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大佬女配她超有钱[快穿] > 第92章 为爱身亡的大师姐(26)

第92章 为爱身亡的大师姐(26)


“不飞升?咱们踏上修真一途, 不就是为了飞升吗?”玉书尊者有些不理解,虽然修者到了渡劫期,就会拥有大几千年的寿命, 但终究还是会死的呀。想要不死不灭, 便只有飞升到仙界, 这样才能获得永恒的生命不是吗?

“飞升仙界, 然后你就还只是个小喽啰, 一切都要从头再来。”混元宗宗主声音里带着些许的蛊惑:“一旦咱们突破到了渡劫期, 便能活上很久了,到时候你我二人共同执掌这修真界, 岂不快哉!”

随着他对未来的畅想, 玉书尊者渐渐迷失在了那无比美好的愿景之中。自古以来, 唯有权势和长生不老最为迷人,但相比于虚无缥缈的永生, 显然眼前能够触手可得的权势更具有吸引力一些。

在这二人的心中, 一切都是有退路的,待到他们享受够了这世间的一切了, 到时候完全可以选择飞升。

想着想着,两个人不由得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眼底看到了漫无边际的野心。以后不管是魔宗、神丹宗亦或是各大势力, 注定全都要匍匐在他们的脚下, 俯首称臣!

他们的父辈当初偶然间遇到了一位据说是被仙界放逐到修真界的龙神一族的后人, 那位后人有着无限接近于仙人的能力,试图返回仙界, 却被天道发现降了金色天雷,最终落得个奄奄一息的下场。

二人的父辈见状,登时就起了歹心, 先是假装要帮助那位龙神一族的后人,在对方因为感激而说出不少自身的秘密后,再将其残忍的杀害。最终他们如愿以偿的得到了龙神一族的秘宝,也就是如今混元宗的立宗根本……那个秘境。

实际上这处秘境就是那位龙神后人的仙骨以及其身上的秘宝衍生出来的一个空间罢了,他们两个人的父辈因为一时半会儿无法从秘境中取出那秘宝,又见这处空间对修为大有裨益,这才决定在此正式开宗立派,广招门徒。

之后的几百年的时光里,那两个人想尽了无数的办法,却也仅仅只是勘破了秘境中的一小部分秘密,进而得知了这秘宝一直不能为外人所沾染的根本原因:流放到修真界的龙神一族尚未灭绝,只要他们的血脉存在一天,这秘宝就一天不会认他人为主!

于是乎,借着混元宗日益强大的东风,他们开始满修真界的寻找拥有龙神一族血脉的人。

只可惜,二人当年因为龙神后人临死前的反击都落下了不小的暗疾,最终暗疾将他们的生命力侵蚀殆尽。无奈之下,两个人只能将这一切都告知了自己的后人,并且叮嘱他们务必要寻找到龙神后人的唯一血脉,杀了他得到秘宝,然后飞升仙界。

就这样,现在的宗主成为了混元宗的宗主,玉书尊者也成了五大峰主之一。几百年以来,他们未曾停止过寻找身负龙神血脉之人的脚步,终于在十几年前的外门大比上,发现了一丝端倪。

那个拥有龙神一族血脉的人,就这么大喇喇的站在了混元宗外门大比的擂台之上,只是对方着实过于年轻了一些,而且还是一名女修。玉书尊者费了好大的力气的才勉强抑制住了自己兴奋之情,不动声色的将这名女修带回了朱雀峰。

实际上当时很多人都不理解他的做法,因为这名名叫付绵绵的女修的天赋,在那届外门弟子中算不上是最顶尖的那一批。然而他和混元宗宗主也没有想到,找到了所谓的龙神血脉,麻烦才刚刚开始。

这女修身上的血脉竟然没有觉醒,许是龙神一族经过这漫长的千年后,血脉愈发的稀薄了。这就很难办了,血脉没觉醒代表着她眼下同普通修士无异,她的心尖血对于秘境来说也没有任何的作用,是以当时唯一的选择似乎就是等待。

因为龙神一族有一个特点,血脉浓郁的自出生开始就会展现超凡的能力,血脉稀薄的……要等到五十岁才有机会进行觉醒。之后为了防止付绵绵的血脉半路忽然觉醒、亦或是觉醒后成长的太快,玉书尊者联合宗主想办法在她的体内下了一道禁制,使其修为停滞在了金丹初期。

这样看来,原剧情中几年后的修真界交流盛会之上,原主惨死于魔修手下,更像是预谋已久。混元宗有机会救下她的,却任由她爆体而亡,毕竟玉书尊者需要的只是她血脉觉醒后的心尖血,其他的并不重要。

但如今付绵绵穿了过来,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混元宗宗主以及玉书尊者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威胁,还以为血脉提前觉醒了。种种事情积攒到了一起,使得她最终阴差阳错的进入到了秘境之中,这二人对此当然是无比的忧心,最终决定启用其父辈留给他们的五方灭魂大阵。

他们两个的父亲在断气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这五方灭魂大阵只有一次启用的机会,不过这次机会用在了龙神后人的身上,倒也不算亏得慌。

“可是……”玉书尊者终于从一片虚无的幻想中清醒了过来,忽然想起了什么:“付绵绵的心尖血我们要如何取?”

因为秘境的状态并不稳定,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脆弱,所以这千年来,为了维持里面的平衡,混元宗只允许金丹期以下的修者进去。虽然他们最终的目标是龙神一族的秘宝,可这秘境对混元宗来说已经是密不可分的一部分了,日后两个人的野心,也需要这秘境的后续支撑。

“可惜安澜没能进去。”他难掩失望之情。

谁知宗主听到这话,得意的笑了笑:“这点你大可放心,人我已经选好了,眼下只等付绵绵被五方灭魂大阵成功击杀,之后那名弟子便会取出她的心尖血,带出来交给我。”

“是谁?你又是什么时候安排的?”玉书尊者有些惊讶,要知道他之前可是把付绵绵送去了无耻之城,也打算让她在那里丧命的,因为这样一来和宗门就没有多大的关系。

说起这点也是很奇怪,他到现在都无法想象,对方一个金丹初期是怎么从无耻之城逃回来的!

原本他以为无耻之城那边是十拿九稳的,所以当付绵绵赶回来的时候他才会那样的吃惊。

对于他的诧异,混元宗宗主只是略微了挑了挑眉:“玉书,怎么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能学会凡事都要做两手准备这个浅显的道理?你一把年纪了,也该长点心了吧?”

“……”玉书尊者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能说出什么辩驳的话来。不过心底也是终于松了一口气,如今算得上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混元宗宗主一抬手,面前就出现了一个由稀有矿石做成的茶台,他扬起下巴示意对面的人坐下,然后二人便优哉游哉的喝起了茶来。

一边喝着茶,他们还一边注意着旁边不停闪烁的透明晶石,眼底偶尔会闪过一丝期待。

过了好一会儿,在将一杯茶喝到见底之后,玉书尊者才将茶杯放回了茶台之上,有些可惜的开了口:“不过这五方灭魂大阵不愧是绝世凶阵,那可是上万块的上品灵石啊!就为了启动它,一瞬间都变成了飞灰,连个渣滓都没剩下。”

“值。”混元宗宗主也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简短而有力的回应了一个字之后,视线再次落到了那块透明晶石之上。

忽然,那晶石亮光大作,迸发出的金色光芒将整个洞府映的恍若白昼!

“这是……成了?!”玉书尊者瞪圆了眼,激动的站起了身,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咔哒。

可紧接着,传入二人耳中的却是一声石头碎裂一般的脆响。下一秒,只见那晶石上射出的光线竟又强了几分,在他们几乎要睁不开眼的时候,晶石瞬间炸裂,那些碎片甚至都深深的嵌入到了石壁之中。

“噗!”混元宗宗主顿时捂住了胸口,猝不及防的呕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看起来摇摇欲坠。

玉书尊者见状一下子就慌了神,急忙上前扶着他坐在了蒲团之上,然后忙不迭的追问:“宗主,宗主?这是怎么了?是那五方灭魂大阵吗?秘境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他注定是得不到什么回应了,不知是反噬太过严重还是被气的狠了,混元宗宗主在喉咙里发出了一阵怪响之后,翻了个白眼便晕了过去。

秘境之中。

付绵绵正身处于那片纯黑的空间里,她奋力的斩杀了一名近身的魔修,然而等待她的却是四面八方更多的魔修。此时她的身上已然是伤痕累累,不知道在这里究竟厮杀了多久,这会儿许多处伤口都在不停的往外涌着血,她却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

就在那些魔修一股脑的冲上来的时候,她忽而翘起了唇角,之后将手中的大刀直直的掷了出去!

轰!砰!轰!

大刀就这么停在了半空中,像是深深的插进了一面无形的墙壁,那处便是这五方灭魂大阵的阵眼所在。她既已靠着此阵完成了这具身体的淬体极限,便也无需继续拼命了。

纯黑的空间在她的眼前迅速崩塌,不过一息的功夫,她就发觉自己正单腿跪在一片草地之上,周围几乎实质化的灵气像是不要钱一般涌入了她的体内,缓慢的修复着她的经脉、丹田和rou身。

可就在这时,她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有些惊讶的回了头,她看清了来人的脸。

“是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