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30书屋 > 不小心把虐文线走成了甜宠线[穿书] > 第73章 第 73 章

第73章 第 73 章


第73章

时间安静了。

空中的雪花像是停止了, 身边过往的寥寥行人也变成了静止的状态。

林争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肩膀居然有那么重,重到快要撑不住顾霖的脑袋。

对啊,他忘了, 今晚和他在这里等着顾霖到来的,除了他, 还有顾霖的死党严杨啊。

为他顺利进行告白而保驾护航的严杨。

他怎么能忘了, 赵毅来找他的时候, 严杨会把一切都看了去的事。

严杨或许不明白赵毅话里的意思, 但只要严杨原话转达给顾霖, 顾霖作为知情人就什么都明白了。

刚才严杨给他打电话了,但他没注意。

林争握紧放在腿上的拳头。

顾霖都知道了, 那他现在还能骗谁?

说要延迟告白,不过是他为自己找的一个拖延时间的借口,他想要更多的时间去做决定,决定自己的去留,他不想在决定要离开了之后反过头来让知道了自己心意的顾霖伤心,他想给自己留一个余地,也想给顾霖留一个余地。

可是现在,这一切似乎都没有必要了。

否认还有用吗?现在看来似乎也没有必要了。

他已经像一直被剖开了外壳的蜜蜂, 该看的都已经被顾霖看去了。

林争靠着顾霖, 视线朝向斜后方,手臂也跟着往后, 指腹摸上柔软的花瓣, 带了一手的香气。

林争坐在卧室的窗前, 看着窗外被灯光照得暖黄的雪花。

往外伸出手想去接, 可却什么都接不到。

可望不可即。

赵毅的话回荡在脑海里。

[“我看到你成功了, 在我第一次重生回来的时候, 你说,故事里遍布了很多重要的故事节点,虽然节点看似分散,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正是有了这些节点才能将故事串起来。而你回去的契机,便是依赖这些重要的故事节点,每一个节点都是一个机会,只要在故事节点出现的时候,让这部分按照剧情走,等到这部分结束时,便会出现一个时间交接空间,那里就是能够让你回家的地方。”]

“回家……”

林争慢慢收回手,眼神黯淡了几分。

明明之前一直那么想回去,可现在,心头却充满了纠结、矛盾,以及为难。

如果回去了,那么顾霖怎么办?

如果他不在了,顾霖会不会难过好久,但难过这种情绪,再久也会被时间冲散,顾霖也许会在难过完了之后找到其他人,忘了他,然后和别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林争想到顾霖牵着别人的手一起走的画面,想到在沙发上抱着的不是他而是别人,在电影院里替别人拿着爆米花而不是他,想到脱下的外套再不是披到他身上而是给了别人,捧住的脸不再是他的而是另一个男人的,抱着亲吻的不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男人……林争没法再想下去了,光是想到刚才那些,他便觉得肺部像是要炸裂开一样。

可眼看书里的剧情该进行的都进行得差不多了,按照剧情线,马上就到结局了,如果他错过了回去的机会,等到书里的剧情走完,他可能就再也回不去了。

那个世界里有和他相依为命了那么多年的家人,有他爱的弟弟……

“林争,你怎么又不穿外套站在窗口吹风了。”熟悉的充满了无奈的声音在林争身后响起。

林争回过头,看到了一个长得很高的男生,男生皱着眉,清秀的五官略显稚气,可说话时完全就是一个大人的模样。

男生走过他身边,将窗户关上,边关边抱怨,“大雪天的开窗子,你不冷我还冷呢,阿嚏,我要是感冒了都怪你,到时候你得帮我和老师请假。”

林争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

男生回过头,看着他,吁了一口气,随后微弯下身子伸臂抱住他,哽咽里藏着埋怨的声音从林争耳侧传来,“哥,我好想你,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我不是在这了吗?你哥我就在这儿呢。”

“我说过毕业后会给你买很大的房子,你别让我食言啊,我不想食言,我好想你,哥。”

林争听得眼睛发热,他忍不住伸手想回抱面前的人,可身后传来为一阵凉意,手伸出去也扑了个空,面前的人随着身后窜进来的风消失了,林争才反应过来,刚才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的幻觉。

他看着自己面前重新变空的位置,失神的呆了几秒,随后抬起双手捂住了脸。

“林助理,林助理,林助理!小心热水满出来了!”

“哦,哦!”

林争赶紧松开了接热水的按键,可就算关得及时,但手背还是被满溢出来的热水烫红了。

身后的女同事赶紧放下杯子上来看,边关心道:“你没事吧林助理?”

林争瞟了眼自己的手背,大拇指和手掌的交接处被烫红了一片,很显眼,他摇头,“没事。”

女同事道:“这怎么能叫没事?我那里有药膏,我去给你拿。”

“谢谢,但不用也……”

“不行,这种一定得涂药膏才行!”

林争脸上露出笑,“……谢谢。”

两人正欲走出茶水间,外面传来几道议论声。

“听说了吗?最近顾总和林助理吵架了。”

“真的假的?”

“是真的,闹得可厉害了,两人在公司里除了公事交接几乎没有一句多余的话,两人间的气氛也简直了,不过很神奇的是,顾总这次完全没有动肝火,背后不知道,但在公司里看上去还是和平时差不多。”

“可是林助理那边看上去完全低气压,看上去失态应该挺严重的。”

女同事看了身旁的林争一眼,想出去让那些人闭嘴,林争却拉住她,自己走了出去。

外面几人看到话题里的当事人,被抓包了似的,做贼心虚赶紧散开了。

女同事对林争道:“走吧,我去给你拿药膏。”

林争点头。

两人一同走在过道上。

前方不远处有几个人边谈着事情边朝这边走来。

看清了,才看到为首的人就是顾霖,身后跟着的另外几个高管。

其他人纷纷朝顾霖问好。

林争看着朝自己这边走过来的高大身影,离得近了,喊了身顾总。

顾霖只点了下头,一眼也没看他,便从他身旁走过了。

那一瞬间,林争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感。

虽然顾霖对他和对其他人的回应并无不同,但正是这种毫无差别的对待才恰恰是最让他失落。

林争呼了口气,用手拍了下脸。

想什么呢,现在是办公时间,办公时间,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

林争迈开步子继续走自己的路。

来到公司门口,顾霖临上车前,朝身旁的申助理道:“把半个小时后的会议流程发给我,现在的见面你不用跟我去了,你先去林助理那儿一趟,然后什么都别说,再去一趟药店,买支管烫伤的药膏放到林助理桌上,之后你再过来和我会和。”

申助理迟疑了一下,随后明白过来,点头道是。

车子绝尘而去,申助理站在原地看着逐渐变小的车子,没等车子的身影完全消失,便转身进了公司。

被烫伤了的皮肤涂了同事给的药膏后,很清凉,灼热感也减少了许多。

但还是疼。

林争正趴在桌上,眼前便出现了一支药膏,上面写着大大的止疼两个字。

抬起脑袋,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申助理的脸,脸上的欣喜明显的落了下去。

申助理扶了扶眼镜,“看你手受伤了,我那里刚好有一支,给你用。”

林争一怔,“……刚好……有一支?”

申助理握拳咳了一下,“嗯,反正顾总是这么让我说的。”

林争眨了眨眼睛。

申助理将烫伤膏放到桌上,“我是个老实人,记得帮老实人保密。”说完,朝林争眨了下眼,随后又恢复成平时的高冷工作状态走了。

林争拿起桌上的烫伤膏,嘴角忍不住想要往上翘。

顾霖看到了。

他就知道顾霖肯定看到了。

可才过一会儿,嘴角就又放了下来。

林争什么都知道,也知道顾霖为什么会对他这样。

顾霖在知道他可以回去之后,对他的态度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顾霖说了爱他,可现在却对他这样,理由只有一个。

不想牵绊住他。

不想成为他的阻碍。

林争将脑袋埋到桌上。

他什么都知道。

顾霖只是不想给他负担,不想在他做出选择时成为牵绊住他的对象。

不是为了公平,这恰恰只是一种感情的给予方式。

顾霖想让他做出不会后悔的选择。

晚上,林争下楼喝水,顾霖还没睡,正在客厅看书。

林争拿着杯子接好水,身后传来顾霖的声音:“时间在什么时候?”

林争明白过来顾霖在问什么。

他捏紧了杯子,道:“后天。”

“后天……”顾霖重复了他的回答,随后才道:“后天确实是个很重要的日子,那天是我母亲的生日。”

“……”林争什么都没回答。

两人一个站在接水,一个坐在沙发上。背对着背。

“明天一早我要去一趟邻市,后天才能回来。”

闻言,林争的心脏揪了起来,猛地转身看向顾霖,“什么?去……邻市?明天你不在?”

顾霖合上手里的书,站起身,“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林争看着就要回房的人,赶紧上前拉住顾霖的手臂,“顾霖,我……”

顾霖停住脚步,转过身,抬起被他拽住的那只手,宽大的手掌放到他的头顶,那张找不出一点缺点的脸上露出温和的笑,“这还没走呢。”

林争抓着顾霖手臂的手收得更紧了。

“听我说。”

林争眉头蹙着。

“我想了很多,无论你作出什么选择,我都希望你能真心的接受,不要过多的考虑太多无关紧要的东西,包括我。你只用,像你说的,也像我和你说过的那样,去做你的想做的,去尝试你想尝试的,你知道的,我一定会是你坚实的后盾……无论你身处何地。”

林争咬住嘴巴。

顾霖拿起面前的手,放到唇边,动作很轻的落下一个吻。

“晚安,我的小兔子。明天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