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主母重生当后娘,渣夫一家悔断肠 > 第98章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第98章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林婉清把二皇子和三皇子安插进来的眼线,都给喂了揽月配制出来的毒药。

让那二人体验了一遍毒发过程后,才带着半夏和紫苏去柴房那边见这两人。

说起来,这两个人林婉清清空有点印象。

那马夫,之前林婉清参加林纤云婚宴的时候,还是让他赶的车。

至于那洒扫婆子,时不时的就会在她院子外打扫。

说起来,这两位皇子还真是挺会安排人,一个盯着府中主子的行踪,一个盯着日常。可谓是监管到位了。

林婉清眼神冷然。

这两个皇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三皇子就不必说了,上辈子的得胜者。

二皇子就有点意思了,此人平日里一副病弱不能自理的样子,但实际上却装出来的,而且装得十分成功。在太子被幽禁病重离世之后,三皇子上位前,他突然跳出来,打着保护圣上的旗号,想要摘桃子,并给了三皇子狠狠一击。

差一点,三皇子的大业就阴沟里翻船了。毕竟他从来没有防备过从小病到大的二皇子,压根儿没把他当对手。

后来二皇子功亏一篑,三皇子让人去清查,才知道这二皇子竟是在他眼皮子底下,搞了那么多事。

以前林婉清倒没多大感觉,毕竟她和二皇子没有任何交集。

可没想到,这一世才发现,这二皇子竟然如此深不可测。

算起来,这两位皇子如今也不过才不到二十岁的年纪。

真不愧是皇家子孙,城府心机深沉得可怕。

林婉清进了柴房,那两个奸细已经被毒药折磨得浑身汗如雨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一见着林婉清,两人就跪地求饶起来:“夫人饶命,夫人饶命啊。”

林婉清朝两人微微一笑:“想要我饶你们一命,也不是不可以,但以后你们得为我所用。”

两人一下犹豫了起来。

林婉清:“我知道你们在顾忌什么,你们怕你们的主子会对你们的家人不利。但你们如果不听我的话,你们现在就得死。你们死了,我再往你们主子那儿添油加醋一番,你们猜你们想保的人还能保得住吗?”

两人不敢置信地看着林婉清。

他们知道林婉清狠,但没想到她能这么狠!

林婉清笑眯眯地道:“机会给你们了,你们可得把握住啊。”

“你们放心,我又不让你们去刺杀你们的主子,就是传一些半真半假的消息。将来怎样我不敢说,但眼下你们和你们的家人都不会有事。甚至,你们还可以抓住机会,把家人好好安排安排,至少能保住些血脉。”

那马夫立刻就说:“我听夫人的,以后我就是夫人的狗,夫人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洒扫婆子原本还有些犹豫,见马夫这么利索地背了主,也赶紧说:“老奴也听夫人的。”

林婉清笑着点头:“不错,你们都挺聪明的。现在就说说,你们最近给你们的主子都传了些什么消息回去。”

马夫说道:“小的每个月给主子传一回信,如果有突发紧急情况,就立刻传信回去。”

林婉清挑眉:“比如?”

马夫小心翼翼地道:“大姑娘离家出走……”

婆子缩着脖子:“还有府里多添了几个武林高手……”

林婉清眉头一皱:“这些消息你们都已经传回去了?”

马夫道:“我只传了大姑娘走丢的事。”

他还不知道府里多添了人手的事情,结果刚知道消息,就被查了出来。

婆子声如蚊呐:“我两件事都传了,还……还有芸姑娘的事……”

说完之后,婆子吓得直磕头:“夫人饶命,老奴以后再也不敢了。”

她因为做洒扫,每天在府里各自走动,所以消息比马夫灵通得多。

林婉清真想把这婆子给弄死。

但她忍住了,毕竟以后还指望她去麻痹她背后的主子。

深呼吸两口气,她才道:“以前传过的消息就算了,从今天起,你们就按我的要求传递信息。”

说着,她让那婆子重新往京城传了消息:陆晋蓉在一个农户家中找到,重病。芸姑娘为晋城人士,已被家人接走。均为那四个江湖人士帮忙,现四人已离开将军府。

马夫则补齐了婆子之前传的消息,又把假消息给传了出去。

消息真真假假混在一起,那两个皇子除非再派人来查,否则很难分辨真假。

至于红妈妈那儿,林婉清十分有把握,她不会把陆晋蓉和庄静芸的事情报给三皇子的。

毕竟,她的那个消息千真万确。

红妈妈早晚会有来找她的。

消息送出去之前,林婉清让揽月又给两个用了个新药,让两人又体验了一番死去活来的滋味。

“别在信上耍任何花招,否则,你们的下场会比直接叛主更凄惨。”

两人被折磨得不敢有任何想法,老老实实按以前的联络方式,把消息递了出去。

半夏有些不放心,眉头皱得死紧:“姑娘,你说他们背后的人会相信吗?”

林婉清抿了抿唇:“目前会。因为现在的将军府,在他们眼里不足为惧。”

陆家打从老将军和两位少将军战死沙场后,地位降了一大截。而陆晋骁又太过年轻,品级又不高,在军中的威望远比不上老将军和他的两个哥哥。

他们要等陆晋骁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后,才会决定用如何态度对他。

要不然,也不至于只安排这种货色来将军府当钉子。

她之所以会这么谨慎,是因为她知道,陆晋骁马上就要带着战功回来了。

到时候,这两位皇子保不齐就要用眼下将军府的事情做文章。

所以她要提前把这条路堵死。

半夏又小声问道:“那皇上安排进来的那个夏荷,姑娘不打算动她吗?”

林婉清道:“当然不能动。不但不能动,还要把这两个奸细暴露的事情,捅到夏荷那儿去。将军府,绝不站队任何皇子,只忠于皇上。”

武将,自古以来就是皇帝最忌惮的存在。

想要安安稳稳,就得让皇帝完全放心。

夏荷,就是让皇帝对陆家放心的关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