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综武江湖:我为大理寺卿 > 第六十五章 关联

第六十五章 关联


  怎么说呢?!杨清源突然觉得这个纨绔子弟还是个明白人,对自己的认知很清晰啊!

  “所以漕运上的事,你也不用问我!额!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刘既白说着还打了个饱嗝,“对了,你们这包子哪买的?!真好吃!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包子!”

  刘既白还找了个稻草剔了剔牙,丝毫没有一个纨绔子弟的矫情。

  杨清源一看痞气十足的刘既白,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我知你也不是蓄意冲击大理寺,便从轻发落,罚银三百两!我等下通知刘大人,将你领回去。”

  “啊?!”

  刘既人白傻了,罚银倒无所谓,但是通知自家老爹可就惨了。自己的屁股刚被大理寺的板子给关照过,要是在被老爹的家法关照,这凄惨的画面刘既白简直不敢多想。

  杨清源面无表情心中已经乐开了花,纨绔公子最怕的果然是向家长告状。

  自己与礼部左侍郎刘宾同殿为臣,自己一告,刘宾直接丢脸到家,这股火气最后得发到谁的身上?

  刘既白支支吾吾了半天,“杨大人要不多罚点银子,就别告诉我爹了。”

  “嗯??!”杨清源故作疑问状,“不通知令尊刘大人,你这伤该怎么回去??”

  杨清源“无意”间一句话,点醒了刘既白,就算没通知自家老爹,自己回家了该怎么解释这屁股上的伤,以自家老爹的眼力,恐怕一眼就能看出是被施以杖刑了,最后还是免不了一顿家法。

  刘宾标准的儒家门徒,家法森严,刘既白也不敢夜不归宿。

  总不能和自家老爹讲,自己在漕运衙门处理公务吧!这也没人信啊!?

  就在刘既白思考之际,突然看见了旁边的杨清源,突然灵光一闪。

  如果让这位杨大人给自己老爹传话,说自己在协助办案,那岂不是暂时不用回家了,等过两天伤好一点了再回去,神不知鬼不觉。

  想到此处,刘既白已经觉得自己的计划完美无缺,只需要眼前的大理寺丞杨大人稍微配合一下了。

  “杨大人!?”

  “嗯?!”看到刘既白贼兮兮的眼神,杨清源就知道鱼上钩了。

  “那个,你们查案是不是需要漕运司配合啊!?”

  杨清源点了点头。

  “那找我啊!我可是漕运司外派衙门的主事!我可以配合你们啊?!”

  杨清源的眼中似笑非笑,“可你不是只会盖章吗?!”

  “额!!”刘既白一呆,随后立刻反应了过来,“但是我毕竟是漕运司的主事,您要带着我去,做事情不是更加名正言顺吗?算我求您了!让我一起参与到这个案子中吧!我求学之时就曾发誓,我与罪恶不共戴天!!!”

  此刻的刘既白似乎闪烁着正义的光芒。

  刘既白虽然不学无术,但是脑子很聪明。

  杨清源点了点头,“行吧!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给刘大人去函一封,就说你在我这,协助办案!”

  刘既白大喜过望,“多谢杨大人!从今天,小弟就是你的人了,以你那啥!什么马?!什么?!”

  刘既白刚想拍一波马屁,突然发现没文化连拍马屁都不会!

  “马首是瞻。”

  “对对!杨大人真是博学!”

  书到用时方恨少啊!刘既白发现人还是得多读书,不然连拍马屁都用不对词。

  “行吧!那我把你的两个侍从放出来,你找个房间休息一下,让人给你上个药!到时候还有用得上你的地方!”

  说完杨清源将牢门打开,并招呼捕快将刘既白的侍从也放了!

  随后杨清源便回到了大理寺的书房之中,狄知远等人还在整理叶剑寒带回来的账本。

  “大人!触目惊心啊!”狄知远看到杨清源便是这么一句话,“无论漕帮在本案之中扮演着什么角色,在此案完结之后,漕帮必须整治!”

  狄知远将手中账单交给了杨清源,杨清源接过一看,也是面色微微一黑。

  好家伙,光是京城一个地方,漕帮每天就能从挑夫,船工,纤夫身上压榨出一千五百两上下。一个月就是四万五千两,一年就是五十四万两。这个数额已经超过了一郡的税收了。

  天下船运,皆为漕帮所掌控,原本以为漕帮只是个不起眼的中间人,没想这个中间人吃了这么大的一块肥肉。

  这还仅仅只是神都一地,漕帮的生意遍布天下,这其中到底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又有多少人参与其中。

  “此事暂且记下,若是漕帮真的参与了之前的疫病,那么我们自然就有了收拾他的理由!”

  “除了这些,你可有别的发现!?”

  狄知远指着杨清源手中的稿纸上的一堆数字说道,“大人请看,安家名下的商号在这两月间多次向漕帮雇佣挑夫和大量船只。”

  杨清源立刻知道狄知远的发现是什么,安家有自己的商船,若只是小规模的货物运量增长,根本不需要雇佣如此规模的挑夫和船只。

  这说明,安家确实在短时间内,有大量的货物需要运输。

  狄知远突然想到了什么,“大人,你说李忠会不会知道!?”

  听到狄知远的提示,杨清源眼前一亮,李百两是神都最大的船商,若有大量货物运输最先想到的,必然是李百两。而李忠身为李府的大管家,李府的生意有八成都要经过他的手,或许他会知道些什么!

  两人立刻一前一后赶到了关押李忠的牢房之中。

  “李忠!我问你!安家近几个月来是否和你们有生意来往?!”

  李忠迟疑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两位大理寺的大人突然从李府血案跳到了李府和安家的生意上。

  “杨大人所说的安家,可是京城首富安世耿安老爷家。”虽然不明所以,但是李忠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道。

  “是!”

  李忠摇了摇头,“我们和安家几乎没有什么生意来往。”

  杨清源和狄知远对视一眼,难道猜错了?!

  “但是!?……”

  李忠后面这个但是让杨清源微微恼火,说话就不能别大喘气吗?!!!

  “但是,安家之前好像曾经是想要和我们李府的船队合作!?”

  狄知远追问道,“大概是什么时候?!”

  李忠皱着眉头尽力回忆道:“具体时间有些记不清了,大概是半年前的样子!?”

  “哦!对了!那之后,安老爷还请我父……还请李百两赴宴!”在说道李百两的时候,李忠还是迟疑了一下,那一声父亲最终还是没喊出来。

  “哦?!所谓何事?!”这个收获显然是出乎杨清源和狄知远的意料。

  没成想安世耿竟然接触过李百两,而且这个时间点很敏感。

  半年前!

  李阿福是半年前入得李府,李百两让李夫人向李阿福三人借种也是从半年前开始,甚至李忠的心态也是从半年前开始转变。

  当被问及安世耿宴请李百两所谓何事之时,李忠也是摇了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陪他赴宴的只有当时护院供奉,覆海拳李大侠!并没有带上小人!”

  覆海拳李定波,杨清源虽然身在朝野,但是毕竟是武当中人,还听过此人的名字。一手拳法威力惊人,传言有翻江倒海之威,虽然夸大,但是此人确实是实打实的元化境高手。

  李定波原本是个江湖游侠,无意间在鄱阳湖中得到了一本秘籍,努力修炼之下,竟然步入元化之境,成了一方高手,没想到竟然是李百两请的供奉。

  “还有一事,就发生在第二天!”

  狄知远问道:“何事?!”

  “第二日,李百两就吩咐我,从此不接安家的生意,现在已经合作的,也有立刻断开。”

  杨狄二人听到李忠此言,立刻知道,当日安世耿和李百两绝对发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那李定波呢?为何我们入府查案之时,从未遇到过他!?”

  李忠解释道,“其实李大侠在三个月前开始就不在府上了,原本李大侠的起居也是我来安排的,但是三个月前,李大侠突然就消失了!”

  杨清源大致能猜到了,应该是安世耿或者安云山动得手,除掉了李定波。

  杨清源和狄知远又打听了一些细节,见没有新的收获,便不再询问。

  “杨大人,小人斗胆问一句?!小人这案子?!”

  杨清源看了李忠一眼,“我已经向刑部和内阁中枢行文,请求暂缓行刑,待查清此案之后,再重新定罪!”

  李忠一听自己暂时不用死了,顿时两眼放光,跪在地上给狄知远和杨清源连续磕头。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杨清源也没有阻止,转身离开了死牢,虽然李百两案另有隐情,但是李忠弑杀亲父,这样一个人无论如何都让人升不起好感。

  刚刚走出死牢,杨清源就看到了一道白影窜入了自己的怀中。

  正是大理寺第一团宠——小白!

  “喵!”奶声奶气的小白叫了一声,随后一道黑影也飞奔过来,正是大理寺第一追踪高手——小黑。

  “汪!汪!”

  说起来,这两位可是除了老辛之外,大理寺资格最老的员工了,比杨清源的资格还老。

  就在杨清源撸猫的时候,突然怀中小猫全身绷紧,死死地盯着大理寺的上方,紫晶的眼眸似有光华流转,一旁的小黑鼻子微微一嗅,也开始朝着同一个方向连吠不止。

  杨清源看向小白目光所及之处,道瞳——明察秋毫。

  一道黑色的身影正站在大理寺的屋顶之上。

  “这几天大理寺可真是热闹啊!”

  狄知远突然听到杨清源这没头没脑地一句,愣了一下,刚想开口询问,杨清源就将怀中的小白递给了他。

  “知远,辛苦你了!”

  话音未落,杨清源身影似乎化为一缕青烟,一跃而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