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我给予世界毁灭与新生 > 第三百三十四章 葬礼

第三百三十四章 葬礼


  “马卡里安先生,我的人正在封锁新W宫所在的大楼,按照你的要求,除了亨特之外,其他人都会死于唐吉之手。”乔尔.马丁内兹将军一身戎装坐在办公室后,和开拓者进行远程会议:“不知道沃尔特小姐现在情况如何?”

  “恐怕短时间内你都无法再见到她了,她不幸遭到了唐吉的毒手。”马卡里安的表情有些微妙,因为他刚刚发现凯茜.沃尔特下线后,他手上的资源突然变多了。

  就像这位隐藏的很深的马丁内兹将军,马卡里安三分钟前还不知道开拓者是有能力调动联邦军队的。

  “那还真是遗憾,但我相信我们之间也可以建立身后的友情。”马丁内兹将军顺势说道:“我希望加深我们之间的合作,我可以在联邦范围内将唐吉列为重点打击目标,作为条件,也许五百支贪婪之血药剂是个好价格。”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马丁内兹将军,我们正处于资源整合期,暂时无法提供那么大数量的贪婪之血。”马卡里安一边回答,一边翻看着凯茜.沃尔特那个助理递交的相关资料。

  根据资料显示,在过去的五年里,他们已经向这位将军提供了总数超过两千剂携带了不同能力的贪婪之血药。

  “没关系,我很期待我们接下来的合作,”乔尔.马丁内兹主动挂断了电话,表现的非常有攻击性。

  “凯茜.沃尔特,你倒是下了一手好棋。”马卡里安翻看着那些资料,除了乔尔.马丁内兹之外,她还暗中扶持了很多合作者。

  和开拓者们不同,这些合作者完全是凯茜.沃尔特自己的关系网,只可惜她现在用不到这些了。

  在唐吉开枪干掉凯茜.沃尔特那一瞬间,守护犬基于仅有的解析度试着进行反击,但在那股未知力量下守护犬节节败退,最终只能试着将凯茜.沃尔特的部分灵魂烙印灼烧在这个世界中。

  以开拓者的角度而言,凯茜.沃尔特已经死了,她在主世界的躯体已经受到了真实伤害的连带伤害。

  但从凯茜.沃尔特个人角度而言,她还一息尚存,守护犬记录了她百分之七十七的灵魂数据,等待数据补齐后,她可以再次被投影进这个世界。

  只是那时,她就算是个土著了...

  马卡里安不知道凯茜.沃尔特那么骄傲的人是否能接受这个结果,但他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为了给守护犬足够多的算力,他还向慷慨夫人申请了额外的算力补助。

  所以在马卡里安这里,凯茜.沃尔特已经翻篇了,接下来该是舆论发酵的时间了。

  ...

  亨特大统领面色红润的在迷宫中奔跑,明明是逃命之旅,却硬是被他跑出了一种休闲感,那种生命蓬勃的充盈感让他越跑越兴奋。

  “亨特大统领!”一个躲在角落里的女记者看见大统领立刻跳了出来:“我听见了枪声,发生了什么?”

  “什么也没发生!一切都很好!”亨特送出了免费的微笑,然后脚步不停超过了女记者,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能等一等我么!我一个人很害怕!”女记者在身后喊道,她一直使用无人摄像机拍摄,在大厦封闭后直接没了信号,什么也拍不到。

  所以亨特毫无顾忌:“做个坚强的联邦人,做个坚强的女性!你需要独自面生活的挫折!每个人都努力才能让联邦再次伟大!”

  “FVCK YOU!亨特!你是最烂的大统领!”女记者在身后气喘吁吁的大喊着,结果转头就看见了著名恐怖份子唐吉,声音顿时又提高了三度:“我不是再说你!别杀我!我没写过黑你的报道!...好吧,我写过,但我发誓,那是为了迎合观众,不是真心的!”

  唐吉没搭理这个女记者,背着先知直接冲了过去,亨特大统领的身影就在前方不远处。

  在看见唐吉的第一时间,亨特的汗水就打湿了后背,整个人再次提速,绝对称得上是老当益壮。

  唐吉从不标榜自己是好人,但他最少可以自豪的说一句他不是滥杀无辜的精神病,他不会因为别人写文章骂过自己就干掉一个记者,但如果换成政客,尤其是联邦的政客,那就不一样了。

  如果国会议员们在开会,有人开着卡车装进去团灭了整个会议室的活物,那卡车司机将来上了天堂八成耶稣都得给他点根烟。

  所以唐吉毫无顾忌,一个冲刺就把亨特大统领撞飞砸在了另一端的墙壁上。

  亨特感觉自己好像出了车祸一样,那一瞬间大脑都空白了,但强化后的身体让他顽强的扛了过去,虽然断了几根肋骨,一条手臂骨折,但他还是挣扎着翻身靠在墙上,老牌政客顽强的生命力在这一刻发挥的淋漓尽致。

  “停!”亨特大喊了一声:“等等!我们谈谈!你为什么要杀我?我就是个傀儡而已,没人在乎我说什么,做什么,杀死我你得不到任何利益!”

  “大统领先生,你对自己的定位很准确。”先知从唐吉背上下来活动着手脚,她都快被颠散架了:“但这无关私利,你可以把这看成是为了全人类的利益。”

  “你疯了么?”亨特被这熟悉的话术整恶心了,这种屁话他每天都拿来当饭吃,结果现在被人喂了一嘴。

  “算了,别浪费时间了,我懒得解释。”先知抱着肩膀后退一步,对唐吉示意了一下。

  “等等!我们好好谈谈!我有...”亨特大统领没经历过这种节奏飞快的谈判,还没来得及讲条件就走向了结尾。

  唐吉踹扁了大统领的脑袋,四十四码的战术靴沾满了黄百之物,紧接着灰黑色的仇恨之焰就顺势点燃了亨特大统领的尸体。

  他注射的针剂所附带的能力是LV2阶段的【癌变复原】,在仇恨之焰下毫无抵抗之力。

  一个摄制小组躲在不远处拍下了唐吉的行凶过程,唐吉扭头看了对方一眼,但记者和摄像师没有任何退缩,依然坚持拍摄着整个场景。

  唐吉朝他们竖起了一根大拇指,没有干涉他们的行为。

  “凡是和降临者合作的人,都是这个下场。”先知帮唐吉补充了一句,随后跟着唐吉一起离开了。

  在没解决开拓者的网络优势前,他们的声音都发不出来,所以不如顺着那帮开拓者塑造的形象,深化演绎一下也无妨,反正唐吉的形象多半早就定性了,洗不回来。

  先知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唐吉,他明明可以开枪解决问题,却总是选择更血腥的方法,里面多半有点个人情绪。

  “他缩减过执法单位的薪水,还取消过我们不少福利制度。”唐吉把先知背在背上:“我刚想起来的。”

  “那是帕特立夏·达里山德罗的政策,国会议长。”先知想了一会才想起来唐吉说的是谁。

  “那就下次。”唐吉记下了这个名字,出于对联邦政府的‘信任’,他很确定自己之后和这帮政客打交道的机会很多。

  “唐吉!你在哪!”一个陌生而模糊的声音突然被唐吉捕捉到,但还没等他确定方向,声音就消失了。

  此时,王正道拎着自己的俘虏空间跳跃到95层,踢了自己的俘虏一脚:“继续喊!”

  被俘虏的士兵满面菜色,完全靠着兴奋剂才保持着体力,有些虚弱的喊道:“唐吉!你在哪!”

  王正道侧耳倾听了一会,又拎着俘虏在附近转了转,摇了摇头,这里太干净了,什么也没有,于是带着自己的俘虏再次空间跳跃返回了上一层。

  “再喊!”王正道看了一眼俘虏,年轻的士兵不敢反抗,有气无力的继续呼喊,但这次回应他的是两声枪响。

  王正道提起俘虏瞬间出现在枪声响起的地方,看见了唐吉和先知,立刻把俘虏扔在地上,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先知:“对不起,我把你弄丢了...”

  “我都快吐了,王正道。”先知从唐吉背上下来,决定换个交通工具:“赶快把我带回去,那帮人现在是不是闹起来了?”

  “抱歉,先知,还不能带你回去,我决定让米科尔森处理方舟组织的问题。”王正道再次说道:“对不起。”

  先知沉默了,几秒钟后才点了点头:“不是你的错,很多事,很多人我本该亲自处理的。”

  王正道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先知,转头对唐吉说道:“月光之金号上的事解决了,很不幸,托尼的母亲中枪了,可能来不及抢救了。”

  “我会亲自通知托尼这个消息。”唐吉攥了攥拳头,外溢的仇恨之焰抖动了一下。

  在战场上死人,和后方家眷被人偷袭死人完全是两个概念,但考虑到交战双方的关系,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会有底线可言。

  “我抓了个舌头,他说军方有个叫乔尔.马丁内兹的将军,打算把这的人杀光,然后把罪名一起扣在你头上。”王正道指了指倒在地上的年轻士兵,对方有些敬畏的点头。

  “找个米科尔森过来,我们需要更保密的通讯链。”唐吉对王正道说道:“告诉他我刚才把大统领宰了,让他考虑后续变化,再给我个安全屋地址。”

  王正道点了点头,一转身跳走了,他在先知面前还是有些不自然。

  “那些人,背叛我的人,有很多在我经历过的时间线上都表现的很英勇。”在王正道走后,先知开口说道:“所以我一直希望他们能成为我记忆那些英雄。”

  “人的命运不是注定的,时势才能造英雄。”唐吉检查了一下士兵的状态,确定对方没有生命危险:“我看他就能当个英雄。”

  王正道回来的很快,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就带回了一个米科尔森,一个穿着姜黄色西装的‘正版’米科尔森。

  “这里发生的事我都知道了,我已经安排好了安全屋,你现在就可以开门,把船上的人都接过来,然后让王正道带他们去避难了。”米科尔森看了看时间:“先知暂时和吴博士他们一起去安全屋,我还需要七个小时来解决方舟组织的问题,你现在不能出面。”

  “我会给你提供乔尔.马丁内兹的具体位置,他身边的保卫力量不算强,最少对你和王而言不算强,他还不适应我们的节奏。”米科尔森三言两语就决定了军方内部一个大军头的生死:“等王回来,你们就直接去干掉他,然后我的人会顺势接手他的遗产。”

  “这里的记者交给我处理,我需要一批听话的合作者。”米科尔森看了看地上的俘虏:“他可以作为污点证人出现,媒体记者们爱死这种阴谋论了,既然开拓者想走官方路线,我们就占据民意。”

  “现在动起来吧,你们只需要负责跑跑腿,开开枪,剩下的交给我,谢谢合作。”米科尔森的视线从王正道和唐吉身上扫过,最后停留在先知身上:“至于你,先知女士,我只需要你保证自己的安全,还有财产,尤其是后者,在我需要前请尽量保证金融市场稳定。”

  “如你所愿。”先知对米科尔森很客气,因为在她经历过的时间线中,从没出现过米科尔森这号人物,而在现实世界,一直到现在先知也确定不了对方到底是不是七原罪中的傲慢。

  他就像一团迷雾,让人看不清。

  在米科尔森安排下,唐吉展开了一道次元门,这个新能力让先知吃了一惊,深深的看了一眼唐吉,她绝对是最了解暴怒的人之一,但她很确定这不是暴怒的能力。

  已经做好转移准备的吴千映一行人跨过次元门,出现在大厦中,福尔曼和龙之介两个年龄差不多的老头决定留守月光之金号上。

  福尔曼留下的原因是他不愿意放弃自己的职责,并且直言如果唐吉不在需要月光之金号是否愿意把这艘船返还给弗雷德里克家族。

  至于后者,他留下的原因比较耐人寻味...

  被拒绝后福尔曼也只是朝这艘船现在名义上的女主人微微鞠躬,表示随时欢迎吴千映再次登船,就转身离开了次元门的范围,作为船上的管家,在经历了一次突袭后,他有太多工作要做。

  好运先生和克丽丝一起抬着托尼母亲的尸体,托尼的家人没有表露出太多悲伤,一直到唐吉再次打开次元门,将小队成员也抵达这里,托尼的妻子和孩子才开始放声痛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