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六零彪悍女厂长 > 第72章 第 72 章

第72章 第 72 章


丁浩思的心砰砰直跳, 眼睛看着阮瑶,脸和耳朵慢慢红了。

丁家人都长得很好看,可像阮瑶这么好看的人,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江春花以为他把阮瑶当成欺负丁文静的人,上前一把挡在阮瑶前面:“丁同志你先别哭了,先跟你哥解释清楚, 免得他误会了。”

丁文静闻言, 不好意思擦去脸上的泪水:“三哥, 这些都是我的朋友,尤其是阮同志,当时要不是她在火车站救了我……”

丁文静把火车站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丁浩思回过神来,对着众人鞠了一躬:“谢谢你们救了我妹妹, 谢谢你阮同志。”

他的话虽然带着浓浓的羊城口音, 但好在能听懂。

阮瑶看春花婶子像母鸡护住小鸡仔一样把自己护在身后,心里暖暖的:“不用谢, 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丁同志,我们就此别过吧, 我们要去找住的地方。”

坐了十天十夜的火车,大家都很累了。

丁文静道:“你们打算住在哪里?”

阮瑶:“我们打算在广交会展厅附近找个招待所住下。”

这年头交通不方面, 没有出租车, 公交车也很少, 所以最好是住在附近,免得到时候要走好远的路才能抵达展厅。

丁文静眉头蹙了蹙,扭头用粤语问了她哥几句,然后又回头对阮瑶道:“你们虽然是提前过来,不过有人比你们更早, 只怕附近的招待所发已经住满了,这样吧,我跟你们一起过去看看。”

阮瑶听到这话不算很惊讶,毕竟这年头的招待所不多,可其他人听到这话纷纷皱起了眉头。

“我们提前那么多天过来,难道还有人比我们先过来吗?”

“要真的没地方住,我们住远一点也无所谓。”

郑书记眉头也蹙了起来,不过现在这情况只能过去看看再说。

于是一行人出了火车站。

丁浩思帮妹妹提了旅行袋,目光扫过阮瑶手里的旅行袋,深吸了好几口气才鼓起勇气道:“阮同志,你的旅行袋重不重,要不我帮你拎吧?”

阮瑶一双清澈的眼眸落在他身上,轻轻摇了摇头:“不用了,我的东西不重,谢谢你。”

丁浩思被她这么看着,心跳如雷,感觉心脏快得要跳出嗓子眼:“好好好。”

这年头出入虽然不方便,需要出入证,但火车站的人还真不少,熙熙攘攘,阮瑶一行人从火车站挤出来,居然都出了一身汗。

当然羊城这边的天气跟塔拉图完全不一样,十月份在塔拉图已经要穿薄棉袄,可在羊城大家居然还穿着短袖,几人一出来火车站都忙着脱去身上的薄棉袄。

姜英更是一脸震惊道:“这羊城怎么这么热,居然还有人在穿短袖。”

其他人闻言连连点头。

等到公交车来了,一行人又连忙提着旅行袋上了公交车。

等公交车一走远,有两个人影从树丛后面站起来。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王芬和阮青青两母女。

“妈,现在该怎么办?”阮青青看着远去的公交车一脸着急,“好不容易等到人,你刚才干嘛拦着我?”

她们前天就抵达了羊城,为了省钱,她们白天过来火车站守株待兔,晚上跑到火车站附近的天桥下面去睡。

羊城的天气湿热蚊子多不说,蟑螂居然有食指那么大,那天晚上有只蟑螂飞到她脸上,她当时吓得魂都快飞了。

她实在受不了这个地方,她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

王芬脸上被蚊子叮了两个包,一边挠痒一边道:“着急什么,他们既然要参加那个什么会,那应该就住在附近,刚才他们说要在流花路下车,我们坐下一班跟过去。”

到时候一个一个找过去,她就不信找不到人!

刚才之所以阻止阮青青出来,是因为她看到有个男人一直用炙热的眼神看着阮瑶,那种眼神她非常明白,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喜欢。

来羊城之前,她打听到阮瑶在塔拉图已经有对象了,如果她在这里跟那个男人乱来的话,到时候她就可以举报阮瑶乱搞男女关系,这样一来,她就会被批|斗!

想到阮瑶会被批|斗,她整个人控制不住兴奋起来。

阮青青被太阳晒得不耐烦:“都怪你,要是等会儿找不到人,我就不找了!”

王芬把女儿安抚住,两人等了差不多大半个钟头才等来下一班公交车。

阮瑶一行人来到流花路附近,果然如丁文静说的那样,附近两三家招待所全部被住满了,他们只能去远一点的地方找住的地方。

远一点那个招待所离广交会展厅走路需要一个半钟头的路程,中间没有公交车可坐,这也就罢了,关键还很贵。

这会儿服务员昂着下巴报出价格:“双人房间一个晚上两元,三人房间一个晚上两元八毛钱,你们需要多少间?”

这价格一出,所有人都咋舌了。

姜英眼睛都瞪大了:“我的天啊,一个晚上要两元,我们要住大半个月,这得花好几百啊!”

“可不是,这还不包括吃的喝的,我们的经费肯定不够。”

郑书记和江春花两个领导眉头也蹙了起来。

阮瑶跟丁文静商量了一下,让她问问服务员,能不能给个优惠一点的价格。

其实她会说粤语,上辈子她在羊城工作过一段时间,只是原主不会说粤语,她要是开口说粤语,那很容易穿帮。

丁文静把要优惠的话一说,服务员顿时翻了个白眼,撇了撇嘴道:“这是领导规定的价格,没得优惠,你们要住就赶紧登记,要是不想住别挡着地方。”

服务员看他们打扮得还不错,而且还有本地人带着,原以为他们身上应该不缺钱,没想到一开口居然就是要降价。

丁文静很是尴尬,把服务员说的话翻译给大家听:“她说价格不能少,我们要不去其他地方再看看吧。”

其他人虽然听不懂服务员的话,可都看懂了对方的表情,顿时气得不行。

阮瑶嘴角一勾,轻笑道:“我们可是艰苦朴素的人民,这样奢侈的招待所我们的确住不起,能住得起这样奢侈的招待所,我看不是资本家就是地主。”

这话一出,别说能听得懂一些普通话的服务员变了脸色,连准备要入住的客人也跟着变了脸色。

江春花点头:“这是资本家才会住的招待所,我宁愿去睡天桥,我们走!”

郑书记拧着眉头:“我虽然不是粤省的领导,只是全国人民都过着艰苦朴素的生活,这招待所的作风实在不好,回头我写封信跟这边的领导反映一下。”

服务员听到这话,顿时吓得快哭了,眼看着几人要走,她急忙跑去找经理。

等阮瑶一行人走出去十来米,一个身形有点变形的中年男人满头大汗追了上来:“几位同志,请等等,请等等!”

中年男人好不容易追上阮瑶等人,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几位同志,我是光荣招待所的经理,我姓黄,服务员她刚才报错价格了,两人的房间一个晚上只要一块五,三人的只要两元。”

黄经理说完眼巴巴看着丁文静,让她帮忙翻译成普通话。

阮瑶摇头:“还是太奢侈了,鸡蛋十个才五毛钱,住个房间一个晚上要花三十个鸡蛋,旧时代的资本家都不敢这么普涨浪费,我们还是去睡天桥吧。”

听到翻译后,黄经理额头的汗再次出来了,咽了咽口水,做出壮士断腕的表情道:“两人房间一个晚上一元,三人的一块三,不能再少了!”

这个价格虽然还是很贵,但的确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毕竟他们不能真的去睡天桥。

天桥不安全不说,吃喝拉撒难道也要露天解决吗?

更何况羊城没有澡堂,到时候一身味道去参加广交会,说不定身上的味道比外国人还要冲鼻子。

阮瑶作势和郑书记商量了一下,才勉为其难点头道:“既然黄经理这么有诚意,盛情难却,那我们只好住下了。”

黄经理听了翻译后,嘴角狠狠抽搐了几下,但他可不敢说什么,要不然回头真被举报了,他这个当经理的可要第一个遭殃。

真是太晦气了,好好的广交会没赚到钱,居然遇到这么一行人。

丁文静和丁浩思两兄妹都一脸不可思议,没想到阮瑶三言两语就把价格讲少了一半,真是太厉害了。

尤其是丁浩思,看着阮瑶的眼睛比夜空的星辰还要亮。

江春花注意到丁浩思的目光,眉头蹙了蹙,但没多说什么。

于是一行人又回去招待所,拿出出入证办了入住。

正好到了饭点,把东西放到房间后,便出去外面找吃的。

在丁文静和丁浩思两兄妹的介绍下,一行人来到一家国营饭店,各自点了一份煲仔饭。

阮瑶点的是香菇滑鸡煲仔饭。

听说煮饭时会在锅里刷上一层猪油去慢火煲熟,因此做出来的煲仔饭混合着猪油的香味,唇齿留香,鸡肉研制得非常入味,又吸收了香菇的精华,吃上一口简直是回味无穷。

其他人有点腊味煲仔饭,也有点白切鸡和豆豉排骨煲仔饭的,都吃得赞不绝口,底下的饭焦了,也全部被吃光了,又香又脆,再来一碗老母鸡汤,实在太满足了。

丁浩思抢着要给钱,但郑书记没给他机会,而且阮瑶也坚持不用他们请,两兄妹没抢到请客的机会,心里一直很过意不去。

等回到家,丁文静把自己被阮瑶救出来的事情再次跟家人绘声绘色一说,丁母抱着女儿哭得眼泪哗啦啦,丁家其他人纷纷感叹。

“小妹这次能平安回来,真是多亏了阮同志。”丁浩思斟酌了一下道,“阮同志他们这次过来参加广交会,住的地方离展厅走路要一个半钟头,又没有公交车过去,我想能不能跟舅舅工厂借个车每天过去接送他们?”

丁父点头:“这是应该的,我这就去跟你们舅舅说一声。”

丁浩思闻言心里松了一口气,站起来眉飞色舞道:“爸,我跟你一起去。”

丁母:“除了接送,我们还得邀请阮同志和她的同事过来吃饭,阮同志是我们丁家的救命恩人,我们可不能慢待了她。”

丁文静抱着母亲的手臂:“这两天我不能陪妈妈了,我想给阮同志当导游,带他们好好逛一逛我们羊城。”

丁母虽然很想跟女儿在一起,但来日方长:“你这样做是对的,回头你多带点钱出门,看到他们要买东西,你就帮忙买单,要是他们不给,你就把东西记下来,回头我们多买几份送给他们。”

丁文静一一记下,连声应好。

到了晚上,丁浩思和父亲从外头回来,还带回来了一个消息。

“舅舅答应把工厂的车寄给我们用,回头我当司机,每天去接送阮同志他们。”

丁文静愣了下:“三哥,你什么时候学会开汽车的?”

“今天年初就学会了。”

丁浩思应道,一想到以后每天都能见到阮瑶,嘴角忍不住扬起来。

丁文静道:“那到时候我跟你一起去接他们。”

丁浩思想也不想道:“不行,车坐不下了。”

丁文静闻言只好作罢:“真可惜,我很喜欢阮同志,还想多跟她相处相处。”

丁浩思看妹妹失望的样子,心里有些内疚,可只要丁文静在,他几乎没有开口的机会,更别提跟阮瑶说话。

想到这,他把内疚毫不犹豫甩在脑后。

以此同时,远在石油基地的秦浪接到了一个来自京城的电话。

“阮家两母女十几天前离开了京城,听说她们去了粤省。”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更新晚了,明天万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三土妈妈、檬 5瓶;鱼非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