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这真不是第四天灾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当死亡不再平等

第三百六十一章 当死亡不再平等


  “真是难为你这种好事儿还想着我了,我谢谢你,但我不想去。”

  “为啥啊,难道你也只要功勋?”

  “我的功勋够了,我只是不想去看人家眼色。”

  “哎呀小雨,你这样想干嘛,这是游戏又不是现实。”

  “反正我就是不习惯。”

  “……我都说好了的。”

  “要不你带一叶知秋去吧,她不是抱怨等级落后太多了?”

  “你真不去?”

  “不去。”

  夏苗苗无奈,死党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特别‘较真’,什么‘吃白食’看人眼色的,游戏里谁不这样啊,太着相了。

  “什么,混经验?好哇,好哇!”,瞧,人家范超越就没有这么“矫情”,一听全都是高玩组成的强力团队,专门去刷高等级经验的魔物,就兴奋的点头答应,还一把抱住夏苗苗的胳臂,生怕她反悔。

  这时候,大反攻的剧情已经开了,主线程NPC军团长大人在台子上鼓舞士气,大量的智慧型NPC轮流上场表演,数以十万计的玩家排列的一眼望不到尽头,场面浩大的什么魔幻大片都比不上。

  剧情模式期间,倒是不禁玩家走动,夏苗苗带着范超越离开家族团队聚集的区域,在家族频道一片祝福打气中退出团队。

  私聊一剑光寒十九州,加入新团,又把范超越给拉了进来,在小地图上找到团队聚集的位置,摸了过去。

  一边走,一边看团队列表。

  团长自然是一剑光寒十九州,32级的凌绝圣武士,其他拥有凌绝头衔和披风的玩家还有4个,分别是,一刀龙蛇变,33级的人类盗贼。

  一拳超级亚赛人,31级的兽人蛮子。

  白马啸西风,33级的精灵吟游诗人。

  这三个都有【雄霸天下】帮会的标识后缀。

  最后一个凌绝夏苗苗认识,34的人类牧师‘救死扶伤就是我’,以前一起组过野队,那时候她的战力排行171,比夏苗苗略低,现在晋升了3级职业,那肯定超过了。

  这人也是个平民玩家,真正的肝帝,还是个女的,听说年龄也差不多,跟夏苗苗可谓全生态位重叠,可见,平民玩家也不是不能出头,迦南相比现实中的那些氪金无脑游戏,还算良心了。

  当然,玩家们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夏苗苗的战力超过4000,已经满足三级职业的最低要求,差的只是等级,升到30级就可以去接三级职业任务了,以她现在的实力,拿个金牌应该不成问题。

  一剑光寒十九州说:“好了,我们的主力输出手到位了,大家欢迎一颗小树苗,28级的精灵游侠,战力4200,全服第一把紫弓就是她的。”

  28级的出尘游侠不稀奇,战力4200就牛掰了。

  团队频道一片表情符号,大多都是善意的,高玩嘛,矜持一点也是应该的,才不会像连排行榜1000名都进不到了菜鸟,那样一惊一乍的呢。

  夏苗苗:“谢谢,谢谢大家!”

  范超越:“嗨,大家好哇,我是一叶知秋(打招呼)”

  繁花满天说:“这人是谁,老板介绍一下?”

  夏苗苗连忙说,“一叶知秋是我带的,她的等级和战力低,大家多包涵哈!”

  繁花满天说:“还带这样的?老板?”

  一剑光寒十九州:“苗苗,你不是要带的是个25级的法师吗?”

  夏苗苗还没回答,范超越抢先说道:“我战力2300,不会拖大家后退的。”

  “2300战力了,还是超凡?”

  “氪金氪上去的。”

  “那……一级职业有点不好搞啊,你都会啥技能啊?”

  范超越正要回答,夏苗苗一把拉住了她,说:“别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理,你又不欠他的。”

  一句话让热闹的起来的团队频道熄了火。

  得。

  你4200你牛逼。

  别说,整个团队比夏苗苗战斗高也就那么几个凌绝,按职业细分,游侠她当属第一,实力说话,玩家特别是这些经过精挑细选的高战,特别认,你不硬气,他们可能还会瞧不起。

  说话间,赶到了一剑光寒十九州的团队驻地,位于剧情大看台的西北角,四面八方全是一个个团队分成的小格子,上面NPC在表演剧情,下面的玩家在各个频道聊的热火朝天。

  好不容易挨到剧情结束,系统提示,系统公告接了一大堆,自动接取了世界剧情任务,基础的功勋奖励就有200。

  系统的大方刺激的玩家们嗷嗷直叫,士气爆棚,一个个摩拳擦掌,势要攻下后魔物的老巢。

  几分钟后,还是NPC、各大神殿排头,来了一次盛大的武装游行,相比战场资料片发起之前,玩家们没有任何损失,反而强了不知道多少。

  NPC就不同了,一千职业模版NPC组成的军队只剩下三分之一,各大神殿的圣殿骑士团也单薄不少,第四天灾模式的无限复活只能针对玩家,这是魔网一开始就设计好了的,不管是系统NPC还是迦南的职业者土著,都没这样的能力。

  魔网做不到,除非动一次大手术,从第一层开始修改。

  贝高阳当然不会这么做。

  魔网制造的NPC也就罢了,像鲍勃和雅力士这样的一开始就跟着他的从龙功臣,就从来不出现在战场上,就怕一个不小心就挂了。

  甚至有些跟贝高阳比较熟悉的智慧型NPC也得到了特殊照顾。

  人嘛,就算是小猫小狗,认识了,熟悉了,相处久了都会产生感情的。

  一个剧情过了两个多小时,要不是游戏时间暂时放开了,仅这一点玩家们就要闹起来,等二三十万玩家浩浩荡荡的都动起来,那真是地动山摇、排山倒海。

  一剑光寒十九州率领自己的高玩团队冲到了最前面,沿途遭遇的零星魔物都是看菜切瓜般的拿下,团队的平均战力达到了3500,除了一个拖油瓶,任何一个放出去都能独当一面。

  这样的实力团队还不止一个,一路上看到了好几个排行榜前50的大水喉带团,冲的比他们还快,还要急,还有一剑光寒十九州跟这些人打招呼,吹牛,吵架的……拖他的福,夏苗苗倒是将好几个人的名字和人对上了。

  排行榜,特别是战力排行榜,很多人都选择隐藏自己的ID和身份,只能看到一个空槽加一连串的问号,比如第一高手,战力高达8199的,就没人知道是何方神圣。

  有人猜测说,可能是国家队,还有说是走后门的关系户,甚至还有说迦南公司内部的高管作弊……真相如何,夏苗苗也不知道,更不理解这种出名的事儿,有什么好藏头露尾的。

  难道真的见不到光?

  再说现在待得打手团。

  队员的战力普遍都在3500以上,28、29级的人最多,很多人自身就是族长、会长的,像她和‘救死扶伤就是我’这样前150的高手、高高手,还是雇来的,没有第三个。

  那几个带【雄霸天下】帮会标识的凌绝应该是来帮忙的……也是,要都是跟夏苗苗这样的条件雇来的,这一剑光寒十九州得花多少钱?大水喉也顶不住啊。

  路上经过几天前还舍生忘死守御的防御阵线,原来的尸山血海已经被净化干净了,能被恶魔利用的血肉全都被‘圣水’净化,留下堆积成山的惨白骨骼。

  大大小小的、千奇百异的白骨一直铺到视野的尽头,大地好像都是这些骨头铸就,数十万玩家好像铺天盖地的蝗虫,乌压压、漫无边际的淹过。

  5个小时,才走到白骨大地的尽头,前方,铁锈色的天空和大地一望无际,远处,一个屹立在交接线上的黑影,正是此行要攻克的目标——骸骨(二)中继站·以尔德曼自由市。

  这次换做玩家化作汹涌而来的海啸了。

  巫妖尼古拉斯远远的坠在数十万玩家的后方空域,魔网的一个‘结点’关联在他手中的法杖上,魔网在战场上的一部分‘浅层’资源可以被他调用,5环以及5环以下的法术可以做到无限瞬发。

  他自身高达7环的法术力量作为‘核武器’和最后手段,是用来对付可能出现的高等恶魔的,巫妖极其慎重,就算有魔网的全力支持也很小心,颇有点草木皆兵的味道。

  至于贝高阳……

  他是不可能出现的,一是没有必要,二是他也怕死,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对阵高等恶魔,还是在深渊,怎么小心都不过分。

  还有一些人正通过魔网关注着这场大战。

  一道白光落在偏后方的玩家潮水中,一个5级的新人玩家突兀的出现在这样高级的战场,他好奇的走出白光,先摸了摸身上,随后惊奇的看向天空。

  沿途的玩家对他视而不见,就好像没他这样的人一样。

  “领导,不能待的时间太长啊!”

  这人视野中出现了一片系统提示的文字,“守护与见证之神已经发来警告了。”

  领导充耳不闻,初临贵境的他被这样无法形容的浩瀚与真实给震撼了,就好像千千万万个初次登陆的玩家一样。

  别人说一千道一万,都没此刻的一秒钟来的有说服力,现实中,他已经行将就木,此刻他却感受到了返老还童的青春与充沛的活力。

  “小余,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这人毕竟久经风雨,一生大权在握,自制力自然不是普通人可以比的。

  他很快就从这样的冲击中恢复过来,转而关注起身处的玩家大军。

  “现在是世界剧情演绎的一个重大节点,血战背景的深渊,玩家是反抗军的阵营与秩序恶魔阵营结盟,这里是97层深渊战场,玩家的对手是占领了这一层深渊的混乱阵营的恶魔大军。”

  “刚刚结束的前哨战·恶魔农场保卫战玩家们挡住了混乱恶魔最凶猛的一波攻势,现在是反攻对方巢穴的大行军。”

  “那这些人呢?他们好像是平民?”

  “他们是准备构筑战场前哨安全区和复活点的系统NPC,不是战斗职业,是生活职业。”

  “呃……还有百行百业?很有意思。”

  “领导,迦南的演绎进程还不受线下的控制,我们无法做太多的事儿,您还是快点传送回游戏区吧,这里太危险了。”

  “好吧,不为难你们了,游戏区是什么,这里不算吧?”

  “迦南的宇宙观很复杂,您可以理解深渊就好像另一个星球,环境恶劣、充满异形生物的地方,游戏区就好像地球,很多很多颗星球是围绕‘地球’而运作的,它们相隔既遥远也贴近,星际旅行对一些掌握了高等力量的人来说很简单,也很便利……”

  小余通过系统提示在哪长篇大论,领导听得兴致勃勃,时不时的插嘴问上几句。

  经过几次传送,领导已经离开战场,经过魔域之城的传送,来到阿尔法位面。

  阿尔法位面作为兵站,聚集了大量的、等待征召的玩家,这些人数以十万计,眼看前面的人在吃肉喝汤,自己却迟迟不能上桌,不免积累的打量的怨气,就把好好的一个阿尔法城给祸害的不轻。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领导指着城主府的广场上正在发生的一次大规模‘械斗’问。

  “并不是所有玩家都能参加深渊战场的,只有三十万不到的样子……他们,是在向系统发泄不满吧,城里不能PK,故意搞动静抗议。”

  “呵呵,有意思,真有意思。”

  “阿尔法和深渊都不能代表迦南,游戏区也就是主物质位面才是……”

  “好啦,好啦,继续走吧。”

  庞克城。

  有怨气的,或者有希望到深渊战场上分一杯羹的,都到阿尔法城去‘闹’了,留在游戏区主城的,大多数都是在这方面没啥念想,或者早早就规划好休闲娱乐向的玩家群体。

  庞克城的气氛要悠闲多了。

  玩家还是有很多,不过生活气息更浓,来来往往的玩家都很安静,普遍的等级都很低,鲜有头衔和披风的。

  领导在民居、店铺、街道、城主府、神庙等热闹的区域逛了一天,认识了几个NPC居民,还跟几个休闲娱乐向的玩家互加了好友。

  “这地方不错,适合养老。”

  一天下来,领导很满意,以后就要在这座城里生活了。

  “领导,时间到了,您该下线了。”

  领导闻言黯然,又要回到那个被病痛和衰老折磨的身体去了,错非他不是普通人,不然铁定赖在这里不走了。

  ——好在很快就能回来。

  他最后看了一眼身处的系统主城,死亡对他来说再不是一件‘未知’的事,因为他已经看到了‘死’后会居住的地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