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六零彪悍女厂长 > 第75章 第 75 章

第75章 第 75 章


丁浩文一双眼睛盯着报纸上的阮瑶, 眼底闪着诡谲的眸光,低头看向缩在角落的阮青青道:“这人是谁?你身上为什么带着这东西?”

丁浩文不学无术,但他做这一行平时会接触到外省的人, 一来二去便学会了普通话,虽然不太标准,不过足够让阮青青听明白。

阮青青脸色苍白蜷缩在角落里, 她以为自己今晚肯定要清白不保, 没想到这人却在关键时刻停了下来。

她抬头看向他手里的报纸, 报纸上阮瑶的样子映入眼帘,她胸腔“蹭”的一下燃烧起熊熊的火焰,但在丁浩文面前不敢发出来,声如蚊蝇道:“这是我从报纸上剪下来的。”

丁浩文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我问你这人是谁?不是问你这东西从哪里来的, 听明白没有?”

阮青青被吼得浑身一个哆嗦, 脑子却奇迹般清醒了过来,她的目光扫过丁浩文的脸, 一个奇怪的想法涌现在她脑海里:“这人叫阮瑶, 我和我妈特意从京城过来找她。”

“阮瑶。”丁浩文重复着这两个字,“真是个好名字, 人美名字也好听。”

阮青青眼皮子一跳,壮着胆子问道:“大哥, 你认识阮瑶?”

丁浩文没有回答她的话, 眼睛扫过她裸—露的脖子和肩膀, 但一看到她的脸顿时又没了兴趣:“这个叫阮瑶的,和你是什么关系,你们为什么特意从京城过来找她?”

阮青青这一辈子的聪明估计就用到这次身上,她观察着丁浩文的脸色,把心里刚才想到的恶毒想法说了出来。

“阮瑶是我的养姐, 我父母从小收养了她,谁知道她是只没良心的白眼狼,当上厂长后就不认我父母,还跟我们断绝了关系,她这次过来羊城参加广交会,我们特意过来找她领导,想让她领导评评理。”

丁浩文闻言一怔,剑眉挑起:“你刚才说什么?阮瑶是厂长?”

丁浩文觉得自己肯定是听错了,他见过阮瑶,她那样子顶多只有十八|九岁,看上去又娇又嫩,怎么可能当厂长?

阮青青看丁浩文果然感兴趣,把身上的衣服拉扯好,凑近一点道:“大哥,我没有骗你,阮瑶她真的当了厂长,报纸还特意报道了她的事情。”

丁浩文狐疑看着阮青青:“那你说说她的工厂叫什么名字?”

阮青青有没有骗他,回头他去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阮青青咬着唇瓣想了好一会儿,终于在丁浩文的耐心要消失殆尽时想起来:“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工厂的名字叫柳艺手工编织厂。”

“柳艺手工编织厂。”丁浩文把名字念了两遍,转身就要走人。

阮青青一着急,上前抱住他的大腿:“大哥,我求求你放过我们,你们去抓阮瑶吧,她长得又漂亮又有钱,她一个人顶得过我们两母女两个人,求你们放过我们,只要你愿意放过我们,我可以帮你抓阮瑶!”

丁浩文低头似笑非笑看着她:“你倒是有自知之明,阮瑶一个人能顶你们四五个!至于需不要用到你回头再说!”

说完他用力扯回自己的裤脚,然后头也不回走了。

他要去打听打听,后面才好行动,像阮瑶这样的尤物,如果能抓起来,绝对能赚得盆满钵满,而且在卖出去之前,他还能一品美人的味道。

丁浩文前脚才踏出房门,后脚就听到屋里传来女人惊恐的喊叫声,不过声音很快就消失了。

屋里的阮青青怎么也没想到,走了一个丁浩文,又来了一群畜生。

几个人围着她七手八脚的,除了没破她的身子,其他什么事情都干了,闹到最后,阮青青也累了,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躺着不动,任由他们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

只是若是有人看她一眼,便会看到她的眼眸不是一片绝望,而是燃烧着疯狂的恨意。

没错,阮青青把自己遭受的一切再次算到阮瑶身上,她觉得她所有的悲剧都是阮瑶一手造成的。

要不是阮瑶,她就不会过来羊城,要是没来羊城,她又怎么遭受这样非人的事情?

她在心里发誓,她要阮瑶也遭受她遭受的这一切,而且要千倍万倍还回去!

此时在招待所的阮瑶打了个喷嚏。

姜英关心道:“厂长,你该不会是着凉了吧?”

阮瑶还来不及回答,一旁的江春花就戏谑道:“我看不是着凉了,而是浪工在想她。”

姜英和其他几个女同志都是还没有结婚的年轻姑娘,听到江春花这话,又是害羞又是羡慕看着阮瑶。

阮瑶被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耳尖微微红了:“也不知道秦同志到什么地方了。”

她抵达养成第三天就打电话回基地,可杨常务却告诉她秦浪在前一天就离开基地出发过来羊城这边进修。

她当时还愣了一下,因为之前她并没有听秦浪提过这事情。

江春花笑道:“算算时间,浪工应该还有两三天就到了。”

而此时的秦浪却不在火车上。

他在昨天就下车了,因为临出发他接到宋所长交代给他的任务,让他把最近研究的文献送到另外一个石油基地去。

组织交代下来的任务他自然不能拒绝,只是这样一来便会耽误两三天,他一想到阮瑶身边隐藏着两个不怀好意的人便心急如焚,嘴巴都急得起泡了。

很快到了参加展会这天。

阮瑶一行人一大早就起床,除了日常洗漱外,阮瑶还给每人简单化了个妆。

化妆能让人精神和气色看上去更好,只不过这年头化妆品极少,她只能用有限的化妆工具给每人画眉和擦口红。

不过年轻就是最大的本钱,这次过来的几位女同志外貌都长得十分端庄,只是简单的描眉和涂口红,顿时衬得她们越发神采奕奕和面色红润。

江春花在一旁看得连连点头:“不错,擦了口红整个人气色就上来了。”

几位女同志化完妆后,拿着镜子照了又照,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眉似远山,唇红齿白,都忍不住扬起嘴角。

其他参展的人同样起得很早,在招待所楼下看到阮瑶一行人,眼睛瞬间都直了。

阮瑶一行人不仅化了淡妆,显得青春靓丽又有精神,而且还换上了统一的服装,服装前面还印有工厂的logo和厂名,十分整齐划一,让人印象很深刻。

不得不说阮瑶在这方面花了一些心思和小心机,这年代因为各种限制,国内外市场还没有完全展开,工厂生产更注重质量,对宣传、以及包装设计等上面,更别提品牌意识。

阮瑶从后世过来,自然比其他人更知道品牌的重要性,所以在过来之前,便跟基地的领导提出了要制作两套参展的衣服。

她们现在身上穿的是黑裤子白衬衫,简单大方,却很好地跟其他人区分了开来。

“你们这身打扮……很不一样。”

对门的领队上下打量了她们一眼道。

姜英胆子比较大,问他道:“是怎么不一样?好的不一样还是不好的不一样?”

刘领队对上姜英红润的唇瓣,耳尖微微红了:“是好的不一样,很与众不同,好像鹤立鸡群一般。”

这话一出,其他工厂的人就不乐意了,你要夸人是仙鹤是你的事情,但凭什么说他们是鸡呢?

于是一行人纷纷讨伐刘领队。

郑书记看阮瑶等人的出现引起了众人的关注,满意地点点头。

之前阮瑶提出要制作参展服装,杨常务是不同意的,后来还是他顶着压力同意下来,现在看到果然有效果,他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

事不宜迟,众人简单吃了早餐,然后就出门了。

一走出门口,便看到门口不远处停着一辆汽车,前面的驾驶座伸出一个脑袋,朝阮瑶招手:“阮同志,这边。”

刘领队等人再次吃惊:“你们工厂还给你们安排了专车接送?”

阮瑶不方便解释其中原因,只好点头敷衍过去。

众人以为是工厂安排的,一个个再次羡慕成了酸柠檬。

阮瑶带着大家朝丁浩思走过去:“丁同志早上好,这么早麻烦你过来接我们,真是不好意思。”

丁浩思对上阮瑶唇红齿白的脸,小心肝漏跳了一拍:“没、没事,不麻烦的,你们吃早饭了吗?我妈怕你们太早起来没饭吃,给你们做了一些葱油饼和包子。”

阮瑶感激道:“我们已经吃过了,你等会儿带回去吧,顺便帮我们跟阿姨说声感谢。”

丁浩思心跳如雷,眼睛都不敢跟阮瑶对视:“不用带回去了,你们带过去展厅吃。”

大马路上阮瑶也不好意思推来推去的,便笑着应下,想着回头给丁家买点东西作为谢礼。

因为汽车不大,只够四五个人坐,这样一来,郑书记和江春花两人便没法坐上去。

郑书记当机立断:“你们几个人坐吧,早点过去布置展厅和熟悉环境,我们走路过去就好。”

虽然现在时间还早,但回头她们这些销售人员要站一整天,所以阮瑶没有推辞,带着姜英等人坐上了汽车。

从招待所走路到展馆要一个多钟头,可有了汽车只需要十来分钟。

抵达沾光后,阮瑶下车跟丁浩思道谢:“谢谢你丁同志,不过明天你不用过来了,我们走路过来就行。”

丁浩思自然不会同意:“阮同志不用客气,我要是不来的话,我爸妈肯定打死我。”

他这样做一来是帮妹妹还人情,二来是他自己也有私心想跟阮瑶多相处一会儿,哪怕他知道这份感情不会有结果。

阮瑶看争不过他,只好让他晚上收馆的时候不用再过来,这次丁浩思同意了。

挥别了丁浩思,阮瑶一行人转身进了展馆。

展区门口有人检验身份,阮瑶等人作为参展商,只要把牌子给工作人员看就行了,进到展区里头,才发现她们不是第一个过来的人,已经有不少人过来了。

如意料中一样,阮瑶一行人的到来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快看,她们穿的是一样的服装。”

“还别说,白搭黑真好看,简洁大方,同时又很抢眼,早知道我们也做统一的服装了。”

“就是说,怎么别人想得到,我们就想不到呢?”

姜英和小梅四人听到大家的赞赏,又害羞又骄傲,一个两个羞红了双颊,看上去如抹了腮红一般,气色看上去更好了。

来到展位,阮瑶让姜英等人把盖着产品的布块拿开,然后开始摆设。

首先是产品的排列,自然不是随便摆放,而是按照功能和大小依次分别排列在展位架子上,而且还要讲究层次感,经过阮瑶的指导,排列下来的产品看上去不仅不觉得拥挤,反而展现出层次感和艺术感。

小梅一脸崇拜道:“厂长你真是太厉害了,产品被你们这么一调整,看着就很顺眼。”

姜英点头跟着附和:“我也觉得厂长的审美很厉害,不过厂长你打算怎么安排那块枯木?”

她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立即落在一旁的枯木上。

那枯木长大约有一米,又粗又歪歪扭扭的,大家都不知道阮瑶捡这块枯木要来做什么。

“你们等会儿就知道了。”

阮瑶说着拿出几个钉子,把它们钉在展位中央的木板上,然后把枯木放在钉子上,这样一来,枯木就好像悬空挂在墙壁上一样。

接着阮瑶把柳编编织的茶几搬过去放在枯木下面,又拿来两个柳镂空花瓶,一只插上在招待所后面摘的狗尾草和鲜花,另外一只花瓶插上另外一个小枯木,枯木从花瓶蜿蜒伸出来,明明一片叶子都没有,但整体效果看上去一点也不寒酸。

几个人呆住了。

“厂长,你这是会变魔法吗?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枯木也能当摆设。”

“我也是我也是!刚才枯木明明看着很丑,可经过厂长这么一摆弄,顿时变得很好看。”

姜英几人从震惊回过神来,彩虹屁一个接着一个抛向阮瑶。

阮瑶淡淡一笑:“你们觉得好看就好,时间不多了,你们把这些编织的灯笼套套在灯泡上面,还有把大白兔奶糖拿出来放到水果盘上。”

姜英几人连忙应好,动作麻利布置了起来,不到半个钟头,展厅的摆设就布置好了。

对面的展厅从刚才开始就注意着这边,这会儿看阮瑶这边的展位布置好了,一看顿时都惊艳了。

“天啊,之前我还觉得她们卖的产品很便宜和不实用,现在这样一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觉得里面的产品都好贵的感觉。”

“我也有这种感觉,而且整体看上去好好看,古香古色的感觉,看一眼绝对不会忘记。”

“对,就很有特色,要是早知道,我们也弄成这样,我们现在被一对比,显得我们的产品好像很没特色。”

不仅对面的人这么想,左右前后的人都这样想,还有人开口请阮瑶去给他们摆设。

因为工具的限制,阮瑶自然没办法给他们设计,不过指点一下产品的位置摆设还是可以的,经过阮瑶的调整,不少展位的产品看上去干净整齐了,而且还显得很高大上。

众人连连感谢阮瑶,还有人承诺等展会结束了,一定要把他们的产品送几样给阮瑶。

郑书记和江春花两人过了一个多钟头才抵达展厅,看到展位的摆设,两人连连点头,尤其是郑书记,更是觉得自己当初招揽阮瑶这个人才的决定很正确。

九点正式开馆后,外国商人陆续过来,阮瑶这边的展位虽然不是在入口的地方,却是属于最中心的位置,但凡要进到里头去,大部分的人都会经过这里。

每个经过展位的人都被吸引了,纷纷进来问这是什么产品,价格如何,而这个时候,阮瑶等人的优势再次展现出来。

其他的展位都请了一到两个翻译,人少的时候没什么问题,可当客人多的时候,翻译就不够用了。

可阮瑶这边,加上阮瑶总共五个人,全部都能说英语,从产品的介绍到价格全部沟通无障碍。

尤其是阮瑶,一口英语又流畅又标准,关键态度不卑不亢,在外国商人面前从容自信,就这一点,她就打败了99以上的厂家。

姜英等人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可在阮瑶的鼓励下都鼓起勇气跟外国人交流,后面越来越流畅。

语言其实就是用来沟通的,只要双方能明白就可以,至于标准不标准并不重要。

这次过来的还有不少香江那边的生意人,阮瑶也能用粤语跟他们沟通,当然为了不露馅,她在前面几天天天跑去找本地人学习粤语。

因此姜英等人看她说粤语并没有觉得奇怪,反而一个个眼里都充满了崇拜,她们也学了一下粤语,可实在太难学了,她们到现在只能说一两个简单的词语。

因为展位的摆设、产品的新颖、加上统一的服装、优秀的服务态度和过硬的专业水平,让展位的生意直接火爆了,甚至一度把展位围得水泄不通。

人性天生好奇,这一点不分古今中外,看到展位这么多人,外国人就会好奇展位到底在卖什么好东西,于是纷纷围过来看个究竟。

郑书记和江春花两人看到生意这么火爆,都开心得合不拢嘴,他们也没有走开,虽然他们不懂得英语,也不懂得粤语,可他们能帮忙递东西和收拾产品。

一天下来,阮瑶一行人接待了几百个客人,说话说得嘴巴都快起火了,好几人嗓子都快冒烟了,中间江春花去买了两次凉茶过来给她们喝。

可辛苦是有回报的,她们拿到了很多客人的联系方式,其中还有一个来自米国的商人当场就下单了,下单金额总共十万美元。

这时候的汇率是224,换成rmb便是224万元!

第一天就获得了开门彩,而且是这么大的金额,所有人都开心得喜笑颜开,把其他参展的工厂羡慕得不行。

当天展会结束后,一行人都累得不行。

郑书记为了犒劳大家,大方道:“今晚我们就去国营饭店,你们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吃到饱为止!”

几个女同志听到这话,顿时一扫眉间的疲惫,欢呼雀跃了起来。

“我想吃流沙包,还有凤爪。”

“我想吃白切鸡,还有煲仔饭!”

想到马上就能吃到美食,大家好像一下子忘记了疲惫。

走出展厅大门时,正好撞上了招待所的刘领队。

刘领队已经知道阮瑶他们展位火爆的事情,半是酸半是羡慕道:“阮厂长,恭喜你们,听说你们的展位今天过来的咨询的客人多到数不过来。”

他们展位过来的客人其实也可以,但跟阮瑶他们没得比。

阮瑶唇角微勾:“谢谢,我们也是运气好,抽到了这么好的展位。”

刘领队:“我去看过了,不仅展位好,你们做的准备也很充分,我听说大家明年都打算制作统一的服装,厂里面也要组织人学习英语。”

阮瑶笑道:“这是好事,大家的产品做得越专业,拿到的订单就越多,我们就越能为国家争光!”

刘领队说这话多少有试探和看戏的成分,一般人听到别人模仿自己,心里肯定多多少少会有点不舒服。

只是他没想到阮瑶年纪轻轻,心胸就如此宽广,看来是他小人之心了,不愧是年纪轻轻就当上全国唯一女厂长的人,格局就是不一样。

阮瑶邀请他们一起去吃完饭,不过刘领队拒绝了。

他们要回去买东西,明天打算把展位稍微调整一下,虽然没办法做到跟阮瑶他们那样好,但好歹改变一下,能多吸引一个客人也是好事。

不少人都怀着这种心里,只买了简单的晚餐就回招待所了,更重要的是他们没有一个像郑书记这样体恤下属的好领导,自然不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阮瑶等人吃得肚子浑圆出了国营饭店,只是想到要走一个多钟头路才能回到招待所,所有人都觉得有些崩溃。

阮瑶道:“我今天还让丁同志不用过来接我们,现在想来我做错了。”

郑书记道:“明天我去贸易中心那边问问,看有没有接送车辆可以租用,要是有的话,大家也不用那么辛苦了。”

众人连连感谢郑书记,把郑书记夸得老脸都红了。

只是没人看到,就在他们走进招待所之后,有两个人从一个角落走出来。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丁浩文和阮青青。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国庆快乐,明天有更新

这章还送88个红包~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雍材 90瓶;银杏叶子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