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落入他的掌心 > 第83章 第83章

第83章 第83章


苏以相貌温婉美貌, 看样子会以为她是个很柔软的人,浅接触也会如此认为。但她骨子里有种硬和坚强。她有时候会胆小,也怕痛,心灵脆弱。但她也可以胆大, 不怕事, 尖利的像根刺, 绷着抗下所有。

别墅一层的客厅里,苏以的手掌已经重新缠上纱布。好在有祁明泽的阻止, 苏以手掌上的伤口割的不算厉害。她坚持不上医院, 祁明泽拿她没办法,只能用家里的医药箱自己替她处理了伤口。

苏以平静的坐在一张沙发上, 祁明泽替她包扎完坐在她对面。苏以的这个极端举动, 祁明泽彻底投降。他不再赶她走, 不再死样活气,不再自己埋头在一个死循环的深渊里不出来。

祁明泽仍然痛若, 但是不一样了。他伤心但也愧疚,不甘心也后怕。祁明泽搓着自己的额头, 半晌他抬起头来,眼底浸湿,“你还是喜欢……爱他?”

“嗯。”苏以答。

“还是像原来那样就是爱上他了?”祁明泽很抗拒的样子。

苏以咽了咽喉咙上的哽噎, “对,我还是又爱上他了。”

祁明泽笑了, “傻瓜,小以,你真是个傻丫头。”

“对不起。”

祁明泽摇摇头,“你没有对不起我,也没有欠我, 有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是我最快乐的时候。”

苏以点点头,“嗯。”

“你姑妈要求很高,你知道吧。我的生活从来就不轻松,只有你在我面前的时候是我最轻松愉快的时候。”一个被寄予厚望的人,当然不敢有一丝的懈怠。要比所有人都先一步、站得更高,自然要比所有人都更用力。

“嗯。”苏以低下眼睛,一串眼泪滑落。脸颊边凑来纸巾,她接了。

“所以,谁也不欠谁的。”

苏以用纸巾擦了泪,抬起脸来看祁明泽。

祁明泽转脸看了窗户外,眼角的晶莹印着光点,他没再说话。好半晌,他狠狠一皱眉,又回头,“你真的爱祁樾舟?”

眼泪大概都被憋进了体内,苏以嘴巴里的液体变得异常丰富,她咽了咽,回答祁明泽,“我爱他。”

“他也爱你?”

“他也爱我。”

“这次你能确定吗?”

“确定。”

祁明泽笑了,他眼睛四处看,眼睛里的晶莹还是落下来。他眉眼拧紧了又松开,“这就是缘分吧,咱们没有缘分。我跟你,我们没有缘分。命里没有,我求了,但是求也求不得。”祁明泽顿了顿,“既然他肯不要命的护着你,也是爱你的吧,这次肯定是真心的了。”

祁明泽将苏以送出门。

他们和解了,他永远是兄长,她永远是那个喜欢他的小以。

苏以从门廊上下来,祁明泽就站在门边,高高的,他身上还是昨天的衬衫,皱巴巴的。是他从来没有过的不修边幅。

苏以走出去几步,又回了头,祁明泽正看着她,微微的笑着。

苏以站在阳光里,祁明泽站在门廊的阴影里。俩人看着对方半晌没有动静,最后祁明泽张开了双臂,叫了她一声。

苏以拧了拧眉,快步返回,走到门廊下,伸手抱住了祁明泽,祁明泽也垂下双臂紧紧的抱了她。

“记住,我这儿,不论什么身份,我永远疼你,爱你。”

“好,我记住。”

“让祁樾舟带你去医院再好好看看伤口。”

“嗯。”

祁樾舟就不该派小光给苏以开车,要是不派小光,此刻他就不会恼的大脑冲血。

先前从会议室开完会出来,祁樾舟打了苏以的电话,没人接。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打了小光的手机,小光实话实说。祁樾舟知道昨晚祁明泽在医院悄没声的走了,苏以今天肯定还得去找他。

他心有不快,却也没办法。

小光接电话的时候苏以刚从门廊出来,祁樾舟让小光开视频,他要看一眼苏以,结果就偏偏看到了那一幕,祁明泽抱着苏以的那一幕。

祁樾舟坐在椅子里,看着桌子上黑掉的手机。

小光在那一刻立刻挂断视频,画面就定格在那一幕。

这种断章取义的画面,任谁看了都冷静不了。何况祁樾舟本就对这件事惶惶不可终日。他担心祁明泽在苏以面前卖惨,担心祁明泽在苏以面前卖俏,担心祁明泽干脆绑架苏以,担心苏以被他动摇。

却又无法阻止苏以去见他。

祁樾舟默坐了半晌,一把捞起桌上的手机,翻到苏以的号码,手指却又僵住,停留在屏幕上。最终也没能摁得下去,手机还是被扔在桌子上,磕的咚咚两声。

门上被敲响,祁樾舟烦躁的叫进。老韩推门进来,说下午的安排,祁樾舟全程心不在焉,脸色又冷又硬。老韩纳闷,刚刚开会还好好的,不知道是不是他身体不舒服。一会儿景洪进来,老韩出去了。

景洪这些天专盯着祁明泽的动静,祁樾舟抬眼睛看景洪。

景洪倒因为自己带来的好消息乐呵呵的,没识出祁樾舟的不对劲。

景洪说那边突然没动静了,不知是祁明泽和人谈崩,还是良心发现,之前的安排都停滞了。

景洪松了口气似的汇报着情况,也注意看祁樾舟,却没从他脸上瞧出一点好来。景洪汇报着情况的后续和处理进度,祁樾舟却突然一掌拍在桌子上,“一样他也别想拿走!”

景洪:“……”

祁樾舟深深看了眼景洪,“继续盯,盯紧点儿,”对他挥了下手,要他出去。祁樾舟捡起桌子上的手机,要打电话。景洪脸色变得凝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被他的人疏漏了的事,但也只能先出去了。

祁樾舟打了阿森的电话,阿森一看快到饭点了,还以为祁樾舟是要说中午的安排,一进门就问他是不是要回家吃午餐。

祁樾舟眉头狠皱,“除了吃你还能说点儿什么。”

“出什么事了?”阿森无辜。

祁樾舟还握在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祁樾舟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烦躁的看了一眼,是小光打来了,他一把摁了。

阿森算看出来了,大概是又跟苏以闹什么别扭了。“不是你说的,人是铁饭是钢,什么事儿也不能耽误了吃饭不是。”这些天无论出了什么大事,中午一次,下午一次,祁樾舟总找机会从人堆、事堆里抽身,借口都是到饭点了。只有阿森知道他抽身不就是为了打个电话。

“谁的电话,怎么啦?”阿森小心的问。

祁樾舟一个字没有,动了动下颌,手上的手机又响起来。他握手机的手指越发的紧,修长的指节攥的发白。

祁明泽没动静了,祁樾舟只会想到苏以。祁明泽说过,没有第三种可能,要么断送烨煜,要么他要苏以。

祁樾舟举起手,想将手机扔出去,倒从指缝中瞥见一个苏字。是苏以来的电话,祁樾舟握着看,眼睛里的情绪起了落,落了起。

有那幕,有苏以的不接电话,有祁明泽的停手,祁樾舟就自己串连出一个画面。

铃声一遍遍的重复震着他的手掌,祁樾舟心中复杂,不是滋味。

苏以来电话,他有些意外,也不知是好是坏。

他接起来,放到耳朵边,眼睛里的情绪已经意味不明。他僵硬的开口,“喂,”

“你在公司吗?”

“在。”

“我能过来找你吗?”

“你要过来,”

“想你了不行啊。午餐没吃吧,我想过来,咱们一块儿吃午餐,你想吃点什么?”

“你过来吃午餐?”

“对,你想吃什么,我带过来。”

“我吃什么都行。看你喜欢的挑吧。”

祁樾舟的脸色从黑到灰,从灰到亮,就这么简单的几句话,推翻了他心中的惊涛骇浪。什么都没有,是他想多了。苏以不会不要他,她怎么会不要他。

这几天,这段时间,都相处的很好。他就差恨不得把人贡起来了。他没得罪过她,没惹恼过她,没欺负过她。

“你们到哪儿了?嗯,让小光开车慢点儿,不着急,慢慢来。我等着你。”祁樾舟温和的对电话里的人说。

阿森:“……”

得咧,雨过天晴了。

祁樾舟挂断电话,从脸到眼睛,颜色都明显不一样了。阿森故意问了句叫他进来是需要干什么。

祁樾舟收了手机,黑色光滑薄薄的一块,滑进西裤口袋。他侧脸瞥了阿森一眼,英俊的眉眼不那么冷了。“没什么,叫你中午自己安排。”

阿森嗤之以鼻的出去了。

他说吃饭,就横竖不对了。苏以说吃饭,那吃的肯定不是饭,一定得是仙丹。

办公室门合上,祁樾舟一个人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坐了,让人送了杯咖啡进来。他忽而琢磨苏以这是做了亏心事?来讨好他?眉毛压压。忽而忆起苏以那句大概是捂着嘴巴说的“想你了不行啊。”心里又亮堂开来。

手指握着深色的咖啡杯,抵在唇上喝下一口,抿了抿嘴,舌尖抵抵唇边。

苏以大部份时候爱害臊,胆子一大起来又什么都敢。祁樾舟看着落地窗外明朗的天空,脑子里是小光开着车,苏以捂着嘴说想他的画面。但没多大一会,另一个画面又盖过来。

祁明泽抱着苏以。

苏以从未来过公司里,更没有到过祁樾舟的办公室。

小光带着她,拎着一堆餐盒。小光、阿森这些人从来只为祁樾舟服务,那就是穿着皇马挂的,皇帝身边的韦小宝。他领着个漂亮女人,点头哈腰的样子,心不瞎的都能猜出个大概。而董事长的容貌和脾气是站在对立面的,谁都知道,他结婚了,他的宾客中向来女人少。而能让他的人亲自迎进来的,从来没有。

所以苏以这一路,成了个供人观赏的公众人物,一路上都有人瞧她,瞧这位能拿下那个铁血帝王的女人,果然国色天香。

只是苏以自己心不在焉,没注意这些打量目光。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都怪小光。

她和祁明泽拥抱后转头,却看到小光的手机正对着她,而摄像头尽头是祁樾舟!苏以一再逼问,小光老实招了,苏以便清楚了祁樾舟所看到的全部。

正好断章取义。

小光一路将苏以带到祁樾舟的办公室门外,他一双手都拎着东西。苏以上去,目光从“董事长办公室”几个烫金大字上收了。正要抬手敲门,身旁挤了个人来,是个中年女人,去过家里,认识苏以。

“是您来啦,”

女人客气殷勤,敲了门,厚重的门里传来祁樾舟沉沉的声音,叫进。女人客套着将门推开,就退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些人,就是从来对人不对事。多少有点儿双标了。

感谢“hwangwaijun”小天使灌溉营养液。

大家有没有喜欢男二,专栏预收《快快看穿我的心》差不多就是小以跟明泽的脑洞。天降敌不过竹马系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