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在乱葬岗挖坑的我是否做错了什么[穿书] > 第87章 第八十七章

第87章 第八十七章


踏风雪脸色阴沉看向宣乌, 语气不满地说道:“之后若是门主责难,你还能一力承担不成?”

之前从未彻底放开过束缚,不曾想到, 现在就连他们也不得安稳。

半日前,有人一不小心触发了禁制, 累得他们误入一处诡异。他们花费了好半天的功夫才挣脱出来, 可是陨落在里面的下属少说去了一半!

宣乌, 便是他们之中最为强大的魔尊, 他默然看着消逝的生灵:“这不正好?先前你们还在烦恼如何压制那些失去理智的下属, 现在不需要烦恼了。”

踏风雪心下恼怒,只觉得宣乌不可理喻。

待久的人确实容易发疯,可那都是自己一手操持起来的下属, 就这么白白死去自然心疼。而且……踏风雪想起那诡谲之地, 心里也不由得升起古怪的惶恐。

他还从未见过那等奇怪扭曲的生灵, 仿若所经过的每一处暗影都藏着扭曲的亡魂, 时时刻刻都要扼杀他们的性命。

“下一次变化,在十个呼吸后。”

宣乌蓦然说道。

原本颇有微词的魔尊们稍稍停下,凝眉留神着变化。

电光雷火间, 他们翻转进了一片诡谲的魔林。将将踏入,便有狂肆的藤蔓触手从低矮的杂林窜了出来, 一口吞下数条人命。惨叫未起, 愁云惨淡的惊恐就蔓延开来。扭曲摇曳的幻影让人不自觉产生奇幻的错觉, 仿佛置身古怪炼狱,难以抽离自身的理智情绪。

只有几个魔尊幡然醒来,顿时舌绽春雷, 将迷茫的下属从浑噩里敲醒。

宣乌:“此为迷境, 一切都是虚妄。”

踏风雪啐了一口, 恶狠狠地说道:“你娘看着这些东西,同我说虚妄?”

此地镇守的魔尊们开始闹起内讧,那厢颜如玉已经看完了那些上古的画面,一时间有些为难。

为难间,又有种勉强克制住的贪婪。

他莫名有点饥饿。

明了这法则诞生之初的缘故,却不代表颜如玉真的愿意将白大佬的性命献上 。那不是玩儿呢?且不说真假,但是颜如玉能感觉到那若有若无的吸引力,他回眸看了眼两位大佬,迟疑地说道:“我想,再试试看。”

他心里有了个主意。

话音刚落,颜如玉就再次伸手去触碰那面石板,只是这一回他不再局限于感受,反而是集中精神试图去触碰另外一个层面的东西,捕捉那种若有若无的吸引力。

比如那道法则的本身。

黑白公孙谌立在不远处,他们两人都觉察到了颜如玉的想法,只是那一刻都选择了按兵不动。

漆黑公孙谌淡淡地说道:“你便不怕他出了差错?”

素白公孙谌阴沉沉地看向他,“你怎么不去拦他?”

他们心中都抱着同一种诡谲扭曲的心态,这才是他们最终没有出手的缘故。

他们在期待。

怀抱着一种诡异疯狂的心理。

颜如玉并不知道他们两人的想法,只是没有感觉到大佬的阻拦后,就已经付诸行动。他的手掌触碰到石板的同时,意识也驱动着触碰到那团栖息在石板内的法则,一瞬间他好像被什么诡异的感觉附身,冰凉的温度不断从接触的地方爬升到颜如玉的体内,不断冲刷着他的意识。只是再多的诡异,在流淌到体内的时候都不自觉被消融,好像颜如玉的体内存在着黑洞,在不自觉吸纳着所有流通的力量感触,愈发多的冰凉情感灌入,却越不自觉地融为一体。

颜如玉的眼眸里闪烁着诡异的色彩,可都在即将溢满出来的时候再度消失,周而复始,从未有满溢的时候。

高耸硕大的石板开始颤栗。

就像是本源的存在被彻底掠夺了一般,无数存在的根茎开始轰然倒塌,那底下堆积的无数尸骸逐渐散去,连同那诡谲的气味与无数飘摇的暗尘,一瞬间从阴暗恐怖的地方过度到了漫天白色,比之刚才冒然进入还要茫然。

颜如玉慢吞吞地收回手,若有所思地捂住小腹。

他……感觉到自己掠夺了那道法则,将之吞没到了自己的体内。这本来是极其古怪的做法,可是冥冥之中颜如玉伸出手的时候,却仿佛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在伸手触碰的时候,那些东西也异常顺从他……这不像是颜如玉在主动摄取,更像是在收回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

颜如玉蹙眉,这很奇怪。

漆黑公孙谌牵住方才的那只手,平静地说道:“有何可担心的?”

颜如玉看向黑大佬,无奈地说道:“就凭着我最近的状态,难道有什么不值得担心的吗?”他现在都不知道要如何定位自己的存在。

走一步算一步?

那样更奇怪了。

素白公孙谌漫不经心地说道:“你将法则收回体内后,感觉如何?”

颜如玉下意识回答:“就那样吧,反正也用不了。”

颜如玉微顿,他的第一个反应居然是用不了?他怎么知道自己用得了还是用不了?而且白大佬这句话潜在的意思就更为古怪了……他难不成知道颜如玉是什么状态?为什么会问出这句话?

说来也是,刚才在颜如玉动作的时候,不管是黑大佬还是白大佬,居然都没有出面阻止颜如玉,这本就是一件值得怀疑的事情。只不过是因为刚才颜如玉过于着急,倒是忘记了此事,如今想起来,不由得问了一句,“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什么?”

漆黑公孙谌含笑说道:“有些猜测,不过得等确定了后再告诉你。”

白大佬冷笑了声,“装神弄鬼。”

颜如玉:?

感情这两人瞒着的事情,居然还不是同一件吗?

颜如玉本来还以为他们想的是一处方向呢……看来还是他高估了两人的默契。只是不管如何,他们方才没有出面阻止颜如玉显然是对的,这重新显露的雪原就是证据。

他挠了挠头,看向远处的仁善他们,低声同大佬们说话。

“如果这里每一步都容易出现这种诡谲的变化的话,那除了仁善,其他人都有危险。”

颜如玉最担心的莫过于苏眉儿了,其他人顶多能保则保,要是护不住……颜如玉也不会多费心思。

漆黑公孙谌淡淡地说道:“生死有命,进来的时候,他们就该有感觉了。”

接下来半日,他们逐步遇到了扭曲的沼泽,困人的囚笼,厮杀的角斗场,无名的墓碑……诡异的场景层出不穷,里面有的法则或者魔兽也不尽相同。不过接下来基本上都是大佬大杀特杀的场合,颜如玉看着那霜雪爆射的寒光与漫天灼烧的烈火,感慨一力降十会的好处。

饶是这其中有不少是陷阱,可是铺陈的灭世白莲可压根不会给人挣扎的机会,就算是同行的自己人也绝对不会在灭世白莲的附近久待。

白大佬可不比黑大佬,他动手的时候丝毫不会在意周边人如何,若是一个不小心沾染上了异火,那顶多是与敌人一起殉了。

直至夜幕,他们将要离开雪原的时候,仁善低低叹息了一声。

“还是莫要再往前走了,这里已经入夜,便与旁处有所不同。”

颜如玉看向老和尚,“大师,可是有什么别的说道?”

仁善:“在还未开启阵法前,此地入夜就不能离开原地。尤其不能在没有灯火的地方行走,异常容易遭受袭击。你们可还记得,在外界那些如影随形的诡异存在?”

老和尚的话很清楚,入夜后会变得更加危险。

而那些如影随形的东西……颜如玉也曾听苏眉儿说过,在持有钥匙的时候,仿佛总是能在阴暗处看到那些纠缠不清如影随形的诡谲。

眼下这小团体分为两部分。

仁善和颜如玉。

颜如玉与公孙谌他们是一道,仁善与苏眉儿算是一路,而那些后来的修士与魔修,多数是愿意听得进去仁善的告诫。他们之中也不是没有人试图与颜如玉说话,可是他们都感觉到了公孙谌的诡异与霸道,丝毫不许颜如玉与他们接触,自然不会凑上去自找没趣。

颜如玉答应了,自然也是公孙谌答应了。

既然停下来,修士们自然自寻地方休整,一日的御敌即便对他们来说也是极为疲倦。颜如玉站在小楼里看着外面的幽暗,与那些连成片的异火,忍不住笑着说道:“若是真有什么诡异的东西上前,怕是会先给灭世白莲吞了个干净。”

素白公孙谌冷冷地说道:“它要是什么垃圾都吃,还不如尽早滚蛋。”在他的手间,白莲异火委屈巴巴地缠绕成团,然后被苍白的手指揉搓扁锉,看起来可怜极了。

颜如玉:“那本来就是异火的天性,莲容这说法倒是委屈它了。”

白大佬斜睨他一眼,“你是今日心气顺了,话怎这么多?”

颜如玉笑眯眯地说道:“那可不是您老总算愿意显出身形,我心里高兴不成?”

素白公孙谌轻哼了声,也不说话了。

颜如玉在心里说道,白大佬的脾气虽然确实不好伺候,可实际上也容易摸到他的软处。与他说些心里话,尤其是直白点的言语,反而比委婉的劝说要好上许多。或许是从前白大佬已经听闻了太多的欺诈与谎言,如今却是半点都不喜欢这种说辞。

只要言语里有半点隐瞒的气息,都绝对瞒不住公孙谌。

只在于他想不想追究罢了。

漆黑公孙谌拾级而上,信手将一个东西递给颜如玉。

他好奇地看着手里凝聚成块的雪团,发现里面透过薄薄的外层,能够看到里面闪烁不定的晶体。颜如玉道:“十七哥,这里面是什么?”

漆黑公孙谌道:“是万年冰晶,留着玩吧。”

颜如玉:?

什么东西配上了万年这个名字,就显得非常有逼格。

他把玩了两下,觉得这东西必然有用处,可不能像黑大佬话里说得那么随意,最好还是收起来。可是黑大佬就像是背后长了眼睛,尽管只是往窗边走了几步,却慢慢地说道:“给你的东西,自然就任由你处置,其本身再贵重,坏了,便再给你找一个便是。”

颜如玉:“……”

漆黑大佬这种平平淡淡才是真的朴素直接,有时候当真让人招架不住。

颜如玉低着头把玩万年冰晶,决定要在他的储物空间里给它找一个最好的地方藏起来。既然是给了他,那他想收藏起来,也不是坏事吧?

颜如玉刚把东西藏了起来,便看到他的面前堆满了小山似的火系灵石,那温暖的感觉让颜如玉连指尖的寒意都褪去,在这冰天雪地的雪原里实在难得。他下意识抬头,发觉白大佬就在他的身前,面无表情地砸落了这一堆火系灵石后,人就慢吞吞消失了。

瞧着那虚影淡化的模样,应当是回乱葬岗去了。

颜如玉:?

他低头看着这这一堆火系灵石,不自觉扒拉了几颗藏在怀里。

确实是温暖。

白大佬这意思……难道是将这火系灵石送给他?但是这么简单粗暴的送礼方式,连句话都不说,如果不是他瞧着白大佬这杵在跟前丢完就消失的模样,还真的是半点没有反应过来。而且……既然是送,怎么送完就跑了呢?就像是随手撒下一堆,应该不是送,他多心……了吧?

颜如玉有些迷茫,看了眼黑大佬闭目打坐的方向,将这一堆火系灵石兜了起来,抱着下楼去找苏眉儿。

之前颜如玉邀请过苏眉儿与他一同进小楼,但是苏姐笑着拒绝了。如今他出去寻她,就看到苏姐和那个拂尘修士站在一起,两人的脸色都不算好看,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待颜如玉深一脚浅一脚走过去的时候,刚好听到苏眉儿冷冰冰的一句话,“他们要死要活,那是他们的事情,凭什么要如玉去给他们兜底?他们又算是什么东西!”

颜如玉微愣,这还与他有关?

“苏姐,你们在说什么?”颜如玉抱着一堆火系灵石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苏眉儿吓了一跳,她回神看着颜如玉就站在身后,抱着一堆东西探头探脑的样子煞是可爱,可是这无声无息的接近……她的心中微沉,如是在外面,颜如玉是绝对做不到这般的。

不知此间,究竟改变了如何多少?

苏眉儿道:“有两个不怕死的自行出去了,方才刘素来找我说这事。”

颜如玉哦了一声:“原来是这样,没事,莲容的异火能让人出去,却不能让人回来。如果他们后面想回到这里再寻庇护的话,怕是不能够了。”

他不是不明白他们两人的对话,但是素白公孙谌自然没那么好心。

苏眉儿心中畅快,也不去看刘素的脸色,看着颜如玉怀里抱着的那堆东西问道:“你带这么多火系灵石作甚?难不成是拿来给我的?”

颜如玉笑着说道:“这是方才莲容给我的,若是苏姐想要,自然可以拿去。”

苏眉儿微微挑眉,看了眼身后的拂尘修士,将颜如玉拖到一边去,忍不住说道:“这既然是公孙谌给你的东西,你带出来作甚?”

颜如玉:“有何差别?”

之前大佬给过他的灵药什么的,颜如玉也曾拿出来给苏姐用过。

苏眉儿一拍他的脑袋,强行让他将之前的前因后果说上一遍。颜如玉一边将火系灵石收起来,一边抱着最后的几颗取暖,慢吞吞地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下。

苏眉儿笃定地说道:“你就别怀疑了,这必然是那白的公孙谌送你的礼物,而且正巧踩在了黑的公孙谌后面送的,肯定是在故意别苗头。你现在要是将东西送了出去,后脚我必定没命。”

白的黑的混在一起,苏眉儿也说个不清。

颜如玉:“……”

他摩挲着怀里的火系灵石,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苏眉儿看他一眼,颜如玉含笑说道:“虽然有些无厘头,但是莲容这样送完就跑的模样,难道不觉得有些可爱吗?”

苏眉儿:“……呵呵,是,真可爱。”

这世界上怕是只有颜如玉一个人会觉得公孙谌可爱了。

尤其是那个暴躁的!

颜如玉美滋滋回了屋,没有打扰每夜打坐调息的黑大佬,而是继续再往上爬了一层,本是打算进去休息,却看到小花精、小鲛人、梦兽这三小只正在里面胡天胡地打闹。小花精这个蒙圈的跟着小鲛人和梦兽身后上下飞舞,一看就是个莫名其妙的场外观众。

颜如玉:“你们这是在作甚?”

小鲛人一见颜如玉,登时就委委屈屈扑了过来,一下子砸到了他的肩膀上,“如玉如玉,梦兽欺负我!”那最后的三个字可谓字正腔圆,慷锵有力。

梦兽在后面无语地说道:“喂喂,我只是在与你好心说实话罢了,难不成告诉你现在这里只有你同族的尸体这句话还说错了吗?你自己也明白的真相,总不能别人说嘴了出来,自己就在那里跳脚吧?”

颜如玉无奈地撸了把小鲛人的背脊,带着他一起到床铺坐下,“之前不是和古云说过话了吗?怎么还难受?”他好声好气地与蓝说话。

小鲛人毕竟还小,甫一接触到死去族人的气息,还是在这雪原里面,自然难受异常。不过先前在外面被古云开解了半天,总该有好转才是。

梦兽在小鲛人的旁边上下飞舞,那模样看起来就是不服气。

原本以为梦兽是个沉稳的,只是日常看他和小鲛人的相处,倒是没有半点稳重的模样。

小鲛人委屈地说道:“可是我白天的时候分明感觉到了同族的气息,比之前还要强劲许多,我不信……”他到底还是娇嫩,说这话的时候还啪嗒啪嗒地往下掉珍珠眼泪。

颜如玉蹙眉,先前经过古云开解后,小鲛人已经不会再两者混淆在一起了。

可是他也相信小鲛人,如果只是无凭无据,他自然不会这么说。颜如玉看了眼梦兽,抱着小鲛人说话,“你说你感觉到了同族的气息,是在什么时候?”

蓝抽噎地说起来。

说是在白天,其实已经是接近黄昏,也就是仁善说出不能再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就在那一刻,小鲛人骤然感觉到了诡异的气息。但是在诡异中,又夹杂着他万分熟悉的同族气息,只是那时候小鲛人只捕捉到了一瞬,却不知道是从何而起。

颜如玉敛眉,耳边是梦兽埋汰的话,“如果是真的话,为什么仁善那老和尚没有反应?而且这地方只有死透了的血尸,没有活着的鲛人,除非……”

“除非什么?”

颜如玉看向梦兽。

梦兽的鱼鳍拍了拍,这才发现自己说漏嘴。它看了眼颜如玉,小心翼翼地说道:“就算是血尸,他们身上的气息也多多少少带着以前鲛人的感觉,毕竟是脱胎于鲛人的产物。可是生与死的界限异常分明,寻常不会将这两者弄错的。可是除非大批量的血尸同时出现,那汇聚起来的感觉,才有可能蒙蔽过同族的感知,可是……您也知道,这里面再如何翻天覆地,入梦来都一定会牢牢守住血尸煞存放的地方,怎可能释放他们呢?”

而且现在这里出现了这么大的变故,此地镇守的魔修必定会将消息传回去,此时焉能知道入梦来最后到底会派来多少能手……或许就连门主华白刀也会亲临。其实梦兽担心的事情远不止血尸煞这点,只不过它清楚他能想到的东西,颜如玉不可能不知道。

颜如玉:“……你是说,如果有大量血尸煞汇聚在一处,或许可以遮蔽同族的感应?”

梦兽干巴巴地说道:“那是自然,毕竟不管再如何,都是同一族。”

颜如玉蹙眉,他明白梦兽说得不错,血尸煞对现在的入梦来很重要,所以入梦来必定不会主动将血尸释放……可如果不是他们主动呢?

那门后的世界,他们真的镇守住了吗?

今日白天度过的种种神异……难道入梦来当真掌握了这等诡谲的力量?还是说他们压根只是控制住皮毛,而余下的……不过也是一起跌宕历险罢了?

至少白日经历的事情,颜如玉却不能相信入梦来已经抵达了那种高度……若真是如此,眼下他们直接摊平等到入梦来的侵蚀便是,还做什么挣扎?

颜如玉心里的思绪种种,只是面上都不曾表露出来。

他拍着小鲛人的背脊,慢吞吞地说道:“莫怕,究竟是与不是……再过些时日,便会知道个清楚明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