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咒术界的泥石流 > 第70章 070

第70章 070


晚上七点半, 瑛纪坐车过来了。

瑛纪今天换了黑色风衣,下车后他戴了风衣后面的帽子,将已经长长的黑色微卷长发藏在帽子里。

他还拿出一副圆形墨镜戴上。

这墨镜是五条悟友情赠送的, 按照五条悟的说法, 他的六眼看东西太累了, 为了防止六眼看太多信息将脑子烧了, 他特意给自己制作了能屏蔽一部分信息的墨镜。

瑛纪是0咒力,反而需要捕捉各种信息,所以只需要将墨镜上的符文反转过来, 瑛纪就能通过镜片捕捉咒力、热量以及生物轮廓了,效果有点类似夜视仪。

瑛纪的小太刀藏在风衣里, 他拎着放竹刀的袋子,只不过袋子里放的是太刀咒具。

瑛纪打了一辆车,前往靠近港口黑手党本部最近的街区, 下车后,瑛纪联系甚尔,得了弟弟的位置, 他立刻离开街区,进入黑手党势力范围。

街道边的店铺早已关门, 时不时会有穿着黑色西服的人到处巡逻, 周围一些高楼和隐蔽地方也有明暗哨点时刻盯梢。

希云豹崽在前, 瑛纪在后, 瑛纪分出一个视角固定在豹崽身上,一高一低、一前一后两个角度来回切换观察周围, 若是普通咒术师恐怕早已晕了。

但瑛纪作为前神器,早已习惯这种三百六十度全景观测的视角,所以他能轻易找到周围防护死角, 一路速度不减地朝着甚尔给的位置赶去。

在一条几乎没什么人走动的街道上,瑛纪如一道幽影,轻飘飘落入这户宅子的小院子里,伏黑甚尔正坐在宅子前的台阶上擦刀,织田作之助在检查枪械。

这户宅子的主人不在家,甚尔确定宅子里没人后,就和织田作之助翻到宅子的庭院里以躲避外面的、隶属于黑手党的巡逻队伍。

看到瑛纪过来,伏黑甚尔脸上的笑容突兀一僵,他黑着脸问:“你怎么戴了墨镜?”

这款式还这么眼熟?简直是五条悟同款!

瑛纪微微低头,圆形的墨镜自动下滑,露出眼眸,月光洒下来,瑛纪那双浅褐色的眸子变得越发浅淡,似乎成了透明的烟水晶。

“悟送的,类似于夜视仪,方便好用还遮脸。”

瑛纪说完后目光炯炯地看着伏黑甚尔:“你说的丑宝呢?长什么样?让我看看~”

伏黑甚尔嘴角抽了抽,放出了丑宝。

瑛纪一脸稀罕地逗弄丑宝,可能是瑛纪身上自带的锋利尖锐的斩杀气息,丑宝挺害怕瑛纪的,像是虫子一样的咒灵不断扭动身体试图躲在甚尔身后。

瑛纪噗得笑了起来:“这咒灵挺好玩的,它将你当成老父亲了吗?”

伏黑甚尔神色自如地说:“你的希云呢?放出来,让希云带着丑宝去侦查一下金库位置。”

瑛纪抬手一招,手腕上的匕首化为黑色小豹崽,小猫踱步到变成乒乓球大小的丑宝面前,可爱的猫脸上露出了明显的嫌弃之色。

丑宝拉丝变长,缠绕在了黑色豹崽身上,小豹子不断扭动身体,似乎很想将这只虫子扯下来。

瑛纪连忙安抚小豹子,他问甚尔:“丑宝的肚子里能装活物吗?”

甚尔摇头:“不行。”

瑛纪若有所思:“那我如果让希云变回匕首形态,就可以放进去了吧。”

伏黑甚尔也愣住了:“理论上是可以的。”

瑛纪让希云带着丑宝朝着港口黑手党本部大楼跑去,然后他盘腿坐下来,拿出纸笔开始画地图。

在织田作之助死鱼眼的注视下,大约半小时后,瑛纪画出了港口黑手党五栋大楼的水管、通风口以及半小时内的人员巡逻情况。

“有些地方有异能防护,希云不敢靠近,根据能量强度来看……”

瑛纪在大楼的地下打了个标记,又在顶楼的位置打了标记:“五栋大楼的地下都有能量反馈,希云偷听那些人的谈话,貌似首领办公室在顶楼。”

伏黑甚尔露出无聊的神色:“啊,真是千篇一律的布局。”

按照以往的经验,一般组织首领要么藏楼顶、要么藏地下室,就这俩地方二选一,港口黑手党这边也是如此。

瑛纪说:“那我去顶楼,你去地下?”

织田作之助听到这里忍不住了:“去顶楼干什么?”

伏黑甚尔:“干掉首领啊。”

织田作之助震惊脸:“啊?”不是卷金库吗?

瑛纪:“我来之前联系了亮介,问官方那边有没有关于港口首领的通缉,亮介说可以帮我在军警那边要一份奖金。”

伏黑甚尔很自然地说:“我也问孔时雨要了一份地下黑1道的通缉,那老头的脑袋挺值钱的。”

瑛纪:“只有港口黑手党彻底乱起来,我们卷钱跑路后才不会被追击嘛。”

伏黑甚尔补充说:“对啊,来都来了,既然要做一票,那当然要尽量多拿酬金。”

织田作之助:“……”

红发少年再一次确定,老板和他哥哥的感情真好啊,配合太默契了,一看就是熟练工!

伏黑甚尔又叮嘱织田作之助:“你想办法混进他们的车库,偷一辆防弹车当撤退载具,如果他们追击力度太强,我们就从海上走,所以你还要注意码头的船,知道吗?”

织田作之助嘴角抽搐,他只能说:“我知道了,那我绕个圈子,从港口那边的走私仓库过去,我去查看码头的同时直接从走私仓库里找车子,找不到车子就用快艇。”

伏黑甚尔:“好主意,瑛纪,让希云去海边侦查路线。”

瑛纪闭上一只眼睛,似乎在通过希云的眼睛【看】什么,他停了一会才说:“可以,我让希云脱离本部,去海边港口看看。”

黑色豹崽是咒骸,只要有咒力加持,奔跑速度极快,再加上瑛纪偶尔释放一个咒术加速,又过了半小时,瑛纪大手一挥画完了从本部抵达港口的地图。

他指给织田作之助看:“港口附近是黑手党的走私仓库,这边有人驻守,你穿越这片区域时要小心,别被巡逻的人发现了。”

织田作之助扫了几眼,记下了地图:“我知道了。”

然后瑛纪解除了希云,停了几分钟,一道黑色光芒落在他手中。

瑛纪收起希云,他对甚尔说:“你的丑宝停在金库附近了,你去将它接回来?”

伏黑甚尔:“行,现在是晚上快十点,十二点在码头汇合,没问题吧?”

瑛纪语气轻快:“没问题。”

随即兄弟俩一起看向织田作之助。

织田作之助深呼吸,他低声说:“我带的橡胶弹有数量限制,可能会慢一点。”

瑛纪想了想说:“问题不大,一旦我们得手,本部乱起来,你那边的防守会松懈不少,你可以先看好位置潜伏起来,最后再加速。”

计议已定,三人分开行动。

瑛纪和甚尔一起去本部大楼方向,织田作之助绕圈子去海边码头。

港口黑手党大楼前有一片空地,四周没有任何遮蔽的地方,但这难不倒瑛纪。

他提前让希云侦查好了位置,在距离本部还有几百米的位置对地面发动斩击,几剑下去,他就切到了一根埋在地下三四米深的水管。

希云豹崽顺着水管跑了一会,找到了一个较为宽敞的位置,瑛纪继续切地面,人工制造出了一个地下井,伏黑甚尔随便拿了个垃圾桶盖盖在了地下入口上方。

兄弟俩顺着地下水道很快溜达到港口黑手党本部大楼的地下,瑛纪向上,伏黑甚尔向下,两人在此分开。

鉴于首领办公室在顶楼,瑛纪略一思考,他钻到地下车库的电梯井里,一路利用浮空咒具开始向上奔跑。

瑛纪倒是不担心自己被上面落下来的电梯砸到,如果他没猜错,像这样戒备森严的高楼的电梯大多是专属的,只在某些楼层停留,是不会落到下方空间的。

瑛纪顺着电梯线路一路溜达到顶部,上面悬着一个电梯间,瑛纪单手抓住电梯下方的横梁,希云小豹子找到附近的通风口,一爪子扒开金属外壳,窜进了走廊里。

果然如瑛纪所料,总部高层的防守要比下面松一些,毕竟上面都是组织高层办公的地方,越是大佬越有隐秘的、不能暴露出去的事,肯定不希望时刻被人盯梢。

瑛纪单手扶墙,并指如剑,直接斩了下去。

他像是给西瓜开个小口看瓜瓤一样,瑛纪在地板墙边开了一个方方正正的洞,然后轻易跳了进来。

瑛纪左右看了看,走廊没人,他又将这块墙砖推了回去。

瑛纪斩下的切口很平滑,不仔细看的话,没人会发现墙角位置的墙壁被开了口子。

随即瑛纪继续用这招无敌的切墙技术从下往上挥刀切方块。

下一秒,三十多厘米厚的特制钢筋地板无声下落!

瑛纪眼疾手快地接住,他嘶了一声,好沉。

瑛纪从这个口子跳了上去,进入后才发现这里应该是卧室,卧室的门虚掩着,瑛纪快步走到卧室门边侧耳倾听,房间很安静,没有人的气息。

瑛纪略一犹豫,他闭上眼,下一秒整个人的气息变得幽冷晦涩,如进入了光明和黑暗中的夹缝异样,不被人察觉。

他将风衣领子系好,挡住了鼻子和嘴巴,还将太刀随手放在卧室里,如此一来即便有监控录下了他的身影,也只能看到一个全身都裹在风衣里的家伙在首领办公室乱战。

至于现在正看着监控屏幕的人员,他们会受到瑛纪身上【不被看到】的特性影响,只要不是全神贯注或者有意寻找,监视人员会自动忽视瑛纪的存在。

瑛纪打量眼前的首领办公室,房间整体风格偏奢华,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有书架有桌子,桌子上还放着不少文件。

瑛纪溜达到桌子前扫了几眼,全都是各种处死的文件。

尾崎红叶叛逃的事带出了一大批需要清理的人员,显然港口首领正在清洗自己的组织。

瑛纪缓缓皱起眉头。

港口首领不在办公室,参考桌子上这一大堆处死叛乱人员的文件,难道这位首领亲自去处理叛徒了?

那他会在哪里?关押叛徒的牢狱?

瑛纪面色古怪,弟弟甚尔去地下找金库,岂不是正好和港口首领遇到?

瑛纪转身回到首领卧房,他重新背好太刀咒具,并打开衣柜,让希云豹子嗅了嗅里面的衣物味道:“找到这个老头。”

希云豹子嗷了一声,它带着瑛纪离开了首领楼层。

瑛纪重新从电梯井一路直坠向下,来到地下车库后,瑛纪问希云:“甚尔在哪个方向?”

希云豹崽用尾巴指了个方向。

瑛纪的心落回肚子里,地下金库和地下牢狱不在一个位置?也对,港口黑手党有五栋大楼,自然有五个地下区域。

瑛纪发动夹缝居民的特性,朝着希云豹崽指引的位置赶去。

这一次的守卫明显森严了很多,通道上下两层之间的地板变厚了很多,瑛纪继续切地面,一路向下。

到最后一层时,地板厚度甚至高达一米,里面还用厚实的钢板层层覆盖,中间还加了花岗岩,要不是瑛纪的斩击是概念斩断,哪怕是咒术师也钻不进地下最深的位置。

瑛纪终于切出了可供一人通过的、算是盗洞的通道后,他总算松了口气。

他感慨地说:“咒术师都没这老头能藏。”

瑛纪呲溜跳进了最后一层,一进去他就怔住了。

显然这里是港口黑手党最可怕的黑牢,空气中弥漫着血腥气息,怨恨、愤恨、不甘、痛苦、疯狂……种种情绪汇聚在一起,以至于低级咒灵随处可见。

咒灵因人的负面情绪而生,被港口黑手党抓过来的倒霉蛋哪一个没有负面情绪?

但咒灵需要很多人对同一事物产生负面情绪才能变强。

被关押的人憎恨黑手党,而黑手党的看守轻蔑和施虐、甚至在这种行为中获得愉悦,两边情绪抵消,这就导致地下黑牢虽然有咒灵,却只有低级咒灵徘徊。

瑛纪啧啧称奇,只能说人类真牛逼。

考虑到地下黑牢的空间有限,瑛纪没用太刀,而是抽出腰间的小太刀。

瑛纪随意挥舞了几下,将周围弥漫的低级咒灵祓除。

也许是非常相信地下黑牢的坚固程度,牢狱里面反而没什么守卫,除了黑牢两侧半死不活、血肉模糊的倒霉鬼,再无他人。

瑛纪挥刀时还顺手斩断了牢房的门,不过他觉得那些连站起来都做不到的倒霉鬼们恐怕没力气跑路。

瑛纪穿过牢房来到一个中间路口,这里有守卫,瑛纪悄无声息地掠过守卫,进入了另一个岔口。

这边的戒备森严了许多,在一个房间门口,黑衣大汉排成两列,手中持枪,显然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就在那个房间内。

瑛纪用墨镜看了几眼,轻易穿透了房间墙壁,看到了里面的热量反应。

唔,五条悟给的墨镜真好用。

里面有好几个人,其中一个能量反应微弱,其他几个倒是很旺盛,其中有三个人比外面的黑衣大汉更厉害,应该是异能力者。

瑛纪有些头疼,三个啊,一个首领,另外两个是港口黑手党的高层?

就算他速度快,也没可能一瞬间干掉三个。

瑛纪的视线缓缓落到来路的中转路口,只要将那道超重的大门从里面关闭,外面的人应该进不来。

只要在用帐屏蔽电子信号,地下的消息就传不到上面去。

瑛纪闭了闭眼,下一秒,他周身气息变得锋利尖锐,他回到岔路口,刀锋如光闪过,轻易干掉了外面三个守卫。

岔路口的异样很快引起了里面的黑衣大汉的注意,黑衣大汉快速冲出来要查看情况。

“什么人?!”

“怎么回事?!”

瑛纪猛地发力,轰隆轰隆地将那扇门关闭,希云豹子留在外面上锁,瑛纪在里面上锁。

咔嚓,随着巨大的铁门猛地闭合,这一刻,刑讯室这条岔路成了封闭的空间,谁都出不去了。

黑衣大汉们看到了瑛纪,他们叱骂道:“好大的胆子!抓住他!!”

瑛纪关好门后转身看向冲到面前的黑手党们,他手腕一抖,甩出几枚小石子,刷拉,头顶的灯灭了。

漆黑骤然降临,黑手党们大惊失色,连忙对着前方开火。

瑛纪手腕抖动,闲庭信步般穿过黑衣大汉们组成的屏障,子弹被他斩于刀下,虽然周围一片漆黑,但对瑛纪来说,四周的一切清晰可见。

瑛纪来到那间房门前,他抬手斩下,锋利的刀锋斩出一个十字。

伴随着门板碎裂的声音,里面同样有东西冲出来,那是港口首领身边的干部发出的攻击。

可这攻击面对瑛纪的斩断,依旧被轻易切开了。

轰隆——

可怕的能量冲击骤然扩散并撞击在四周,不仅将刑讯室房门两侧的墙壁炸出一个大洞,连四周的黑手党们也被波及到了。

枪声震耳欲聋,瑛纪耳边的金色圆环耳坠微微颤动起来,能让人失聪的轰鸣声对他没有丝毫影响。

在房门和墙壁一起炸开后,瑛纪轻易进入了里面的刑讯室。

刑讯室有黯淡的灯光,那是应急照明灯。

一个威严的声音喝道:“所有人停火!退后!联系外面的人开门!慌什么?!”

瑛纪背后的枪声瞬间消失,一部分人冲到铁门前似乎想开门,还有一些人拿出电话想要联系外面。

瑛纪手腕一抖,丢出了四个木桩一样的符文钉子,再加上门外的希云,五个咒力核心落下,晦涩的咒力扩散开来,信号被屏蔽了。

做好前置准备后,瑛纪这才闲闲地看向四周。

刑讯室内正中间,一个老人坐在椅子上,他前面的地上瘫着一个红发红衣的女人,她全身都是血,奄奄一息。

老人身侧还站着一个穿着不凡的中年人,而另一个动手的家伙挡在瑛纪面前,房间墙边还有几个黑衣人手持枪械时刻准备开枪。

老人沉声道:“能来到这里,显然也不是无名之辈,你是谁?难道是为了红叶?”

瑛纪语气轻快地说:“我是为了钱,你的脑袋很值钱,所以我来了。”

那老者露出狞笑:“可笑!大佐,抓住他!”

伴随着他的话语,瑛纪面前这位名为叫大佐的哥们手握成拳,直袭瑛纪面门。

瑛纪微微侧身避开,就在他转向即将发力的瞬间,他脚下的地面突然一软。

瑛纪察觉不对,打出滞空咒具,身体强行停在半空一秒,而地面已经变成了泥水,并化为绳索试图抓捕瑛纪。

瑛纪腰腹发力,强行在半空弯腰旋转,手中秋月刀划过漂亮的弧线,将那些泥水一样的绳索斩断。

就在此时,大佐压低重心,抬腿踢向半空的瑛纪。

然而瑛纪的浮空咒具就是这么不讲道理,他再度违反牛顿定律卡住了一秒,大佐的腿鞭擦着他的兜帽踢出去,荡开了兜帽,黑色微卷长发随风飘荡出来。

瑛纪顺势伸手压了一下敌人踢出的小腿,身体轻盈飘落下来。

瑛纪的目光落在地面,又看了看敌人:“能软化地面吗?”

大佐迟疑地说:“滞空?”

就在瑛纪和大佐对战时,另一个异能力者试图毁掉瑛纪打出的木桩钉子。

但他做了无用功,那钉子非常牢固,居然无法打破。

“不行,不弄掉这个,信号始终被屏蔽,我们无法离开。”

那个人对老者如此汇报。

瑛纪好心地解释说:“因为并不具备封锁的能力嘛,谁都可以进来,也都可以出去。”

这个帐的范围不大,只能屏蔽二百米左右的空间,再加上可以随意进出的特性,以这两个条件反向换取阵眼核心的加固,只要希云没事,帐的核心就不会被损毁。

另一个人的目光落向瑛纪,他低声向老者汇报:“属下请战。”

老者点头:“去吧,看样子干掉他,这件事就结束了。”

与此同时,伏黑甚尔干掉了守卫,站在了金库大门面前。

他从丑宝肚子里掏出早就配置好的炸弹装置,甚尔很无所谓地丢在门口,然后跑到远处引爆了炸弹。

轰隆!轰隆!轰隆!爆炸之声不绝于耳。

伏黑甚尔的准备很充分,这么多炸药甚至能将地下室的天花板炸飞,大约三分钟后,爆炸声才停止。

伏黑甚尔无视周围被爆炸冲击和巨响震得头晕眼花的守卫,飞速冲进金库。

他环视一圈,看到了堆成山的金条,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随即伏黑甚尔架起一台大口径机枪,一脚踢了几块碎石和坍塌的钢筋挡在前面做了个简易的防御工事。

他杀气腾腾地堵在了巨大的豁口位置。

“好了,丑宝,进去吞吧,尽可能将一切金条都吞走。”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0 13:17:59~2021-09-11 13:01: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八重璟瑟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白兰的魔鬼、凝芸冰澜、泺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未眠眠眠 180瓶;小风魔、15567267 100瓶;今天也是咸鱼的一天 58瓶;苏毛毛 47瓶;舞清 40瓶;霜戈起澜沧 37瓶;故宫唯有树长生 35瓶;世间白 34瓶;醋劲小色鬼、张小默、言情还请远离我!xn、木兮 30瓶;嗜血羽翼、未语玄机 20瓶;别枝鹊 15瓶;吧啦吧啦、华枝春满天心月圆、连翼夜羽、谷穗鎏金、喵咩咩、arashi、睡觉喵 10瓶;蕤宾 9瓶;凉风 8瓶;浪烨煅、莫致之、糖姝、热爱生活热爱家qwq、千古兴亡、白祈乱络、颓夕 5瓶;喜欢看小说的吃瓜群众 4瓶;茜茜、司深 3瓶;啊贝 2瓶;谈笑、凌浩、歌仙兼定、鸭梨梨、宰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