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不小心把虐文线走成了甜宠线[穿书] > 第76章 第 76 章

第76章 第 76 章


第76章

闻言, 顾霖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滞住。

过了一会儿,他伸出手,握住抓着自己衣服的那只比自己小了一圈的手, 低沉着声:“你确定?”

林争脑子一热就开了口, 但不知道是不是浴室里的热气太盛,他现在脑子还是很热, “就,就只是单纯的一起洗……”

剩下的话被他底气不足的慢慢咽了回去。

顾霖看着头顶快要冒烟的人, 忍住想笑出来的冲动,道:“好。”

顾霖松开林争的手,开始脱身上的衣物。

林争从来没觉得有哪一刻的时间有这么漫长过,他看着顾霖接连解开衬衫的两颗衣扣, 就像度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没有了扣子的舒服,最上边松垮的领口向两边散开,露出里面硬朗、线条流畅、性感的锁骨,修长的手指又继续往下解开一扣, 他见过、也摸到过的结实胸肌映入眼帘, 喉咙变得有点干, 他想移开视线,可他的注意力却被那只像是有魔力似的手一直吸引着,视线挪也挪不开, 只得继续跟着往下。

修长有力的手指扣上了西裤边缘,动作却停住了。

“还要继续看吗?”含着笑的低沉声线自前方传来。

林争才像是从睡梦中忽的被唤醒,脸的红色调又升了一个度, 后知后觉的不自然的赶紧把头扭向了别处, “没有看!我刚才是在发呆!”话说得很理直气壮, 一点也不心虚,但要是脸没那么红,或许就真把人骗过去了。

顾霖只觉得可爱。

林争转过了身,有原则的不再去觊觎眼前的□□,但随着余光瞥到的被一样一样放到一旁的衬衫、西裤,脑海里又情不自禁的浮现出刚才看到的那个吓人的轮廓。

心里突然觉得有点虚。

他现在开始怀疑把顾霖喊下到底是不是一个合理的决定了。

他想了下,认怂的转过身,“顾霖啊,要不还是你先洗,我先出……”

林争话说到一半,停住了。

顾霖是背对着他的。

林争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宽肩、窄腰、大长腿的背影,鼻腔瞬间发热,话也卡住了。

顾霖刚好放好东西,回过头,便看到了自家小兔子呆住的模样。

顾霖对自己身上□□的形象半点都不在意,走了过去。

顾霖常年锻炼,

林争看着朝自己走来的比商场衣橱里的模特还有更像模特的男人,宽阔、厚实的肩膀,结实、劲瘦的腰,还有矫健、有力的长腿,都说人靠衣装,但卸下了身上累赘的衣物,顾霖身上的优点却展示都更加清晰明了,这是每一个男人都会羡慕的身材,也是每一个男人和女人都会爱上的身材,这简直不是人该长成的模样。

林争看到顾霖脸上的表情变了,心想这是怎么了,结果后一秒,就见已经到了自己面前的顾霖用纸巾一只手托住了自己的脑袋,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林争:“?”

顾霖干什么要捂住自己的鼻子?

林争正疑惑着,嘴巴里便尝到了一点血腥味。

顾霖微蹙着眉,声音里充满了担忧和害怕:“头别太往后仰,怎么就突然流鼻血了?”

闻言,林争脑袋轰的一声。

等等,他刚才是看着顾霖的身体留鼻血了?

意识到自己都干了什么之后,林争脸颊瞬间爆红。

与此同时,心里有一百万只骏马踩着他飞腾而过。

不,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视觉上的冲击太大,一点也不丢人。

换做是别人,别人也会的……

不!绝对不可以让别人也看到!

“啊啊,鼻子,鼻子痛。”林争弱了下来。

林争忘了后面血是怎么止住的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顾霖抱着坐在了水里。

宽大的浴缸足够两个成年人待在里面,更别说林争还比顾霖小了一圈,此时与其说他靠在顾霖的怀里,不如说他被顾霖圈在了怀里。

怪……怪不好意思的……

顾霖抬起他的一只手,像是要反复确认他就在自己身旁一样揉捏着。

林争没有动作,任由顾霖揉捏。

好半晌,他听到顾霖叹了声气,随后将脑袋从后面重重搭到了他的肩膀上。

他回头想要看顾霖一眼,脑袋却没法完全转回去,他喊了顾霖一声,“顾霖?”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顾霖原本以为,林争会抛下自己离开,以为那晚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可现在,林争就在他的怀里,可直到现在,他依旧觉得眼前的人不像是真实的,像只是他的幻想,只是他臆想出来的人。

他不想去谈任何有关林争离开还是留下的话题,他怕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一个梦,怕要是不小心触碰了哪个机关,这个梦就奔溃瓦解了。

他宁愿活在梦里,也不想被真相惊醒。

就算手里碰到的体温是真实的,就算能听到的声音也是真实,但他依旧不敢相信。

“顾霖……”

“嗯。”顾霖的声音闷闷的。

“你担心待在这里的我是假的吗?”

顾霖什么都没回答。

林争看着握住自己的那只手,随后,让自己的手掌翻了个面,掌心对拢底下宽大的手心,指尖扣进手指之间的缝隙里,用力握紧,问:“这样你能感受到我吗?”

顾霖没回答。

过了几秒,林争将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稍微推开,转过身,换成了面对面坐在顾霖腿上的姿势,双手捧住面前低垂着的脑袋,仰起头,在顾霖嘴巴上亲了一下,问:“那这样呢?有感受到我吗?”

这时,顾霖才抬头望了林争一眼。

林争眼看有效果,便毫不吝啬的在顾霖上又亲了一口。

顾霖的视线停留在他脸上的时间更长了。

林争想要让顾霖为他停留住更多的时间,便又接连着亲了好几下。

就在他觉得差不多了,想就此结束的时候,顾霖的手掌却压住了他的脑袋,还没来得及分开的嘴唇变得更挤了,顾霖占有到他嘴巴里的每一个地方。

林争被深吻得气喘吁吁,快喘不过气,顾霖的才稍微放缓,变得轻柔起来。

“顾霖……”

“嗯。”

林争的腰被一双大手握住,感觉到那双手想将他的腰提起,他的手掌覆上了那双手的手背。

顾霖的动作滞了小半秒,便紧紧握住他的腰,林争脑袋被迫仰起,脖子上印下密密麻麻的吻。

林争说不了话,只剩下灵敏的触觉和感知力。

他趴倒在顾霖身上,顾霖抬起他的下巴亲了亲他的嘴巴。

“唔,顾霖。”

“宝宝。”顾霖声音沙哑。

林争捧住顾霖的脸,吻了下去,“别担心,我就在这里,我们约好了,要一起度过余生。”

“说好了?”

“嗯,说好了。”

“以后也不会走了?”

林争摇头,“绝对不会了。”

顾霖感受着怀里的体温,此时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们去床上?”顾霖低哑着声线。

林争还没回答,便被顾霖抱着往外走,每走一步,心脏便跳得更快一下。

顾霖亲着他的鼻子笑他,林争害羞得想要躲进地里,想了下觉得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问题,而是顾霖的问题,所以又开始怪顾霖。

顾霖声音里带着笑,“嗯,怪我,都怪我。”

林争用力咬了顾霖的脖子一口,顾霖嘶了一声,说了他一句,“小兔子急眼了原来还会咬人。”

林争:“……”

顾霖将人放到床上。

林争又咬了他一口,但这次吃亏把自己的牙齿咬痛了:“唔……”

顾霖摸着林争的脑袋,嘴巴故意覆到林争的耳边,声线沙哑性感,“小兔子想咬多少次都行,咬一整晚也不成问题。”

林争羞红了脸想反驳什么,可剩下的话全被顾霖夺了去。

隔日,公司里。

“有没有觉得今天顾总心情尤其的好?”

“有,刚才在茶水间里见面把我吓了一跳,结果居然和我打招呼了来着。”

“我也发现了,听说今晚公司总部聚餐,顾总将所有人的花销都包了。”

“等一下,这该不会是暴风雨的前奏吧?”

“也许是顾总心情真的很好也说不定。”

严杨敲了两声办公室的门,见顾霖没在忙,便自顾自的走了进来,打趣道:“哟,顾总,现在公司里都传疯了,说你今天心情特别好。”严杨走到办公桌前撑着坐下,朝顾霖伸出手,“那是不是得把咱俩打赌的那五百万交接一下?”

顾霖手里拿着资料,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头都不偏一下,拿出一张卡随手扔到严杨手里。

严杨开心的接住卡,“顾总大气。”

严杨将卡收起,询问起昨晚告白的后续,顾霖这才终于将视线分给严杨一点,“严杨,你是不是太闲了?”

严杨心里有数,要是换做平时,顾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肯定已经被撵出去了,但现在呢,严杨看着满面春风的好友,该想到的不该想到的,全想完了。

而后,拍了拍自家上司的肩膀,道:“不错,不错!”

顾霖拍开他的手,“忙你的去。”

严杨假装委屈道:“我工作做完了才过来的。”

“欸?等一下。”严杨注意到顾霖空无一物的手指,他好奇道:“戒指呢?你订婚戒指呢?”

“订婚……”

看着顾霖一脸的疑惑,严杨恨铁不成钢道:“我去,昨晚小鸡窝头不是跟你求婚了吗?他手里拿着戒指呢,戒指呢?哪去了?”

经严杨一说,顾霖才想起昨晚林争单膝下跪下确实是有拿出过像戒指一样的东西,但他当时太过受刺激,只忙着将人抱进怀里,完全忽略了林争手里拿的东西。

后来离开那个地方时他是记得把脚边的花拿起了,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哪里放着戒指。

还有……

顾霖:“……求婚?那算……求婚?”

严杨无语道:“顾霖,你这就有点不可理喻了,昨晚才发生的事你今天就失忆了,还是你根本就对小鸡窝头对你求婚的事不上心?等等,你是还想让小鸡窝头再给你求一次吗?”

顾霖收回视线,他很难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昨晚一切都发生得太过惊诧,他眼里只剩下了林争的身影,却没想,无意居然忽略了重要的东西。

他以为那只是一个单纯的告白,但其实那是林争即兴开始的求婚。

求婚、戒指……

顾霖从座位上起身。

严杨看着已经快走到门口的人,打听道:“去哪儿啊?”

顾霖:“出去一趟。”

家里,林争弯腰扶着墙,从客厅的一边走到另外一边,嘴里还骂骂咧咧的骂着顾霖。

明明只是几步路的距离,却拜某个人所赐,他走得异常艰难。

他要是知道第二天会是这么一个情况,他昨晚打死也不该心软主动靠近顾霖。

他感觉他的腰已经快废了。

明明年纪也还没上三十,却莫名就有了一种上了四五十岁年纪的疲惫感。

光线从窗子里照进来,洒到他光着的腿上。

肚子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

已经快中午了,他一直睡到现在,甚至连早上顾霖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只依稀记得早上脸上好像被人亲了一下,想也知道是谁做的,这么算下来,也确实到了肚子饿的时候了。

拖着蜗牛一样的步子走进厨房,冰箱上贴了张便签,循着便签里的指使,林争打开冰箱,看到了里面的放着的已经做好的食物,还有放在最高处的甜点。

心情顿时变得晴朗无比。

开开心心的拿出最高处的甜点,结果盒子上贴了张便签,写着:“晚上才能吃。”

林争:“……”

晴朗的心情顿时不翼而飞。

好家伙,现在不让我吃就别放在我能看到的地方啊!藏起来啊!藏起来啊!!

林争将甜点重新放回去,拿出了中间层的粥。

跟着指示操作,很快,林争便享受到了第一口热腾腾、香喷喷的粥。

别说,看着简简单单的,什么都没有,吃进嘴里还挺好吃。

顾霖的厨艺是一点也不赖。

要是天天都能给他做好吃的就好了。

想到这一层,林争突然觉得以后的日子都值得期盼起来。

吃好东西,收拾好碗,出来客厅,林争刚想走回去再躺一会儿,就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

门往里被推开,顾霖的脸映进他的眼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思念了顾霖一下,顾霖就出现在了自己眼前,林争突然就觉得心情很好,“顾霖!”完全忘了自己刚才是怎么边扶着墙走出卧室边怎么骂顾霖的。

他朝顾霖的方向走去,可走得太慢,顾霖先一步来到他面前,见他光着腿,顾霖一把将他抱起,边往沙发走边道:“为什么光着腿就出来了?”

说着,拿起沙发上的薄毯将林争的腿捂住。

林争搂着顾霖脖子靠在他的怀里,“不冷啊。”

顾霖抱着人在沙发上坐下,确认了林争身体没有不舒服的地方才继续让林争这么待着,见林争的嘴巴红红的,问:“吃过了?”

林争用力点头。

顾霖凑近了问:“好吃吗?”

林争再次点头,想了下,提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以后能经常做给我吃吗?我还想吃更多好吃的东西,我想点菜。”

“当然能。”顾霖用额头在他脑袋上蹭了蹭,“在你面前,我可是一名厨师,也可以是任何一个角色,只是你喜欢。”

林争听了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他拿起顾霖宽大的手,把自己的放在上面。

留在这里之前,他想了很多,林争以前是和他弟弟相依为命走过来的,他一直觉得弟弟就是他唯一的心里寄托,因为是家人,因为会让他感受到温暖,他以为这辈子不会再有人让他有那么亲近的感觉了,可是后来他又遇到了顾霖,起初他对顾霖的看法并不好,甚至说有些恶劣,但后来,他被顾霖的温柔和执着吸引了,他无数次的感动于顾霖对他的好,对他的关心,对他的宠爱,他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居然真的有人能让他感受到被捧在手心里的感觉,给他无数的安全感,让他体会到什么是幸福。

他已经被顾霖宠坏了。

他觉得自己已经离不开顾霖了。

在原来的世界里,林争最放不下的人只有他弟,但就在他离开之前,他弟弟已经回归到了原本就应该属于他的家庭里,他见过了,那对父母都是好人,当初只是不小心和孩子走散了才会和骨肉分隔数年,他们都是很善良的人,他大可放心,他知道即使没有他,他弟以后一样会过得很好,知道他离开之后,他弟会伤心,但是现在,伤疤也许已经好起来结痂了,伤口总会有好起来的一天,现在,他会爱他的父母,等以后,他会遇上自己喜欢的人,和那人幸福的共度一生。

而在这里,他也拥有了自己爱着,也深爱着自己的人。

他用手指在顾霖的手掌上划着圈,“顾霖,有人说过,有些人这辈子的相遇是上辈子得到的福分,”他扬起头,看着顾霖,“你相信吗?”

顾霖垂下眼眸,注视着他,慢慢提起唇角,“相信。”

林争笑着重新靠回宽厚的胸膛里,“我也相信。”

林争玩着顾霖的手指,坦白道:“我一点也不后悔留下,因为我一想到要错过你,就心痛得要死,快喘不上来的那种,更别说想到你和其他人待在一起的场面,更是觉得心痛得不行,根本接受不了。”

顾霖听了,忍不住笑出来,“我不在的时候,我家小兔子都乱想了些什么?”

“所以别让我一个人待太久了,你再……你再多爱我一点好不好?”

看着林争委屈巴巴的模样,顾霖看得心动,在他鼻尖上啄了一下。

顾霖本就对情爱没什么兴趣。

要是唯一一个让他动了心思的人都离开了,他也不过就是回到原来的状态。

他不会再和其他人在一起。

也不会再有和谁共度一生的打算。

只有林争才能让他心动,才能让他剖开内心将真实的自己表露。

再没其他人了。

顾霖回答了林争刚才的问题:“可是怎么办,我已经没办法再多给你哪怕一丁点了。”

看到林争瘪了嘴,顾霖才笑着把话说完:“谁让我已经把所有的爱都给了你,想分也分不出来了。”

林争:“……”

林争毫不留情的给了顾霖胸口一个重击。

让你皮!

顾霖佯装吃痛的模样把林争逗笑了。

想到什么,顾霖拿起林争的手,看到林争手上也什么都没戴,尽量让自己的问话显得自然,“对了,昨天晚上,你给我的戒指……”

话还没说完,林争便点头回应道:“嗯,戒指怎么了?”

顾霖故意问:“你的呢?”

林争抬起手,高兴说:“手上呀……”

刚说完,注意到自己手指上什么都没有。

林争一脸懵:“嗯?”

他看向顾霖,正经问:“你昨晚没给我戴戒指吗?”

顾霖一句话也不敢回。

林争抓起顾霖的手一看,上面也什么都没有。

昨晚的记忆突然涌现出来。

林争想起来了。

他一脸懵逼地看向顾霖,“完了,咱俩的戒指好像落在酒吧里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