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穿书:疯批大佬每天都想吸我好运 > 第87章 你的寂夜,干干净净

第87章 你的寂夜,干干净净


萧君楚正要发作!

蕙兰心思机敏,抢在皇上以为人又丢了之前,将他引去湘妃榻,这才悄悄退下。

萧君楚见苏瓷面向着里面,裹着被子,一动不动,以为她睡熟了,便在她身边挤了个地方坐下,指尖随便挑起一绺她柔软的头发,缠在手里玩。

他身上,酒气未散,人有些醉意,思绪却十分清醒。

夜夷,以为送个几把什么公主,就可以左右大烨,实在是太过不自量力了。

萧君楚向来最讨厌别人自作聪明,尤其是自作聪明给他塞女人的。

仿佛他是个种马,随便谁给了什么货色都会上,上了之后就会听他们的话!

若是换了从前,这夜夷的公主,必定明早人头摆在暗牢之中,四肢和人皮盛在锦盒之内,让那使者老老实实端回去。

可现在……

他指尖将苏瓷的发丝绕了又绕,嗓音又轻又低。

“苏包子是朕的,朕是苏包子的,苏包子干干净净,朕也不想脏了手,免得配不上朕的包子。”

他知道她一向睡觉像个猪,打雷都听不见,此时乘着酒兴,过过嘴瘾。

可是,绕着她头发的手,有点没准头,就把人给扯疼了。

苏瓷头皮一抽,肩头一颤,醒了。

不用睁眼就知道,疯批来了。

她不敢动。

萧君楚也发现了,绕着她头发的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没睡?

什么时候装睡装得这么精致了?

这是跟他生气呢?

他将长臂撑到湘妃榻另一边,身子横在她身上,墨发垂落在她身上,偏头仔细看她。

苏瓷还不知道自己露馅了,依然闭着眼,一动不动。

萧君楚凑近她,御酒醇厚的味道,还有他灼热的气息,扑在她脸蛋儿上。

苏瓷睫毛颤了一下。

萧君楚面上立刻浮起欺负她时,才会有的恶劣笑意。

“要不要吸一下呢?”

他故意自言自语。

“反正趁她睡了,也不知道。”

苏瓷:……

她一动不动。

萧君楚凑近,再凑近,“反正……,朕偷偷亲你,你也不知道。”

苏瓷:……

萧君楚:朕已经偷偷亲了很多次了,你这个傻包子。

他在距离她呼吸相闻的地方,唇悬停着,看着她。

良久,一本正经道:“还是不能亲,苏包子什么都不知道,只有朕一个人付出,实在太吃亏了。”

他作势要起身离开,可却将走未走,又道:“要不,就亲一下?”

苏瓷还是没动。

他重新将手臂绕过去,身子斜倚在她身上,因为喝了酒,有些慵懒,就有点重。

目光,顺着脖颈,一寸一寸,粘腻而胶着地向下漫延。

“该亲哪里呢?”

他慢慢俯身,慢慢低头。

苏瓷便感受到薄薄的寝衣外,有灼热的呼吸掠过。

萧君楚微眯着眼,深深嗅着她身上的气息,还有,因为侧着身子睡,而尤为惹人发疯的“包子”!

他不碰她,却让她感受到他呼吸灼灼的危险。

“小东,小西,呵呵呵呵……”

他酒不醉人,人已醉,开始给那俩包子取名。

之后,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真的有点晕了,将头一点,脸隔着寝衣,糊在了小东上……

“啊——!!!”

苏瓷被这一碰,不要说装睡,连嗓子都被吓出声儿了。

“疯……p”

她声音喊不出,两只小手对着萧君楚的脸,噼里啪啦一顿打!

“哈哈哈……,包子……,你这么快就醒啦?包子……哈哈哈哈……,包子……”

他胡乱躲了几下,故意抓不住她的手,给她打,之后,等她捞回了本,才捉了那两只细细手腕,背去她腰后,将人摁住,仰面压倒。

“包子啊,你的小东它,又软又香……”

他笑得死皮赖脸,还在回味刚才那糊一脸的触感和味道。

“流……m……”

苏瓷被背着手压住,两只脚也踹不到他,嗓子没声音,骂人都骂得艰难。

他一只手钳着她的两只腕子,另一只手,修长手指,指腹摁在她唇上。

“这么生气干什么?你老老实实地躺着,不就是在等着朕?难道,现在是小东吃小西的醋,还是你怪朕只宠幸了那里,没有宠幸这里……?”

他带着浅浅醉意,尤为无赖,也不等苏瓷辩驳,反正她现在的嗓子,说一个字都那么艰难,不如什么都不要说。

一吻封缄。

酒的香味,混着男人强势的气息。

苏瓷的心跳几乎都要停了,魂都要飞了,人都要废了……

“萧……”

她话说不出来,牙关一开,便立刻彻底失守,一溃千里,彻底沦陷在他的侵略中。

箍着她的手臂,越来越强势,也越来越温柔。

不准她乱动,只准她被他抱着。

不准她拒绝,只准她承受他的宠爱。

“包子……”萧君楚好久,才缓了口气,稍稍放开她。

昏暗烛火中,喘息间,面上带着沉醉的笑意,“你刚才若是唤朕寂夜,嘴就不会那么容易张开了。”

苏瓷:……

她现在除了大口大口喘息,整个身子仿佛已经软地不是自己的了。

小鹿一样的眸子,不知何时水光潋滟,“g……住……”

肉肉的唇,忽然间倔强,艰难从喉咙里憋出两个音。

【你不要你的夜夷公主了?跑来揉搓我干什么?】

“公主?”

萧君楚神色淡淡一凝。

原来她是知道了这件事,才一个人闷闷地躲到角落里来睡。

“朕已经与雯香公主做了相当深入的相互了解,她自认为没有足够的能力将朕伺候得高兴,便主动自请离开了。”

深入了解?

哦——!!!

苏瓷了然。

疯批断子绝孙了,那夜夷公主就算是使劲浑身解数,也必然不行的。

萧君楚没体会到。

他可能真的是醉了,对她的笑容,从来没有这么近,这么迷人。

“放心吧,你的寂夜,干干净净……”

苏瓷:……

谁要你?

你不是我的!

你干不干净跟我没关系!

谁稀罕你干干净净?

你走开!

她不能说话,萧君楚帮她说。

“来,乖,朕教你说话,你说:萧……”

苏瓷:“呸!”

这一声,她还是说得出来。

“呵。”

他看她龇牙的奶样儿,心里就更痒,全身都在躁动,焦灼,翻腾。

借着酒意,想要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