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不小心把虐文线走成了甜宠线[穿书] > 第74章 第 74 章

第74章 第 74 章


第74章

林争站在落地窗前, 看着窗外纷飞的雪花。

圣诞节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但看着院子里的景象,仿佛还是昨天的事。

宽大的房子里只剩下他一个。

顾霖一早就去邻市出差了, 明天才能回来。

明天……

林争慢慢垂下视线。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林争拿出来一看, 看到了赵毅的名字。

他愣了一下,才很慢的接起。

“喂?”

“林争哥, 你没忘了时间吧?”

林争心知肚明, 赵毅口里的时间是什么意思。

赵毅在电话那头默了几秒,道:“……如果错过这次, 可能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我知道。”

林争挂了电话, 又独自在窗前站了好一会儿。

时间过得很慢, 不知过去了多久,他才转身离开。

隔日。

傍晚时分。

顾霖才推开门,黄昏的余晖便跟着从门缝里钻了进去,地面上映出斜长高大的身影。

充满暖意的夕阳与空荡的房屋形成鲜明对比, 顾霖在门口站了几秒,便走了进去。

申助理的电话像定好闹钟似的准时到达。

顾霖挂好外套, 接上电话,边往里走边处理公事。

夕阳从窗帘的缝隙里钻进来, 屋子里的光线由亮至沉,外面的天色完全暗下后,屋子里也没有一丝光亮。

桌上的手机响了,顾霖头疼的从沙发上坐起, 拿过手机, 声音里是毫不掩饰的疲惫, “嗯?”

“顾霖?我看你家灯也没开, 你跑哪儿去了?”

“能跑哪儿?在家。”

“你别骗我,你家灯都没开。”

顾霖不想和严杨争论是否在家这个话题,言简意赅道:“有事?”

“就没事才找你呢,反正在家也没事儿干,我有个朋友酒吧开业,走,喝酒去!”

顾霖按揉着眉心,“不去,今天我母亲生日。”

“阿姨生日?”严杨揶揄道:“我去,你当我记性退化啊?我记得清清楚楚,阿姨生日是明天好吗。”

顾霖什么都没说。

“既然你在家,那你等着,我现在过来接你。”

“你自己去。”

“别废话,准备开门,我过来了。”

“……”

顾霖最后还是被严杨拽着去了严杨那个朋友新开的酒吧。

用严杨的话来说就是,朋友酒吧开张,作为朋友,他得来,而顾霖作为他的朋友,得给他个面子负责过来帮忙撑个场子。

“像你这种可以称之为全民男神的男人可不多见,都不用怎么打扮,安静的坐那儿就是一道风景线,带来这儿撑场子多有面子。”

顾霖完全没心情回严杨。

天才刚黑没多久,酒吧里人不是很多,严杨和顾霖坐到了吧台前。

严杨点了两杯酒,便开始给顾霖介绍这里的各种布置,没一会儿,一个长相英俊的男人走过来,和两人打了招呼。

严杨起身,给顾霖介绍。

这人就是酒吧的老板,一表人才,青年的才俊。

那人朝顾霖伸手,“顾先生您好,我叫严帅,今天酒吧刚开业,很感谢您的捧场。”

顾霖客气的说了几句祝词,之后便不再费心,全交由严杨去应付。

老板走后,严杨凑过来道:“顾霖,顾总,顾先生,出来玩嘛,别那么安静,燥起来?”

顾霖无语的瞥了他一眼,“没心情。”

“怎么就没心情了?该不是小鸡窝头没来你就没心情了吧?”

顾霖怔了一下,随后低头笑出来。

严杨看不到顾霖的表情,只看到顾霖因为笑而轻微颤抖的肩膀。

严杨不解。

好一会儿,顾霖抬起头,靠近严杨那侧的手臂提起酒杯,瞥向身旁的人,“今晚你请客?”

严杨一笑,“没问题。”

两人拿起酒碰了个杯。

人陆陆续续多了起来,吧台的位置不多,但随着客人变多,吧台的位置变得更加拥挤起来,而大多数的人都是围在顾霖这边,来向顾霖搭讪的也不在少数,但全都被顾霖拒绝了。

过来的人多了,严杨在旁边帮忙补充:“他有暧昧对象了,不过喝酒还是可以的。”

顾霖斜了严杨一眼,放下手里的酒杯,说:“没了。”

音乐声有些大,严杨没听清:“啊?”

顾霖没再重复,“算了,喝你的酒去。”

严杨这句听清了,道:“不是,你刚刚说什么?什么怎么了?”

顾霖:“加酒。”

严杨在旁边不依不饶的追问,可问了半天,顾霖还是什么都没说,只得作罢。

又上来几个搭讪的人,男的女的都有,知道顾霖疲于应付,严杨主动帮忙拦下。

应付完一伙儿人,严杨凑近了顾霖,往后指着后面那一大片布置满了鲜花的地方,和顾霖道:“看到那儿了吗?听说有人今晚要在这儿和女朋友告白。”

顾霖往后斜了一眼,看到了那些卡座周围一大片一大片的五颜六色的鲜花,还有各种‘精心’的布置,嗤了一下,道:没品位。”

严杨一脸问号。

严杨一只手搭在吧台上,面对着顾霖,“不是,这不挺好?怎么就没品位了?”

顾霖:“这告白要是能成功,我顾字倒过来写。”

一提到打赌,严杨就来兴致了,笑着道:“顾字倒过来有什么难的?我俩打个赌,我赌能成功,你赌告白失败,谁输了就往对方卡里打两百万,赌吗?”

顾霖瞥了严杨一眼,将卡随后扔到台面上,“五百万。”

严杨挑了下眉,“成交。”

两人喝到一半,场上的气氛变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知道好戏开始了。

酒吧里的变成了轻柔舒缓的爵士乐曲,灯光也从暗色变成了略显柔和的颜色。

严杨朝顾霖道:“你现在还可以有反悔的余地,要不要反悔?”

顾霖抱着手看着前方那些花哨的布置,“滚开。”

严杨好奇:“你就那么笃定这人一定不会成功?”

顾霖下巴比了比前方花哨的布置,“用一个词来形容,杂乱不堪,看到那边那个用花摆成的爱心了吗?缺了一个口,女生一般都很细心,也很在意细节,还有其他很多地方都有问题,这么不用心,你觉得能把女朋友带回家吗?”

严杨迟疑了一下,“你说得似乎也有点道理。”

顾霖:“怎么样?要反悔吗?现在还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严杨想了下,坚定道:“别,虽然你说得似乎很有道理,但作为男人,我还是坚定自己最初的想法。”

顾霖语气里带着惯常的平静,“看着吧,成不了。”

两人话音刚落,高处的音响里便传来拍话筒的声响。

四周稍微安静了下来,但因为人太多,还是能听到谈话声。

顾霖看着布置好的地方依旧是空的,朝严杨道:“到现在了都还不敢出来抛头露面,只敢躲在音响背后,没有勇气是一个男人最大的天敌,是我的话,我肯定……”

顾霖话还没说完,音响里便传来一道清澈的男嗓音。

“喂?喂?听得到吗?”

顾霖愣住了。

“喂,喂,这个不是试音,不是试音,那个,或许这里有一个身高190,长相一般的男人吗?我正在找这个人。”

顾霖压低声音问:“严杨,要告白的人在哪儿?”

严杨道:“啊,这个,我也不知道。”

顾霖离开了座位。

严杨看着顾霖的背影,脸上露出笑。

音响里的声音还在继续。

“这个190的男人以前是我对象,后来我俩闹误会分开了,他总是想各种方法要和我复合,可我也不是一个好搞定的男人,我说没有感情,他说那好吧,那我们就培养感情……”

顾霖到处找人,不小心撞到了人,“抱歉。”

“培养就培养吧,但谁家培养感情上来就摸手摸脸的,不过呢,不可否认,感情确实是培养出来了,这确实还是挺有效率的,不过更大的因素还是因为那位先生长得太帅了,事先表明,我可不是花痴,但那位先生长相也好身材也好真的已经完全突破我的想像了。说句心里话,那位先生一直都觉得他喜欢我比我喜欢他的多,但其实吧,你弄错了,我的绝不比你的少,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嘛,说来话长,太多的我就不赘述了,总而言之,不可否认,之前你一直都是主动的那方,主动关心,主动靠近,我说我可能要走,你没有要我一定要留下,你只是让我做出不会后悔的选择,我做了,做出了我绝对不会后悔的选择。说到这里,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我的选择了,咳咳,我不想说我选你这种俗话,姑且让我说得帅气一点……

顾霖气喘吁吁地拔开人群,看到了站在人群最里面拿着话筒正欲说话,却被自己的出现打断了的人。

安静的空气中只听得到音响里划出了一道声响。

那人愣了几秒,随后,脸上展出灿烂的笑,拿出提前准备好的戒指和纯白色的桔梗花,走到他面前单膝跪地,“这位190先生,我想邀请你和我一起共赴一场名为‘余生’的盛大晚宴,晚宴时间会很长,你可能会感到厌烦,但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