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六零彪悍女厂长 > 第32章 第 32 章

第32章 第 32 章


众人都没想到阮瑶看着这么瘦弱力气这么大, 居然把人撞下河去。

除了一个人,这人就是阮兴国,上次被阮瑶用棍子抽打的时候他就知道她力气很大。

这会儿看到方志行被撞飞出去, 他心里有点幸灾乐祸。

他总算不是生产队唯一被女人打的男人了。

方志行掉进水里, 连喝了好几口喝水, 然后开始划动双臂想游上岸来。

你以为阮瑶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他吗?

答案当然是不可能。

她从林家一个年轻人手里抢过出头, 然后走到河边, 对着要爬上的方志行的头用力一压。

方志行就这么再次被压进水里,咕噜咕噜又喝了好几口水。

当然阮瑶没想把人弄死,为了这种人渣被关起来那可不值得, 所以压了几十秒她就把人放开。

方志行再次浮出水面, 连连咳嗽, 呛得眼泪都出来了,胸腔更是好像要炸开一般。

他双眼阴狠瞪着阮瑶, 可不等他破口大骂, 阮瑶手里的锄头再次行动了。

方志行的头又又又被压进了水里。

方志行:“……”

众人:“……”

“害死一条人命就算了, 居然还敢再动手,像你这种人渣畜生败类,不让你多喝几口河水,我心里不舒服!”

方志行在水里听到她的话,气得差点吐血。

方母表情怔愣, 一脸的不置信。

之前林大成要砸地窖, 她之所以敢那么理直气壮抽打他的脸,就是她笃定方志行没有干过那种事情,可随着尸体被挖出来,接着方志行又挟持了女知青,她感觉有道雷劈在她头上, 整个人都懵了。

眼看着方志行被来回压进水里好几回,脸色都变白了,方母这才回过神来。

“你放开我儿子!人是我杀的,不是志行杀的,你们要抓就抓我好了!”

方母上前抢走阮瑶手里的锄头,神情十分激动。

阮瑶本就没想弄死方志行,所以方母一过来抢她就放手了。

不过方母想顶罪,那可没那么容易。

“方大

娘,不管你是想包庇方志行,还是想帮他顶罪,这都是犯法的!”

方母如淬了毒的毒蛇瞪着阮瑶:“要你管!要你管!人就是我杀的!”

她算是看明白了,本来林家的人根本没想过要砸墙,要不是阮瑶突然插手,他们也不可能找到尸体。

都是这贱人害了她儿子!

“你说得对,这事的确不是我管的。”阮瑶耸耸肩,转身看向胡队长,“胡队长,已经让人去报案了吗?”

胡队长还来不及开口,林大成就道:“我已经让我大儿子赶马车去了,公安同志应该很快就过来。”

听到林大成的话,方母浑身哆嗦,跑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大成啊,姨妈求求你,你饶了志行吧,人真是我杀的,你要是气不过,我这条老命赔给你就是了!”

方母说话前后矛盾,人要不是方志行杀的,那干嘛求林大成的原谅?

林大成一把甩开她的手:“我是不会原谅方志行这个畜生的,他但凡有点做人的良知也不会对他小妹动手,你我方林两家从此势不两立,我没有这样的畜生亲戚!“

说着他奔到河边,一脚将要爬起来的方志行再次踹进河里。

方志行:“……”你礼貌吗?

林大成发了狠,将方志行从水里拖上来,对着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林家其他人也过来,不一会儿方志行就被揍得鼻青脸肿,方母哭得几乎晕死过去。

过来两个多钟头,公安同志终于过来了。

他们将人抓回去,连着方家一行人都被带走了。

起初方志行还想丁康,方母也想替儿子顶罪,但公安同志又不是傻子任由他们糊弄。

根据林家的口供,林小芳出事之前到出事之后,方母都跟林家的人在一起,她根本没有作案时间。

一番审问下,方志行最终熬不住招了。

林小芳当年长得很漂亮,皮肤白皙,身材凹凸有致,尤其是胸脯鼓囊囊的,十里八乡的年轻小伙子都想娶她做媳妇。

方志行和表妹两人从小青梅竹马,又一起长大,尤其是林小芳越长越动人,

他早就对林小芳动心,可现在是新社会,1950年后,国家禁止直系、五代以内的近亲通婚,他和林小芳注定不能在一起。

端午节那天,他去给亲戚送礼回来,在林子里遇到出来摘野菜的林小芳,林小芳红着脸告诉他,说她喜欢上了他们生产队队长的小儿子,两家人正在谈论亲事,他听到这话,当时嫉妒得不行。

恰好林小芳站起来的时候脚崴了一下,他扶住她时手不小心碰到她的胸部,那种绵软丰满的感觉,一下子就把他内心的野兽给唤醒了。

他抱住林小芳,对她又摸又吻,林小芳吓坏了,挣扎得很厉害,他担心林小芳的叫声会被其他人听到,所以就用手捂住她的嘴巴,因为捂得太久了,没想到林小芳就这么被他给捂死了。

他当时心里又怕又内疚,可他怕自己被抓起来枪毙,所以赶在其他人发现之前把林小芳的尸体背到防空洞去。

西沟生产队的防空洞在山里面,因为停站后没用,周围长满了荒草,平时很少人过去那边,林家人一开始寻找时完全没想到那里。

方志行就是利用时间差,还有林家人对他的信任瞒天过海,天黑之后他就偷偷把人背回地窖,然后把人埋进水泥墙里面。

为了不让人发现,他用了一个晚上把地窖的水泥墙全部弄好,地窖不通风,里头又放了腌菜等东西,所以方家人有几次下去说闻到奇怪味道,但都被他给糊弄过去了。

就这样瞒了二十几年,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被人发现,直到阮瑶来到生产队。

第一次看到阮瑶,他当时就惊呆了,他还以为自己看到年轻时候的林小芳,内心那种爱慕和冲动一下子就回来了,更让他动心的是,阮瑶比林小芳还要漂亮动人,他实在抗拒不了诱惑。

当年不能拥有林小芳已经让他遗憾了二十几年,这次遇到阮瑶,他觉得是老天在弥补他的遗憾,他无论如何都要把阮瑶占为己有。

公安同志听了供词后,又感叹又被恶心得不行。

方志行的手段其实不算高超,但因为当年的公安人员办案太

粗糙,加上方林两家人没有任何矛盾,关系好得就跟一家人一样,是谁都没想到方志行有那样龌龊的心思。

林家人从来没怀疑过方志行,方家包括方志行在内的人对林小芳的失踪也表现得十分上心,因此迷惑住了众人,导致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人发现。

方志行杀人埋尸罪证确凿,问题严重,影响及其恶劣,相关判决很快就下来了,方志行被判决死刑,方母因为顶罪扰乱司法被判关押一个月。

判决下来,十里八乡的人都震惊了。

尤其是西沟生产队的人,对这事议论纷纷。

“真没想到啊,方会计看着人模狗样的,没想到竟然是个畜生!”

“可不是说,一想到跟个杀人犯相处了这么多年,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家才惨呢,方家的地窖就在我家身后,我现在一想到那里埋了副尸体,我晚上天天做噩梦。”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以后还是远着方家的人,谁知道哪天就变态了。”

方志行为了拖阮瑶下水,还跟公安同志举报了林玉未婚先育、阮瑶帮助隐瞒的事情,但对于这事,阮瑶早有准备。

一来她们有医院的手术证明,上面有顾教授的联系方式和亲笔签名,公安同志打电话给顾教授,从而确认阮瑶并没有说谎。

二是当初为了以防万一,顾教授和林玉商量后,在她的右下腹弄了个小伤口,又在上面缝合了三四针,除非有专业医生给林玉做检查,一般人的人还真看不出来那不是阑尾炎的伤口。

因为有这两个证明,公安同志当着生产队众人的面还了阮瑶和林玉两人的清白。

“方志行这畜生真是太坏了,临时之前还要拖阮主任和林知青下水。”

“就是,姑娘家的名声多重要啊,要不是公安同志证明林知青的清白,大家该怎么看待林知青?”

“一肚子的坏水,这种人枪毙得好,照我说,生产队最好把方家一家子赶出去!”

这话得到了不少人的赞同,众人跑到方

家用石头砸他们的窗子和门,喊着让他们滚出生产队。

方家的人被吓得脸都白了,小一些的孩子也被吓哭了。

最终还是胡队长出面阻止了众人。

自从方志行被判刑后,阮瑶就没再关注方家的事情,对于方母,她也没放在心上。

明年就是那十年,像方家这种出了人命的家庭,到时候肯定逃不过被批|斗,恶人自有恶人磨,所以压根不需要她出手。

方志行被辞退后,会计的位置一直空着,如今方志行的罪行被揭发,是时候提出推荐人选。

这天早上来到办公室,看胡队长正好有空,阮瑶开门见山道:“胡队长,会计这位置已经确认了吗?”

胡队长摇头:“没有,会计工作至少需要初中文化,生产队初中毕业的人只有两三个,一个阮兴民,一个方志行,还有一个周家的小子,但他还要继续往上读书,肯定不能来当会计。”

阮瑶:“胡队长怎么把我们知青给忘记了?我们知青来到生产队,就是生产队的人,难道不能当会计吗?”

胡队长怔了一下:“我不是把你们知青给忘记了,我是担心你们知青在生产队呆不久,所以才没做考虑。”

阮瑶:“胡队长这样考虑自然有你的道理,只是我们知青上山下乡是为了什么,除了跟贫农学习,还有就是把我们学习的知识用在农村,帮助农村得到更好的发展,至于呆不久这事情完全不用担心,别说要回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有机会回去,走之前也能培养其他人来当会计,胡队长你说对不对?”

胡队长抽了一口旱烟,点头:“你这话说得有道理,你们知青五个人,除了你,其他四个人你有没有想推荐的?”

胡队长这么一问,让阮瑶提出丁文林更顺理成章:“我觉得丁知青是个不错的人选,丁知青的父亲在工厂就是当会计的,会计方面他懂的比其他人多,我相信他应该能胜任会计的工作。”

胡队长把旱烟熄灭放在一旁,站起来道:“那行,

回头我问问丁知青愿不愿意当生产队的会计。”

丁文林当然愿意,胡队长问他时,他激动得身子都在颤抖:“我愿意,我愿意当生产队的会计。”

胡队长让他明天开始去办公室上工,不用来地里干活了。

当天下工后,丁文林一脸激动得跟阮瑶道谢:“谢谢你阮知青,这个请你务必要收下。”

阮瑶看过去,眼眸一下子就亮了:“是手表!你从哪里弄来的?”

丁文林的脸一下子红成猪肝色:“这我离开京城时从家里拿的。”

从小到大他家是几兄弟里头最不受重视的一个,不管有什么好吃、穿的用的,他都是最后一个做选择,有时候轮到他时,东西被抢没了。

父母把本来应该给他的工作给了三弟,面对他的委屈却一点也没觉得他们做错了,为了报复他们,他把家里给他四弟买的手表给拿走了。

阮瑶很是心动。

不知道时间实在是太不方便了,她也想自己买一只,但一只手表要一百二十元左右,关键她没有手表的票。

但她也不想占丁文林的便宜:“会计的工作是你争取来的,当时合作前我们就说好了,这个手表算我跟你买吧,不过我只能给你钱,票我是没有的。”

丁文林连连摆手:“不行,不行的,我怎么可以要你的钱。”

两人一番讨论后,最终阮瑶以五十元的价格买下了丁文林的手表。

当天晚上丁文林请大家吃羊肉饺子。

大家一起做饺子,林玉擀的饺子韩最好,皮又薄又不容易破,包的饺子也很漂亮,圆滚滚的,特别金元宝。

沈文倩和温宝珠两人包的饺子好像在比赛谁更丑,一个东倒西歪,一个皮包不住馅,总之颜值严重影响食欲。

阮瑶包的饺子不好不坏,但好歹合格了。

趁着大家都在,她把妇联要招个干事的事情说出来:“生产队妇联现在就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前段时间我跟公社胡主任申请过了,要在生产队招个干事,后来因为方志行的事情给耽搁了。”

话音一出,屋里顿

时安静了下来。

几个人的目光齐齐落在阮瑶身上。

沈文倩看了温宝珠一眼:“阮瑶,那你要招什么样的?”

阮瑶道:“我心里已经有人选,我想招宝珠进来妇联,如果她愿意的话。”

温宝珠“哇”的一声叫出来,扑过来抱住阮瑶:“我愿意我愿意!阮瑶你真是太好了!”

温宝珠手里沾了不少面粉,阮瑶嫌弃地推开她:“那我明天跟胡队长说一声,以后你就到办公室去上班吧。”

温宝珠点头如捣蒜:“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工作,不会给你丢脸的!”

之前要不是跟阮瑶锻炼身体,又学习了防身之术,上次她肯定没办法挣脱方志行。

阮瑶不仅长得漂亮,她还很聪明能干,做饭也好吃,现在还把她也弄进妇联。

总而言之,跟着阮瑶是她这辈子做过最聪明的事情。

五个知青,现在三个人都进了办公室,剩下那两个心里肯定不太好受。

尤其是沈文倩,不服气地看着阮瑶:“你为什么选择温宝珠?我哪里比温宝珠差了?”

阮瑶秀眉一挑:“那温宝珠又哪里比你差了?”

温宝珠虽然不算聪明,但她心思单纯,最重要的是,她很信任自己,从来不会擅作主张给她拖后腿。

所以三个人之中,她还毫不犹豫就选择了温宝珠。

沈文倩撅着嘴巴,眼泪在眼眶转动着:“我知道,你肯定是因为我之前误会你,所以你才不选择我对吧?”

阮瑶:?

阮瑶一时没反应过来沈文倩说的是什么误会,不过她也没打算深究。

只是为了知青点的和谐,她接着鼓励道:“你们也不用气馁,妇联之后还会继续壮大发展,后头要是再招人,我会优先考虑你们,不过前提是你们不能做错事。”

林玉听到还有希望,心里也没那么难受了:“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努力,争取今年之前进妇联。”

之前因为怀孕的事情,她跟大家关系都很一般,下地干活也不够用心,所以阮瑶选择温宝珠也是情理之

中的事情。

沈文倩抿了抿唇,没再吭声。

羊肉饺子里加了大葱,去掉了膻味,吃起来鲜嫩清甜,咬上一口,浓郁的汤汁爆满整个口腔,让人吃完一个还想吃第二个。

平时沈文倩最能吃,可今天她只吃了十几个饺子就饱了,然后一头扎回房间,拿出纸笔开始写信。

阮瑶以为她又要跟她哥哥抱怨,不过她没放在心里。

第二天,胡队长在烈日下拿着喇叭进行秋收动员大会。

“秋收就在眼前,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国家的事再小也是大事。”

他一张老脸被太阳晒得通红,吼得声嘶力竭,可以说是非常用力了。

生产队的人一个两个也被晒得脸通红,但没有任何人抱怨,反而因为胡队长的鼓舞而斗志昂扬。

林玉的事情顾教授帮了大忙,阮瑶原本想亲自去县城一趟感谢她,顺便把林玉肚子的线给拆了,但秋收在即,胡队长不给请假,她只好改为写信。

除了写信,她做了一些猪肉脯和饼干作为谢礼一起寄过去。

顾教授收到阮瑶寄过来的东西,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

“阮瑶那孩子真是太客气了,给我写信就好了,还做什么吃食?”

顾越泽心里翻了个白眼,心想着奶奶你的表情要是不这么灿烂的话,我可能会相信你的话。

这样想着,他伸手想拿一块猪肉脯来吃,却被顾教授“啪”的一声拍开了。

“这是阮瑶给我做的,你想吃自己去买。”

顾越泽:“那么多,奶奶你要不要这么小气?”

顾教授理所当然:“我就是小气。”

说着她拿起一块猪肉脯放进嘴里,肉香扑鼻,猪肉十分有嚼劲。

真香。

突然她脑子灵光一闪,站起来走进书房,然后拨动了基地的电话。

秦浪这会儿才刚加完班回来,肚子饿得饥肠辘辘,谁知他刚拿起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声音——

“小三儿,你猜谁给我寄东西了?”

秦浪这会儿饿得能

吃下两头牛:“姥姥你想说什么快说,我还没吃饭。”

顾教授:“是阮瑶给我寄了猪肉脯和饼干,都是她亲手做的,她给你寄了没有。”

秦浪:“没有。”

顾教授叹了口气:“你要是再年轻几岁就好了,她果然没看上你这头老牛。”

秦浪:“……”

作者有话要说:  阮瑶:顾教授说得对,男人太老就不行了。感谢在2021-07-16 00:52:05~2021-07-16 22:28: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阿程、我系一只大饿魔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天气很不错 60瓶;我系一只大饿魔 16瓶;爱我 10瓶;我舞我看 3瓶;saussurea、阿咩在吃偷马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