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大唐闲散王爷 > 第十三章我们情同手足 亲如兄弟

第十三章我们情同手足 亲如兄弟


  
当然说抱他们的粗腿,也没有必要怎样过分巴结他们,毕竟自己现在可是顶着六皇子身份的。
自己由一个纨绔放荡的六皇子,突然变成了一个很有能力到王爷,变化就有点大,让人吃惊和不相信,如果再装成一副正经、正气的样子,以王爷的身份去拜访程咬金、秦琼等人,那更会让他们觉得自己不是真正的六皇子,而是换人了。
不能直接和程咬金、秦琼等人拉上关系,那就先和他们的儿子、这四个纨绔的家伙接上头。
李元景和秦怀道、程处嗣、尉迟宝琳、李震其实很熟,因为他们之间也没少打架。
但那架是六皇子和他们打的,所以李元景直接把他们以前打架的事翻篇过去了,根本不纠结他们以前打过架,现在自己突然去和他们拉关系,是不是有失身份、难堪、难为情、显得没有骨气。
这时候这三伙人竞价那个青釉瓷瓶已经竞争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二十二贯!”
尉迟宝琳喊道。
“二十三贯”
崔元凯喊价。
李元景看了看那个青釉瓷瓶,瓶子并不怎么好,做工粗糙,烧制工艺也不精细。
就这样的瓶子,在后世二十一世纪,也就值个两三块钱,核算成大唐的铜钱,估计也就两文钱,而在大唐这瓷器店中居然卖到了十贯钱,三伙纨绔竞争,喊价居然喊到了二十多贯,那就多一千多倍了。
李元景知道,这是因为唐朝初年,烧陶技术还很低,人们不知道怎样才能稳定地烧出精美的瓷器,烧出的一般都是粗陋的陶器,只是偶尔一窑中能烧出一两件精美的瓷器,可以收藏,做艺术品。
当然如果这个青釉瓷瓶能保存到后世二十一世纪,那就能值几百万块钱。
但那并不是因为这个青釉瓷瓶怎样精美、值钱,而是因为他是唐朝的古董,具有很高的收藏、研究价值。
这一个根本算不上精美的青釉瓷瓶,居然能值十贯钱,如果自己在这大唐烧制瓷器,那将会多么的一本万利呀。
李元景的脑海里,可是有完整的烧制瓷器的技术的。
要尽快在这长安城周边、或者大唐别的地方考察一番,看哪里有瓷土,最好是高岭土,然后想办法开窑烧制瓷器。
做一个逍遥闲散的王爷,必须要有钱,逍遥闲散的日子是用银子堆起来的。
这时程处嗣喊价道:
“二十四贯!”
尹成焕喊道:
“二十五贯!”
李元景看程处嗣又想喊价,他赶紧上前拦住程处嗣说:
“铁牛,你们四个暂时先不要和他们竞价了,你们过来,我有话要和你们说。”
程处嗣、尹成焕、王锦程等三伙人正在竞价,看到李元景来了,都很兴奋:
今天又可以坑他一把了!
李元景虽然贵为王爷,但他无依无靠,穷得差不多都吃了上顿没有下顿了,但他依然嚣张纨绔,不管打架还是竞争、竞价什么东西,都死硬到底、绝不服输。
当然他竞价喊到最后,喊的价钱实在太高,他拿不出钱了,也就算了,他身为王爷,也没有多少人真的敢逼着他买、跟着他讨债,或者把他怎么样。
所以只要有李元景参与的竞价,很多时候都是他把价钱喊到最高,把人家的生意搅黄了,他则趾高气昂、胜利地溜走了。
今天,李元景来了,可他却表现得很奇怪:
他不但没有横插进来,跟着喊价,反倒还神神秘秘地喊程处嗣四人到一边说秘密话。
这个李元景今天有什么更好玩的事,比在这儿竞价买这个青釉瓷瓶更有意思?
程处嗣四人自然也弄不清楚李元景喊他们干什么,李元景可是他们四人的对头,几个人没少打架。
但既然李元景喊他们,他们四人就很疑惑地跟着李元景去了他的马车上。
李元景一喊,程处嗣四人走了,可把尹成焕坑苦了:
尹成焕刚刚喊了二十五贯的价钱,他猜想肯定还有人接着往上喊,但李元景把程处嗣四人喊走了,王锦程五人也不再喊价了,这个青釉瓷瓶砸在尹成焕的手里。
尹成焕家可没有王锦程五人家有钱,他满脸苦涩,既拿不出钱来买这个青釉瓷瓶,如果喊了价却不买,灰溜溜地溜走,又丢不起这人。
尹成焕心里恨极了李元景,跑过来横插一杠子,把这个青釉瓷瓶砸在了他手里。
这个青釉瓷瓶根本不值二十五贯钱,尹成焕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只好不顾脸面,说一些排场话,溜走了。
自然,作为长安城有名的四纨绔、四恶少、五浪荡公子、嚣张跋扈皇子,很多人都认识他们,喊了价却不买,也没有谁敢把他们怎么样。
且说李元景把程处嗣四人喊到马车上之后,还没有顾得上和四人说话,就见王府下人苏六满头大汗地跑过来,气喘吁吁地对李元景说:
“王爷,家里……家里来了好多人,他们都争着买我们的雪糕和蚊香,管家大人不知道雪糕和蚊香都卖什么价钱,并且,我们制作的雪糕和蚊香也不够卖。”
李元景听了,对苏六说:
“好,我知道了,你先回王府,让来买雪糕和蚊香的客人们先在王府休息,我马上就回去。”
程处嗣四人看李元景神秘兮兮地把他们喊到这马车上,都没有看出来李元景准备和他们玩什么花样,又见王府的苏六过来对李元景说这些奇怪的话,都很好奇,一时忘了李元景是他们的死对头了。
李元景就很神秘地对程处嗣四人说:
“铁牛,宝琳、怀道、石头,我们王府现在会制雪糕和蚊香,这雪糕就和冰块差不多,里面加有蜂蜜,吃起来又凉又甜,非常好吃。
这蚊香点着,不但能熏死蚊子,味道还很香,很好闻。
这两样东西制作的成本都很低,却能卖很高的价钱,能赚很多钱。
咱们几个天天打打闹闹的,一块长大,情同手足、亲如兄弟,我找到了这赚钱的办法,立刻就想到你们,我想我们合伙制做这雪糕和蚊香,赚很多很多钱,以后我们再也不发愁没有钱花了。”
程处嗣四人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李元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