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妖楼记 > 第290章 翻车事故

第290章 翻车事故


听了宇文诗的话,司马钰才放下心来,下楼去找林默会合——林默和周婉就坐在一楼的大厅,周婉已经睡着了,还紧紧抓着林默的袖子,估计也是吓坏了。
“上面怎么样了?”见司马钰下了楼,林默小声问道。
“说来话长,回去再说吧。”司马钰耸了耸肩膀,用眼角瞟了一下周婉。她不确定周婉是不是真的睡着了,万一被听见什么不好的事情,回头解释起来也是麻烦,“他俩在楼上请【碟仙】,不过应该没什么事……”
说着,她还抬起手比了一个数字【八】,意思是宇文诗留在了那里,不需要担心什么。
林默一下就明白了,旋即放下心来——在他的眼中,宇文诗这只【鬼】深不见底,给他的压迫感甚至还要超过表姐穆小雅,有她在上面肯定不会出事的。
就像司马钰说的那样,十五分钟后,夏鸥和韩嵩从楼上下来了——夏鸥的表情有些沮丧,韩嵩倒是表现得轻松很多。几人收拾了一下就回了旅馆,两人并没有说【碟仙】的结果,只是说记录了一些相关数据,准备回去之后再整理归档。
到旅馆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多了,经过一整晚的折腾,谁都没力气再聊天,草草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下午四点的时候才起来,随后他们发现了一个严峻的现实——
特快列车的时间已经错过了,只能坐长途客车回去。算上换乘的时间,明天他们五个肯定是要旷课了。
赵正是学院的教授,是司马钰、林默和周婉的导师,同时也是【建筑工程系】的系主任——这个严厉而不知变通的家伙根本不会问他们什么理由的,只要缺席,那就是扣学分,一点商量都没有,找谁都没用。
在问过【灵异现象探索部】的指导老师丁老师之后,五人更加确认了失去学分的残酷现实。本来这半学期的学分就很紧张,现在旷课无异于雪上加霜。
“早知道先准备好请假条了,起码还能保住学分。”夏鸥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叹了口气,这一趟虽然没有达到主要目的,但收获还是有的,起码真正经历了一次【灵异事件】。
不过夏鸥也很快恢复了过来,甚至比来之前更加精神。因为对她来说,至少确认了一件事——那就是【另一个世界】有很大几率是存在的,而且【鬼】或许并非是虚无缥缈的杜撰,【它】或者【它们】很有可能就在自己的身边——甚至是每一个人的身边。
见夏鸥恢复了精神,韩嵩的表情也变得轻松了一些——一开始司马钰和林默还有些不太确定,但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俩发现韩嵩这家伙肯定对夏鸥有那么点儿意思。就是不知道为啥,他似乎并不打算将自己的感情表露出来。
总之看得有些急人就是了——好吧司马钰承认自己有些多管闲事,但八卦这种东西吧,只要是个人,就多少都有那么一点想要看后续的情结,更何况这种八卦就发生在自己身边。
回程的长途客车上,夏鸥、韩嵩、周婉坐在了前面,司马钰和林默则坐到了后排——不是他们想分开坐,而是这趟车的人有点多,几人在买票的时候被挤散了,林默担负着保护司马钰的职责,当然要时刻跟在她身边。好在五人都买到了票,只是座位号并没有挨在一起。
【昨晚楼上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客车发车的时候,林默用手机的【记事本】打了一行字举到了司马钰的面前,他还是有点担心——昨晚她下楼的时候,明显是有什么心事。
临出门时,穆小雅特别交代过他,由于秦月的事情,司马钰的情绪不是很健康,让他多注意点。所以在看到她有心事的时候,林默觉得还是问一下比较好。
【夏鸥部长好像是故意要招鬼的,她好像在找什么人?】司马钰接过林默的手机,在下面又打了一行字,随后想了想,又把句尾那个【人】字删掉,换成了【鬼】。
【所以她也并非像表面上那样,对灵异事件那么狂热,还有一部分是为了找……一位故人?】林默恍然大悟,怪不得他总是感觉夏鸥对灵异事件的狂热总给他一种违和感,现在想想就合理了。
【大概吧,而且好像……】司马钰将这句话打了一半便停了下来,她不知道夏鸥和要找的那位故人是什么关系。
不过林默接过了手机,在后面补上了一句:【……好像是她的男朋友之类的?】
【你怎么知道的?!】司马钰瞪大了眼睛看着林默。
【猜的。】林默得意地笑了笑。
【你可拉倒吧,就你这种社恐晚期的死宅,估计连女生的手都没拉过吧,还男朋友,我看你像男朋友。】
看到这句话,林默的手指稍微顿了顿,不过只有那么一瞬间而已,随后便在手机屏幕上敲了一排字:【不带小看人的,虽然我没碰过女生的手,但我玩过的游戏中,有至少百分之三十的恋爱题材!要说经验,我肯定比你多!】
司马钰忽然想起了上次去142室的时候,看到电视柜和旁边的玻璃柜中摆满的各种游戏软件,忽然觉得这家伙说的还真有可能是真的——因为要说感情方面,她自己还是一片空白呢,还真没资格说一个有着各种恋爱游戏通关经验的【高手】。

【行了,算我错了呗,毕竟我也没经历过这种事。反正无论如何,别的事情我们还是尽量少参与吧,目前为止还是学分比较重要!】
【有道理,那就不管了,反正需要帮忙的时候她自己就会说的。】林默也不打算争执下去——感情这种事嘛,对他来说都无所谓的,他只要有屋子里那一堆游戏就足够了。
提到游戏,林默才想起来最近要发行一个新作,而且题材也是很轻松的那种——既然司马钰的情绪不太健康,不如带她玩玩这个?
想着,他就打算打字和她说说这件事,可还没敲完半句话,就听到头顶传来一声仿佛石块砸在车顶一样的声音。就在他抬头看的时候,右侧的乘客忽然发出了一阵惊呼。
林默当时就放下了手机,转身将司马钰紧紧抱在了怀里:“别动!低下头!尽量把身体蜷在一起!!”
——【妖】的听觉比常人要强许多倍,尤其是黑熊这种眼神儿不太好的物种。在听到车顶传来的撞击声之后,紧接着就听见了右边传来的细微振动——客车是空调客车,窗户是密封的,外面的声音很难听清楚,但这难不倒林默。
客车现在行驶在盘山道上,刚刚听见的细微振动声,是右方的山壁中传来的。一般来说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不是体积较大的落石就是山体滑坡。
无论哪种,对现在的客车来说都是致命的——因为客车正处于尸骨的中心地点。
或许和最近降雨量比较大有关,【曦雨山】附近的山路经常发生山体滑坡现象——他们在来的时候就碰到过一次,客车还因此改了道,不然也不会那么晚到那座破精神病院遗址。原本以为回去的时候不会那么倒霉,可现在看来,还是有些太乐观了。
司马钰依旧很淡定,她照林默说的那样,抱着头捂着耳朵,尽量将身体蜷缩在一起——
呵,不就是倒霉嘛,习惯了,多大个事。
滚落的巨石和慢慢滑下来的山体将客车推到了道路的最左边,直到看见窗外的山崖的时候,司马钰才发觉这次可能真的要倒大霉了——就在她这一念的功夫,车子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被慢慢推下了公路。
司马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安静下来的,只知道在那之前,身边充满了尖叫声和物品碰撞的声音,周围的环境也开始不停旋转,自己就好像被扔进了滚筒洗衣机里的衣服一样,不停地翻滚着。等到车辆不再移动,周围的声音才渐渐小了下来,尖叫和哀嚎也变成了小声的抽泣和呻吟。
“……钰……小钰……小钰!!”
林默的声音让她从一片混乱中清醒了过来,当她的双眼重新找回焦距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正上方的林默。他的额角流着血,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正用担心的目光望着自己。
“……发生什么事了?!”司马钰这才反应过来,不过下一秒,她立刻翻了个身,背对着撑在自己身子上方、替自己挡住了好几个行李箱的林默,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呕吐的声音在车厢中此起彼伏,看来不光是她,满车人都被颠麻了。
“呕……”宇文诗从司马钰的身体中分开来,捂着胸口扶着一边横过来的椅背,张开嘴作势欲呕。
“……你就是个魂儿,你吐什么?!”司马钰吐出来好多了,林默把她保护得很好,除了晕车感严重之外,没有任何外伤。见宇文诗在自己身边好像也打算【吐出】点什么来的样子,司马钰没好气地吐了句槽——
这家伙连实体都没有,她能吐出来啥?自己的三魂七魄么?!
“没有,就是周围环境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宇文诗指了指周围,司马钰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周围的椅子东倒西歪,除了一些暗红色的痕迹之外,她也看不到什么。
“……你还是别看了。”林默赶紧空出一只手捂住了司马钰的眼睛——他的位置稍微高一点,现在车厢内的惨状实在是不适合观看。
不然她还得再吐一回。
轻易推开了压在身上的大量旅行箱,林默抱起了司马钰,一脚踹开了车顶——车辆已经横过来了,门窗根本走不了,只能从棚顶开个洞出去,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等到离开了车内,两人发现窗户的部分还有人陆陆续续爬了出来——那些幸存者满身是血,现在司马钰算是明白为啥林默不让她看了,估计车厢内的景象要更加惨烈。
就在他们准备休息一下的时候,宇文诗却忽然扯了扯司马钰的袖子,又指了指一个方向。顺着她指的地方看过去,她发现夏鸥三人正互相搀扶着,从已经碎掉的前挡风玻璃那部分走出来。
“……这仨人命可真硬。”宇文诗佩服地点了点头,现在她的鬼格是【小丧】,“这都没让你克死,小钰,这仨朋友你还是交了吧,真挺结实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