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黑莲花反攻略 > 第182章 女鬼王VS清软道士(2)

第182章 女鬼王VS清软道士(2)


“什么?”谢书清不解地问,他能从女鬼身上感受到一丝悲凉和恨意。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少年道士抿了抿唇,皱起剑眉,诚恳道,“这句话我明白,但是我更知道是非曲直,你如今就是残害无辜生命,必然会造下业障。”
“小道士,你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太过青涩稚嫩了。不经过人间险恶,无知早就的无畏!”女鬼神色傲慢且不屑的态度让谢书清极为不爽,“沈姑娘,你这般说未免太过绝对了?你了解我吗?你就这样评价我?”
女鬼只是掀了掀裙摆,月下坐姿更加优雅霸气,“本宫为何要了解你这个小道士?我们之间无冤无仇,井水不犯河水,你若不与本宫作对,我今天晚上才不会来找你!”
谢书清:“......”
这绝对是对他的侮辱!
“那你这么评价我,我也不会接受的。”
女鬼轻飘飘来了一句,“只要你不阻止本宫,我管你是什么样的?”
“不过你这张脸是真的招人惦记,小道士你自求多福了。”这句话女鬼说的异常地玩味,谢书清神色难看极了,他看着女鬼飘走了,随后也拿起自己的八卦盘追了上去。
女鬼一路前进,没有实体没有任何障碍可以拦住她,而跟在她身后的青衣道士因此好几次差点撞到了实物之上。
“这绝对是故意的!”
女鬼忽然停下,转身,少年道士差点直接冲到对方的怀里,结果就是直接从对方的身体穿过。
女鬼勾唇,笑的妖娆,“小道士,你紧追不放是要做什么?打算收了我还是要与我作对?”
“没有。”谢书清摸着自己后脑勺,“你说的那句话也很对,我知道你们之间一定发生了一些事情,才导致你怨气如此之重,可我不知这其中的来龙去脉。如果眼睁睁看着你伤及无辜,那不是我的作风,所以..”
少年清澈的眼眸里明明白白写着,“你要不告诉我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既然知道梁逸,你不应该不知道本宫是谁?”女鬼忽然语气极冷,“小道士,无论你是否知晓来龙去脉,他我都不会放过,这辈子直至死我都不可能放过他,如果你执迷不悟想要保护他,那下次见面本宫就不会对你客气。”
谢书清:“......”
“我还没说啥呢,你怎么就喊打喊杀了?”少年涨的脸色发红,“这几天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见你而已。”
女鬼神色柔和了几分,抬眸几乎有些凶神恶煞地问,“要见我做什么?就是问这个?”
少年道士呆愣地点头,“师父说过,有时候人不一定人,鬼也不一定是鬼,所以不了解真相事实之前,我不能随便动手。”
沈辞一听,这一看就是有个好师父,果然三观对,相处起来就很舒服。
仇人未必是仇人,仇人的仇人说不定还能成为好朋友。
女鬼淡淡一笑,语气冷冰冰,“小道士,你倒是有个好师父。说的挺好,有些人比鬼还可怕,鬼有时候不如人心可怕。”
第180章:女鬼王VS清软道士(4)
“沈姑娘,所有人都说,你的父亲是因为通敌叛国因此判了九族死刑,而你却逃走了,不知所踪。”
“你相信这些一面之词或是传言吗?”女鬼飞到林间的树上坐着,俯视着下方的青衣道士,“你真是一点都不怕鬼呢?”
“你们道士不是以降鬼除魔为己任吗?”
谢书清知晓这女鬼又开始阴阳怪气他了,但他非但不觉得害怕,甚至还觉得很亲切?
这一定是错觉吧!
“反正我不是这样的。”谢书清咬牙道,“反正我也解释不清楚,你相信就相信,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沈辞:“......”大概是碰上了一个无赖的赶脚!
小粉猫猫:【哈哈哈哈哈,我感觉他好可爱啊!憨憨的】
沈辞道:‘确实很憨。看上去单纯好骗好欺负的感觉。’
小粉猫猫:【宿主,我觉得你可能打不过他,他可是专业的!】
沈辞:‘小粉,首先我们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小粉猫猫乖巧地回应:【宿主,猫猫猫猫明白的。在猫猫猫猫心里,宿主是全世界最厉害的!】
沈辞:‘......’这个她爱听!
“小道士,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开始学着骗人了。”
“师父说,我虽有这方面的天赋,但也许并不适合成为一名捉鬼师,师父说我可以追求心里真正愿意追求的事情,不一定要成为一名出色的道士。”
沈辞:“.....那小道士,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谢书清愣了愣才道,“那我现在还不知道。”
“不知道?”女鬼轻声反驳,“那你可知道人鬼殊途,你可别靠我太近,若是喜欢上本宫,我可不会负责。”
沈辞欣赏着少年白皙的脸颊泛起了红,是恼羞成怒了,显然对方在情感方面完全空白。

“小道士,你要学的还有很多。别试图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否则你会失去你现在所拥有的快乐。”
有时候糊涂地度过挺好的,思考那么多不过也是庸人自扰而已,写自己的东西,过自己的人生,少关注外界,凡事多向内求,这样不至于因为情绪担负太多而导致崩溃。
谢书清对这话很不理解,直到很久之后,他才能深刻地明白今日女鬼所说过的话。
如果再重新来过一遍,他还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吗?
他会后悔自己此刻的决定吗?
答案是不会。
走过的路都是他曾认真思考后做出的决定,只是后来的很多事情改变了他的看法,但是不代表那时候他所做的决定就是错误的,而是说当初的自己活在了过去的局限里,只能做出当时的局部最优解,而现在的自己应该能够看到过去自己的局限,从而做出一点突破。
那后悔自己的决定代表着你认为过去的自己做错了。
可是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是无法更改的,因此后悔没用。
只要当时的决定是你心甘情愿做出的选择,那么此刻你最应该做的是想办法解决,而不是悔恨当初的自己怎会如此愚蠢?
没有任何意义。
“小道士,别追了,我要走了。”女鬼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树枝上,谢书清看了许久才垂下眼眸,她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始终相信一句话,因果报应,若没有恶因何来恶果,因和果是注定的。
究竟是谁隐瞒了事实?
他很清楚自己对于女鬼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信任感,她明明是一介恶鬼,可他却不敢冒犯于她。
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真的很抓狂。
谢书清回到皇宫,前来的小侍女红袖对他说,“公主请你过去一趟。”
看了看天上悬挂的月亮,现在子时已过,公主却选择此刻召唤于他。
“是否发生了什么事?”
红袖的目光触及清风明月般美好的少年,不自觉脸颊发烫,眼神像是被烫伤一般的收回,“是的,公主此刻很需要你,顾大人。”
谢书清脑海里不自觉浮现了红衣女鬼的样子,难道她又过来吓唬人了?
要是把人吓死了,岂不是又多生出了一道业障?
“你带我过去。”
红袖轻轻点头,“顾大人,这边走。”
此刻沈辞已然出现在了佛塔前方三尺的位置,这九层塔每一层都放上了佛像,八方门上均放了符咒,那符咒全是小道士所画的。
别说心诚则灵,这小道士道心纯粹,画出的符咒威力强大,竟然有些灼伤她。
这梁逸以为自己躲在佛塔里就可以躲过她的报复吗?
可笑至极。
所谓你在明敌人在暗,根本防不胜防。
想要做成一件事情,那必然是天时地利人和,缺少任何一样都难以取得胜利。
沈辞如同原主一般狂笑,既然人进不去,声音还是可以穿透这些物理屏障的,心上的折磨可是比肉体的折磨有趣多了。
“梁逸,你也有今天!”
“梁逸,你逃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本宫不曾想到你竟然是如此懦弱的一个人!敢做不敢当,更是自私自利,不顾任何人的死活。”
梁逸没有说话,他此刻坐在九层塔的中央,捂住耳朵还是能听见那熟悉如同恶魔般的呢喃话语,别说了,别再说了。
他没错!
他何错之有?
若不是她贪恋于他的容貌何至于如此?
若不是她被她父亲娇养至此,又何至于被他拙劣的演技所欺骗?
若不是她识人不清,太过轻易相信他,她何至于沦落如此。
怪他作甚?
最该责怪怨恨的该是自己,还居然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
“要怪就怪你自己,沈辞,是你太过天真的,是你太容易相信我,这怎么能怪我呢?”
“我不曾为你做过任何事情,如果真正喜欢你的人,怎么会愿意忍住不去见你,不去与你说话,不会为你创造惊喜和快乐,连这些你都看不明白,你就只能命该如此?怨什么恨什么又报复我做什么?”
沈辞轻轻嗤笑,这梁逸真是狼心狗肺到了极点,狗屁不通的逻辑居然被他说的理所当然,可见有些人不教做人,只是披上人皮的畜生罢了。
他们不干任何人事,整天就想着怎么利用别人?
第181章:女鬼王VS清软道士(5)
这样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纯属就是浪费空气,浪费生命,浪费土地。
“梁逸,你只管说,如今的我不会听你讲这些废话,你要是真大丈夫,就从佛塔里面出来,你该坦然接受本宫的报复,而不是躲在塔底苟且偷生,你不是喜欢那朝阳公主,怎能忍心她在外面担惊受怕呢?”
“你要报复的人只是我,关乎她什么事?”
沈辞冷冷一笑,“难道你不知她对我做过的事情?你分明知道,分明默许,如今在这里装什么?你以为我还会像从前那般对你说过的话坚信不疑吗?”

“沈辞,事情既然过去了,就过去了,你好好去投胎再重新做人不可以吗?你非得纠缠着我不放有什么用?你的父亲母亲,他们不可能再复活了,就算他们活着,也只会痛恨于你,是你害死了他们!他们因为爱你而被你连累!”
“说的真好。梁逸,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的父亲母亲族人他们根本不会死,我是恨我自己,可我却知道那不是我的错误,你就是一切的最为祸首,你还不知道失去一切的痛苦吧!”沈辞冷漠地回应梁逸的话,显然梁逸已经习惯了原主对他的言听计从,对他说的话深信不疑,可没有人一直活在过去。
可是此刻看穿了梁逸一切伪装的她完全把这些话当做屁放,难道这个世界上每个人说的话你都该听,好好思考的吗?
其实不是,有些人的话就当做放屁就足够了。
不是重要的东西少听,很多东西只有自己亲眼见过,验证过才是对的,别人说的东西都要持怀疑态度,真是如此吗?
真是如此吗?
若不是呢?
话语如果只是用于诡辩,那么所说的内容都是无效的。
你永远不可能和一个装睡的人交流,因为他不会听你的话的。
要通过有效的沟通,那么彼此应该具备同等量级的知识。
如果其中一个人拒绝交流,那么事情就很难获得进步。
“失去一切对你可能也不算是痛苦,因为你根本没有在意的人,这个世界上你只爱你自己,真是自私自利!”
梁逸道,“你别想扰乱我的心,这是佛门禁地,你永远都进不去的。”
沈辞却轻笑,“真的吗?”
“你难道不知道鬼可以附体,甚至可以操纵人体,本宫想杀你简直轻而易举,可是那样就太没意思了!”
“看到你痛苦,生不如死,这才是最适合你的,看到你失去一切你最在意的,比如容貌、比如身份地位、比如权势、这种痛苦可比身体上的痛苦更加畅快,你本该如此不是吗?”
梁逸果然被激怒,怒气冲冲道,“沈辞,我没有对不起你,一切都是朝阳公主的主意,你要复仇也是找她才对,再不济也应该是那位居高位的皇帝,而不是我,我本就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我只能选择欺骗你,否则陛下会杀了我全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