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边关小厨娘 > 第272章 对与错

第272章 对与错


也就是说,管教可以,不必那般凶。
郭管事心头顿时一松,“夏娘子放心,我有分寸。”
“嗯,去吧。”
处理完春花之事,夏明月再次看向庄翠,“庄娘子往后有什么打算?”
庄翠抬眼看了看远处,脸上有些迷茫。
说真的,她不知道。
逃荒期间,她有尝试过要找寻活计来做,以求能够养活自己。
但她逃荒时日不短,衣衫褴褛如乞丐一般,许多人单是看着她便十分嫌弃地进行驱赶,根本没有要用人的念头。
即便偶尔有一两个,也是披着伪善面容的恶人,妄想着连哄带骗地将其拐到家中,或者卖与他人。
好在庄翠身手不错,逃了出来,却也因为此事,不敢再随意去找寻活计。
打算什么的,无外乎是走一步看一步罢了,她还能走多久,谁也不知道。
“我看庄娘子身手不俗,又知晓知恩图报,是个可用的人。”夏明月和声道,“不瞒庄娘子,我身边正少了一个会些拳脚功夫之人,不知庄娘子可有意向到我这里做活?”
“卖身契可签活契,待庄娘子存够银钱,想要离开时,从我手中赎出卖身契即可,每个月的工钱暂定五百个钱,庄娘子可愿意?”
庄翠顿了一顿。
对于夏明月想要让她留在身边做活之事,她是没想到的。
且夏明月瞧着面相颇善,这两日在果园时,也时常从春花口中提及夏明月这个果园的新主人,待他们也颇为和善……
夏娘子,大约会是个好主家吧。
而她现在,也亟需考虑活下去的问题。
毕竟只有活下去,才能报仇……
庄翠快速地思索了一番,接着冲夏明月拱手,单膝跪地,“承蒙夏娘子不弃,庄翠一定尽心为夏娘子做事。”
“有你这句话,我便放心了。”夏明月伸手将庄翠扶了起来。
而后喊了果园中做活的妇人来,吩咐其带庄翠去洗漱,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裳。
这边,郭康来正在教导春花有关她私自将庄翠藏在果园之事。
春花知道自己的错处,低着头不敢吭声,面对郭康来的责问也是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连连称是。
郭康来说了许久,见春花如此,越发语重心长,“若是按我的想法,你这次肯定是得好好责罚一番,扣上你一些口粮才行,但夏娘子仁心,只让我好好教导你即可,还觉得你年岁小,让我说话不要太重。”
“谢谢夏娘子。”春花抽抽噎噎,“我待会儿就去给夏娘子赔罪认错。”
“嗯。”郭康来点头,让春花先去洗一下脸。
春日风大,满脸的泪,风一吹十分容易皴掉,甚至开裂。
春花答应下来,抬脚要去,但走了两步后又折返了回来,满脸都是担忧,“康来叔,你说……”
“你不用害怕,夏娘子不会过于为难你的。”郭康来安慰他。
“不是,我是想问,夏娘子应该不会为难庄姐姐吧。”春花担忧询问。
郭康来,“……”
都这个时候了,不惦记着自己,还惦记着她救助的那个人?
属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而在郭康来告诉春花,夏明月想要让身手颇佳的庄翠跟在她身边做事时,春花先是一惊,接着笑得眉眼弯弯,整个人几乎要蹦了起来,“太好了,庄姐姐可算有地方去了。”
不但有地方去,而且还是跟着十分良善的夏娘子做事,往后肯定能过上不错的日子。
至少,能够吃饱穿暖!
春花真心地替庄翠感到高兴,甚至激动的眼泪顺着眼角落了下来,直伸手去擦。
郭康来见状,再次哽住。
不得不说,春花是个太单纯善良的小孩子,这样的人,在他们成年人的眼中,显得过于天真和无知,甚至总觉得早晚都会遇到恩将仇报之人。
但这话又说了回来,倘若所有人都没有善心,这世界也就变得太过于冰冷了一些……
庄翠很快洗好了澡,换好了衣裳,梳好了头发。
没有了满脸的污垢,庄翠真容露出,是一个五官端正,浓眉大眼,英气十足的姑娘,身上的衣裳宽松但短小,越发衬托的庄翠身形颀长,骨架宽大。
这样的身形,待养上一段时日后,再配合其敏捷的身手,绝对能够担得起保护宅院和夏明月自身安全的任务。
夏明月对庄翠十分满意,在离开庄园时,一并带了回去。
待到家之后,夏明月安排庄翠与江竹果同住一屋。
江竹果对于家中的新成员十分欢迎,忙将房中的另外一张炕收拾出来,铺上新的褥子和床单。
现如今家中宽裕,褥子皆是用棉花制作,柔软暖和。
“这是洗脸的木盆,这是洗脚用的木盆,这里有巾子,皂角,擦脸用的脂膏,还有这个,是平日擦手用的。”
江竹果一一向庄翠介绍,“这几个罐子里头放的是夏姐姐闲暇时制的果子干,还有瓜子等类的零嘴,随时拿着吃。”
“夏姐姐交代我明日晨起忙完带你去做两身衣裳,再买几双鞋子和日用的东西,你若是有什么特殊要求,直接给我说就成,夏姐姐说只要合理的,皆是可以满足。”
江竹果本就生的和善讨喜,说话语气温柔轻快,只让人听着如沐春风,心中亲近感十足。
庄翠原本的拘束感少了许多,接过江竹果塞到自己手中的糖,慢慢地吃了起来。
糖是冬瓜糖,是用新鲜的冬瓜去皮切成长条后,用石灰水浸泡,再用砂糖腌制熬煮,只熬得冬瓜条上全都反沙沾满了糖粒儿,便可以用罐子密封起来,长时间保存。
冬瓜糖甘甜且清香味十足,吃起来比饴糖更加爽口,但仍旧是甜津津的。
口中有了甜了,这心情自然会好上许多。
庄翠坐在炕边,和笑得眉眼弯弯的江竹果聊些家常。
“看竹果年岁还小,也是和夏娘子签了卖身契么?”庄翠问。
“不是,我是夏姐姐雇佣的伙计。”江竹果笑答。
“那你吃住皆在夏娘子这里,多久回家一次?家中还有什么人?”
“我没有家。”江竹果道,“这里便是我的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