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在乱葬岗挖坑的我是否做错了什么[穿书] > 第89章 第八十九章

第89章 第八十九章


颜如玉对这个味道莫名不喜。

在不知道这个味道代表着什么的时候, 他还能为这莫名蛊惑而忍不住好奇,可如今只要一想到这代表着什么,就只想干呕。

但是现在乱葬岗却飘满了这个味道, 怎么想都不对劲。

公孙谌在做什么?

悬浮在那个大坑里面的颜如玉开始抓瞎,这种上下颠倒漂浮的感觉很难控制, 他光是从正面翻过来朝上游动,就很是费了点功夫。等到颜如玉千辛万苦从大坑边走出来的时候, 那股香甜的味道更近 , 近得仿佛就在他的头上。

颜如玉蓦然一望,只见白大佬血淋淋地站在半空, 手里不住闪烁的那玩意……

是什么?

颜如玉从来都没有仔细打量过灵根被剥离后是什么模样, 之前黑大佬那会也在对弈里压根无法看得仔细, 这还是头一回近距离看到这么……这么有诱惑的东西。

他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去,打算将自己再度投进黑坑。

不成,再这么诱惑下去,他一个冲动, 人就没了。

“上来都上来了,还下去作甚?”

白大佬落在颜如玉的面前, 跟丢垃圾一般讲手里的东西丢给颜如玉,他一个手忙脚乱, 好不容易将灵根给兜住,霎时间染满了一手的鲜血。

颜如玉:“……”

“你好端端的,将自己的灵根抽出来作甚?”

颜如玉忍不住牙疼,还头疼。

白大佬轻笑着说道:“如玉猜猜看我是谁?”

颜如玉:?

颜如玉猛地睁开眼, 心头狂跳。

他整个人坐在宽敞的棺材里, 只觉得冷汗直冒, 背后发凉。刚刚梦里的那个人是谁啊草, 白大佬哪一天这么笑眯眯说话,他只会感觉他被夺魂了好嘛!

而且还扒灵根,简直……

颜如玉心头狂跳的吐槽还没倾泻完,蓦然闻到了和梦里相同的味道。

颜如玉:!

不是吧?

难道还是梦中梦?

颜如玉费劲爬出了棺材,坐在边缘上瞧着黑大佬和白大佬对立站着,在他们两人中间,两团颜色各不相同的光团悬浮着,散发着动人心魄的味道,几乎要将颜如玉的全部心神都勾引过去。这蛊惑的力量可比上一个梦要厉害得多,可是有了之前那个梦打底,颜如玉再看这古怪的行为,蓦然升起一种要完的感觉,梦中梦要怎么挣脱来着?

他可几乎不做梦。

毕竟每天入睡都要花费两次功夫,再来个乱糟糟的梦境,对颜如玉的精神来说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了。他揉了把脸,郁郁地说道:“我摔个看看?”

之前看过的东西怎么说来着?

坠落感?

颜如玉在硕大的棺木上站定,背对着那黑白公孙谌摔落,那失重感只有一刻,下一瞬他就落在素白公孙谌的怀里。冰凉熟悉的气息让颜如玉一愣,嘀咕着说道:“这气息怎么感觉那么熟悉?不是吧?现在梦已经这么厉害,连平时的印象都模仿得一模一样?”

素白公孙谌挑眉,不说话任由着颜如玉上下其手。

颜如玉越摸越不对劲,这腰部摸上去的感觉,还有那小腹上的肌肉……吸溜,他的梦境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一比一复制过来啊!

这是真的?

颜如玉惊醒,正在四处撒疯的手立马收回。

公孙谌却不许他撤,一圈火莲拢在了颜如玉的手腕上,将他不紧不慢地往回扯,“看你这寻死的姿势,方才在梦里梦到什么了?”

一语中的。

颜如玉抑郁地看了眼自己手腕上那圈白莲,幽幽地说道:“梦到你挖了自己的灵根逼着我吃,然后还用黑大佬的语气笑得贼开朗,让我一瞬间感觉跌入了噩梦里。”

公孙谌:“……”

漆黑大佬的手里确实有两团光团,他踱步走来的时候,那飘香四溢的味道让颜如玉忍不住别过头去,即便手腕上卷着一层火莲,也只想走得越远越好。

“你们这不是……在玩我吗?”

明知道他对这味道没有抵抗力,还偏偏拿着这东西在他面前晃悠,要是一个不慎真的被他给吞了,那才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他去哪里再找灵根赔给他们?

漆黑公孙谌带住颜如玉的另一只手,将两个光团放在他的掌心。

颜如玉手一抖。

黑大佬捋了颜如玉的袖口,“莫怕,它们是根据我们的意愿离体,而不是被剥离。”

颜如玉只要一想到他手里这玩意儿是人体的一部分,就忍不住将另一只手也小心翼翼挪了过来一起捧着。只是从这两个光团互相排斥、在颜如玉手心绕着走的模样,不知为何让他联想到平日里两个大佬的习惯,紧绷的情绪一不小心松懈了后,就再也难以继续下去。他揣着这两个东西不住摇头,也不管手边那个火莲,“你们做这个尝试,是为了什么?”

总不能是心血来潮。

不过颜如玉总算知道为什么他会做那样古怪的梦了,在睡着的时候被这么吸引人的味道惊扰,会做古古怪怪的梦境也是正常。

漆黑公孙谌语气平静:“在做过那档子事后,我对灵根越发有种操控感,与之前相融在一处的感觉不同,那是更让人鲜明发觉那是可以利用的异类。”

那是很难用语言描述的感觉,像是突然发现手不是自己的手,胳膊不是自己的胳膊……在意识到不同与排斥的那一瞬,肢体与身体是容易产生极大的矛盾。

可如大佬的说法却不是那样,反而是能利用起来。

那档子事……

颜如玉闭了闭眼,感觉到了一股扭曲的淡定。

他无语地将这两团东西塞回各家,“既然只是尝试,就不要再大咧咧放在我的面前,如果被我吞了,我可不负责再去找灵髓来帮你们。”

“再?”

白大佬古怪地笑起来。

他随意地抛了抛灵根,就像那是微不足道的东西。

“这是第几日了?”

颜如玉愣了一愣才明白他在问什么,“第七日。”

他蹙眉。

颜如玉站在原地细想,看了眼左右两人,忽而声音慢吞吞,显得有些拖拉,“之前你们为何不阻止我?”

这是一个后知后觉的发问。

其实颜如玉心里有点底,但是直到今日才彻底明白他们俩的态度。

如若不是白大佬已经是第二次询问,颜如玉甚至还捕捉不到那异样是出在那里……他下意识摸了摸小腹,“你们是……想让我,变成……不是,不对,如果我真的成了那模样,也只不过是个无情无欲的存在……你们是想借用这地方的古怪力量,让我的身体……”

“脱离生老病死。”

漆黑公孙谌慢慢地说道,他伸手去碰颜如玉那一圈火莲,不顾滋滋作响的灼烧声。灭世白莲虽然对颜如玉很温顺,可对黑大佬却是不留情。

与它的主人多少是一个德行。

颜如玉忙伸手拦住灭世白莲,苍白微凉的手指在白莲火链上撕扯了几下,免得再有舔舐灼烧的恶欲。站在背后的白大佬看到如玉的动作,脸色先黑了一半,两团白莲急急扑来的时候,黑袍袖口一卷,将颜如玉拥在了怀里。

“什么脱离生老病死?就算是修士,也不可能离开人生苦海,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颜如玉急急说道。

白大佬凶戾的视线停留在他们相拥的地方上,冷不丁地说道:“你可知道这次和解,是他主动提出来的?”

颜如玉:“和解?”

近来两个大佬们的相处确实比之前要融洽许多,偶尔的默契也让颜如玉很心惊,多少觉得他们的关系是不是改善了。只是每一次颜如玉刚升起这样的念头,都会出现个什么事让他体会到两人之间的矛盾与争执,这古古怪怪的变化次数多了起来,颜如玉也不是没有觉察到他们的异样。

白大佬本来就不是个会解释的性格,黑大佬若是不愿意说,那谁也逼不了他们,颜如玉也听之任之。

反正走到今日这一步,是先前他从未料到过的。

每走一步,都是崭新的世界。

那自然是怎么走,都比之前还要新鲜。

只是方才白大佬那话,听起来却好像有古怪。

白大佬的眼里满是戾气,嘲弄地说道:“他费劲千辛万苦与你结成道侣,要的就是你的寿数。可显然这对你并无什么作用。每一次重新收回我的一部分肢体,公孙谌的力量就会逐步得到恢复……所以,公孙谌也很清楚,这世间压根没有让凡人与修士齐寿的法子!”

颜如玉敛眉。

这其实在他的预料中。

凡人若是一切的根基,生而为根基,自然是最稳定不可动摇的一部分。成为修士便失去了轮回转世的可能,但也有此,他们有着更为广阔的天空与悠长的寿命。如果凡人也能够与修士一样获得相同的寿数……那岂不是失去了“稳定”的根本?

漆黑公孙谌的嗓音响起的时候,吓了颜如玉一跳。大佬的声音暗哑低沉,像是方才跋涉而过透着少许隐忍,与扭曲的疯狂。他慢慢地说道:“如玉,不管喂给你多少琼浆玉液,与你进行多少次神交,那种稳定一直不曾动摇。那老和尚说,他在你身上看不出方向。”

颜如玉:“……你去找了仁善?”

仁善总是有些古怪,身为佛修,他却是从入梦来而来,更是为了苍树分裂成两个不同的个体,走往截然不同的方向。从仁善一而再再而三关注公孙谌来看,他或许是感觉到了颜如玉和公孙谌之间微妙的联系。

仁善肯定还有别的能耐。

“那老不死总是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白大佬轻飘飘地往黑大佬的方向打出一张,炽热的温度被无形的冰墙挡在外面,消融的速度却是极快。黑大佬带着颜如玉暴退数十步,直接跃入了悬浮的大坑里面。

颜如玉:?

说归说,怎么又打起来了?

颜如玉忙说道:“这也没什么……”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冰与火的爆射冲击搞得有点绝望。糊了他一脸的闪光,眼睛都快要被璀璨绚烂的彩光搞出毛病来,虽然修士打架的时候五颜六色确实很优雅好看,然若是在这份优雅好看里再透上几分阴沉凶残,杀意洋溢,那只会让人想起死斗不休的凶兽,再无之前的悠闲从容,只会为那流露的杀气抱头逃窜。

黑大佬淡淡地说道:“他只不过是想说,延长你的寿数已经成了我的偏执。以至于我主动去寻他求和罢了。”

白大佬一挥手,人已经近前,瞬息万变的招式与层出不穷的杀招让乱葬岗变得越发破败不堪。这实在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颜如玉眼角余光已经发现好些个坟包再度受到摧残……

“是啊,甚至考虑过去掠夺其他修士的灵根,就为了豢养你,”白大佬眉眼微弯,却是栖息着无尽的冷意,“颜如玉,你高兴吗?”

颜如玉:“……”高兴个龟儿!

他在心里想破口大骂,他们这是背着他究竟在想着些什么东西呢?灵髓灵根这东西对颜如玉的诱惑确实极大,可是再怎么样那东西都是活生生从别人身上剥落下来,照常来说被袭击剥落的人基本都会死掉,就跟之前握着小佛像祈祷的那个女孩一样。

那些被榨干了灵根的孩子可一个都没活下来。

“疯子,你说得自己好像品行高洁,什么事都不沾染一般……那个神道,你可是从一开始就心知肚明。”黑大佬的情绪往往绷在冰层之下,只露出浅浅的表象,可若是破碎了一切,就是山河崩裂,再无隐忍,“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一个阴狠毒辣,一个冷眼旁观,要的不过是同一个目的。

颜如玉默然掐了自己一把,幽幽地说道:“难道你们觉得现在互相揭自己的短,就会让我不喜欢你们其中哪一个吗?”

虽然手段确实是残忍卑劣了点,可颜如玉却并无反感的情绪,只有哭笑不得。

与忍都忍不住的高兴。

颜如玉可高兴,他怎能不高兴呢?

不管他们是嫉妒也好,是争夺也罢,可是能将一人的一言一行都放在心上,哪怕绞尽脑汁也要让对方活下去,这份希冀……怎么都不可能是过错。

尤其是那神道。

颜如玉在插手感觉了那份因果后,其实已经隐约明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管是这地方的诡异也好,驱动神道的力量也好,本质上都是来自于相同的本源。

与灵根更是同出一处。

假如世间当真就是一个似真似假的世界,那这些力量本源,就处于“真”。

颜如玉或许也自“真”而来,所以他能够熟练那些本就是一个地方的力量,他能感觉到此间诡异力量对他的退让屈服,所以法则在被他剥夺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抵抗。所以在他尝试插手神道的时候,那人间香火的因果就笼罩在颜如玉身上,让他仿佛览阅过无数人的人生……灵根与凡人根基的构成,那就更不必说,那本来就是世间形成的根基之一。

虚幻的暗影,自然容易被真实所蛊惑。

孰能不求真?

颜如玉自然是独特的,因他本来就是独一无二。

他的手指抵在小腹,在他闭眼尝试的时候,温柔的感觉从指尖透出,冥冥之中颜如玉感觉到自己仿佛掌握了评定善恶的天秤,仿佛他能成为判官公正法度一般……而透过无形的力量,颜如玉感觉到有两团诡异幽黑的雾气耸动,那幽冥般的晦涩沉沉地压住周边所有的气势,仿佛在不断掠夺着一切的生机,只余下浓郁的死寂。

那两团黑雾时而分开,时而聚合。

有时候远远在两端,可是落在颜如玉的“眼里”,却是无比清晰的一个。

颜如玉摇了摇头,暂时先不想这个问题。

在法则束缚的省视下,黑白两位大佬都是那种必死的阶等。

颜如玉散去短暂的法则降临,平静地说道:“这就是你们让我眼睁睁吞下法则的缘故……如果用常时的手段都无法解决,你们就开始试图谋求别的方式……”

他看向黑大佬。

“之前公孙家准备的那些东西,不只是简单的食物吧?”

在他们离开公孙世家前,公孙家人就给他们准备了贼多的东西,那些都塞在了颜如玉的储物空间里,除了每日要吃的东西外,其他的东西多少都不适合拿出来。别的不说,就光是公孙世家那奢华的审美,那大部分的衣服在南华都不能穿戴,一出门就是待宰的肥羊。

黑大佬收了手,任由那白莲砸过来,“只是想试试看天材地宝对你是不是也无效。”

在灭世白莲堪堪要烧上漆黑公孙谌的时候,白大佬忽而冷着脸将异火给收了回来。原本打算悄咪咪出手阻拦的颜如玉看着气势汹汹的火焰消失,心里忍不住松了口气。

素白公孙谌将异火捏碎,点燃,再重新捏碎,再点燃。

“我怎么不知道以前的公孙谌这么不是东西?”他斜睨了眼漆黑公孙谌,阴冷地说道,“颜如玉,你过来,你方才用了那道法则了吧?”

颜如玉犹豫看了眼黑大佬。

只是没想到漆黑大佬松手却是直接,温暖的大手抵在颜如玉的背脊上。

颜如玉挑眉,在大坑里抓瞎。

看来这和解也确实是有点用,至少在正事上应该不会闹起来。

踉踉跄跄在悬浮的大坑里挣扎的颜如玉看不到背后公孙谌的眼神,不管究竟是哪个公孙谌,压根不可能真的完全将内心的占有欲强行压住。

就算真的隐忍,火山都可能再度爆发,又何况是人?

素白公孙谌用力抓紧了颜如玉的手腕,一股强硬阴冷的力道猛地灌入他的体内横冲直撞,疯狂地掠过各个地方,旋即在颜如玉的小腹停了停,然后又快速倒卷了回来。

颜如玉看向白大佬,“之所以那些乱事里,我都是平安的那一个,是不是因为我的身份?”

他隐晦地问道。

白大佬却是不答,突然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你在神道感应里若是接触到了信徒,你在满足了他们的愿望后,可收取过什么报酬?”

报酬?

颜如玉敛眉,他只在意识恍惚的时候插手过,只要清醒的时候,他向来是压制住自己的行为,以免自己反而做出错事……可要说是报酬……

颜如玉摇头,但是又点了点头。

“所有能够让我聆听到意愿恳求的信徒,至少是有一定信仰,以及你说得没错,他们确实在请求的时候会说出自己的报酬。”

比如有的是用自己的命为代价,有的只是说日后会来还愿,还有的是在急剧痛苦里下的诅咒,涉及到了自己往生的魂魄寿命……无一例外,哪怕再浅薄,都仍然会有报酬。

只是颜如玉并没有去取过这份报酬。

“莲容的意思是?”

颜如玉忍不住偏头去看白大佬。

漆黑公孙谌幽冷地说道:“世上总不会有白来的好事,这等祈愿与赐福,一开始就是你来我往的利益交换。如果所谓神明满意信徒提出来的报酬,那自然就会有神迹降临。”

之前的“神明”可完全不会在意孱弱凡人的生与死,那些濒临死亡的叹息又有多少人会去留意过?

颜如玉挑眉,突然意识到这里面存在的漏洞。

这日积月累下来,不管这是真神还是假神,可是颜如玉都曾经一一尝试过,至少这份力量不是假的。可若是这样……那之前的那些“神明”呢?

黑大佬面无表情地用灵气将灵根归位,在一切都回复到了原来的位置上后,他那身沸腾的气势也逐渐回复到了安定,好像之前乱葬岗里黑白大佬两位的疯狂不过是假象。

这一通分析下来,颜如玉已经困上加困了。

不过他还是有些疑团仍然没有明白。

他忍不住说道:“如果你们的猜想是错误的呢?如果我并没有顺利将那个法则吞下,而是顺着那势头变得漠然冰冷……那岂不是糟糕?”

黑白大佬一齐看向颜如玉,诡谲的笑容不知为何有些相似。

黑大佬低低笑道:“失败?有时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素白公孙谌将异火收了回去,漫不经心地说道:“若真是如此,那就将你日夜囚禁在身旁,那也不错。”

颜如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