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六零彪悍女厂长 > 第31章 第 31 章

第31章 第 31 章


方志行读懂了阮瑶的嘴角的笑意, 那表情好像在说嘲讽他是她的手下败将,这让他感觉十分窝火,胸腔燃烧着熊熊怒火。

但这会儿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当务之急是要跟生产队的人解释清楚。

他绝对不允许变态这两个字套在他身上!

想到这, 他收回视线解释道:“我叫丁知青过来, 原本是想问问他会不会算数, 以后想不想当会计, 要是他想的话,我可以教他,等以后我年纪大了, 可以让他当我的接班人, 谁知我一过来就看到一个身影向我扑过来, 我当时并不知道那是兴富,慌乱中可能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身体, 至于摸/屁股什么的, 那是丁知青看错了, 所以才会胡说。”

这借口实在有点勉强,毕竟有什么话不能大白天说,偏要晚上跑到西林来?

但方志行平时的人设立得太好了,几十年来从没跟人红过脸,也没听过他对其他男人动手动脚, 所以听他这么一说, 很多人不由就相信了。

“方会计的为人还有谁不清楚的?我可不相信他会摸男人屁股。”

“就是,方会计是生产队出了名的好男人。”

“我宁愿相信是阮家老二摸了他的屁股。”

方志行:“……”

听到前面的话他还有点洋洋得意,可听到最后一句时,他忍不住嘴角抽搐了起来。

不管是他摸别人的屁股,还是别人摸他的屁股, 那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但话有说回来,只要不把他当变态就行。

他不想当变态,难道阮兴富就想当了吗?

听到大家的议论,阮兴富顿时受不了了:“李二狗给我闭上你的狗嘴,我他妈又不是脑子被门夹了,我有病才会摸一个老男人的屁股?!”

方志行:“…………”

阮兴富平时吊儿郎当的,但谁要说他喜欢摸老男人屁股,那谁也不会相信。

于是众人立即抛出三连问。

“那你为什么三更半夜跑来西林?又为什么跟方会计打起来?丁知青说方会计摸你屁股

又是怎么回事?”

方志行看大家的重点又偏到屁股上去,眉头不由蹙了起来,这事情要平息下来,就必须让大家相信这是一场误会。

可不等他开口,就见阮兴富转着小眼睛道:“我睡不着来西林散步,没想到在这里看到方会计,就想着跟他打个招呼,谁知被石头给绊了一下,方会计也是奇怪,我还以为他要过来扶我,没想到他一抱住我就叫我心肝宝贝儿,还对我动手动脚,我一个大男人哪里受得了这些,我当然是一拳揍过去!”

有人还是不信:“阮家老二你没说谎吧?方会计不像那样的人。”

阮兴富更气了:“我要是说谎的话,我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听到阮兴富连毒誓都出来,原本站在方志行这边的人,不由都动摇了。

“我的天啊,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了,没想到方会计看着这么老实的人,原来这么变态。”

“他要是喜欢女人,我还能理解,可他喜欢男人,啧啧,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李二狗突然叫了起来:“我想起来了,有次我走在路上,方会计突然撞了我一下,当时我还觉得奇怪,路那么宽,他怎么偏偏撞到我身上,他当时该不会是想占我便宜吧?”

方志行:“………………”

本来方志行刚才解释后,已经有不少人相信他的话。

可现在阮兴富这个当事人这么一说,这下就跟黄泥掉在裤|裆上,不是屎也是屎。

方志行气得肝疼,又扭头阴狠瞪着阮瑶。

他以为阮兴富是被阮瑶给收买了,所以才会想致自己于死地。

听到李二狗的话,阮瑶差点没笑喷。

她看向丁文林:“丁知青,还好我们今晚跟着出来,要不然你的清白就没了。”

丁文林:“……”

方志行:“……”

阮瑶语气十分真切:“还有男孩子出门在外也要保护好自己,不要被老男人给占便宜了。”

丁文林:“…………”

方志行:“…………”

真是神他妈的男孩子要保

护好自己。

真是神他妈的不要被老男人给占便宜了。

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听到没,家里有男孩子的以后可要小心了。”

方志行一张脸黑得跟臭水沟般。

突然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句:“胡队长,会计这个位置不能让方会计继续干了吧?”

一个变态有什么资格当会计?

方志行气得浑身哆嗦:“胡队长,我真不是变态,我也不喜欢男人……”

胡队长摆摆手打断他的话:“这事明天再说吧,现在不早了,大伙儿都回去休息。”

“……”

方志行气得想吐血。

胡队长这摆明是不相信他,事情一旦拖到明天,只会更加说不清楚了。

只是这会儿他也不能把阮瑶和林玉两人的事情爆出来,要不然阮瑶把自己威胁她的事情说出来,他的处境会更艰难。

方志行:他妈的我太难了!

第二天早上,众人围在办公室门口。

方志行一个晚上都没合上眼睛,眼睑下黑了一圈,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憔悴。

昨晚回到家里他妈和媳妇都问他是不是喜欢男人,他妈的他怎么可能会喜欢男人?

只是让他更气闷的是,她们嘴里说相信他,看他的眼神却不是那么说,气得他想吐血。

他昨晚冷静想了一个晚上,终于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他当时不应该顺着丁文林的话承认自己约他出来,他应该像阮富贵那样说自己睡不着出来散步。

他当时太惊慌了,所以被牵着鼻子走,这会儿想改口也不行了。

只是他也不甘心就这样被辞退,他看向丁文林道:“丁知青,你昨晚说我给你一张纸条,那纸条你还留着吗?”

他根本没写纸条给丁知青,如果等会儿对方拿不出来,或许他能以此作为突破口。

谁知丁文林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还留着,上面还有你的签名。”

“不可能!”

方志行想也没想就一口反驳。

阮瑶似笑非笑地:“方会计昨晚亲口承认自己约了丁知青去西林,丁知

青也把纸条拿出来,可能不可能,看一眼不就清楚了?”

方志行冷着脸看了她一眼,低头看向纸条,然后整个人呆住了。

纸条上的字迹是他的!!!

可他很肯定自己没写过。

他猛然扭头再次看向阮瑶,喉咙好像被人捏住了,狡辩的话一个也说不出来。

他真是太轻敌了。

他以为阮瑶跟其他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没什么区别,可她一个晚上就让他身败名裂不说,还因此失去会计的工作。

这哪里是心肝宝贝,这是毒蝎美人!

方志行心里后悔得肠子都绿了,但后悔也来不及了,这会儿他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胡队长看方志行脸色变化莫测,便问道:“方会计,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方志行摇摇头。

胡队长抽了一口旱烟:“法律虽然没规定男人不能摸男人,但你这样做影响不好,以后你不用来办公室上班了,会计这工作我会另外找人顶上。”

方志行手捏成拳,额头青筋都露了出来。

就在众人以为他会发脾气时,他突然苦笑了起来:“很抱歉让大家看笑话了,但我真不是变态,我也不喜欢男人,大家也认识我几十年了,难道大家就没有一个人相信我吗?这样看来,我做人真是太失败了。”

说完他拿上自己的东西转身挤出人群,头低垂着,背影看上去又丧又可怜。

就在这时,方母从人群挤出来,哭着道:“我的儿真是太惨了,也不知道他堵了谁的路要这样陷害他,老大是我生的,他是什么人我这个做娘的怎么会不知道,他怎么可能会喜欢男人?”

方志行的媳妇也出来:“我也不相信孩子他爸是那样的人,要是他真喜欢男人,他怎么会娶我,我们也不可能有孩子。”

听到方母和方志行媳妇的话,有些心软的人忍不住再次动摇了。

阮瑶在一旁双手环臂站着,但没吭声。

方志行的确是个人才,这么快就想出用装可怜这招来博取他人的同情。

只是她不能在这个时候

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

把方志行赶出办公室√

会计的位置一时间空了出来,不少人虎视眈眈。

阮瑶没立即跟胡队长推荐丁文林。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她让丁文林稍安勿躁,她答应过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方志行之前只是想得到阮瑶,经过这一次,他改变主意了。

他想要她死!

方志行蛰伏了几天,正当他想把林玉未婚先孕、阮瑶陪她一起去堕胎的事情给传出去时,生产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传他是杀人犯。

“你们听说了吗?有人说当年方会计的表妹是被他给杀了。”

“我也听说了,可当年方会计不是去亲戚家送节礼了吗?应该不会是他吧?”

“这可不好说,之前谁也没想过方会计喜欢男人,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世道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我也觉得,当年他表妹失踪得那么奇怪,你说好端端一个人怎么会不见。”

方志行听到流言,气得将整桌的饭菜都掀翻了:“到底是谁在胡说八道?”

方家的人都被吓了一跳,最小的孩子更是被吓得哇哇大哭。

方志行冷着脸厉喝道:“不准哭!再哭我打烂你的屁股!”

小儿子被这么一骂,越发哭得更大声了。

方志行额头青筋暴露,他觉得这事情十有八|九还是跟阮瑶有关。

他连饭都不吃,跑到知青点去找阮瑶,可把整个生产队都找遍了,都没有找到阮瑶的人。

阮瑶这会儿在隔壁生产队的林家家里。

这林家不是别人,正是方志行二姨的夫家。

“林同志,我是西沟生产队的妇联主任,我叫阮瑶,我这次过来,是想了解一下林小芳同志的事情。”

林小芳的大哥林大成眉头皱成结:“你了解这个做什么?你又不是公安同志。”

小妹的失踪是他们全家人的痛,他父母因为太难过,在小妹失踪第二年相继离世。

虽然这事跟方家

无关,可因为小妹是在方家不见的,这些年他们跟方家也不走动了,就是怕触景伤情,所以这会儿听到阮瑶提起小妹的事情,他心里很不舒服。

阮瑶没被他的冷漠给吓退:“林同志,不知道你最近有没有听到一些有关林小芳同志的传言。”

“什么传言?”

“有人说当年林小芳同志是被方志行给杀死的。”

话音一落,林大成“蹭”的一声站起来:“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阮瑶把话又说了一遍:“看来林同志没听过这传言,我们生产队的人最近都在说这事。”

林大成拽着拳头:“我现在就过去问他!”

阮瑶连忙阻止道:“林同志你现在不能过去!”

“我为什么不能过去?”

“你这样冒然跑去问方志行,你觉得他会承认吗?”

林大成梗着脖子:“我不管他承认不承认,总之我得亲自去问一声,否则我今晚没法睡觉!”

阮瑶:“林同志,你听我说完你再去也不迟。”

林大成想了想,这才重新坐下:“你到底想说什么?”

阮瑶指着自己的脸道:“林同志,你看清楚我的脸,你有没有觉得有点熟悉?”

林大成听到这话顿了一下,这才认真打量阮瑶,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小妹!你……你长得很像我小妹!”

林大成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阮瑶,心里翻江倒海。

阮瑶朝外头看了看,突然压低声音道:“林同志,接下里我想跟你说一些事情,等会儿不管你听到什么,请你务必要镇定。”

林大成看她神神秘秘的样子,加上这张跟小妹有点像的脸,顿时被弄得也紧张了起来:“你想说什么?”

阮瑶声音更低了:“林小芳的事情说起来其实跟我无关,就跟你刚才说的,我又不是公安同志,也不是林家的亲戚,为什么我要多管闲事?这是因为从两周前开始,我每天都会梦见一个跟我长大有几分相似的女子。”

“在梦里面,她总是哭着让我帮她,

她说她死得好惨,我起初以为是做噩梦,直到最近生产队突然传出林小芳被方同志杀害的传言,我这才意识到不对劲。”

虽然是大白天,林大成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是说……我小妹给你托梦了?”

阮瑶又往外头看了一眼:“林同志,现在到处在破四旧,托梦的话你可不能往外说,要不然咱们都会有麻烦,至于你信不信,就看你自己了。”

林大成点头如捣蒜:“我信我信,我小妹还跟你说什么了?她有没有说是谁杀害她的?”

阮瑶没摇摇头:“她没说,每次她要告诉我答案时,她就会被人拖走,林同志,你能不能告诉我,当年林小芳同志失踪的经过?”

林大成想了想,最终还是说了。

失踪的经过跟牛老太说得大同小异,只是更详细一些。

阮瑶听完后问道:“你是说林同志失踪后,你们将所有地方都找遍了,你确定全部都找遍了?”

林大成点头:“确定,连方家正在建的地窖我们都去找过了,但什么都没找到。”

阮瑶眼睛突然一亮:“你是说方家当时在建地窖?”

林大成又点头:“没错,当时方家要弄个大一点的地窖,还特意从县城买了水泥回来,这有什么问题吗?”

阮瑶心跳开始加速,咽了咽口水道:“林同志,我有个猜想,但是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林大成眉头皱着:“什么猜想,你说就是,说错了我也不会怪你。”

阮瑶顿了下道:“我怀疑林小芳同志是被埋在地窖里面。”

这话一出,屋子里安静得落针可闻。

林大成瞪着阮瑶,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应该不可能……”

阮瑶打断他的话:“你们当时去地窖找时有没有挖地?”

林大成摇头:“没有,我们就下去看了一遍,而且是失踪当天下去看,之后就再也没有下去过。”

他们当时猜想的是小妹被野兽给叼走了,或者被外面的人给拐走了,从来没有怀疑过方志行或者

方家的人。

所以他们只是在小妹失踪那天下去过地窖看了一眼,之后没再下去,更别提挖地寻找。

现在想来,当初他们把整个西沟村都找遍了,可以说是掘地三尺,恰恰就是方家他们没仔细找。

难道小妹真的被埋在地窖里面?

想到这个可能性,他顿时坐不住了。

阮瑶再次喊住要往外冲的林大成:“林同志你不要这么冲动,你这样跑过去,方家会让你下去地窖吗?”

林大成一怔:“那我该怎么做,去公安局找公安同志吗?”

阮瑶心里翻了个白眼:“我们只是猜想,当然不能去找公安同志,我的意思是你不能一个人过去,你应该带多几个人。”

一个人过去能做什么,到时候方家的人一阻止,他什么都做不了,更别提下地窖去挖尸体。

林大成恍然大悟:“你说得对,阮同志你说得对,我这就去找人。”

阮瑶再次喊住他:“林同志,我要先回去了,我不能跟你们一起回去生产队,要不然被人看到不好。”

“好,谢谢你阮同志,要是真能找到小妹,我……我们全家都会感谢你的!”

林大成说着眼眶红了。

当年他父母过世之前,牵着他几兄弟的手,让他们一定要把小妹找回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这些年来他们一天都不敢忘记。

只是现在出生产队要出入证明,否则哪里都去不了,所以他们也是有心无力。

阮瑶摆摆手:“感谢就不用了,我先走了。”

要不是方志行太恶心,她也不会插手这件事情。

阮瑶赶着马车回到生产队,她前脚刚把马车还回马厩,方志行后脚就把她堵在了路上。

“阮知青现在真是个大忙人啊,连见上一面都这么难。”

这条路是去办公室的必经之路,这会儿生产队的人大部分都在地里干活,如果方志行想对她不轨,现在倒是个好时机。

阮瑶不动声色打量着周围,神色淡淡道:“方同志到底想说什么?”

方志行冷笑

一声:“现在这里没人,你就别装了,那些流言是不是你传出去的?”

阮瑶一脸无辜的表情:“什么流言?我不明白方同志你在说什么?”

方志行没了往日的冷静和淡定,目露凶光:“你不承认也没用,你给我听清楚了,这事我跟你没完!”

这毒蝎女人,他绝对不能让她活着离开生产队!

阮瑶正想着给他一脚,就见方志行媳妇急匆匆跑过来:“你快回家去,林家大表哥带着一帮人过来,说要砸了我们的地窖!”

晴天霹雳。

五雷轰顶。

目眦欲裂。

方志行整个人呆住了,下一刻他回过神来,像龙卷风般朝方家跑去,那速度快得几乎跑出残影。

阮瑶看着他的背影啧了一声。

若是之前她还不确定,现在她确定了,方志行的确心里有鬼。

她整理了一下衣服,抬脚跟了上去。

这会儿方家几乎闹翻天。

方母拉着林大成的手:“大成啊,你这是做什么?你带一帮人过来砸我们方家,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姨妈?”

林大成绷着脸:“大姨,我听到消息,你们生产队的人最近都在传小妹是被志行给杀死了,我作为小妹的大哥,我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查个明白,谁拦着都没用!”

方母气得脸通红:“那些烂舌根、死祖宗十八代的东西说的话你也信,他们是想害我家大成!”

林大成心意已决:“大姨,今天这地窖我是一定要下去,要是弄错了,到时候要打要骂都由你们!”

说着他拨开方母的手,带着人就要去砸开地窖口。

方志行匆匆跑过来:“大表哥你这是干什么?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你最终没找到人,可事情传出去,别人会怎么看我?他们肯定会说我是杀人凶手!”

林大成瞪着他:“那小妹是不是你杀的,你敢对天发誓吗?”

方志行对上他的目光,心里一凛,背后冷汗滴落下来:“我有什么不敢,人要是我杀的,就让我方志行天打雷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