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落入他的掌心 > 第44章 第44章

第44章 第44章


“对不起, 我不该说那种话。我知道你要的是你妈妈留下的财产,有特殊意义,我一时生气胡说, 别生我气。”

苏以沉默着将东西扔在后排,转脸回来和祁明泽视线对上。祁明泽目光温和,眉眼干净,脸颊清瘦, 几乎一个小时就又像回到了半年前, 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时候那种相处。

苏以默了一下,心上抑制不住的发酸, “我知道, 你可以下去了。”

“我坐你的车回去。”

“我还有事情要去办, 不直接回去。”

“我今天没什么事,不着急回去。”

“我不想你一直跟着我。”苏以脸上有些失色,她实话实说。

祁明泽只是笑笑, “从前我去哪办事你不也想跟就跟么,怎么反过来就不行了。小以, 还记得吗?”

从前这种事是常有的。

“那时候我, ”苏以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不安的神色, “我不懂事,给你添麻烦……”

“我从没有觉得你是麻烦, 现在我成你的麻烦了么?”

最终祁明泽没有下车。苏以安安静静的开车, 心里一阵阵的闷堵。

住宅、商铺全都变更为苏以的名字了,现在两处地方都在出租当中。仅商铺的月租金已经高达三十多万,一年就是几百万。所以这些年她从父亲手上拿走的,其实连妈妈的钱也没有拿够。虽然这些她早能算到, 但实际拿到手上还是有种受骗了多年的感觉。

从家里离开,苏以拿上所有资料,约见两位租客,人还没到,时间已经是午餐时间,她和祁明泽就近吃了顿午餐,午餐结束外面下起了雨,但苏以狠下心再次撵人。

“不是要签合同,不要我帮你看?”

“这种合同没什么好看的,况且我是甲方。”

祁明泽扬起嘴角,伸手揉了一把苏以的头,打趣她都当甲方了。苏以有一瞬间的恍惚,祁明泽的体温就笼在她身侧,闻到祁明泽身上清新的味道,时间就像回到了从前,不过也只一闪即逝。

祁明泽执意要留下来,苏以也没办法,因为下雨,她改了见面地点就在餐厅,两个乙方当然非常配合,也都陆续的来了。当你站的高了,果然看到的都是好风景。当苏以成了甲方,每一张脸都只会对她笑,礼貌谦逊、恭敬尊重。

更改了出租方信息,租金支付信息,事情全部办妥已经是下午,雨却一点要停的迹象也没有,苏以准备去一趟和熹乐,当然不能带着祁明泽,祁明泽也总算妥协。

从餐厅出来,俩人站在餐厅门廊前,一步之外是门廊檐口连成线的雨帘。

“记得吗,好多年了,有一回学校门口,雨下的比这还大,我来接你的时候,你哭的稀里哗啦的。” 祁明泽将手伸出去,到雨里,雨水打在他冷白细长的指节上。

他说的是苏以上高中的第一天,地方不熟,没带伞,打不到车,小小的人哭成了泪人。“我还愁怎么哄你,结果一杯奶茶就乐了。”

祁明泽笑着回头,甩了甩手上的雨水,清洁的水滴从他指尖滑落。他看着苏以,满眼深深的笑意,只是对视一眼,苏以就低下眼睛去,祁明泽眼底闪过一瞬的疑惑,只是苏以兜里突然响起手机铃声,一切有的没的都被打碎。

苏以低了头掏手机,是祁樾舟打来的,她只看了一眼,直接挂掉了。

苏以将手机放进包里,她的车就停在街边的临时停车位上。她将包挪到身前,“那我先走了。”

苏以是准备一口气冲过去,祁明泽一把拉了她的胳膊,将手上餐厅里拿的伞塞进她手里,苏以抬眼睛看人,手上没有接。中午就下了雨,餐厅里为客人预备的雨伞早被借光了,就这一把还是餐厅员工自己的。

苏以拒接,“我不用,你拿着一会儿好用,打车也不一定在哪停。”

祁明泽还是没有放手,“小以,记着,无论什么时候需要我,我都在,就像从前。”祁明泽明朗的弯了弯唇,松手。

苏以手臂落下,茫然了一瞬,还是转身走了,她光着脑袋,鞋子蹚着地面的薄水朝停在雨中的那辆红色宾利跑去。

祁明泽手指握紧手中的雨伞,看着苏以一点点消失的背影,眼睛变深,视线模糊。

他想到一年前的今天,那天他最怕面对的事还是发生了,他看到很多画面,祁樾舟将戒指带上苏以的手指。

雨越下越大,最后从河将车开到路边,撑着雨伞走到祁明泽跟前。

“祁总,是回去吗?”

“回去吧。”祁明泽木讷讷的说。他迈步走进雨里,从河撑着伞追上他,他肩头已经被雨水浸湿。

海棠楼果然特别,才3月已经有各种花陆续开放,当然以海棠为主,各类藤茎类花草匍匐在墙面,缠绕在河塘边,青草长的像人造的绿毯,苏以虽然看惯了祁家的园子,但海棠楼下的风景也着实够看。

苏以站在客厅的一道落地窗前,看被雨水浸泡着的一切。

东西拿到了,以后这一切外婆可以无忧享受,她很开心,非常开心,即使祁樾舟又来了几通电话。最后她接了一通,他问她去哪了,她反问,她不能出门么?他默了几秒没说话,他也知道理亏?苏以觉得好笑,因为她心情好,对任何事都只想笑。

“没事就早点回家,雨大,要不要我开车来……”苏以只听到第一句便将电话挂断了。

清溪山,祁樾舟站在二楼的客厅看着窗外的雨帘,电话里的忙音将他的脸越拉越沉。

原先听小光说苏以出门开了新车,她接受了,原本挺高兴,从邺城回来,他没去公司,直接回了家。开了一天的会,身上全是香烟味,他还特意换了身干净衣服,穿了件浅色衬衫等在这方,想看着苏以开着新车回来。

时间一点点流逝,天色越来越暗,祁樾舟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直到手机响了一下,他拿出来看,以为是苏以来的消息,却看到发信人的名字是一串字母,头像大概是个女人的全身照,没点进去看不清什么模样。他难得用一次微信,通讯录也懒得管理,不知道是谁,头像右上角来信数量一个个增加,他点进去,弹出一串照片,先是模糊,很快清晰。

苏以和祁明泽是照片的主人翁,而发信人是秦汐婷。

“祁哥哥,这是我偶然遇见的,犹豫了半天还是告诉您算了。您这么好,真不该被戴绿帽子。”

祁樾舟牙关紧咬,英气的面孔越发的冷硬。退出微信,打开一个定位软件,地图上的红点位置在和熹乐。他从楼上下来,只叫了阿森,报了地址。祁樾舟浑身明显的低气压,阿森直觉有事,便也没有带多余的人,车子驶出园子,直直的进城。

结婚纪念日,祁樾舟准备的浓重,楼下餐室里没有开灯,偌大的餐桌上设着两副烛台,幽幽的烛火随着空气的流动摇曳,一张椅子前的桌面上放着个精致礼盒,是给将入坐这方的主人的礼物。人没到,满桌子讲究的西餐已经在一点点失去温度。

菜品本该是一份份上的,阿森被祁樾舟叫走的时候,不得不作主让今天特意请回来的私厨将菜全部上完,人家也好收拾回家。

祁樾舟一报地址,阿森便猜了个大概。

今天一大早他们就去了邺城,马不停蹄的办事,他们倒只是跟着,祁樾舟是一分钟也没息过,就是为了下午能早点回来。

他们在外边是把时间算到分秒,谁知回家明明就在安城的人倒迟迟不回,就那时祁樾舟也还是心情大好。他还感叹这人脾气变好了,所以女人有时候闹闹也是有助于双方关系良好发展的,结果他是猜中了开头,猜不中这结局。

阿森不知道照片的事,只是看祁樾舟脸色难看得很,他知道肯定没好事,也不想多问,触祁樾舟霉头。

祁樾舟在后排,手中握着手机,手机程序窗口始终保留在定位软件上,他眼睛却大部份时候闭着,脑中轮流切换着那几张照片。

看得出苏以的不想理睬,更看得出祁明泽眼中的虎视眈眈。

他太明白一个人从毫无感情到被热情感染,最后变成感情的过程,只需要那个讨好的人再热情一点,再黏人一点,直到让你不习惯缺少,然后不自主的去注意这个人,了解这个人。到时候一点小矛盾,小摩擦又算得了什么。

如果苏以知道了祁明泽的所有……最后也知道了他的所有。

祁樾舟不敢这么想。

他睁眼,让阿森开快点,再是一路无话,在快到和熹乐的时候却发现屏幕中的红点移动了。祁樾舟让阿森改了道,最后却是一路追着回了清溪山。

苏以将车驶进车库,完全不知道随后回家的祁樾舟。

今天是她的好日子,一切都很顺利,她心情很好,在和熹乐陪外婆吃了晚饭,先前预备索性在和熹乐陪外婆住一夜,后来琢磨了一下,难得今天如此顺利,也许趁这个好的势头,能把所有事都在今天一起了结。

窗外雨声窣窣,苏以从电梯出来正好遇见霞姨,霞姨有几分惊讶的样子问她这是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家。

“去看我外婆了,晚饭我已经吃过了,你不用管我,忙你的去吧,”苏以只是想和霞姨打声招呼,免得让她们等。

“但是……”霞姨正要说什么,苏以正准备上楼,刚下去的电梯又上来了,门打开,祁樾舟一人站在当中,电梯里的暖色灯光落在他暗沉的脸上。

霞姨闭了嘴,苏以很久没有了的认真看了祁樾舟片刻,三月初降雨,乍暖还寒,他身上穿的仍是西装,只是西装外罩着件同色系的风衣,从上到下深沉的藏色里是件浅色的衬衫,人看着干净清爽。他这个人好像时刻都是这样的,就像没有人能让他失去理智,没有人会影响到他的生活。

迎着祁樾舟的目光,苏以抬脚,进了电梯,伸手摁了2楼,关上门。

“祁樾舟,咱们谈谈。”

在苏以打量祁樾舟的同时,祁樾舟也在打量苏以,他的打量却是满满的疯狂的嫉妒。苏以身上的每一处,她的眼睛,干净的脸颊,软嫩的嘴唇,细的不胜重力的脖子,祁明泽站在她跟前的时候,又是如何在看着她!

苏以说谈谈他一字没有,只是跟着她出了电梯,进了卧室。看她脱掉身上的大衣时,却在想祁明泽有看过这副风景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