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横扫星穹 > 第四章开赌

第四章开赌


太阳渐渐西落,黄昏即将来临,扬武中学此时热热闹闹了起来,学子们熙熙攘攘。

走路声、跑步声、吵闹声、嘻戏声、快乐声各种声音混合在一起,显示终于放学了。

高三(4)班此时呈现一种奇怪的现象,全班同学和班主任,竟安安静静的座在教室里,(4)班56学生没有一个回家,心情似激动,又似兴奋。

萝莉班主任那双下大眼睛像要喷出火来了,焉红的脸蛋,生气的大声道:

“什么,你俩要上战台比赛,我不同意。”

“班主任,我俩双方都同意,其他人干涉无效。”刘鑫不想错过,这次手刃仇人的机会,站起来提起反抗。

战台,固名思义,是用来战斗的平台。

之前学校里没有所谓的战台,由于灵气复苏的爆发,各种生灵进化的很强大,这个世界也变成弱肉强食。

人类也为变更加强大,人人修炼,竟争就激运,人与人的予盾也随着增多,为了减少伤亡,学校专门设置了战台,光明正大解决予盾。

所以私下不能战斗,被学校抓到了要么严重处分,要么回家滚蛋。

战台还专门设置一条不成文规钜:如若发生予盾的双方人同意上战台,其他人一律不能干涉。:

班主任气急败坏看着刘鑫,然后叫他跟随自己出来一下。

等他俩出去,教室里瞬间无比喧闹,一群学生在下面叽叽喳喳。

其中一个学生道:

“是与极恶组吴天那个家伙比赛吗?听说前几个星期,极恶组在校外搜刮几名学生保护费,其中还有俩名学生气血高达100点了。

“他们倚仗自己实力与人多,万万没想到,就不用吴法出手,吴天就一个人敢翻了他们。”

另一个学生答道:“前几天我看到了,那几名学生的父亲来学校申请休学,他们恐怕要留在医院待几年哦。”

吴天的小弟自豪的讲道:“那个渣渣,血气才比正常人多五点,胆敢与天哥(吴天)比。”

“那是,也没看我天哥是一个怎么的人,那是除了尖子班,为数不多达到养肤阶段的人。”

“这下好啦,敢抢天哥的女人,这下被天哥光明正大打残。”

“要不我们赌赌,他能撑天哥的几招?”

“我敢打赌,撑不住了天哥三招。”

“彻,天哥一招就把他打扒下。”

其余围绕在吴天身傍狗腿子学生,一边奚落刘鑫,一边使劲拍吴天的马屁。

辛标越听越生气,圆胖的身体立马站起来,另一手抓着书本狠狠的摔在桌子上。

“砰”

众多学生被突如其来爆破搞呆了,教室顿时安静了片刻。

“在座的诸位,你们有的看不起我的兄弟。

“敢不敢与我打一个赌,我兄弟刘鑫与所谓的吴天,对赌为2:1。”

“假如我兄弟刘鑫赢了,各位就2倍的赔给我,若输0.5位给你们。”

“诸位,你们有的对我兄弟不自信,又不敢赌,你们连垃圾都不如。”

辛标朝向众多学生,胖胖的脸想显示出气焰嚣张的样子,却显现出另一种可爱的姿态,圆圆嘴霸道的讲。

往后,辛标打开炎黄论坛,点击自己的账号,开出赌注房间。接着,他平放手机,弹出一个巨大光慕,里面播放正是房间,向四周转一圈,嚣张的讲:

“反正老子有钱,你们随意。”

炎黄论坛,在这个灵气大潮流、大时代,不仅古武发展,而且高科技也随着进步,这大项目是由炎黄联邦开拓出网络虚拟技术,便宜群众交流、公平交易等等。

在论坛里,如若做出不守信用,违背联邦定下的规律,会受到联邦的严惩。例如罚款、进狱、甚至情节严重者击毙。

这也就辛标为什么取赌,不怕极恶二人组毁约啦。

另一边,文尧尧一脸花痴的注视辛标,就差没流口水啦。

她感叹着,没想到,阿标发起飙来,又霸气又帅气,不愧是她看中的男生。

“挺狂的,不过我喜欢,这样虐起来才有感觉。”

“好,我跟了。” 吴天用双手掌向那绿油油的头发抹了抹,显得非常自信,狂妄的对辛标讲道。

吴天招集了众多小弟,向他们索要钱财,凶神恶煞的讲道:

“我敢打保票,百分之百蠃那废物,蠃得来的钱,借多少我会还给你们的,剩下都是我的。”

那群小弟感恩待德的望着他,能拿回来他们的成本回来,真的是谢天谢地,至少没有被勒索连裤子都没有。

众小弟纷纷上交钱财,累积为4000块。

超出了吴天的意料,看来,每天向他们收的保护费少了,明天得增加了。

“二弟,不能坏了我们极恶二组的规律,我们那群小弟该赢的,还是要一文不留给他们。”

“不能寒了兄弟们的心。总之我们极恶二人组也是有良心的,不是臭名远扬的。”

“二弟,也不能让人家小看了极恶二人组的财力,我出10000,交给你了。”

一尘不染的白衬衫的吴法,犀利的眼眸透过眼镜射向小弟们,微笑的讲道。

小弟们有种寒栗的感觉,不过他们还是点头哈腰,心里却暗叹着,信他个鬼,这个眼镜蛇坏的很。

“是是,大哥。”吴天那副狰狞的脸,一脸赔笑道。

他再加上自己的6000快,总共凑齐了20000。对于学生来讲这都是一笔巨款了。

赢了话,就会得到100000,这可是一笔巨大的款了,当然他们都没想过输。

吴天直接拿出他的手机,打开炎黄论坛账号,点击辛标开赌的房间,直接打入20000,语气颇为倡狂:

“我已经加入了,等着收钱吧。”

“没事,老子就是有钱。”

“就怕等下你们哭鼻子。”辛标开怀大笑,心里却暗想,寿星那家伙,没有打不握的战。即使输了,老子有的是钱。

这时第二组前桌, 有道微胖的身材,又可爱的瓜子脸,抹满焉了红,跺着脚,气愤道:

“那些人真的没眼光,没一个支持我的啊标。”

“太气人了。要不同桌,咱俩支持他们,就算是输,至少不让阿标在气势方面弱。”

文尧尧望向那道靚丽的少女,希望得到她的支持。

一道明媚阳光倾泄在美少女的脸庞上、玉手上、书本上,犹如画中仙女活了过来,正在读经书。

晃听到同桌的话,江雪纤纤玉手盖住了书本,讲出了一个非常气人的话。

“他会赢的,不用担心。”

“谁,刘鑫吗?”文尧尧不可置信看着自己的的同桌。

只见江雪微笑的点头,像似胜算在握。

“完了,完了,扬武中学的校花坠入爱河啦。”文尧尧一脸黑线看着她。

文尧尧心想,果然陷入爱情中,智商都为零。

看看文尧尧奇怪的表情,江雪一脸无语了。

但,她不可能喜欢他,也不想喜欢他,要不然会招来杀身之祸,江雪在心中默默的感叹着。

江雪直接掏出手机,专发10000给文尧尧,露出调皮的表情:

“给你啦,同桌。”

“白赚了10000,嘻嘻嘻。”

一脸陶醉的江雪,文尧尧脸色无语的,偷偷视着她,这个孩子,无药可救了。她默默的再加10000快,下注到里面去。



与此同时,在(4)班的走廊旁边,有一男一女正在交谈什么,身高体形相差不几。

那女就是关月班主任,正想说破嘴皮子,来拒绝这场比赛。

“班主任,我实话实说,己经在炎黄论坛上缔结了契约。”

“若我拒绝比赛,后果你也知道。”刘鑫侃侃而谈。

班主任的脸色苍白,愤怒说道:

“什么,你这混蛋,我还是你的班主任,什么都不提早讲。”

“都不想想后果,就乱来。”

“算了,你若肯拒绝,我有办法。”

“班主任,我不想你为我付出代价。”刘鑫心中坚定道。“况且我与吴法吴天积怨己久,不想其他人干涉,趁这一次有个了短。”

既然你的心意己诀,我也不便阻足。”

“不过你要小心,那吴天表明上他是达到了养肤阶段。”

“但他还有个底牌,他把《战技十二式》之一巨猿轰,己修到精通了。”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去送死,但我还是支持你。”

“这个是一品灵器防护珠,可以护你30秒,不受到伤害。到那时,你不敌便认输。” 关月班主任精致的红唇,慢慢的解释着。

她左边手拿起来了一颗透明珠,中间闪耀着红光,那是珠子的核心,随后丢给刘鑫。

“还有,记得向它释放你的气血之力,它的防护就打开了。“

“我只是借给你哦,不还打到你哭。”班主任开玩笑的讲道。

“借给我东西,就是……”刘鑫最后一个“我”字没说出口,班主任瞪了他一下。

接着,刘鑫右手紧握小珠子,跟随着班主任回到了班里。

喧闹的教室,忽然之间变得安静起来了。

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直接宣布:

“想下班的,就下班。想看比赛的,就去看。”

讲完后,班主任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出教室。

突然教室又变得吵闹起来。

忽然,一向舍不得离开座位的极恶二人组的吴法,诡异的朝向最后一桌最后一组,临近了刘鑫的身旁。

辛标首先跳起来,大嗓门喊道:“想干啥,还想赌是吧?哥陪你。”

坐在一旁的刘鑫,头上一排的问号??心想要搞明白,不然被抗了怎办?

随后,辛标靠近刘鑫的耳边叽叽喳喳了几句。

“啥!!!不愧是我的好兄弟,有魄力。”

“另外借两万,赌我赢,到时候还给你。”刘鑫脸皮厚向辛标讲。

“好勒。”辛标一副老子就是钱,随便借,丝毫不怕破产的应道。

吴法也不急,在一边等待他俩交流完。才顺嘴的插话:

“刘鑫,我对你右手那个珠子感兴趣,敢不敢和我一场豪赌。”

他的右手紧紧的握住防护珠,这时候刘鑫万万没想到,他漏了一件事,忘了把防护珠放入口袋中,竟然被这条毒蛇发现,蛇眼真是毒啊,要想把他置以死地呀。

刘鑫平静的讲道;“我没兴趣,并且你也没有与之相应匹配的东西。”

“我有呢?”吴法微微一笑,左手从口袋里捧着一颗闪耀着白光的晶石,那一块光耀闪到三人的眼睛。

“那是?灵...石。”

“那耀眼的光芒,不是普通灵石,足以说明那是一品灵石。”辛标惊呆了,张着嘴,勉勉强强讲出话来。

“是的,没想到你有这见识。”

“怎么样,刘鑫,足以和你那个手中一品灵器配了吧。”吴法又露出那讨人厌的微笑。

吴天转过头来,正好看到这一幕,急急忙忙的向吴法讲:“大哥,你怎么能……”

“我说了算。”吴法一改之前的微笑,狰狞道。

吓得吴天生生的把后面几句话咽下去。

其实吴法明白,待到明日,就把这一品灵石上交到上面的主子去,己经跟他们的主子交流好了。

一但没有了,他们可能没有活罪了。也是极恶二人组从来没想过他们会输在刘鑫的手中。

此时此刻的刘鑫,眼瞳死死的盯着灵石,脑海只剩下这三个字:拿下它、拿下它、拿下它……

这三个字在脑海重复无数遍,刘鑫硬生生把它卡住了。重新调整思路,他明白,一旦下注。

假设输了,他得免费为班主任打几十年甚至一生的工。赢了,他就能唤醒他的恩师啦。

对他来讲,这是一场人生赌博。输了,以后就成为打工仔吧。赢了,有机会踏上人生巅峰。

但是,目前他只想救醒他的恩师,报答往日的恩情。也是,以他的底牌未必会输给吴天,拼一拼单车变摩托。

刘鑫伸出右手手掌,那颗透明的珠子核心,闪照着刺眼的红光,与吴法左手手掌闪耀白光分庭抗礼。

辛标惊愕失色啾着自己同桌:

“卧槽,那,那是一品灵器。”

“还是稀有的防御灵器,防御灵器中的极品防护珠。”

“这可是市值十多万,连咱们武扬镇都不见得有。”

“我同意你,不过你的灵石还稍微差那么一丢丢。”刘鑫举起自已的食指,对比道。

“寿星说的对,至少你再加上一个增血丹,这才对等。”辛标调侃道。

吴法左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不起眼的丹丸,表面乌黑黑的,答道:

“你讲的是这个东西,不好意思,我有。”

“卧槽,你是移动的宝库吧。”辛标膛目结舌讲道。

刘鑫拿出手机,点击弹出光幕,接着讲:

“好,就这样定了,我们直接缔结契约。”

吴法也做同样的动作,微笑着说:

“好啦,缔结完成。”

“我好心提醒你,灵器作为赌注,在战台上是不能用了,哈哈哈哈”

吴法叫上吴天,向战台大笑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