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落入他的掌心 > 第39章 第39章

第39章 第39章


园子里, 苏以态度决绝,一句话也不想多说的意思祁明泽看的清楚,也看的心凉, 更不知道是如何他们就走到了眼下这种地步。

他从没有想过要在她的身上得到什么,他只是希望她幸福了。

苏以说明了回来的原因,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如果祁樾舟强迫你,告诉我, 我不会放过他!”趁苏以还听得见, 祁明泽最后说了一句。

苏以大步的离开,她听到了, 只是没有任何反映, 她努力控制眼睛里的湿意。比起祁樾舟, 她更不想见的人就是祁明泽。原因太多,理不清,也不想理清。大概还包括姑妈的那句“就算我不嫌弃她的身份”这是她没办法忘记的。

别的事够多够乱了, 也乱的她不敢去理会,而这句简单明了的话, 这句嫌弃, 是明明白白的毁了她的自信,毁了一个努力的将自己绷直的人的尊严。

她当然知道自己的境地, 而就像她在林未面前不会有什么地位这种说法,在外婆面前在舅舅面前也更没有这回事, 她以为在他们的面前也是如此的, 然而不是,从来就不是。

苏以脸上是说不尽的失意、颓丧,她花着眼睛没走多长一段路,就差点和小光撞上。小光没有及时避让, 是因为那头的祁明泽。苏以还没能走出祁明泽的视线,他还在那头看着苏以,此刻又看着小光。

从来阳光英俊的男人,此刻像被祁樾舟感染了一般,身上多了许多黑深深的气质。高高的,冷冷的站在小道尽头。

小光忙的错开祁明泽的眼神,“太太您这是干什么去了,跟我回去吧,董事长在到处找您。”

苏以站稳不悦的扫了眼小光,将小光扶她的手推开,继续走路,“他找我做什么。”

“就是看您不在,担心你。”

苏以轻嗤一声。

祁樾舟她都不顾及了,当然更不会理会这些惟祁樾舟是从的人。他们没有是非黑白,没有自己的思想感情,就算她真诚的尊重他们,但如果祁樾舟哪一天要翻脸了,她在他们眼里就只会是一个可怜的麻烦。

“你告诉他不用担心,我就是去见小祁总了,又不是外人。”苏以大步的走,小光听的一脸煞白。两个人一路朝建筑去,很快他们两个突然就和祁樾舟“狭路相逢”了。

祁樾舟高高的站在那头,出来室外他身上穿着大衣,暮色降下,园子里的灯已经点亮,他站在一处灯下,暖色灯光落在他干净的黑发上,他等着他们走近,面色由冷转淡,眼睛在苏以身上逡巡。

“您可别这么说,董事长听了会不高兴。”小光小声跟苏以说话。

“你是要我撒谎,你不都看见了么。”

“我没看见,就看见您一个人了。”

果然走近,祁樾舟第一句话就是问苏以去哪儿了,干什么去了。苏以看了眼小光,小光眼光光的看她,“你问他。”苏以丢下话,直直的从祁樾舟身边走开。

“太太在园子里透气,天要晴了,还有夕阳呢。”小光赶紧回答,就看到祁樾舟的脸色明显好转。

其实他还是满好哄的,至少在苏的事情上是这样。

餐桌上祁樾舟问苏以,“小光惹你啦?”

苏以不理,只是自己吃东西。祁樾舟一条手臂搭在苏以椅背上,手指握上她的肩膀,“这么多人,别做脸做色的,嗯?”

祁樾舟近在身边轻声和她说话,苏以手上握着餐具,目光从盘子里抬起来,转了脸看他,在唇上扯出一个僵笑,算是回了祁樾舟的话。

苏以的倔强程度这段时间祁樾舟算是见识了。

真是一点余地也不留。

晚餐设在宴客厅里,因为还有场表演,餐毕,苏以被祁樾舟拽着在前排坐下。表演者是一位颇有名气的方言老相声艺术家。

祁家现在的状况与这气氛多少有些不合,只是这场表演早在老爷子生日那时就预定下了。

老爷子这次家宴有身体原因,大概也有情绪原因,从头到尾连假笑都难得,这场表演总算在他脸上看到笑容了。

台上,老艺术家方言亲切,言语诙谐幽默,讲的都是接地气的生活锁事,台下掌声雷动。

但祁樾舟从头到尾就没怎么看台上,他看苏以,看她偶尔皱眉,偶尔转脸来剜他一眼,不悦他看她。

祁樾舟朝苏以倾身,“我就是看看你凭什么这么有底气。”

苏以侧脸,昏暗中对视,她反唇相讥,“那你看出来了吗?”

“很漂亮,眼睛也好看,嘴巴也好看,”祁樾舟一双眼睛细细的在苏以面孔上流转,又低眼睛看向苏以的胸口,室内穿的不多,苏以身上的针织长裙很露身型,“身材也不错,是有傲气的资本。要是少皱眉,像以前多笑,就更好了。”

台上又暴妙语,周围在哄笑,鼓掌,苏以侧脸看了下不远的老爷子,“我看爷爷身体好的也差不多了,离开这个地方,以后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我会多笑的。”苏以对祁樾舟扯了扯唇,一把推开祁樾舟搭在她椅背上的手臂,要起身离开。

祁樾舟一把握住苏以的手腕。

“放手!”

“你不想要苏家的房子了么。”

“祁樾舟。”

“一会儿还有烟花要放,我想看,你不能让我一个人看吧?”

苏以狠狠的瞪着祁樾舟。

等到表演结束已经十点多了,园子里一方空旷的草坪上早布置好了烟花,一众人都从建筑里出来,都裹上厚外套。

早些年烟花会放到临近12点才燃放,近年老爷子身体每况愈下,便不等12点了。

老爷子的轮椅一安定,草坪那头烟花此起彼伏的升空,炸开,多彩绚烂,轰轰隆隆的声音里夹杂着草坪上欢闹的人声。

祁家自己人不多,但加上亲朋,参加的是家宴,就少不了带着孩子,园子里的佣人也都来了,草坪上聚了不下百人。

有专门的烟火师负责大型的烟花,还专门备了些小的烟花可以自行燃放,草坪上孩子妇女欢闹不已。

林未也早挤到了苏以身边,将苏以拉到草坪里,递给她一根烟花。她们已经好几天没见过面了,通电话苏以都叫她好好做好自己的事,既来之则安之,苏以是这和说的,林未觉得苏以说的有道理。她也希望苏以每天都是快快乐乐的,没有什么会比健康快乐更重要的了。

林未帮苏以点燃一根烟花,俩人举着,各捂着自己的一边耳朵。一束束的高亮从她们手上升空,炸开一团小小的烟火。林未乐着,苏以仰着脸,脸上是与林未相同的笑容,脑子里却想起了上一次看到烟花的情形,那是在纽约。

草坪边,祁樾舟看着那边的人,掏出手机撇开林未,将苏以一人装入屏幕,拍下。

烟火在她身后轰轰烈烈的炸开,她仰着脸,微卷的长发温顺的垂下。

手机放下,祁樾舟侧脸看小光,“你想个办法,把她领开。”

“谁啊?”

祁樾舟眼神突然不悦,小光一下明了,“我跟人家又不熟怎么领开。”

祁樾舟郑重道,“长着脑子就该多动动,去。”

“……”这不是为难人吗!

最后小光编了个极其蹩脚的理由把林未给骗走了。说什么他们这边厨房里的人都放假了,要过了年初三才会回来,问她要今晚宴会用剩下的面包,拿回去明天吃。

苏以看小光,小光心虚的不看她,领着林未走了。果然很快,祁樾舟就出现在了背后,手上握着一把和林未给她的一样的烟花。

苏以目光落下,转身要走,祁樾舟一把拉住。

“刚才康秘书说老爷子问她,要她好好看看我们是不是还在闹别扭。”

“这不是早晚的事么?”苏以反问。

“那也得到时候再说。”

祁樾舟二话不说,将手里的烟花一把塞给苏以,只抽了一根。“拿着,看我给你放烟花。”从兜里掏了打火机边点边侧脸看苏以。

苏以没有好脸色。

“笑一笑,别整天苦大仇深的,小心年纪轻轻长皱纹。”

滋滋的声音从烟花头上冒出来,祁樾舟不对着天空倒递给苏以,头就冲她,苏以吓的一跳闪开。

“祁樾舟!”苏以吼。祁樾舟明知道还得燃一会儿,所以就追着递给她,但以防保险,也只是大概对着她的,不过苏以已经吓的跳脚了。

“你拿开,你不准对着我!”

祁樾舟看着苏以好笑,他伸过手去一把将人揽了回来,压在了臂弯下,另一边手将烟花举起,一束明晃晃的火焰从他手上升空,响亮的在空中炸开。

苏以吓的一抖,举手捂耳朵。祁樾舟低头看怀里的人,嘴角扬起。

“要不要自己拿?”他好心情的问。

“不要!”

祁樾舟再没松过手。

“跟林未就能放,跟我就不能。”祁樾舟身体高大,像大人逗小孩儿一样,就将苏以圈在怀里不放,还点燃了一直握在苏以手上的一把烟花。

烟花滋滋的响,苏以吓傻了。

一根烟花握在手上也有些害怕,这么多都点燃了她不敢拿。

“祁樾舟你拿去!”

“不要。”

“你快拿去。”

“你求我。”

“祁樾舟!”

烟花眼看就要冲出来,苏以急的跳脚,祁樾舟就看着人不怀好意的笑,这种笑容于他很少见,阳光明朗,英俊的眉眼像有光,可是苏以已经不在乎了。

最后一刻祁樾舟才一把握住苏以的手举了起来,一束束的烟花接二连三的从他们手中冲向天空,爆炸声更响,苏以吓的尖叫“祁樾舟!”。

“叫吧。把心里藏的怨气、委屈都叫出来。”

“祁樾舟!”

“大声点。”

“祁樾舟你混蛋!”

“再大声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