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不正经的小小官 > 第372章 线索断了

第372章 线索断了


田朝阳和杨济同回到酒店后,田朝阳把情况向二位领导做了汇报。
罗冰和周伍德的脸色也很难看,唉!罗冰叹气说道:杨县长,有些话我本来是不想说。现在想想应该是告诉你,这个那红的身份可不简单。
“他父亲是副部级的领导干部,是哪个部门?我就不告诉你了,免得你听了晚上睡不着觉……”
杨济同一拍大腿,心中暗道:我现在也睡不着……
“……,她的外公更是赫赫有名,曾经是开国领导的随身医生。我跟你这么说吧,她的父母出身来历不凡,她上面有四个哥哥,这四个哥哥在各个领域也是颇有建树,可以说是一辈更比一辈强,她是家中独女,……”
田朝阳没想到那红的身份这么复杂,羡慕吗?心中多少是有一点,因为人家一生下来就有着普通人难以企及的荣华富贵。不过很快田朝阳便释然了,现在是新社会,早就人人平等了,我还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呢?我跟谁提过?我炫耀过吗?
杨济同确实吓了一脑门子汗,扭头出去给他老伙计又打电话去了。把那红的身份告诉了马洪满,让他心里有个数,千万别干出什么不该干的事了。
至于他会不会慑于那红的身份而放人,那就只有老天爷知道了。
马洪满嘴里还是那套老词, 死活不承认,这事是自己策划的。挂断杨济同的电话后,迅速拨了个电话出去,交代了几句。
这个时候田朝阳接到了龚尚打来的电话:告诉他已经有了初步线索,并且追查到了嫌疑车辆。这车在城里转了两圈,向城南去了,正在做进一步追查。由于车辆使用的是假牌照,所以找不到车主的信息。
这消息虽然没什么太大的意义,但最起码说明了一点,警方还是有能力差到车辆下落的。总比两眼一抹黑,胡乱猜想强。顺藤摸瓜总能找到它。
田朝阳也就把这消息汇报给在场的各位领导。三个领导里最上火的就是杨济同,他直接抢过田朝阳的电话,命令龚尚要尽快确定绑匪车辆的位置,天亮前,找到其最终的下落。
周伍德关心的说道:书记,你回去休息吧!我盯着就行了。话说完,又劝了杨济同一句。
“我,我再等一会儿……”
这一等又是一个多小时,杨济同屁股上就跟长刺儿一样,说什么也坐不住了。因为龚尚那边始终没有新消息传过来,他让田朝阳打电话问问?
田朝阳一问才知道,车辆在南郊失踪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唯一的线索就是知道车辆进了大货车的停车场,现在已经派人过去了,估计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查明是什么情况。
田朝阳把情况跟几位领导一说,周伍德再次劝说两位领导回去休息。
“周局长,那就只能辛苦你了。人家院方的领导到了后,你想着通知我”。杨济同虽然心中焦急无比,但也不强撑着了,跟在场的几人打个招呼,开车走了。
周伍德今晚肯定是没觉睡了,该布置的要布置,要居中调节调度。田朝阳也就先把自己的姐送回县招待所,她跟着熬夜也没什么用。
到了招待所楼下,罗冰下车的时候那是哈欠连天,眼皮子都开始打架,田朝阳看她这样有些不放心,下车把她送上了楼。
“诶?你干嘛去?现在都已经这个点儿了,你就在我这儿凑合就得了”。
罗冰见他要走,竟然主动开口挽留他。
“啊?”田朝阳明显的一惊,笑着开口道:姐,这可不方便?
“你都叫我姐了,有什么不方便的。又不是脱衣服睡觉,都说了是凑合”。
田朝阳知道自己这姐是真心疼自己,那自己就更要为她排忧解难。
“姐,你先休息吧。我还要再去一趟交警大队那边,嫌疑车辆在南郊失踪了,他们一时没有进展,我过去看看能不能帮上点忙”?
罗冰上前素手抚摸着他的脸颊,柔声道:去吧!实在熬不住了,就找地儿休息一会儿,他们也只是想要攻奸杨济同,那两个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田朝阳转身走了,罗冰用手抚摸他脸的这一刻,让他觉得很熟悉……
“小表弟还在世的话,也应如他这般年纪,这般的俊朗……”
“唉!爷爷交代的任务我还得办,就是不知道这酿酒的人是不是大姑父,小姑是不是跟在他身边,……”
田朝阳赶到交警大队时,正赶上龚尚要出门。那辆商务车在南郊进了停车场以后就消失了,所有相关路口的监控设备找了个遍,没发现任何踪迹。
龚尚也是脑袋疼,这车难道还会隐身不成?怎么就没了呢?
田朝阳把自己暂时扔在交警队,坐上龚尚的车,两个人一起赶往事发地点,龚尚也就把情况跟他交代很清楚。
田朝阳是个不信邪的,他不相信这车能无缘无故的失踪,肯定是有些人故意玩神秘,诱导他们犯错。
“龚哥,你是副大队,你们大队长叫什么?”
“唉我说,老弟。你现在是县委办的副主任,怎么不知道我们大队长叫什么”?
“我这不是才上来吗?县里各级单位的许多人我还不认识。”田朝阳说了句大实话,一直在乡里混了好几年,而且还不怎么受人待见。我不是刘磊介绍,龚尚他也只是闻其名,想要认识还要有机会才可。
“大队长名叫何立强,是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兼任交警大队队长”。
田朝阳默默的就把这个人名记在了心里,突然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好像培训捣乱请假的人名中,就有这个名字。
田朝阳心里琢磨着事,很快就到了这停车场。这个点儿漆黑一片,只有几个民警同志等候在此。见龚尚到了后,把现场的情况做了详细的汇报。
车确实是进来了,但怎么出去的不知道,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消失了?这些民警已经把这个地方搜了个遍,就差挖耗子洞了。
这停车场倒是有监控,四个坏了仨,就门口防止逃费的收费的这个能用,但也只拍到了车辆进来,没有看到车辆出去。
门口的看门大爷更是一问三不知,眼神不好是耳朵也不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