即道:“张骞,朕命你率三万轻骑,出上郡,转雁门,与郎中令李广合兵右北平,联合辽东程不识部,一起给朕牵制左贤王,寻找左贤王主力对战!”

  张骞脸色一喜:“臣遵命!”

  ———分割线———

  待会还有一章,应该会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