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神剑荡乾坤 > 第三十五章 只身赴宴

第三十五章 只身赴宴


  又是一个难得的休息日,凌宇、王伟二人搀扶着阿龙在岛上漫步。午时的阳光仿佛被赐予了生命,从一片蔚蓝的皓空中普照下来,直击着心灵深处,在这个寒意荡然的冬季,为人们平添了一丝温暖。

  鹰伟王:“好舒服啊……”鹰伟王伴着暖阳懒洋洋地伸着懒腰,此时的他面带微笑,紧闭双眼,面迎微风轻拂,缓缓而道。

  凌宇:“昨日若不是你阻拦于我,我定会鲁莽而为。”凌宇看着王伟会心一笑。

  鹰伟王:“哎,看那东方燕在擂台之上如此戏耍对方,但凡心怀一丝正义,定会看他不惯。不过毕竟你我皆不是他天虹帮之人,若如强行替他出头,免不了一些是非,倒落个多管闲事的话柄。”鹰伟王详作解释道。

  这时,两人暇余间的谈话,却使得一旁的阿龙神情陡然之间变得怪异莫名,正所谓说者无心而听者有意,只听他“嘶......”地一声,驻足深思,愁眉不展地欲言又止。

  凌宇:“怎么了?”凌宇察觉到阿龙的异常后连忙问道。

  阿龙:“昨日东方燕的对手可是天虹帮的刘佳?”阿龙抬头而问。

  凌宇:“是啊。”

  阿龙:“据我所知那刘佳是副帮主赵晋的手下一名悍将,而且两人私交甚好。”阿龙摇着脑袋不解地说道。

  鹰伟王:“连赵晋都被你打败了,他手下的人在东方家族面前哪有那么大面子。”

  阿龙:“我的意思是大公子前两日特意告知,其弟东方燕因赵晋而迁怒于我,还放下狠话扬言要替他报仇,既然有如此交情,为何昨日还会如此为难他的心腹之人呢?”阿龙将心中疑惑和盘而道。

  鹰伟王:“对啊,这是为何呢?”鹰伟王听完阿龙的分析后也觉得事有蹊跷。

  正当三人疑惑之际,一个急促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思考。

  东方鹏:“贤侄,贤侄!”

  凌宇闻声望去,只见东方鹏疾步而来。

  东方鹏:“贤侄让我好一顿找啊,原来躲在这清闲来了。”东方鹏来到凌宇身前后气喘吁吁地说道。

  凌宇:“不知大公子寻我所谓何事?”凌宇见状后连忙抱拳问道。

  东方鹏:“哦,我今晚在阁楼设宴,打算叫上你与我那胞弟,顺便做个和事佬。”东方鹏露出了狡邪的笑容。

  凌宇:“东方燕?我看就不必了吧。”

  东方鹏:“诶,贤侄何出此言啊,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嘛,更何况你二人皆是这后辈之中的佼佼者,没准儿他日还有可能并肩作战呢。”东方鹏老奸巨猾地劝说道。

  凌宇:“这...”凌宇有些动摇的犹豫道。

  东方鹏:“就这么定了,难道你还要驳我的老脸不成?”东方鹏故作生气状。拉长着老脸说道。

  凌宇:“那好吧。”凌宇妥协道。

  东方鹏:“那晚上阁楼见,我就不打扰你们的雅兴了。”东方鹏说罢便转身离去。

  鹰伟王:“堂主,我怎么老觉得这个东方鹏有些古怪。”见东方鹏走后鹰伟王低声而道。

  凌宇:“确是有些太过于热情,而且......”

  鹰伟王:“而且什么?”

  凌宇:“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也许是我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鹰伟王:“我倒是觉得还是小心点好。”

  凌宇:“嗯,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三人回到茅草屋内围桌而坐,王伟拎起火炉上的水壶,将煮沸的开水小心地倒入置于三人身前的茶杯之中,只见茶叶缓缓浮上水面,绿色的叶脉像片片翡翠起舞,在杯中肆无忌惮的舒展着身躯,瞬间整个屋内清香满溢。待颗颗饱满地叶片沉底之后,三人端起茶杯抿入口中,顿感唇齿留香,回味无穷。此时的三人感觉身心被净化,浮躁被滤去,沉淀下片刻的沉思。

  鹰伟王:“你们说这个东方鹏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先是告知东方燕要加害阿龙,如今又要做媒谈和,究竟是何用意呢?”鹰伟王双目无神地诧异道。

  阿龙:“到底那东方燕与赵晋之间是什么关系,他为何又要非置我于死地,还有那东方炙又为何如此重视我,这一切都看似像个谜团一样。”阿龙转向凌宇补充道。

  凌宇:“是啊,自我等来到这东赢岛之后,接连发生的许多事情都很出乎意料,不过唯一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和大公子东方鹏有联系,看来要想解开这层层困惑,还得从他入手。”凌宇回忆着上岛之后发生的种种事件后一语而道。

  鹰伟王:“关键目前还不能判断其是敌是友,如若冒然行事,我怕会弄巧成拙、适得其反啊。”鹰伟王顾虑的说道。

  凌宇:“嗯,那我们就先静观其变,小心行事。”凌宇说完,一旁的阿龙和鹰伟王二人也都抿嘴点头,表示认同。

  此时窗外渐渐暗了下来,冬日的夜幕来的比平时要早了些,凌宇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随后站起身来稍作整理,便径直走向门前。

  凌宇:“时候不早了,我先去阁楼赴宴,你二人不必同行。”

  阿龙:“还是让鹰伟王陪你一同前往吧,我已无大碍,自己能照顾自己。”阿龙看着要只身赴宴的凌宇,心系其安慰地说道。

  凌宇:“还是让他留下来吧,如真遇什么意外,我也能全身而退。倒是你俩,相互有个照应我也能安心。”凌宇宽慰道。

  阿龙:“那好吧,堂主你自己切要万事小心。”看凌宇如此坚决,阿龙也未作坚持。

  凌宇:“嗯,放心吧,我是去赴宴,又不是去什么刀山火海,走了。”说罢凌宇便夺门而出,留下屋内的阿龙与鹰伟王无奈的四目相对,脸上写满了不安与担心。

  凌宇离开茅草屋后径直朝阁楼而去,此时的大公子东方鹏正在门外相迎,看见只身前来的凌宇连忙上前招呼。

  东方鹏:“哎呀,贤侄,你可算来了,我在此恭候许久,唯恐你不愿前来啊。”东方鹏来到凌宇身前面露喜色,一把挽住凌宇的臂弯,将他向阁楼内拉去。

  凌宇:“晚辈失礼了,让大公子等候多时,实属不敬,还望大公子莫要怪罪。”凌宇依礼而回,恭敬地说道。

  东方鹏:“贤侄哪儿的话,来了就好,来了就好!”东方鹏拍着凌宇的手背,殷切地说道。

  凌宇随着东方鹏来到了阁楼大厅,在东方鹏的示意下坐于桌前,大公子也随即坐上主人席位,随后他伸手而示,身后的侍女连忙上前俯身恭听。

  东方鹏:“去楼上把二公子唤下来,就告诉他贵客已到。”东方鹏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侍女:“是,大公子。”侍女低声细语地恭敬而答,随后低头退步而去。

  凌宇:“对了,敢问大公子,今日前来怎么没看见上次宴席上不小心打翻酒壶的丫鬟啊?”凌宇试探性地问道。

  东方鹏:“哦,她啊,她...告假回老家探亲了。”东方鹏吞吞吐吐地说道。

  凌宇:“这么巧啊?”凌宇半信半疑地问道。

  东方鹏:“是啊,你看就是如此巧合,没想到贤侄对我府上丫鬟还念念不忘。”东方鹏连忙岔开话题。

  凌宇:“大公子说笑了......”

  东方燕:“是哪个没长眼的家伙打起了我家下人的主意啊。”还没等凌宇说完,东方燕便衣衫不整地下楼打断道。

  东方鹏见胞弟前来,连忙起身相迎,倒是一旁的凌宇,不屑地扭过头去,全当没有看见。

  东方燕在东方鹏的礼让下在凌宇对面坐了下来,只见他背身后靠,臀部悬空,两条腿搭在桌沿之上,双脚上下相叠且不停地左右摆动,两只手臂有气无力地自然下垂,头部略倾,侧眼瞥着对面正襟危坐的凌宇,两人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东方燕:“听说你今日是来向我赔礼道歉的?”东方燕鄙夷不屑地朝对面的凌宇说道。

  凌宇:“跟你道歉?你是不是喝多了,我看该道歉的应该是你!”凌宇怒目而视,心中不愤地说道。

  东方燕:“我看你是找死!”东方燕看对方态度强硬便连忙起身,指着凌宇恶狠狠地说道。

  此时的东方鹏见两人吵的不可开交,一副剑拔弩张之状,却并未上前劝解,而是稳如泰山的靠于椅背,双手交叉置于身前,暗自窃喜地观察着二人的一举一动。

  凌宇:“就凭你?真不知道东方家族是怎么教育你的,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

  听到凌宇的回怼后,怒火冲天的东方燕哪能受得了这般侮辱,瞬时化作一只受惊的猛兽,掀桌而起,正当两人即将大打出手之时,门外一个声音让二人定格在了原地。

  “我看看是谁那么大胆说我东方家族毫无教养啊!”这浑厚的声音响彻阁楼,将厅内的嘈杂瞬时变得鸦雀无声,随着众人将目光闻声而投,众人皆瞠目结舌的愣在了那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