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金枝 > 第737章 黄粱一梦

第737章 黄粱一梦


  睿王回程时从马上摔下来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皇宫。
  还有半个时辰就要天亮了,马上就要准备新君登基大典。皇后一夜未睡,此时她正靠在榻上小憩,听到宫人的禀报,她猛然睁眼,眼中睡意全无。
  “睿王现在如何了?”
  “睿王殿下昏睡未醒,禁军正要送殿下回宫。”
  禁军带着睿王进城之后,怕回来找太医会耽误了救治,便找了一家最近的医馆,先让大夫给睿王看看伤势。禁军暗自盼着睿王伤得不重,在回宫前就清醒过来。
  可大夫得知了睿王的身份,只包扎了伤口,然后告诉禁军说,睿王脑子里有淤血,可能需要用针灸,但是他医术不精,不敢下针,让禁军回宫找太医给睿王治。
  禁军不敢耽搁,正带着睿王往宫里赶来。
  皇后立即吩咐道:“将睿王安排在庆禧宫,让太医先去庆禧宫里候着!”
  庆禧宫离宫门最近,免了睿王来回折腾的麻烦。
  睿王很快就被送到了庆禧宫,皇后带着人前去庆禧宫探望,出来的时候见贺林晚已经在外候着了,便道:“你也跟着来吧。”
  “是。”贺林晚跟在了皇后身后。
  等他们赶到庆禧宫的时候,太医正在里面给睿王把脉。
  皇后没有进去打扰,只是叫来了负责护送睿王的禁卫,问明情况。
  禁军战战兢兢地将自己接到睿王之后,发生的事情禀报给了皇后,听到睿王是在知道二皇子要登基的消息之后,急着赶回宫,才半路摔下马,皇后的表情很平静。
  “好端端的,那匹马怎么突然倒地了?”
  “之前大骥人逃离出宫的时候,留下了一些马匹,此时宫中正好缺马,属下等人急着出宫去接睿王殿下,就从中挑选几匹当坐骑。想必那马跟着大骥人连夜奔袭,已经疲累不堪,睿王殿下又跑得急,所以……”说到这里,禁军连忙又辩解道,“属下们给睿王殿下准备了马车的,可殿下急着回宫,不肯坐马车。”
  睿王落马之后,他们粗略地检查了一下那匹马,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那马之后已经找人抬回来了。
  皇后想了想,对禁军道:“你先下去吧,此事本宫会让人去查。”
  禁军听皇后这么说大大松了一口气,若是查出来睿王落马之事与他们无关,他们虽然还是会受到责罚,但是至少性命无碍了。禁军不由得庆幸,现如今是待下宽和的皇后娘娘主持大局。
  禁军退下之后,皇后看向贺林晚,低声问道:“此事你怎么看?”
  贺林晚神色很镇定,“娘娘,此事是有些巧合了,不过臣女也不敢胡乱猜测。”
  皇后似乎只是随口一问,闻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一旁的沈嬷嬷却忍不住在心里犯嘀咕:皇帝的儿子一个接一个遭遇不幸,莫不是报应吧?身上背负了太多的人命,所以才会断子绝孙。
  这时,几个太医给睿王轮流把完脉出来了。
  皇后问:“睿王如何了?”
  太医们已经讨论过结果了,领头的那位行礼道:“回娘娘,睿王并无性命之忧。之所以昏迷不醒,是因为撞到了头,脑中有淤血,臣等刚刚给殿下进行了针灸,已经散过淤了,。”
  皇后听他这话,便以为睿王的伤势不重,“什么时候能醒来?”
  太医们闻言却对视了一眼。
  “怎么?不是说没有性命之忧吗?”皇后皱眉道。
  领头的太医吞吞吐吐道:“殿下是无性命之忧,但是么……能不能醒来,臣等也不好说。有可能下一刻就醒,也有可能……一直沉睡下去。”
  皇后闻言不由沉默。
  太医连忙补救道:“只要每日都给睿王殿下针灸,再辅以汤药,睿王殿下总有一日会醒的。”
  只是哪一日会醒,真不好说啊。
  皇后看了看眼前的几个太医,正要说话,里间却传来了侍女的惊呼声。
  “殿下醒了!”
  刚做好睿王要昏睡个十年八年心理准备的众人都愣住了。
  领头的太医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臣刚才就说了,殿下有可能下一刻就醒过来。”
  皇后起身,快步走向里间。
  贺林晚想了想,也跟着沈嬷嬷进去了。
  太医们也赶紧跟了上来。
  睿王已经坐起了身,他头上包了好几圈纱布,似乎感觉有些不适,他正揉着脑门。
  见屋子里突然进来这么多人,睿王转头看了过来。
  皇后问道:“感觉如何?头还疼吗?”
  睿王看着皇后,点了点头,“母后。”
  他虽然看着有些憔悴,但是表情还算平静,皇后不由得有些意外。刚刚听禁军所言,她还以为睿王会立即问二皇子登基的事。
  皇后正琢磨着睿王的态度,睿王却将视线投向了她身后,然后竟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伸出手道:“皇后,你过来朕身边。”
  睿王的话让在场之人脸色巨变,屋里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皇后惊讶地看了睿王一眼,又回头看向身后,睿王口中的皇后不是叫她,叫的竟是贺林晚。
  贺林晚也愣了一下。
  睿王见“皇后”没有动,有些奇怪,“皇后?朕叫你过来,没听到吗?”
  皇后怕此事闹出去会影响到贺林晚的名声,转头吩咐贺林晚道:“你先去外头等着。”
  “是。”贺林晚没有说什么,行了了一礼就转身走了。
  睿王见状,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母后支开皇后做什么?有什么话,是她不能听的吗?”
  皇后神色复杂地看着睿王,“怎么回事?”这话是问的太医。
  太医脸色苍白,“臣,臣再给殿下把把脉。”
  太医上前给睿王把脉。
  睿王见一屋子的人都听“太后”的,却视自己如无物,脸色冷了下来,“母后,朕不过小病了一场,这宫里就变了天了吗?来人!今日外头是谁当值?程严?程严!还不给朕滚进来!”
  一屋子的人都低着头,瑟瑟发抖,没有人敢出声。
  外间,贺林晚听着屋子里的动静,面色沉静,不知在想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