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三国:开局截胡桃园结义 > 第77章 我是大汉第一冤

第77章 我是大汉第一冤


  
袁基一把将刘诞拉入房间之中。
刘诞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他便已经轻轻将房门给反插上了。
刘诞看着架势,今天要不谈出一个子丑寅卯来,估计对方是不准备让自己走了吧?
“士纪兄,你这是何意啊?”
刘诞比较赶时间,所以直接直奔主题开了口。
袁基听后也不啰嗦,直接对刘诞抱拳说道。
“义云兄弟,今日我来得是有些唐突了。但今日有些事情为兄真是不吐不快啊……”
刘诞听后装出一副非常想听的表情。
“既然如此,还请士纪兄快快讲来,我这都已经迫不及待了!”
袁基听了这话非常高兴,于是开始兴高采烈、兴致勃勃、慷慨激昂地,用了小半个时辰诉说了他忠心爱国、热血为汉的许多想法。
刘诞压根就没仔细听他说什么,只是在他最后结尾的时候轻轻鼓掌说。
“好,说的太好了!士纪兄不愧是士纪兄!我支持你,不过我现在真的还有急事,我给你上点酒水先润润嗓子,咱们回头再聊行吗?”
袁基听了刘诞这话心里非常感动,心里忽然有种遇到知己的感觉。
“不必如此麻烦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说呢!”
刘诞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门口,他一边开口一边说。
“稍等,我很快就回来!休息,休息一下!”
说完这话,刘诞对着还在门口拉扯张飞说道。
“老三、典韦,你俩别在那杵着了!放他俩上来吧,赶紧让厨房去上菜!”
说完这话,刘诞快速返回了天字一号房间。
张飞、典韦这个时候才散开,放袁绍和袁术上了楼。
不这俩人等二人进了房间之后,立刻跟门神似的盯在门口了,无论袁绍说什么都不走了。
天字一号房间内,此时这里已经上完了酒菜。
何太后都已经酒足饭饱了,于是她接着微醉的心情看着刘诞笑着说道。
“义云贤弟,现在能救皇上的唯有你了!你想要什么本宫都会给你,包括本宫……”
刘诞听到这里立刻打了个哆嗦,然后连忙抱拳拱手说。
“娘娘,您醉了,我送您回宫吧?不行,不能回宫……”
刘诞刚想送何太后回去,突然就想起来她回去以后就是个死。
董卓会把刘辩和何太后一起毒杀掉的!
现在难得跑出来一个,再回去的话岂不是再次羊入虎口?
何太后听见刘诞如此说话,瞬间脸色红的更厉害了。
显然,这个时候她又想歪了,或者说她完全误会刘诞的好意了。
“不回去?贤弟如此着急吗?这可如何是好?本宫还在丧期呢,你这也太过分了吧……”
刘诞听到这话顿时心里一懵!
这老娘们说什么虎狼之词呢?
老子一心想救你的命,你却总馋老子身子!
还有,你说话归说话,解衣服上的盘扣做什么?
“嫂嫂!不可!”
刘诞轻声叫一声后,快速跑过去一把抓住何太后的双手。
何太后见状一脸嗔怒地瞥了刘诞一眼说道。
“贤弟,你真的就这么着急吗?本宫……不行啊,这真不行……起码过了丧期再说吧?”
刘诞听到这话立刻松开双手,往后连跳两步后开口说道。
“不是,皇嫂!真是误会,我是怕你太冲动……”
刘诞话还没说完,何太后又开始快速解衣服上的盘扣了。
“哎呀,看来今天是逃不过去了!我的一世英名啊……”
说着,刘诞也开始摸索自己身上的盘扣在哪。
这个时候,何太后却从内衣之中掏出了一份尺长的锦书来。
“贤弟,你看……呀!贤弟,你这是作甚?我……这真不行啊,你能容嫂嫂缓几天吗?”
何太后看着刘诞,瞬间羞红了整张俏脸。
“这就很尴尬了……我好像说不清楚了……对了,你这是什么东西?”
解释不清楚,刘诞只能连忙转移话题。
何太后将锦书起身递给刘诞说道。
“这是皇上给贤弟的密诏,册封你为右将军,领豫州刺史!希望贤弟能够精忠报国,除贼安邦!”
刘诞听了这话顿时愣在了原地,本来伸出去接锦书的手也僵在了半空。
我了大擦,这区区一个右将军就想笼络住老子了?
怎么总感觉这娘俩小气吧啦的呢!
想到这,刘诞缓缓抬头看了何太后一眼。
何太后此时脸上还红的厉害,看见刘诞看她的时候,瞬间脸色更红晕了。
“我……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但现在真是不行……”
我了个大擦,你知道你个二大爷!
老子不是这个意思好吗?
你不要把你脑子里的坏想法强加给我啊!
我放着貂蝉和蔡文姬不谈恋爱,会找你这个生过娃娃的少妇吗?
“不是,皇嫂!太后!姐!你真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真没……”
刘诞话还没说完,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大哥,那个胖子想要闹事啊!要不要俺进去收拾他一顿?”
刘诞听后冷汗立刻就下来了,于是他连忙转身对门外喊道。
“不用!我亲自去处理,你不许进去!”
说完这话,刘诞连忙对何太后抱拳致歉,然后转身快步朝着房门方向走去。
刘诞打开房门的时候,张飞看见了让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只见此时的刘诞和何太后两人,衣服上的盘扣都被解开了,全都是一副衣衫不整的模样。
而且,此时何太后红得那叫一个厉害啊!
何太后看见张飞之后,立刻紧张得整个人都转了过去。
刘诞从张飞眼中看见了异样,于是立刻出去关门转身说道。
“你看见的一切,跟你脑子里想的事情,根本不是一回事!”
张飞听后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丝只有男人才懂的笑容。
随后,张飞什么都没说,只是对着刘诞竖起了右手大拇指!
大哥就是大哥,这下是真服了!
俺最多是抢了一个夏侯家的女娃回家当媳妇,但是俺大哥就不一样了!
俺大哥敢抢的是当朝太后,皇上的他娘!
牛掰,牛批,牛破天了!
这一次俺老张是彻底服气了!
俺打一开始就知道,俺大哥就是个干大事人!
刘诞看着张飞复杂的眼神,当真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
这家伙此刻脑子里究竟在脑补什么呢?
老子真的就是接了个密诏而已啊!
“三弟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大哥说……”
张飞见刘诞想解释,立刻轻轻伸手拍了拍他肩膀抢先说道。
“大哥,俺都懂。放心吧,这件事情打死俺,俺都不会说出去的。”
刘诞听后真是欲哭无泪啊,这是真解释不清楚了吧?
这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呀!
我特么的真冤,是大汉第一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