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白龙物语 > 第94章 八地不动

第94章 八地不动


新原,金法寺。

明慧挂断电话心事重重,脑门一抹锃亮似乎都黯淡不少。

“明禅。”

他话音淡淡听不出情绪。

正敲着木鱼的明禅停下动作:“师父怎么了?”

“我去趟东海。”

明慧浑身佛意盎然:“这段时间你师兄有动静给我发消息。”

“哦…”

明禅没打算多问。

“嗯?”

突然明慧瞪大眼睛,火急火燎从庙里冲了出去。

同时声如洪钟:“不用管你师兄了。”

“?”

明禅俊美脸颊表情变幻。

师父是整哪出?



侧院。

桃花婀娜妩媚了十来年,如今是越发娇艳欲滴。

明慧面色微红踏进院子。

“咔。”

一不小心没收住力,脚下青石开裂。

这时前方木门无风自动,随后是一张年轻恐怖的面庞。

“不动…”

看见人的刹那明慧便恍惚了。

似乎眼前人是风,是山,是情绪,却又什么都不是。

但人站在那,就如永恒。

“阿弥陀佛。”

明慧轻念佛号。

情绪一时间空荡荡。

就像自家孩儿神秘兮兮跑到跟前说他是穿越者。

然后当场搓了个火球术一样。

不可思议!

八地不动,是为证祖。

纵观佛门数千年,走到这一步的一手能数完。

今天再多一个。

虽然明觉是沿着前人之路走的。

“师叔,我都听到了。”

明觉走出门外,笑道:“其实我成就八地不动很有段时间。”

“啊?”

明慧藏在袈裟下的手一抖:“你怎么不说呢?”

“我以为不是。”

明觉回答:“当时我心跳了一下,这情绪不该出现的。”

“那?”

“后来我觉得心该跳,就成了。”

明觉弹出一缕金光,阴云蒙蒙的天空开出大洞:“师叔你留在寺里吧,我已是天人之身,高个得我当。”

“可…”

明慧有些犹豫。

“师叔!”

明觉打断话音,意有所指:“谁又能真正置身事外?早晚罢了。”

“唉,依你。”

明慧不再劝。

“师叔,这心得你与明禅多观摩。”

明觉递出寻常笔记本,随后脚踏虚空如得道老僧飘然而去。

该说不说,逼格要胜过老天师太多。



东海。

江澈巡视许久终于找到京钢小队。

遥隔数里,他传音道:“惊惶。”

此时深海中一头大妖躺在泥沙堆里。

他迷迷糊糊睁眼便是一惊,左右环顾哪有人影?

“大人?!”

但牛惊惶记得声音,试着回应。

“是我。”

“您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牛惊惶震惊,浮出海面大声喊道。

现在他说起人话比之前要利索太多。

反应也相当迅速。

“惊惶你且听仔细。”

江澈肃声道:“去通知所有水府成员不可靠近雷印共鸣海域,至少百里。”

“我听懂了!”

牛惊惶猛点脑袋。

“嗯,很好。”

江澈释放一缕电光给牛惊惶的雷印充能,边道:“还有三月后不用再聚,下次水府团建时间我会另行通知。”

“好的大人!”

牛惊惶欢快摆动尾巴:“那我走了~”

“去吧。”

江澈目视其消失于深海。

杂毛鸟葬身之地万米以上高空有一道贯日天雷。

作用类似监控卫星。

不同的是任何生灵只要进入百里范围都会挨雷劈。

当然,不会劈死。

一种特别的隔离手段罢了。

“哗~”

江澈荡出海面,隐入云层之中。

这个月他要一直在东海来回巡视。

若是相安无事,之后他便准备再去一趟昆仑山。

唉。

典型的计划赶不上变化。

不过也没什么。

修行洞照术的时候他心里就对昆仑起了想法。

如今只是提前一步而已。

入空入的是真实。

或许到时候能透过物质界捉到虚空中的传送通道。

甚至是洞悉其走向。

鉴于洞府功法…

搞清楚传送回路必然有大发现。

还有小世界。

平头哥与紫眼大聪明的诡异之处同样值得深思。

如果有机会得去看看。

“坑真多!”

江澈痛苦闭目。

这些破烂事尽堆一起了,为了自身安危还不得不管。

若是有个白衣飘飘的女仙该多好?

以他让日月无光的容颜…

怎么说首席净坛使者这个尊位都非他莫属。

嗯…

“我在想什么呢?”

罡风吹过,江澈摇头失笑。

自己啥时候得癔症了?

再说都想象了,把自己想成妖帝妖仙一步到位多好。

“嗡嗡嗡…”

忽然震动传来。

江澈吐出手机化为人形,打眼一看却是明觉的群聊电话。

“诶?大师用手机了?”

江澈挑眉,点击接通。

随后一个听不出年龄的声音响起:“江澈我是明觉。”

“大师你怎么用手机了?”

江澈忍不住问道。

“我已天人。”

“恭喜大师~”

虽然不明白天人与手机之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微妙关系,但江澈没想问只是祝贺一句。

“听闻东海植物妖之事,所以我现在过来了,你…”

“不用。”

闻言江澈直接打断。

天人还是不够看,况且自己有位格兜底的。

明觉呢?

还是别害人了。

“非要一个月吗?”电话那头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当然。”

江澈眺望海面,神色平静:“那头大妖发病时间是半月左右。”

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思维停止前后肉身状态会有差异。

精神力一扫纤毫毕现。

“…”

沉默一瞬,明觉说道:“那一个月后我们再见。”

“好。”

江澈挂断电话,目光幽幽。

大师啊大师,您怎么就在这个节骨眼破境天人呢。

着实让人高兴不起来。

礼物都没法送。

“呋~呼~”

远处海面大风一阵高过一阵,很快天边阴云密布。

没了阳光海水也变黑许多。

江澈收起手机,化为原形潜入海中。

一个月时间自然不能干耗着。

如今奔行的速度极快,这些时间足够他荡干净整片东海。

搞不好时来运转就发现镇邪碑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