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一拜徒弟 > 第一章:山野之辈

第一章:山野之辈


  下沉,无止境的下沉,摔下崖后,仿佛陷入了无限的循环,在循环中,意识慢慢放空,堕入了一片白茫茫中。

  “我这是死了吧。”

  江小觅已经感受不到自己躯壳的存在,他只是一个游魂,而这方天地,仿若天堂。

  “汝来此何事……”

  洪音隆隆,如浪潮般从四面八方压了过来,虽气势逼人,但江小觅并未感到一丝压迫,或是这声音的主人并不想难为他。

  “不知道,掉着掉着就掉到这来了,这是哪儿?”江小觅也不见外,直接问道。

  “方圆之中,天之下,地之上。”

  若是江小觅有躯体,他定白眼一翻:得了,白问,再说了,天堂不应该在天之上吗?他又问到:“前辈,您可有名讳?”

  沉默了很久,朗朗洪音才再次发出。

  “无名……吾见汝只是一孤魂,定然不能久存罢。”

  “哦?”江小觅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阴谋,他警惕道,“哪有!我习的便是炼魂之术,即使只是只孤魂野鬼,我照能畅玩九州啊!”

  “……”

  江小觅嘿嘿笑道:“行了,那没事我走了哈!”

  话毕,他的目光向四周寻了一番,仍旧一片白茫,他也不害臊的继续问道:“前辈,麻烦问一下,这怎么出去?”

  “炼魂?吾的世界可没这个说法。”

  “……”江小觅愣了一下,这家伙反射弧可真够长的,还有,他到底在说什么啊?吾的世界?难不成你还是世界之主?笑死!根本不可能的好吧。他按照自己的想法,笑道,“您外地来的吧!那感情好,你不妨带我出去,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个世界,免费的导游耶!”

  又是持续了很久的沉默,等到江小觅再次问话时,白芒中已经没有一丝声响,恐怕是那人见他满嘴跑火车走了吧。江小觅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人就是这样,在面对无法预知好坏时,他们宁愿自己寻找属于自己的光明,也不愿意被未知领导。

  又过了很久,江小觅发现,自己好像根本无法动弹,似乎被什么禁锢,又或是说周围的景象完全没有改变,因此导致他觉得自己被定在了原地。就这样僵持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感觉自己的意识越发模糊,这缕游魂似乎快要消散了。

  “还在吗?我快没了,再来陪我聊聊天。”江小觅哀嚎着,他觉得,刚刚气走那个人是他做鬼后做过最后悔的事。

  “……吾便是这方天地,汝若想明白了,吾随叫随到。”

  呀呵!还玩上角色扮演了!江小觅心里嘀咕着,又带着一丝惊喜:这货居然没走!他问到:“前辈,我还想活一会儿,有什么办法吗?”

  都这个时候了,江小觅自然不会矫情,自己的命可比他的阴谋重要,更何况,他还有仇没报呢。

  “嗯。”

  声音很平淡,江小觅却嗅到了生的气息:“如何?”

  “把你的躯壳送给我。”

  江小觅一惊,连忙拒绝:“咱可是有骨气的人,想在我屁股上盖章?不可能!”

  “……”

  江小觅承认自己帅的没边,可咱也不是出卖肉体的人啊!再说了,听这家伙的声音是个男人,天知道他哪儿来的这个怪癖。

  江小觅说到:“换一个条件。”

  话音刚落,江小觅感到一阵狂风卷来,那道声音变得强势,不容置疑。

  “既如此,吾便强夺了……”

  此翻喝响刚传到江小觅耳边,他便觉得一阵昏沉,白芒逐渐转入黑暗,意识开始变得沉重,又进入了无限下坠的感觉。

  马德!老子的清白……

  黑色的夜空中点着几缕亮光,扑朔的闪着,绿潭边,一身着青衣的男子披头散发,脸上沾满的泥土被血染成红色,看着昂贵的锦服也被树枝刮得四分五裂,露出健壮的胸膛。奇怪的是,明明青衣血迹斑斑,可他裸露在外的皮肤却没有半点伤痕。

  忽然,一阵粗重的喘息从男子身上传来,他的胸膛也开始上下起伏。下一秒,男子弹坐而起。

  这……他难道真的是世界之主?

  这男子正是跌下崖的江小觅,他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并且脑中多出了很多东西,至于为何如此,只有他自己知道,若不是感知到了自己身体的异常,或许他还会觉得刚刚发生的一切极为不真实。

  江小觅起身,捧起潭中的水,将脸洗净,露出了原本面貌:一副书生气,玉润,清秀,说不上惊为天人,却给人留下一种很干净好看,且百看不腻的印象。

  他仰头看了看天,叹了口气:“我究竟还是不是我,为何这世界如此清晰……”

  是的,如今的他仿佛能看透有关这世间的一切,这让他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夺舍了。

  “应该不会,不然为我的身体怎么会以我的意识为主导。”

  江小觅抚了抚无名指上的玉戒,这是一枚储物戒,但是现在这枚戒指算是已经废了,因为现在的他似乎失去了对源力的掌控,不依靠源力,再厉害的人也无法打开这储物戒。

  源力,顾名思义,万物的本源之力,在原源世界中,吸收源力进行修炼是修士的毕生追求,他们或为金钱,或为权势都不肯甘于平庸,都想着能立于这片世界的巅峰。源力,是万亿修士都在追求的力量。

  瑟瑟冷风吹来,撩起江小觅耳边的长发。

  “天才变废物,这种戏码发生在我身上倒还真是可笑。”江小觅自嘲,如今的他再无法修行,究其原因,应该是白芒世界中那股神秘的,自称为世界之主所拥有的力量造成的。不过江小觅只是在自嘲,并未自弃,他身上可还有着更大的秘密。

  “哞——”一声怪叫传来,惊扰了正在走神的江小觅,他回头,看见了一头青牛。

  这头青牛不知是被哪家老农不小心弄丢的,大半夜的居然还在这林中逛,若不是运气好,恐怕早就被吃掉了吧。虽说这片森林里的大多数灵兽已被天山剑阁的人给除尽,但是仍有不少吃肉的野兽,青牛这种憨厚得可怜的生物恐怕是熬不到天亮的。

  “碰到我倒是你运气好,”江小觅喃喃,缓步朝青牛走去,两指轻点它的头,“牛兄,可愿随我,从此咱就为山野之辈,于天地间逍遥。”

  青牛原本晦朔的眸子变得灵动,稀疏的毛发竟也越发顺滑,甚至能映出天上的点点繁星。他听懂了江小觅的话,扭了扭脖子,鼻尖指向自己宽厚的背:上来!

  江小觅一跃而起,跨上牛背,摸了摸如美玉般光滑的牛角,骑着它消失在林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